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溺水 ...

  •   “如果我没考上呢?”
      
      空气有一瞬间的安静,风扇带动细小尘埃在空气中互相碰撞着,林在只是静静地盯着时迁,敛着眸子,让人看不出他眼中的情绪。
      
      沉默了片刻,林在郑重开口:“不会的。”
      
      时迁好久没有看到过林在这样严肃的表情,似乎时迁说的不是一个开玩笑似的赌约,而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时迁移开视线,翻开本子,准备做题。
      
      “也就是说,这个赌约,无解了?”
      
      林在定了定神:“是啊。”他凑近了时迁一点:“你只能跟我在一起。”
      
      “有病。”时迁小声嘟囔,但手中的笔却没有停下。
      
      林在懂得见好就收,他轻轻笑了笑,单手撑着脑袋看着时间计时。
      
      最终时迁还是错了两个题,林在看了看,给时迁指出了错误原因,并且给她讲解明白后,天已经黑了。
      
      林在把时迁送到车站,时迁坐公交车回家。
      
      到家开门时,时迁隐约听到屋里有噼里啪啦的声音。
      
      小区建设早,所以房子的整体隔音性不是很好,屋里有什么特别大的声音或者动作,在门外听得一清二楚。
      
      时迁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把钥匙一扭,拉开门。
      
      的确是噼里啪啦的声音。
      
      首先映入时迁眼帘的,是地上的一片碎瓷片。
      
      视线向上移,一个女人站在那里。
      
      时迁笑了:“妈,你怎么来了?”
      
      女人把地上的碎瓷片扫起来,放到一边,走了上来:“这不是你快高考了吗?你爸让我来照顾你。”说完她还像不满意似的,又抱怨了一句:“你爸那人就是,事儿多。”
      
      时迁知道她妈总是这样,嘴上虽然抱怨,但实际心里喜欢得不得了。
      
      可能大部分女人都是这种口是心非的动物。
      
      时迁到卧室换好衣服,走到餐厅坐在餐桌前,指了指地上的簸箕:“这是咋了?”
      
      “想给你盛米饭来着,手不小心一抖,碗碎了。”女人一边说着,一边把另一碗米饭放到时迁面前,“快吃饭,吃完去学习。”
      
      “知道了。”时迁笑道。
      
      饭吃到一半,女人像突然想起什么事情似的,用筷子敲了敲时迁的碗。
      
      “我给你说啊,前几天,和你爷爷一个村的一小男孩,溺水了,现在还没找到人呢。”女人一脸惋惜,“听你爷爷说好像脑子有点问题,啧啧啧,现在的孩子,千万别自己到处乱跑,真的一不小心就容易出现生命危险,你看看,多可惜啊。”
      
      女人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时迁手中的筷子突然停下,她抬起头来,沉默了半晌后,问道:“是一个小男孩,长得挺丑,嘴角喜欢流口水的吗?”
      
      “对对对。”女人像是被提醒了一般,说道:“听你爷爷说那小孩是喜欢流口水,这不也是因为这个,所以才说他脑子有点问题嘛。”
      
      女人话音刚落,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了一般,一脸狐疑地看着时迁:“你怎么知道?”
      
      “奶奶给我说了。”时迁糊弄道。
      
      女人“哦”了一声,随即又在一旁给时迁做着安全教育,可女人在说什么,时迁一点也没听进去,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女人说的那个小男孩。
      
      小男孩,长得有点丑,嘴角喜欢流口水,脑子可能有点问题。
      
      “哥哥是透明的。”
      
      小男孩稚嫩的声音传入时迁的耳朵。
      
      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夏天的夜晚,霍煜和她行走在农村的小道上。
      
      这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小男孩,嘴角歪斜,还在不停地留着口水。
      
      小男孩拉着自己的手,指着霍煜,说出了一句让时迁匪夷所思的话。
      
      “哥哥是透明的。”
      
      而那时的霍煜是什么反应呢?
      
      似乎是十分生气,但具体是什么样子时迁已经记不清了。
      
      在这时,时迁才惊奇地发现,自己连霍煜的脸似乎都记不太清是什么样子了,脑海中只有一个大体的轮廓。
      
      真的是那个小男孩吗。
      
      时迁思绪飘得很远,手中的筷子不停地往嘴里送米饭,但都掉在了桌上。
      
      女人看到她掉在桌子上的米粒,叫了她一声,可时迁没有反应。女人见状不对,连忙伸出手,晃了晃时迁的肩膀。
      
      时迁缓过神来,对女人笑了笑:“没事。”
      
      女人一脸担忧:“虽然说是快高考了,但是也不能累着自己,知道吗?你人生的路还有很长,以后你要经历所有的事情都是建立在身体健康这个基础之上的,你说说你……”
      
