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9、典礼 ...

  •   如果说你的人生中总有那么几个片段是你想再次经历一遍的,那么可能是考试成绩下来的喜悦,是和父母吵架前忏悔的夜晚,是路过暗恋的人身旁闻见的他身上的气味。
      
      但对于林在来说,可能就是刚刚拥抱的那么几秒。
      
      少女的腰瘦极了,林在觉得她小学可能练过舞蹈,不然为什么只是轻轻一握就能感受到这么柔软的腰身,而少女口中的话也像是亿万颗散落的星辰,落在他心上,在他还来不及思考时便点亮他的整个思维空间。
      
      时迁看林在没有反应,整个人像是定在那里一般,她轻轻笑了笑:“所以,发短信说没空给我补习,就是因为这个?”
      
      “嗯。”林在还是有些楞,条件反射般应了句。
      
      时迁闻言,脸上的表情愈发生动起来:“那现在可以了吗?”她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时迁对林在慢慢温柔起来了,可能连时迁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不经意间对这个大男孩流露出的温柔。
      
      而也只需要一点点,就足以让他沦陷。
      
      “时迁同学,现在已经到了缺我一天补习不行的地步了?”林在笑着问道,语气吊儿郎当的,有着调侃的意味。
      
      “是啊,没你一天不行。”时迁说,“你可是要帮我上A大的男人。”
      
      时迁说完,就想转身向单元楼走。
      
      林在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半晌后,道:“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刚才的那句话特别好听,再说一遍?”
      
      “你可是要帮我上A大的男人。”
      
      “上一句。”林在说。
      
      “你可是要帮我上A大的男人。”
      
      林在:“????”
      
      小姑娘不上当,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但这么好的气氛不能就这么浪费了,作为优秀的文学社社长林在,他把握着时迁胳膊的手松了松,一本正经道:“时迁同学,小学语文缩句学过吗?知不知道你刚才那句话缩完是什么?”
      
      还没等时迁反应过来,林在便轻轻一笑,自顾自道:“你,是,我的,男人。”
      
      林在话不过脑子便出口,于是气氛果然尴尬了下来,这句话非但没能更好地调节气氛,反而现在连林在都感到浑身不自在了。
      
      他看着眼前看着他沉默的时迁,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没事儿就回家吧,今天不补习。”
      
      时迁定定地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转身消失在了单元楼。
      
      林在看着时迁的背影,突然抬起手扇了自己嘴一下。
      
      如果说他们的学校一年以来举办最正式,消耗经费最多的,就是每年的毕业典礼了。
      
      不像是传统的毕业典礼,时迁他们学校的毕业典礼是开在室外的,在操场上架了个大舞台,让学校的各种社团上去展示。
      
      时迁拿着手机,头上已经有汗流了下来,她穿梭在队伍之间,应付着各个同学的合影。
      
      前排一个姑娘对时迁招了招手:“迁哥,来拍个照。”
      
      刚跟这个拍完的时迁:“诶,来了。”
      
      像是一个随叫随到的饭店小二。
      
      洛一凡不知道去了哪里,应该是去找她那从石头里蹦出来的男朋友了。
      
      时迁这么想。
      
      前排的小姑娘已经打开了美颜相机,对着两个人的脸“咔嚓”照了一张,收回手时还一遍p图一遍说:“迁哥你真好看,都不用怎么p。”
      
      时迁调侃了她几句,就回到了队伍中。
      
      台上的节目都已经不知道表演到第多少个了,但上面表演上面的,跟下面的他们干什么一点关系都没有,时迁看着一个别的班的男生悄悄地跑到队伍中间,拿着笔让他们同学往他衣服上签字。
      
      不知道为什么今年毕业时学校明令禁止学生在校服上签名,发狠话说只要你校服上有签名,学校发现了,学校就敢让你裸着走。
      
      但总有不怕死的作死,那男生在队伍中溜了一圈,回到了自己本来的位置,而校服下摆则多了几个龙飞凤舞的签名。
      
      时迁挑了挑眉,真丑。
      
      在校服上签名这种艺术什么的,她真的理解不了。
      
      天突然暗下来了,时迁虽然知道周遭还是亮的,但自己头顶那块却是黑色,她顺着阴影回过头:“你怎么来了?”
      
      林在的手挡在时迁头顶:“累了,随便走走。”
      
      真矛盾。时迁轻笑了一声,刚准备调侃他,就看到林在从校服裤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支笔,粉色马克笔,特别鲜艳。
      
      她莫名其妙地看着林在把笔伸到自己身前。
      
      林在晃了晃他手中的笔:“给我签个字?”
      
