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被抓 ...

  •   林在说出这句话后,气氛像是达到了一个冰点。
      
      那么两分钟之内,洛一凡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总感觉自己这时候喘气也是个错误的动作。
      
      时迁看着林在没什么情绪的眸子,半晌后移开视线,对洛一凡说了点什么后站了起来,端着饭盘离开了。
      
      “你有什么事情吗?”洛一凡看着林在还在盯着时迁的背影,出声唤了他一下。
      
      “嘘。”林在抬起手,制止了洛一凡的声音。
      
      在确认时迁的背影已经消失在食堂后,林在才转过身子来,把身前的饭盘移到一边:“林在。”
      
      洛一凡反应了半天,才想明白他是在做自我介绍,洛一凡连忙接上:“洛一凡。”
      
      “嗯。”林在坐直身子,步入正题,“你刚才问时迁,镜子的事情。”
      
      不是疑问句,洛一凡听出来林在也没有问自己的意思,于是识趣地噤了声,等待下文。
      
      “你是怎么知道的?”可能是食堂冷气开的太足的缘故,林在的声音也是冷冰冰的。
      
      “还只是猜测。”洛一凡说,“所以我想让时迁放学后去我家验证一下。”
      
      不知不觉中,洛一凡已经在跟着林在的思路走,她已经在潜意识中忽略了林在究竟是谁,而他为什么知道这一切,仿佛林在知道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林在没有说话,像是在思考什么。
      
      周围的嘈杂声越来越大,应该是高一高二的下课来吃饭了。
      
      林在端起饭盘,站了起来,洛一凡也跟着站了起来。
      
      “放学后,我跟你走。”林在说。
      
      “啊?”洛一凡愣住了,他刚才说什么……跟我走?
      
      这才认识了十分钟不到啊。
      
      而且这不是时迁男朋友吗……
      
      怎么回事。
      
      林在看洛一凡一脸惊讶的表情,就知道她想歪了,林在突然感觉自己脑仁有些疼,不疾不徐地解释道:“不是验证吗?不用时迁了,我去。”
      
      “哦。”洛一凡反应过来之后,连忙点了点头,在心里暗骂自己想歪了的脑子。
      
      她跟在林在后面,走出食堂,林在的脚步突然一顿。
      
      阳光顺势撒下,洛一凡有些睁不开眼。
      
      林在走进了她一些,用依旧是冷冰冰的语气说道:“这件事情,最好不要让时迁知道。”
      
      “为什么”
      
      林在皱了皱眉,似乎是没有想给她解释的心思,只是抛下一句:“我有我的想法。”
      
      语气不冷不淡,态度却十分明确。
      
      洛一凡觉得这可能是人家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不便多参与,只好应下。
      
      她看着林在走在前面挺拔的背影,心里莫名升上了一股奇怪的感觉。
      
      这种感觉,她回味了一下,跟前几天她发现自己家镜子里可能有人时候的感觉一模一样,都是一种挥之不去的,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可能是林在气质太冷清了吧。
      
      洛一凡这样想着,走到学校里的小卖部里买了两瓶水,走回了教学楼。
      
      .
      
      临近高考,一直没有晚自习的学校提供给了学生自主留校自习的权利。
      
      虽然有了这个制度,但对于一些十分自律的孩子来说,回家学习才是效率最高的。
      
      比如林在。
      
      时迁低头看着洛一凡发给自己的微信,太阳穴突突地跳。
      
      凡凡:迁迁,今天先别来了,我有点事,改天约。
      
      下一条则是林在的短信。
      
      因为两个人没有加上微信,所以都是用短信交流。
      
      林在:借你朋友用一下。
      
      风穿林而过,划过树叶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蝉鸣在树叶的声音中被埋没了,像是突然停止了那么一瞬。
      
      也像是时迁的心跳。
      
      她的眼睛里终于有了波澜,还是一片叶子飘在了时迁的脸颊上,轻轻地刮了一下时迁的脸。
      
      时迁回过神来,把脸颊上的树叶拿了下来,缓了缓神,按了几下给奶奶拨通了电话。
      
      “喂,奶奶,到家了吗?”
      
