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回避 ...

  •   梦中的时迁仿佛是十六岁,刚上高中的年纪。
      
      她身着蓝白色校服,大一号的校服外套被风扬起,发梢也随着衣服下摆轻轻舞动,仿佛只要靠近,就能闻见少女身上樱花和草莓的味道。
      
      她看见自己似乎是站在操场上,身边的喧闹声都被她屏蔽了,视线所及之处,只有一个少年站在她面前。
      
      看着她。
      
      时迁看到自己眯了眯眼,然后对少年微微一笑,嘴角荡漾出鲜花的样子,而少年只是站在她面前看着她。
      
      少年的脸时迁看不清,她抬起手揉了揉眼,眼前却也只是一片模糊。
      
      时迁走了两步,在少年面前站定,虽然是梦里,她也能清晰地闻见少年身上好闻的薄荷味。
      
      时迁看见自己想抬起手跟少年打个招呼。
      
      抬起手。
      
      少年依旧盯着她看。
      
      半晌后,时迁的手还停留在半空,等她再次抬头看向少年的时候,却发现少年的身子正在一点点地变得透明。
      
      是真的透明,仿佛与操场后面的杨树融为一体。
      
      时迁看到自己呆在了那里。
      
      “一如往常,他人生中最美好的部分,终究与最糟糕的部分密不可分。”
      时迁的脑海里莫名蹦出这样一句话。
      
      似乎是许多年前在课本上看到的加缪的句子,在看到渐渐变得透明的少年时,她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这句已经被遗忘很久
      
      “叮铃铃——”
      
      床上的枕头一下子掉了下去。
      
      时迁惊醒。
      
      窗外是半明半暗的天空,她坐起来,弯下身子去把枕头捡了起来,然后竖起来垫在身后。
      
      她有些不适应光线般眯了眯眼,左手抬起把床头柜上的手机拿了下来,解锁,打开。
      
      映入眼帘的先是林在的消息:到家了吗?
      
      时迁看了眼时间,是昨晚十一点多发来的。
      
      她按了按头,觉得脑袋正在一阵阵地发闷。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突然响起。
      
      时迁清了清嗓子:“进。”
      
      奶奶打开了门的一点缝隙,然后缓缓地把门推开,走了进来:“迁迁,头疼吗?”
      
      时迁穿拖鞋的动作突然一顿,抬起头:“什么?”
      
      奶奶尴尬地笑了笑:“我看你昨晚回来挺晚了,好像还喝了点酒,幸好你同学把你送回来了,哎哟可把我吓坏了。”
      
      “喝酒?同学?”时迁越听越迷糊,努力回想了一下昨晚的事情,大脑却一片空白,完全不记得自己昨晚喝过酒。
      
      至于同学……
      
      “同学……不是上次来咱家的那个吧。”时迁说。
      
      “不是。是个女同学,把你送下人家就走了,我也没来得急问叫什么。”
      
      “哦。”时迁低下头,继续把鞋穿好:“女同学啊。”
      
      奶奶把时迁拉了起来:“快去洗漱吃饭,到点了,明天奶奶也该走了,你爷爷自己一个人在家不放心。”
      
      时迁点了点头,接过了奶奶递过来的水。
      
      .
      
      时迁一进班门,就看见一个小眼镜站在讲台上,看见时迁进来连忙跑下去,站在时迁面前。
      
      “迁哥,你们社团昨天那个正方二辩,谁啊?”说完他还贱兮兮地对时迁挤眉弄眼:“给我介绍介绍呗。”
      
      时迁一把把他推开:“是谁都跟你没关系。”
      
      “啥就没关系了?她有男朋友了?”
      
      “没有。”时迁说。
      
      “那咋没关系啊?”小眼镜穷追不舍。
      
      时迁叹了口气,停下脚步,转过头来十分认真地对他说:“据我所知,她应该不喜欢娃娃鱼。”
      
      小眼镜闻言,抬起手摸了把自己的脸,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感人的小短腿,顿时瘪了嘴,不说话了。
      
      时迁笑了笑,往自己的位子上走去。
      
      后面的洛一凡已经早早地来了,时迁的脚顿在自己座位前面,她在思考要不要上去跟洛一凡打个招呼。
      
      她站在自己座位前面,看着洛一凡。
      
      洛一凡动了。
      
      她迎上时迁的目光,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时迁能看出她眼里泛起的波澜。
      
      洛一凡走到她面前,指了指座位,示意时迁先把书包放下,然后开口道:“迁迁,我……”
      
      时迁直起身子来看着她,没有说话,等待下文。
      
      洛一凡吞了吞口水,在时迁看不到的角度微微咬了下嘴唇,半晌后,艰难开口:“这几天,我心情不太好,对你的态度不好,你能原谅我吗?”
      
      洛一凡抬起她的大眼睛盯着时迁,眼睛水灵灵的,时迁开始还是面无表情,到这会儿终于忍不住了。
      
      “凡凡,我希望你知道,我想要的不是你的道歉。”
      
      洛一凡低下头。
      
      “我想要的,是你告诉我,你发生了什么。或者说,你遇到什么困难了。”时迁道,“如果我只是想要一个道歉,那我现在完全不会生气,我生气的,从来都不是因为你少了那一个道歉。”
      
      “而是对我的信任。”时迁不慌不忙地吐出最后几个字,然后便站在一旁,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盯着洛一凡的头顶,像是在等待一个答复。
      
      洛一凡在听到“信任”这两个字的时候,身子微微一颤,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抬起头,对时迁一笑:“我知道了,如果我说今天我想告诉你的话,你还会听吗?”
      
