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二模 ...

  •   对于那天晚上的细节时迁已经记不太清了。
      
      她只记得当林在说出那句话后,不管自己如何询问,林在都不再说一句话。
      
      后来他没让时迁坐公交,给她打了辆车,然后自己又重新站回了雨里。
      
      时迁几次想问他要不要一起坐车,可一想到人家可能有人来接,也就硬生生地把话憋回了肚子里。
      
      也是第二天早上她才发现手机上有三条消息。
      
      她分别点开。
      
      第一条是洛一凡的:起了吗?今天考试。
      
      时迁看着这条消息,以为是小测试之类的,随便回复了几句,没有放在心上。
      
      她继续点开第二条,林在:到家没有?
      
      第三条是奶奶发来的:迁迁,我明天去你那里看看你。
      
      时迁的视线突然一紧。
      
      奶奶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要来。
      
      是身体又出现什么问题了吗,还是……
      
      时迁不敢往下想。
      
      她看了看表,距离上学还有段时间,她一个电话打了过去,先是振铃了几声,然后那边的老人接起。
      
      “奶奶。”时迁先开口道:“怎么突然想到来我这里了,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吗?”
      
      老人感觉到时迁的语气有些着急,她反而不急不缓地说道:“不是。奶奶很健康。我只是想去看看你了。”
      
      时迁松了口气:“什么时候来?”
      
      老人那边很吵闹,可能是在汽车站之类的地方,因为时迁透过电话都能听到那边有一搭没一搭蹦出的“车票”之类的字眼。
      
      “你放学,奶奶去接你。”老人换了个安静的地方,说道。
      
      时迁嘱咐了几句注意安全之后就挂断了电话,随便塞了几口早饭就出了门。
      
      今天班里的气氛跟平时很不一样。
      
      时迁一进门就感觉到了浓浓的冷意,平时来了有几个会先打闹几下的男生这时都乖乖地坐在位置上,就连她那个体育生同桌,都在认真地拿着笔写着什么,时不时地挠挠头发。
      
      时迁猛地一转头,看向班里黑板上写着的日期。
      
      6月6日。
      
      第二次模拟考试。
      
      她仿佛被一盆冷水瞬间浇醒,而且是特别清醒的那种,多少瓶风油精涂在太阳穴上可能都没有这么好的效果。
      
      怪不得早上洛一凡给自己发消息说考试。
      
      原来不是小测试,而是……二模?!
      
      时迁抬起手使劲锤了下脑子。
      
      自己这几天究竟在干什么?居然连二模考试都不知道。
      
      她脑海中隐隐约约浮现出了昨天,班主任开班会的时候,似乎说了这件事情。
      
      “同学们,明天要进行第二次模拟考试,请大家一定积极备考,再创佳绩。”
      
      可自己当时似乎是在走神,什么也没有听见。
      
      为什么林在昨天还在玩数独,他都不用考试的吗?!
      
      时迁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虽然时迁的基础不错,但对于这次毫无准备的二模考试来说,她心里还是没有底。
      
      考场和座号已经放在了她的桌子上,是张小纸条,时迁把它拿起来。
      
      姓名:时迁
      考场:一考场
      座号:30
      
      准考证号:xxxxxx
      
      时迁盯着纸条看了一会儿,然后把她收进了笔袋里,看了眼表,发现距离考语文还有半个小时,时迁赶紧拿出语文书,背开了课文。
      
      “同学们。”过了一会儿,班主任拍了拍手走了进来,所有人的视线都聚焦到他一个人身上:“现在可以去考场了,大家记住,准考证号一定要填写正确,不要有作弊行为,考完试记得回班。”
      
      他挥了挥手:“走吧。”
      
      班里瞬间沸腾了起来。
      
      洛一凡趁机跑过来拉住了时迁:“喂,小妞,复习的怎么样?”
      
      时迁转过头,露出了一个“草泥马”的微笑:“实不相瞒,鄙人今早到班才知道要考试。”
      
      洛一凡听得一脸问号:“我不是告诉你了?”
      
      时迁拍了拍她的肩:“下次记得把什么考试说清楚点。”
      
      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教室,留洛一凡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过了好久,站在原地的洛一凡才反应过来时迁话里的意思,默默在心里为她祈祷了一下。
      
      语文总是所有考试的第一场,顺序从来没变过。
      
      其实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语文安排在第一场,其实是一个最好不过的选择。
      
      因为语文相对其他比较简单,在第一天第一场考,有利于给人提升自信感。
      
      可时迁坐在考场上,拿到卷子,丝毫没有体会到这种自信。
      
      她的手有些抖,时迁命令自己冷静,强迫自己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卷子上。
      
      语文题目模块相对固定,她先总体浏览了一遍卷子,然后把那些比较难的题圈了出来。
      
      大部分的难题还是集中在文言文阅读。她的文言文一直不好,所以心态也没有很崩。
      
      笔触几乎是十分平稳地落在试卷上。
      
      时迁渐入佳境,答完题后还剩下十分钟的时间,她把作文读了一遍后又重新过了一遍试卷,发现没什么问题后,趴在桌子上等待收卷。
      
      她的余光一瞥,瞥到了一个人。
      
      自己刚才进来的时候没注意,这会儿因为那个人实在是太嚣张了,直接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时迁这才不得不注意他。
      
      自己是第一考场第三十个座,也就是说自己是年级第三十名。
      
      那么再往前一排的话。
      
      时迁不可思议地盯着林在的背影。
      
      这个人,居然是年级前十?
      
