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西羌九歌(修) ...

  •   林清月这话说得太快,所有人都来不及阻止。
      
      除了林清月一个人面带放松和愉悦,便是林荡这种大厦将倾都能面不改色之人,现在都感到有些尴尬。
      
      虽说太子殿下也不想娶娇娇,但是这话由娇娇说出来未免太过伤这位储君面子了。
      
      林荡打量一眼端正坐在椅子上的储君,见其面色未见不虞,这才才放下心来。
      
      半响,林清月这才察觉到气氛有些过于安静了。
      
      转头看向林骁阳,眼神询问到:我说错什么了吗?
      
      发现林骁阳并未接收到自己的眼神,只是面色难辨地看向对面,便顺着他目光看过去。
      
      罗羲?看他干嘛?
      
      半响,林清月也感到尴尬了,自己是知道爹娘想法的,江南罗家世代簪缨,罗家更是有男子四十无子方可纳妾的规矩,舅舅家中两个嫡子自己都是见过的,清隽如玉,自己也并不厌恶。
      
      对自己来说,罗家无疑是个好归宿。
      
      这几年自己渐长,罗家来信也是有意无意的透露这方面的意思,父母也未曾直言拒绝,想必罗家人大多也是心里明白自己将来会嫁过去。
      
      但是毕竟是没说破的东西,当不得真。
      
      那自己刚刚说不想嫁给太子,不就是表明想要嫁给罗家哥哥吗。
      
      想到自己竟然在未来小叔子面前说出了这种话,也不知道这罗羲改怎么看自己了。
      
      林清月羞红了脸,深深埋下头,只想在地上找条缝钻进去。
      
      叶羲看着少女面色通红的模样,心里的躁意慢慢被抚平。
      
      看女孩儿这表情,怕是自己瞎想到其他地方去了。
      
      怕林清月垂着头憋坏了,叶羲只得站起来,打破这个因为自己形成的尴尬气氛。
      
      “见过将军,夫人。”叶羲声线低哑,说话不急不缓,却带着沉重的威压。
      
      “我与子炎提前归国,还因为一件要事。”
      
      余光看到林清月抬起头来,满是好奇,叶羲这才继续,“西羌已归入叶国版图,但是现在缺钱缺粮,民不聊生。朝廷拨款只能短暂解决当地百姓温饱问题,终究不是长久之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物品交换,各取所需才是良策。开通西羌与中原的交易通道,刻不容缓。”
      
      “皇后娘娘乃天下垂范,她若带头使用西羌之物,天下之人必定争先效仿。”
      
      听了男子的话,林清月灵光一现,连忙开口,“两月之后,便是皇后寿宴!”
      
      林清月心中激动,她太想边境安宁了,家中两名男子都常上战场。
      
      西羌人骁勇善战,常常几个男儿才是一个西羌战士的对手,虽说两人都武力高强,可战场之上谁敢托大。
      
      这些年每每父兄出征,自己在家中长命缕编了一条又一条,平安福求了一道又一道。
      
      谁会天生喜欢打仗呢,若是有足够的米粮,百姓安居乐业,西羌人必定不会选择打仗。如今有法子让西羌人安安分分地待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这实在是个再好不过的消息了。
      
      想到这里林清月站起来,努力压抑住自己的激动,“皇后寿宴百官齐聚,这是最好宣扬西羌商品的机会。”
      
      “珐琅,皮草。”叶羲低声提醒。
      
      林清月看向叶羲的眼睛越来越亮。
      
      叶羲被盯得心跳加快,狼狈地撇开眼睛,轻舔牙齿才压住狂跳的心脏,“只是没有相通的语言,此事难行。”
      
      看着少女渐渐暗淡的神情,叶羲不愿再卖关子,“我和子炎带了足够的西羌语著作,可下发各州各郡。”
      
      林清月反驳,“怕是不行,各州郡官吏看不到好处,怎么会督促下面的人学习。”
      
      这个就和在军中时,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是一个道理。既然上位者看不到,那也就不必做了。
      
      等等,看到!
      
      “除非,上位者也对西羌语感兴趣。”林清月踱步半圈,突的脚步一停,含笑回眸看向叶羲,“我要献给皇后娘娘的寿宴礼物是——”
      
      看着少女眉目如画,眼神潋滟的样子,叶羲听见自己的心脏漏了一拍,少女婉转的声音传进耳朵。
      
      “西羌九歌。”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看着林骁阳猛地一拍脑门的动作,林清月眉眼轻弯,声音里有压不住的激动,“如此一来,边境百姓日后便不必再受战乱之苦了。”父兄也不必再随时待命,奔赴沙场。
      
      视线落在赤金貔貅炉袅袅升起的青烟上,林清月眉眼舒展开来,不由得心生感慨。
      
      太子没有奴役西羌人,而是将他们真正当成了自己的子民考虑他们的生计,有君如此,是乾元朝之福。
      
      林清月这般想了,也就这般说了,“还请三表哥替清月传达对太子殿下的谢意。”
      
      林清月眉眼全是真情实意的感激,“殿□□恤民情,所思甚深,是乾朝之福。”
      
