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孩子 ...

  •   时迁睡了一个特别舒服的觉。
      
      “后果我来承担。”她记得霍煜说:“学姐只需要站在那里就好了,什么都不用做,让我一个人来承担就好了。”
      
      她还记得霍煜当时眼里的光,也是在那一瞬间,时迁知道了自己这个决定是对的。
      
      后果他一个人来承担吗?
      
      时迁在梦中偷偷地笑了。
      
      第二天,时迁早早地起床想要去洗漱时,却发现有人已经做好了早饭在桌子上。
      
      “早安学姐。”霍煜坐在客厅沙发上,对着时迁眨了眨眼。
      
      时迁还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毕竟虽然自己已经成年了,可对方还是个小孩,就这样以自己男朋友的身份在自己家里,给自己做饭,是个正常人也觉得有些尴尬。
      
      霍煜似乎发现了时迁在躲避自己的目光,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时迁对面:“学姐,放松点,如果不行,先把我当弟弟就好了。”
      
      霍煜的嗓音温柔地一塌糊涂:“不过学姐要快点,因为我没有多长时间了。”
      
      什么没有多长时间?
      
      时迁奇怪地抬头看了他一眼,霍煜把她往洗手间里推:“学姐,快点洗漱吃饭了。”
      
      时迁被莫名其妙地推进了洗手间,镜子还是昨晚那个样子,上面的裂痕触目惊心,但时迁此时却觉得那些裂痕都是温柔的形状。
      
      今天她要去外婆家,行李昨天已经收拾好了,因为是在农村,离这里实在太远,坐大巴的话需要整整大半天,所以她要早走,赶在老人家吃晚饭前回去。
      
      时迁和霍煜动作很快地出了门,因为霍煜进不去家门,所以只在路上商店里买了几件换的衣服,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行李。
      
      两个人坐在大巴上,颜值高的人总是引人注目的,更何况这还是两个。
      
      时迁不习惯被人盯着看,她感到霍煜把她的头按到他的肩膀上:“睡一会儿。”霍煜说。
      
      时迁并无睡意,但旁边的视线实在是惹人烦,而且少年身上的味道也是真的好闻,她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知不觉中也睡着了。
      
      到达村子时是傍晚。
      
      霍煜拖着时迁的粉色行李箱,跟在时迁后面。
      
      村子空气很好,迎面吹来的风中夹杂着傍晚时的小水珠,天空很净,是一种赤.裸裸的墨蓝色。
      
      时迁已经很久没在城市中见到这种天空了,她不由自主地拿出手机,对着天空拍起了照。
      
      “学姐怎么不拍我?”少年委委屈屈的声音响起。
      
      时迁笑了,笑得很开心,她举起手机对着霍煜的脸,按下了快门键:“因为你比较可爱,我喜欢把你留在我身边而不是照片里。”
      
      霍煜的脸瞬间有些绯红,他牵起时迁的手:“那要一直留在身边。”
      
      两个人在时迁的带领下很快到了外婆家。
      
      那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平房,半开着的门已经染上了青绿色的锈,就连看家的也是最传统的生物——一条黄狗。
      
      时迁有些怕这样大体格的动物,她牵着霍煜的手微微发紧,小心翼翼地绕过正在睡觉的狗推开了门,门因为太旧了推开的时候会有动静。
      
      里面的人也因为这动静被吵了出来。
      
      “谁啊,哎哟。”一个老人带着最简单的深蓝色帽子,满脸的褶皱在看见时迁的那一刻堆积在了一起:“孙女来啦,快进来。”
      
      时迁对爷爷笑了笑:“爷爷好。”她一把把霍煜拉了过来:“爷爷,这是我男朋友。”
      
      老人有一瞬间的错愕,但随即反应过来,招了招手:“诶,小伙子真俊,快进来说。”
      
      时迁拉着霍煜走进了屋子。
      
      屋里凉风开得很足,时迁走进外婆的屋子,一眼就看到了床上躺着的吊着吊瓶的老人。
      
      “打上针就睡,一睡就是好几个小时。”爷爷在一旁说:“现在只能这样耗着,我年纪大了也不敢随意动她,就只能让咱村里的医生过来看看给打个针,唉。”
      
      老人的眼睛浑浊不清,只能看到他在紧紧地盯着床上的外婆。
      
      时迁心里有些酸楚:“外婆是什么病?”
      