      对面的老人说了几句,时迁的嘴角终于噙起了一摸笑,“好,知道了,快回家吧,注意安全啊。”
      
      挂断电话后,时迁又点开林在的短信看了一眼。
      
      然后又点开洛一凡的。
      
      半晌后,时迁猛地关上手机,忍住了想把手机摔在底下的冲动,好不容易噙起笑容的嘴角又拉了下来。
      
      这俩人什么情况?
      
      背着我干什么呢?
      
      时迁回想了一下,从中午吃饭的时候她就觉得两个人不对劲,一想到林在最后那句“时迁同学,回避一下”,她就气不打一出来。
      
      凭什么要她回避?
      明明她才是……才是……
      
      是什么呢?
      
      时迁想了想,发现自己和林在也不过是同学的关系,如果非要说多点什么,也不过是一个文学社的朋友。
      
      朋友这个词,总是包含着太多的意思。
      
      有纯洁的美好,但如果放在男女上面,又多了一些暧昧的意味。
      
      时迁攥紧了自己的书包带,思索了片刻,脚下一转,往朝家的相反方向走去。
      
      时迁把那种名叫吃醋的情绪努力按了下去。
      .
      另一边,洛一凡带着林在到了自己家。
      
      是最普通的单元楼,房内的装修风格又和时迁家的不太一样。
      
      同样是简约的风格,洛一凡这边的则显得有些过于简单,统一的灰色色调,让整个家看起来少了那么一份生动和活泼。
      
      林在关上门,随口问道:“家里没人?”
      
      “没有,出差了。”洛一凡说。
      
      林在“嗯”了一声,“镜子在哪?”
      
      洛一凡带着林在走到了卧室里,跟时迁家里的不同,出问题的镜子并不在卫生间,而是在卧室正对着床头的位置。
      
      林在的眉心跳了跳,他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要把镜子安在那里。
      
      每天早上对着自己的裸.体说早安?
      
      这什么鬼情趣。
      
      洛一凡像是察觉到了林在的情绪,开口解释道:“早上上学急,镜子安在这里可以直接在起床的时候就整理好衣服,节省时间。”
      
      林在“哦”了一声,勉强接受了这个理由。
      
      他走到镜子前,镜子上面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裂痕,他抬起手用力往里一按。
      
      镜子应声破碎,碎片洒了一地。
      
      林在:“……”
      
      他有些尴尬地收回手,清了清嗓子:“镜子什么时候碎的?”
      
      “前几天吧,记不清了。”洛一凡说,“晚上突然碎的,从那天开始,我就总觉得自己身后像是有什么人在跟着,阴魂不散的,你懂那种感觉吗,就像是一个人一直跟在你后面想偷你的东西,但你怎么都找不到他在哪。”
      
      “你怎么知道他是跟着你?”林在突然打断她。
      
      “因为……”洛一凡可疑地停顿了一下,“因为那天,我看到地上的影子,除了我,在我后面还有一个人。可是我回头,发现后面一个人也没有。”
      
      洛一凡后面的话声音明显有些颤抖。
      
      可林在从来都不是怜香惜玉的人,他点了点头,下了个短暂的结论:“挺着急的。”
      
      洛一凡:“……”???
      
      什么挺着急?
      
      林在没有理会洛一凡的满脸疑问,蹲下去,捡起一片碎片,拿在手里,似乎是在欣赏。
      
      半晌后,林在开口:“所以你叫时迁来,是想验证什么?”
      
      “我想验证这是不是和她的情况一样。”
      
      林在闻言,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时迁她连这些都告诉你?”
      