      看着少女盈盈下拜,字字恳切的模样,叶羲一双桃花眼上挑,眸中暗潮涌动。
      
      他从来不是仁君,以暴制暴才是叶羲最常用的方法,若不是为了找个借口和女子相处,他必不会如此麻烦行事。
      
      依他原本的想法,西羌人只要起异心,直接屠了就是。
      
      看着女孩恳切的表情,叶羲摸了摸鼻尖,低声应好。
      
      “你们带了西羌九歌的拓本吗?快给我看看。”林清月赶忙询问林骁阳。
      
      没有注意到林骁阳僵硬的面色,林清月接过递来的书卷迫不及待地翻开看起来。
      
      蓦地,林清月浑身僵住了。自己在汾北也是学过羌语的,怎么回事儿,这个怎么看不懂,转头就正和林骁阳心虚的眼神对上。
      
      林骁阳挠了挠头,自己早在第一次听见羌人说话就知道曾经给林清月的书有问题,结果后来军中事物繁忙,自己便直接忘了去信告诉林清月。
      
      林骁阳接到这书就知道大事不好了,讪讪一笑道:“我也是拿了这书才发现......”避开林清月直勾勾的眼神继续道:“我以前给你找的那本,好像是羌族古语。”
      
      话落,林骁阳连忙扭过头去,不忍看着自己妹妹备受打击的样子。
      
      看着叶羲端着茶杯的样子,林骁阳灵光一闪。
      
      阿羲他羌语说得好啊,他可以教娇娇嘛!
      
      发现了救命稻草,林骁阳语气激动,“阿羲,你是军中说羌语最好的了。”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叶羲放下茶杯,一双透着冰的桃花眼毫无遮挡地露出来,林骁阳只想狠狠拍拍自己额头。
      
      叶羲他羌语好又如何,难不成还能指望他来教导娇娇吗。
      
      五年沙场情谊,林骁阳可以说,除了几个暗卫,自己就是在他身边待得最久的人了。叶羲每天除了行兵布阵,能说二十个字,都是这冰山心情好。
      
      西羌语的卷舌发音颇多,林骁阳自己教手下那几个将领差点提刀把他们舌头拔了,叶羲肯定是不会教娇娇的。
      
      “不敢说最好,发音大抵是没什么问题的。”
      
      林骁阳原本正盯着香炉思考去哪儿逮个羌语说得好的回来,猛地听见这句话才回过神来,阿羲在说话?
      
      林骁阳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满是探究,这位主可不是愿意给自己添麻烦的人,今儿个太阳从西边出了?
      
      正在跃跃欲试,想要拧掉林骁阳一块肉的少女一听这话立马放下手指,充满期盼的看向叶羲,放柔声音,“三表哥能否指点娇娇一二?”
      
      “不敢说指点,二小姐不嫌弃在下才疏学浅便是。”
      
      看着林清月眸中的期盼,叶羲两世以来,第一次见到女子这样灵动的表情,唇角压不住地上扬,有事相求就卖乖。
      
      不过,孤很受用。
      
      看着男子含着笑意的桃花眼,林清月一下愣住了。
      
      男子冷着脸时只知道他相貌绝佳,却让人难以接近,这样眉眼含笑的模样,真是令人难以逃脱。
      
      林清月慌忙移开目光,不由得心生感叹。
      
      等到三军回朝,三堂哥多半也能受封个不错的职位。到时候必能成为云京城中炙手可热的夫婿人选,这般容貌,也不知道未来妻子能不能比得过去。
      
      这边林骁阳看着叶羲含笑的眼睛也惊呆了,不,甚至是惊慌失措。
      
      林骁阳上一次看见叶羲笑,还是杀了西羌王的时候,但是那笑得多嘲讽多正常。这次怎么这般的——
      
      春水荡漾?林骁阳脑袋里努力挤出了一个较为符合的词语。
      
      林骁阳深深吸进一口瓜果香气,每每父亲进了娘这芸珠院也是变得异常温柔,看来是这熏香的用处了。
      
      下次有求于叶羲之时,就叫娘用这香给我熏熏衣裳,林骁阳乱七八糟的想着。
      
      “好了,这事情既然定了,那我们出去逛逛吧!”既然已经找到了冰山转性的原因,林骁阳也就不再纠结。
      
      想起沿途的繁花似锦,兴冲冲地说:“本少爷还没好好逛过这云京城呢!”
      
      林清月一听这话连忙点头附和,她每天关在将军府都要憋疯了,可以说是十分想念在汾北带个面纱就能出去的日子了。
      
      上座的罗芸倒是想要阻止,太子殿下万金之躯,万一有人认出想要刺杀,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正准备开口阻止,便感觉一双大手悄悄攀上了纤腰,连忙咬紧牙关止住娇呼。
      
      林荡早不耐烦这些人打扰自己与爱妻独处时光了,这下倒是恰合他心意。
      
      连忙阻止娇妻,“好了,让他们去玩儿吧。”
      
      “......”
      
      罗芸美目里满是无奈,刚刚那会儿功夫,三个孩子早就溜了,想阻止也没法子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