      “之前是糖尿病,最近引起中风了。”
      
      时迁咬了咬牙,她感觉到霍煜的手拉上了她的,一股子温暖从霍煜的掌心流到了时迁心里,霍煜捏了捏她的手,时迁抬起头,发现霍煜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他死死地盯着床上的老人,像是在看一样十分贵重的东西。
      
      时迁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她反握住霍煜的手:“怎么了?”
      
      霍煜回过神来,低下头对她笑了笑:“没事。”
      
      “孙女儿,你待几天啊?会不会影响你学习啥的?”
      
      “五天,请好假了,不会的。”时迁看向床上的奶奶:“我们叫奶奶一起吃饭吧。”
      
      老人可能是真的中风很严重了,吞咽的动作已经有些困难,爷爷一口一口地喂给她,有时候还会因为打嗝吐出来一些,在看到时迁的时候也没有太大的反应,整个人就像呆住了一般。
      
      时迁从没见过这样的外婆,她过了好久才把眼前这个人跟记忆中意气风发的老人对上号。
      
      “生死有命。”
      
      霍煜的声音在时迁耳旁响起,少年带着特有的沙哑嗓音,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时迁抿了抿嘴,道理她都明白,只是她一时无法接受现实。
      
      真实,又残酷的现实。
      
      吃完饭后时迁想帮爷爷收拾饭筷,可老人却怎么都不同意,非让两个人出去玩玩,让时迁带霍煜参观参观景色。
      
      两个人只好被赶了出来。
      
      天上是时迁在城里从未见过的星星,在无数颗小星星中央,有一颗最大最闪亮的,仿佛是这颗星星照亮了整片天空。
      
      “真好看啊……”时迁抬着头,不由得感叹道。
      
      “学姐在说自己吗?”因为长时间抬着头会让头变得很晕,霍煜抬起手轻轻把时迁的头按了下去:“真美。”他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突然被一道笑声打破。
      
      时迁猛地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
      
      只见是一个小男孩,大约七八岁的样子,他走进了点,时迁才看清楚他的脸。
      
      眼睛有些斜视,仿佛对焦不到一起,嘴巴大张着,嘴角处的口水正顺着嘴角流到了脖子,带着乡村孩子特有的红脸蛋,长得不算丑,但一看就知道不是正常孩子。
      
      小男孩又走近了点,他指着时迁“嘿嘿”地笑了起来:“姐姐,好看。”
      
      时迁知道男孩没有恶意,她松开霍煜的手,走了过去,摸了摸男孩的头:“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没有名字……嘿嘿嘿,没有。”小男孩依旧傻笑着。
      
      时迁有些无奈,回过头对霍煜发出的求救的目光,霍煜勾唇一笑,走了过去。
      
      “哥哥,透明的。嘿嘿嘿,透明的。”小男孩又笑了起来,指着霍煜,流了一地的哈喇子。
      
      “什么透明的?”时迁不解地看向他。
      
      “透明的,嘿嘿嘿,透明的。”男孩还是重复着。
      
      霍煜走过去,一把按在了小男孩的头顶,嘴角处的笑也掩盖不住他眼里透露出来的阴冷:“小孩子说谎可是要被藏起来的哦。”他说。
      
      小男孩猛地一惊,身体仿佛被冻住了一般,整张脸只剩下嘴巴还在不停地流着口水,时迁见状,把霍煜的手打了下去:“你干什么?”她有些责备地看了霍煜一眼。
      
      霍煜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眼睛却一直盯着那个男孩。
      
      男孩的眼睛在眼眶里转了一圈,时迁突然发现男孩的眼珠小得惊人,大面积的眼白让人看上去好像斜视一般。
      
      小男孩却突然拉起了时迁的衣角,指着霍煜吼道:“哥哥身子是透明的!姐姐你看不到吗?透明的,透明的!”
      
      时迁闻言,微微皱起了眉,她知道孩子一般都是不会撒谎的,而这个男孩遣词造句的流利程度,也不像是脑子有什么疾病。
      
      可他说霍煜是透明的……
      
      时迁望向霍煜,只见平时好看的男人在月光下仍然是惊人的精致,她扫了一眼霍煜的身体,也并没有发现哪里透明。
      
      霍煜在时迁看不到的角度手攥成了拳头,不一会儿又松开,牵起时迁的手,温柔地笑了笑:“我们回去吧,傻子而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