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企图 ...

  •   时迁不得不承认,林在的话对她具有十分强烈的吸引力。
      
      也许是因为气氛过于美好,又也许是因为林在的那张俊脸,时迁无意识地说了一句:“好。”
      
      林在闻言,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波澜。
      
      他们从便利店中出来时已经很晚了。
      
      林在带着时迁走出了小路,打车,把她塞了进去,然后自己仍然留在打车的路口漫无目的地走着。
      
      时迁到家后,洗漱好躺在床上。
      
      临近高考的压力让她最近总是间歇性失眠,可现在她却已经有了些许的困意。
      
      手机在床头上响起。
      
      时迁撑起身来,拿过手机看了一眼。
      
      发现是林在的消息:到家了吗?
      
      时迁发了个“嗯”,看了一眼时间,就又放了回去。
      
      躺在床上困意朦胧间,时迁隐约想到了一件事情。
      
      为什么林在从来不说他自己住在哪里。
      
      就像是刚才打车回来时一样,自己问他家住在哪里,如果顺路的话可以坐一辆车。
      
      可林在当时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不顺路。”几乎是脱口而出。
      
      时迁把被子蒙在头上,林在的为人处世一直给她一种很舒服的感觉,无论做什么都拿捏地十分到位,不会越线,却也能让你感受到他时时刻刻都在你身边。
      
      第二天,时迁到班里时,不经意地一瞥,看到黑板上面高考倒计时的牌子已经翻了一页又一页。
      
      从今天开始到高考,还有整整八天的时间。
      
      教室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咖啡味儿,地板上随处散布着值日生怎么也打扫不干净的头发丝,每个人眼睛下的黑眼圈仿佛随时能掉下来,砸在地板上。
      
      就连平时只知道打游戏的几个男生都每天学习到深夜。
      
      仿佛在高三这一年里,你不认真学习的一个晚上,不写作业的一个学科,你的每一个小举动,在别人眼里都能影响你的一生。
      
      时迁坐到位子上,发现桌上有一本不知道谁的大演草。
      
      她翻到正面一看,姓名上写的曹铭,是自己的同位。
      
      时迁用手肘顶了一下曹铭:“你的。”
      
      曹铭像是触电了一般,连忙把大演草抢了过来:“嗯。”
      
      从前几天开始,曹铭对自己的态度就越来越差,现在甚至可以说是避之不及。
      
      时迁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时迁把笔往桌子上一摔,她故意摔地声音很大,曹铭的身子颤了颤,却还是没有抬头看她。
      
      “说吧,我怎么了?”时迁看着曹铭的侧脸,说道。
      
      “没事。”
      
      “那为什么躲着我?”
      
      “我没有。”曹铭说。
      
      时迁闻言,叹了口气:“曹铭,快毕业了,毕业之后不出意外的话只有每年聚会的时候才能看到彼此,我不想给你留个不好的印象。”
      
      “我不想你以后想起你同位的时候,会认为她是个不好的人。”时迁说,“我想给你留个好印象。”
      
      曹铭终于停下笔,看了时迁一眼,道:“我没有,真的。”
      
      男生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听不到。
      
      时迁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把笔重新拿了起来,继续做题。
      
      她现在没有心思去想曹铭到底怎么了,毕竟就像她自己说的,毕业之后,见面的次数少之又少,这样一想,自己在他心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一上午紧张的课很快过去,老师几乎都不怎么讲了,因为该讲的已经讲得差不多了,只是稍微点几个卷子上的重点,然后剩下的时间放给自己复习。
      
      中午吃饭的时候,洛一凡和时迁坐在老位置上,不一会儿,又有一个男生的手,拉开了洛一凡身边的位置。
      
      时迁以为又是林在,头也没抬:“你是没地方坐吗,怎么又来了?”
      
      男生坐下,把饭盘往桌子上一放,微微一笑:“我喜欢坐这里。”
      
      声音不像是林在的,虽然同样好听,但比林在的要更加温柔,或者说,更加不正经。
      
      时迁抬头,发现洛一凡脸色十分不好看,而那个男生却像是没发现一般,一直盯着洛一凡看。
      
      “那个……”时迁指了指陌生男生,问洛一凡:“你们认识?”
      
      洛一凡往嘴里使劲塞了一口饭:“认识。”
      
      男生的笑容更深了,对时迁点了点头,自我介绍道:“许哲。”
      
      “时迁。”
      
      时迁象征性地说了一句自己的名字,便低下头去装作吃饭的样子,对洛一凡挤了挤眉毛:这人是谁?
      
      而就在这时,许哲往洛一凡盘中放了一块肉。
      
      时迁:“……”???
      