      时迁:“……”
      
      “你好幼稚。”时迁说。
      
      林在不可置否:“我特别幼稚。”
      
      “你好无聊。”时迁继续道。
      
      “我特别无聊。”
      
      时迁看着林在手中的马克笔,犹豫了半晌,说道:“你还喜欢粉红色。”
      
      “我特别喜欢……不是。”林在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改口道:“文具店就这一种颜色的了,要你你用你口红给我签,我也不介意。”
      
      时迁连忙接过了林在手中的笔。
      
      在阳光的照射下,时迁毫不犹豫地在林在校服下摆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起身,把笔还给林在:“签好了。”
      
      林在接过笔,提起来衣服下摆看了看,眼里像是有一种温柔的情绪:“小姑娘字挺好的。”他说。
      
      时迁看着自己的签名:“我也觉得。”
      
      仿佛上一秒说在衣服上签名臭的不是自己。
      
      人总是可以双标到极致。谁都是如此。
      
      对别人的东西可以毫不留情地诋毁,但对自己的东西,就算再差,自己也喜欢。
      
      林在一脸满足地把笔收了回去,转身看着舞台,随意道:“这些都是什么社团?”
      
      “有街舞社,说唱社,钢琴社。”
      
      “啧。”林在砸了一下嘴,“怎么不让文学社上去表演一下。”
      
      “上去现场写作文?”
      
      “上去一个人包揽所有社团的活。”林在说。
      
      时迁看着他一脸自信,不忍心拆穿他,把视线收回去小声道:“篮球社不行。”
      
      林在:“……”
      
      这小姑娘怎么还没把那事儿忘了。
      
      “欢迎各位同学参加三十级同学的毕业典礼。”等待节目结束,主持人站在台上,用抑扬顿挫的语调道:“回眸往昔岁月,我们共同经历了一个个春秋,今天我们全体高三学生齐聚在这里……”
      
      后面说了什么时迁无心在听,总之就是一些没有用的串词废话,从三十年前学校的第一届开始就是这样。
      
      林在被班主任叫回到了他原本的班级,洛一凡也回到了班级的队伍中。
      
      时迁站在队伍后面,整个学校的学生一览无余。
      
      因为平时升国旗并没有什么心情来关注这些,但现在一看,全体高三学生身着校服站的整整齐齐,昂首挺胸,这个场面说不震撼其实是假的。
      
      就像生活中明明有很多小小的幸福,比如不小心落在头顶的花,同学送你的千纸鹤,又或者是像现在这样,所有同学站在一起,共同要奔向美好前程的时刻。
      
      毕业典礼结束后时迁就回到了家里,不是她在外面租的房子,而是她本来的家。
      
      她爸知道女儿快要高考,虽然时迁不太想回家住,说在哪里住都一样,但作为父亲心里还是不放心,时迁最后只要败下阵来,同意回家住。
      
      时迁刚洗完澡,林在的消息就发了过来。
      
      她先是回复了几个不重要的消息,大概是把拍的照片给她传了过来,回复完之后,才点开林在的。
      
      林在:我在你家楼下。
      
      时迁看着消息,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字,这时的她仿佛要不认识这几个字。
      
      她盯着看了几秒,像是突然回过神来,跑到卧室的窗边上,向下看去。
      
      可楼下除了一辆正在努力挤进停车位的车,什么都没有。
      
      时迁这才反应过来。
      
      对啊,她回家了啊,林在怎么会来这里。
      
      想明白这点后,时迁才讪讪地回到床边,犹豫了片刻,拨通了林在的电话。
      
      “喂。”时迁听着对面的声音,说:“我回家了,本来的家,没在那里。”
      
      过了一会儿,林在才出声:“哦。”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时迁先打破宁静:“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林在顿了顿,“就是,想跟你亲口说一句毕业快乐。”
      
      “你说过了。”
      
      “是吗。”林在不答反问,“那我想再说一次。”
      
      “幼稚。”时迁说。
      
      “你老。”林在回怼道。
      
      果然两个人之间美好的气氛持续不过三秒,时迁说了句“睡了”,就挂断了电话,然后便把手机放在一旁,关上灯躺在床上。
      
      最后一天的时间,再复习起到的作用其实不是很大了,最重要的还是放轻松,以一个积极的心态去应考,比什么都重要。
      
      林在给她的补习也告一段落,时迁仍记得最后一次补习时,林在对她说:“你一定可以考上A大的。”
      
      “那我考不上怎么办?”时迁记得自己那时这样问。
      
      “那我就让你上。”
      
      林在那时信誓旦旦地回答道。
      
      看似是一句自大而又幼稚的话,可在林在嘴中说出来,却有一瞬间让时迁相信,他能让自己上A大。
      
      林在的话总是在无形之间给人一种力量。
      
      时迁本来就知道。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回来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