      就他?
      
      时迁回想了一下在自己学习时百无聊赖拿出数独来玩的林在,明明今天考试昨天却一点也不紧张的林在,她有些怒了。
      
      人比人,果然气死人。
      
      可是现在的林在明显感受不到来自身后的怒火,因为他已经睡着了,趴在桌子上,一只手按在头顶,柔软的短发顺着指缝溜了出来。
      
      时迁注意到,只有在打铃交卷的时候这个人才会象征性地动一下,那也仅仅是侧一下身子,让收卷的人把卷子抽走而已。
      
      这一天时迁就在无限紧张和无限在背后暗骂林在中度过。
      
      直到考完最后一场英语,时迁背上书包即将走出校园时,她才有些真实感。
      
      路上碰见了几个不算很熟的同班同学,都来问时迁考的怎么样,时迁象征性地应付了几句,没有跟他们多聊。
      
      因为如果时迁没有记错的,上午奶奶给她发短信,好像是要来接她来着。
      
      斜阳落在树叶上,透着缝隙落在地上的只有斑驳的树影,蝉鸣仿佛无时无刻都在充斥着属于夏日的每个人的耳蜗,热浪一阵阵地袭来。
      
      也只有当这时候,时迁才会真正体会到夏天的感觉。
      
      她在校门口寻找着奶奶。
      
      人太多了,来接孩子的家长拥成一团挤在校门口,几个家长还在人群中努力挥着手,想让孩子看到自己。还有几个人在人群中想要扒拉开其他人,冲到最前面。
      
      时迁被挤在人群中止步不前。
      
      “麻烦让一下。”时迁大声道。
      
      可是人实在太多了,声音也实在太杂乱,她的自我感觉很大的声音被淹没在人群中,不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她没有办法,只好掏出手机给奶奶打电话。
      
      “喂,奶奶,你在哪儿?”时迁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蹲在那里,大声问道。
      
      “学校门口啊,迁迁你在哪儿?”老人同样大声吼道。
      
      时迁听到老人那边的背景声音好像有些耳熟,似乎真的就是学校周围的环境。
      
      她重新站了起来,找了个楼梯,走到最顶上,俯瞰着人群。
      
      时迁的视线定格在人群中一个穿着碎花衬衫的老人身上。
      
      终于找到了。
      
      时迁确定目标后,扒拉开前面的人群,努力地挤到了奶奶身边。
      
      老人还在无助地寻找着时迁,时迁看到奶奶的头上已经冒了汗,几滴汗珠挂在白发丝上,显得更加无助。
      
      “奶奶,我在这儿。”时迁一拍奶奶的背:“我们先出去吧。”
      
      人潮渐渐散去,时迁也终于拉着奶奶挤出了人群。
      
      老人抬起手抹了把脸,然后把汗抹到了地下,气喘吁吁地说:“你们学校这家长真是。”
      
      时迁笑了:“是不是觉得接你孙女也是个大活?”
      
      “可不是嘛。”老人也笑了:“我孙女可不好接。”
      
      时迁拉起奶奶的手:“走吧,先去超市买点菜,晚上给你做好吃的。”
      
      “时迁奶奶?”一道清冷的男声突然打破了两个人之间温馨的气氛:“您好。”
      
      时迁觉得声音有些耳熟,转头看去,果不其然,果然是林在这个阴魂不散的东西。
      
      奶奶对时迁投去疑问的一瞥,见时迁没有在看自己,只好又把头转了回来,对着眼前的大小伙说道:“诶,你好啊。你是时迁的同学?”
      
      “是。”林在对奶奶笑了笑:“初次见面,奶奶您好,我叫林在。”
      
      老人还在盯着林在,她一开始只是觉得眼前这个男娃长得十分好看,让人有些移不开眼,可她越看越觉得,自己好像见过这个男娃,而且见过很多次。
      
      因为在见到他第一眼的时候,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的感觉就涌上她的心头。
      
      老人看了眼时迁,试探性的问道:“男娃,咱俩之前认识不?”
      
      时迁猛地看向奶奶。
      
      林在却轻描淡写地笑了笑,不咸不淡地说道:“可能是在公交车上遇见过吧,世界就这么小,人的缘分都是说不准的。”说完,他又将视线移到了时迁身上,一字一顿地说道:“你觉得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