      “好了,妈。”时迁打断她,无奈道:“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女人被打断了,知道女儿年龄已经大了,不喜欢听自己唠叨,只好闭了嘴。
      
      饭后,时迁到自己的房间去学习,留下了女人自己在外面收拾饭筷。
      
      过了一会儿,时母走到了自己的房间,从里面拿出了一套换洗的衣服,对着时迁卧室喊道:“迁迁,妈妈洗个澡。”
      
      “知道了。”卧室里传来时迁的声音。
      
      女人把洗手间的灯打开,把手中的毛巾挂在洗手间的架子上。
      
      就在一切准备就绪时,女人突然视线一转,看到了洗手间的镜子。
      
      女人有些不可置信上去摸了摸,发现镜子框里的确已经没有了镜片。
      
      她打开洗手间的门,探出头去,对着时迁喊道:“迁迁,洗手间的镜子怎么了?”
      
      正在坐着复习的时迁听到这句话后猛地一惊,立刻站了起来。
      
      她忘记镜子这件事了。
      
      时迁走进洗手间:“没什么,我一不小心打碎了,就把镜子扔了。”
      
      “没伤到吧?”
      
      “没有。”
      
      “以后小心点。”时母一听没有什么事,就把时迁往外赶,“出去学习吧,我洗澡了。”
      
      时迁把洗手间的门带上,走了出去。
      
      幸好她妈没有多问什么。
      
      时迁这么想着,又重新坐在了书桌前,拿起笔。
      
      人在沉浸在某一件事情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飞快,玩手机的时候,你可能只觉得玩了五分钟,实际上一看表,一个小时都快过去了。
      
      学习也是这样,只要你沉浸进去,时间其实也会过得非常快。
      
      只是有时候很难沉下心去学而已。
      
      时迁把最后一个数学题搞明白的时候,她妈也洗完澡出来了,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给时迁端了杯牛奶,放下后便走了出去走时还不忘了帮时迁把门关上。
      
      桌子一旁用来计时的手机屏亮了一下。
      
      时迁放下手中的牛奶,打开看了一眼。
      
      发现是林在发来的短信,时迁定睛看了看,发现内容只有一串代码,其中包括了大小写字母还有数字。
      
      时迁发了个问号过去。
      
      那边很快回复了短信:没话费了,加微信。
      
      时迁看了眼内容,没忍住笑了出来。
      
      原来林在也会有因为没话费发愁的时候。
      
      时迁把短信复制,点开了微信,添加好友。
      
      一张纯黑色的头像映入时迁的眼帘。
      
      就像是深夜听歌抑郁的人们一样,林在不但头像是纯黑色的,网名也是简单的一个字“宇”,就连地区也是个平时连听都没听说过的地方“乍得”。
      
      时迁点开林在的朋友圈。
      
      林在的朋友圈设置了一个月内可见,以他发朋友圈的概率来看,林在应该不怎么玩微信,因为在六月这一个月内,林在只发过一条朋友圈,还只是一张图片,图片上的配文十分简单,是一个英语单词“forever”。
      
      Forever,永远。
      
      时迁好奇,点开看了看。
      
      那是一张红木门的照片,门没有明显的划痕,也没有故意按上去的手印子,整个门特别干净,干净到像一张新的门。
      
      时迁把图片放大,往左往右划了划,发现这就真的只是一张门的图片,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怎么这个门看起来这么眼熟呢。
      
      时迁把图片缩小成正常比例,盯着看了一会儿,总觉得自己在那里见过,却又想不起来具体的。
      
      这时,林在的消息发了过来,在消息栏里弹出了一个对话框。
      
      林在:数学题弄懂了吗?
      
      时迁:懂了,多谢。
      
      时迁等了半天,对面没有再发来消息,虽然对方状态栏里一直显示的是正在输入中,但时迁等了两分钟,终于没有耐心了,把微信退了出来。
      
      她把手机放在桌子上,盯着手机壳看了一会儿,又拿起来,点开林在的对话框,实在忍不下去般输入了三个字。
      
      时迁:非主流。
      
      发送完毕后,时迁心满意足地把手机放在了桌子旁,准备继续复习语文。
      
      而另一边的林在此时正蹲在街口,正想着给时迁再发点什么的时候,对话框突然向下移了移,时迁给他发了条消息。
      
      林在兴奋地点开,在看到消息后,眉头微微皱起,盯着那三个字看了足足五分钟。
      
      五分钟后,伟大的年级前十林在同学,复制了那三个字,粘贴到了百度搜索的对话框中。
      
      夏天晚上的风很大,伴随着蝉鸣的声音,蹲在街口的林在被风吹得有些冷了,裹了裹身上的校服,缩着身子站了起来,他黑着脸退出了百度搜索界面,又重新点开了时迁的对话框。
      
      林在:所以,考不考虑一下跟非主流帅哥谈个恋爱?

  • 作者有话要说:  我jio得应该快完结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