      洛一凡放下勺子,忍无可忍般看了一眼许哲。
      
      “别总跟着我了。”
      
      许哲的笑容仿佛瞬间凝固在了嘴角处,薄唇紧闭,低下头去吃饭,没有接洛一凡的话。
      
      “凡凡,这谁啊,怎么没听你说过?”时迁适时地打破了两个人古怪的气氛。
      
      洛一凡的脸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说道:“刚认识的。”她顿了顿,“朋友。”
      
      时迁“哦”了一声,听出来洛一凡不愿意多说,她也就没有多问。
      
      只是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十分古怪,究竟哪里怪,时迁也说不上来。
      
      凭借着多年对洛一凡的了解,时迁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洛一凡不太爱搭理他。
      
      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搭理的必要了。
      
      时迁端起饭盘,站起来:“凡凡,走吧。”
      
      洛一凡也站了起来,“好。”
      
      等两个人走远后,一直没有动静的许哲突然把勺子往桌子上一丢,整个人向后倒在椅子背上,
      两条长腿大咧咧地敞开,一副心情很坏的样子。
      
      他索性把没吃几口的饭端起来倒在了垃圾桶里,然后跟在时迁和洛一凡身后走了出去。
      
      距离高考还有八天,外界的各种关切的目光,父母各种对你的关心,仿佛都在为高三的学生担心。
      
      而只有身处高三的时候才知道,其实自己并没有外界想象地那么紧张。
      
      一点都不紧张这五个字,在林在身上被体现地淋漓尽致。
      
      自从时迁答应林在给自己补习时,找时迁的频率就变得越来越多,之前只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假装“偶遇”一下,而现在直接变成了每个课间都在时迁班门口等着。
      
      少年站在阳光下,实在是太过耀眼,时迁不想注意都不行。
      
      下课后,时迁把书放到课桌一角,放下笔,走到班门口,看着倚在班门旁边墙上的林在,说道:“什么事?”
      
      “补习,挑个时间。”林在说。
      
      “都行。”
      
      “今天。”
      
      时迁看了他一眼:“你很急吗?”
      
      “不急。”林在微微一笑,“我的意思是,从今天开始之后的每一天。”
      
      “……”时迁顿时觉得自己上了贼船,她想了想,说道:“那你还有时间学习吗?”
      
      “你觉得我还需要学?”林在挑了挑眉,一脸欠揍:“一般A大一年只录取三到四个人,今年,可能只有两个人了。”
      
      “因为我稳上。”
      
      时迁:“……”
      
      “好。”时迁觉得自己牙根有点疼:“那就从今天开始,每天,给我补习。”
      
      “行。”林在转过身去,背对着时迁对她摆了摆手,转身下了楼。
      
      她和林在约好了是在学校的自习室里,可林在一口回绝,时迁问他是什么原因,林在却不愿意多说。
      
      最终林在找了个图书馆。
      
      是个小型社区图书阅览室,规模很小,冷气很足,仅有的几个人手中也都拿着手机,可能是来蹭空调的。
      
      时迁把错题本敞开放到桌子上,林在坐在时迁身边。
      
      他把手中的本子朝时迁递过去:“按题型复习,上面是我整理的函数重点题,五分钟一道,计时。”
      
      时迁接过来,翻了几页,发现是从各种卷子上剪下来的题目,已经被分好了模块,不是什么偏题怪题,但也的确不简单。
      
      “什么时候弄的?”时迁问。
      
      “挺早之前了。”林在说,“本来想直接送给你,现在正好有机会,就直接让你做了。”
      
      时迁闻言,把本子放到一边,敛着眸子,郑重道:“林在,谢谢。”
      
      原来林在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做了这么多。
      
      说不感动是假的,毕竟自己平时对林在的态度并不是很好,可他竟然还给自己做了习题本,而且这个本子,看起来也是费了很多的心思,花了很多的功夫。
      
      “打住。”林在把笔塞进时迁的手中,“先别感动,做题,错一道,你看我怎么折磨你。”
      
      时迁拿着笔,仍旧看着林在,眼中的情绪正微微泛起波澜。
      
      林在被盯得有些受不了了,他凑近时迁,轻声道:“时迁同学,你不会以为我给你补习,什么都不图吧?”
      
      时迁把脸往后撤了撤,跟他拉开了一点距离:“图什么?”
      
      “打个赌吧。”林在直起身子来,“如果我给你补习,让你成功考上A大,你就跟我在一起,怎么样?”
      
      空调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停了,图书管理员打开了风扇,微风吹过林在的发梢,把少年额前的碎发吹得乱乱的,林在抬起手撩了一下碎发,用具有魅惑性的声音再次问道:“怎么样?”

  • 作者有话要说:  能看到我努力完结的心吗……
    这几天我用亲身经历体会到了一个词:力不从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