      时迁也笑了:“随时。”
      
      “那放学后跟我走咯。”
      
      “好。”时迁应到:“不过……不要太晚,高三了,学习。”
      
      “知道啦。”洛一凡拍了拍时迁的肩膀,然后走回到了座位上。
      
      现在是六月,由于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延迟了半个月,而现在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留给他们准备。
      
      最近的同位小男生不再继续找时迁说话,除了一些必要的传卷子之类的事情,基本上不会和时迁有任何交流。
      
      不知道是不是时迁想多了,她总觉得自己的同位在躲着自己。
      
      自己有这么打击他的自信心?
      
      时迁抬起手摸了把脸,因为前些日子熬夜学习,昨晚又出去和同学们玩,还在自己想不起来的情况下喝了酒,鼻尖上已经冒出了颗粉色的小痘痘。
      
      痘痘不能挤,时迁当然知道,但在每次摸到这颗小凸起的时候,心里总是会有一种把它挤爆的冲动。
      
      她拿出笔袋里装着的一个小镜子。
      
      这是面最普通的小圆镜,校门口专门坑学生钱的小卖部也只卖到五块钱一个。
      
      时迁经常看到好多小女生随身携带这种镜子,但她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从来没有买过。
      
      因为这种镜子后面印的都是十分幼稚的各种公主,而时迁对这种东西从来都没有兴趣。
      
      时迁翻过自己的这面镜子,看着镜子后面白雪公主的印花,扯了扯嘴角。
      
      可能是哪个粗心的小姑娘丢进自己笔袋里的吧。
      
      时迁这样想着,却还是翻开了镜面,照了照自己鼻头上的那个小痘痘。
      
      窗外阳光灿烂,光线透过窗帘直愣愣地照在镜面上,被反射的光线穿过空气到达了讲台上,镜子上映出班主任那张一直紧皱眉头的脸。
      
      时迁被吓了一跳,连忙把镜子收了回去,拍了拍同位,又指了指他的胳膊,示意他压到自己的书了。
      
      同位用怪异的眼光看了一眼时迁,然后移开了胳膊。
      
      坐在时迁后面的洛一凡把这一切尽收眼底,“啪”一声,她低头看去,发现是自己自动铅笔笔芯断裂发出的声音。
      
      她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然后不慌不忙地从笔袋里拿出笔芯,换了上去。
      
      中午下课,食堂。
      
      前几天时迁中午都是自己一个人吃饭,然后总能在“不经意”间碰见林在。
      
      可是自从那天晚上林在说出那句话后,时迁就再也没见过林在,整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时迁没心思想他,跟洛一凡一人打了一份饭后坐在了角落里。
      
      时迁吃饭不挑食,也没有吃饭的时候说话的毛病,食不言,这三个字被她展现的淋漓尽致。
      
      洛一凡看着时迁即将见底的盘子,用勺子敲了敲她的饭盘,时迁停下来,看着她。
      
      “那个,迁迁,你最近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比如呢?”时迁随口问道。
      
      “比如镜子什么的……”
      
      “这里有人吗?”洛一凡的话音刚落,时迁就听到头顶上传来一阵好听的男声,不用看就知道是谁,这声音时迁再熟悉不过。
      
      “没有。”时迁说。
      
      林在拉开时迁旁边的椅子,把饭放到桌子上,坐了下去,然后对洛一凡点了点头。
      
      洛一凡也跟着点了点头,瞬间噤了声,用勺子戳着自己盘子里的米饭。
      
      时迁吃完了,放下勺子,拿起绿豆汤喝了一口,然后缓缓放下,坐直身子,问道:“凡凡,你刚才要说什么?”
      
      洛一凡看了林在一眼:“没什么。”
      
      时迁会意,偏过身子去,敲了敲林在面前的桌子:“能回避一下吗?”
      
      林在慢条斯理地放下勺子,淡淡地看了时迁一眼:“你觉得呢?”
      
      时迁:“……”
      
      她明白了似的点了点头,转过来正对着洛一凡,说道:“凡凡,说吧,没事。”
      
      洛一凡叹了口气:“好吧。”
      
      “迁迁,你最近身边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比如镜子之类,或者什么一直跟着你之类的东西。”
      
      “为什么问镜子?”时迁眼中突然有了情绪,直愣愣地盯着洛一凡。
      
      “没,没什么。”洛一凡被盯得有些结巴,“就随口一问。”
      
      这时的林在也放下了勺子,他伸出手模仿时迁的样子在洛一凡面前的桌子上敲了敲,手指修长,骨节分明。
      
      “镜子?”林在淡淡地说道,看着洛一凡的眼中没什么情绪。
      
      洛一凡点了点头。
      
      林在垂眼,浓密的睫毛下让人看不清楚他在想什么。
      
      半晌后,林在收回手,偏过头去对上时迁的眼睛,缓慢道:“时迁同学,回避一下?”

  • 作者有话要说:  发烧+考试周。所以咕咕咕了。
    因为高考+中考,放假十天。
    挑战日万十天完结!
    冲!
    祝各位高考考生蟾宫折桂,金榜题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