      “不是。”洛一凡否认道,“是她画了一个坐标轴,把她那段时间经历的事情全都用在坐标轴上画了出来,我不小心看到的,因为实在有些特殊,就记住了。”
      
      “什么时候?”林在突然问。
      
      “她男朋友失踪不久……”洛一凡脱口而出,半晌后察觉不对,解释道,“就是时迁之前有个男朋友,不知道怎么突然消失了。”她边说着,边看林在的脸色,发现林在脸上没有一点吃惊的情绪。
      
      洛一凡的心里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她看着林在毫无波澜的脸,犹豫着开口:“你不会,知道吧?”
      
      林在笑了笑:“你觉得呢?”
      
      洛一凡顿时噤了声。
      
      林在把碎片放下,站起身来,指了指地上的玻璃:“麻烦你打扫一下了。”
      
      洛一凡:“……”
      
      他朝着卧室门走去,经过洛一凡身边时,林在停顿了一下,沉声道:“不用害怕,让他跟着你就好,他不是坏人。”
      
      洛一凡猛地一惊,朝林在看去。
      
      林在对上洛一凡的目光,耸了耸肩:“走了。”
      
      洛一凡还欲再问些什么,却看见林在已经打开自己家门,走了出去,步伐有些急,像是赶着去什么地方。
      
      .
      
      时迁顺着自己的记忆摸索着找霍煜之前带自己来的那家文具店。
      
      穿过了和记忆中同样的马路,经过了和记忆中同样的混沌店,可时迁却没有在同样的角落里发现那家店。
      
      她又退回到了上一条马路的位置。
      
      马路的旁边依旧是那家熟悉的混沌店,时迁上次跟着霍煜来的时候,下意识地记住了这条马路上其中一家店面。
      
      她再次顺着马路走到尽头,拐到熟悉的角落。
      
      仍旧没有。
      
      天已经渐渐黑下来了,角落处人烟稀少,只有几个遛狗的大爷,吸着拖鞋,路过这个拐角。
      
      时迁想了想,发现上去问大爷是现在这个场面下最好的选择后,她抱着很小的希望,走了上去。
      
      “大爷,请问一下这边有一家文具店,您知道吗?”
      
      大爷朝地下吐了口痰,又抬起脚撵了撵,像是被抓包一般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是个小姑娘后,没好气道:“什么文具店,不知道。”
      
      时迁目睹了大爷随地吐痰等一系列操作后,内心毫无波澜,她对大爷笑了笑:“谢谢了。”
      
      “嗯,嗯。”大爷也意识到自己的态度不好,像是要逃离犯罪现场一般,对时迁摆了摆手,赶紧拽着自己的狗走了。
      
      角落处灯光昏暗,光下还有几只围着灯转的蚊子。
      
      时迁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能走到这个地方来的,肯定都是住在附近的,那么大的一家文具店,为什么不知道?
      
      大爷在对自己撒谎吗?
      
      好像没有必要。
      
      她盯着自己灯下的影子,微微出神。
      
      而就在这时,时迁发现,自己的影子后面又多了一团黑影。
      
      就像是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似的,并且在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时迁屏住呼吸,她感到了一种直达心底的压迫感。
      
      她攥了攥顿时冰凉的手,松开被咬的花白的下嘴唇,微颤着心脏,像是下定心般向前跑去。
      
      听说在遇到坏人时,最有用的办法就是逃跑。
      
      逃跑虽然可耻,但有用。
      
      时迁大步向前跑去,角落处地形复杂,地上还有坑坑洼洼的小水坑,可无论她跑得多快,后面的那团黑影像是形影不离一般,一直跟在自己后面。
      
      突然,时迁感到自己后脖颈一凉,像是被人抓住了。
      
      她大叫一声,余音绕着角落饶了好几圈,在空荡荡的小道上发出了好几声回音。
      
      她感到自己身后的人松开了自己的脖颈,然后时迁眼睁睁地看着地上的影子渐渐和自己交汇在一起。
      
      “这么晚,时迁同学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是等着被抓?”
      
      清冷的男声响起。
      
      时迁猛地抬头,发现眼前的男生有着熟悉的眉眼,熟悉高挺的鼻子,熟悉的声音。
      
      是林在。
      
      这个念头出来,时迁像是瞬间脱力了一般,腿一软,向下倒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