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不愿入宫(小修) ...

  •   将军府嫡子,要去给一个世家庶子,当伴读?
      
      林清月身子一滞,借着端茶杯的动作,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眼林骁阳。见其面色坦然,更感疑惑。
      
      哥哥是镇国将军府嫡长子,如今更是军功在身,三军归朝之日少不得也能获封三品。他竟然像是习惯一般,将自己放在了附庸的位置。这罗羲不过是江南世家庶子,何德何能?
      
      难道说是军功卓越?
      
      林清月立刻否定了答案,西羌和吴国一灭,战报就到了将军府手上。要说军功,除了太子殿下,没一人能越过哥哥。
      
      正在林清月皱着眉头苦苦思索之时,叶羲低沉的声音响起。
      
      “夫人见谅。”
      
      “我与子炎常扮作兄弟在军中行事,想来是极为不合礼数的。”
      
      这边林骁阳也慢了一拍的知道自己刚刚说的话不妥,急忙补救到,“我倒是想做你兄长”
      
      看向旁边的林清月,傻笑着继续说到,“奈何你哥哥我还年轻啊。”
      
      看着自家哥哥那嘚瑟的样子,林清月忍不住掩住唇弯了眼睛。怎么现在都是战功赫赫的小将军了,还能这般大大咧咧。
      
      突然想起房里还有一个陌生人,林清月放下帕子收敛起笑意,端的是一副端庄贵女模样, “那哥哥就扮作护送三表哥来京的侍卫吧!”
      
      实在是委屈哥哥了,不过短时间内伪造两个能够自由出入将军府的假身份,实在是有些困难,也只能这样了。
      
      只不过,这罗羲说话从容不迫,威压森严。倒是不像罗家其他几位表哥那般温吞,看来这边境果然锻炼人啊。
      
      看着林清月放下戒备巧笑倩兮的模样,叶羲一双桃花眼微微低垂。
      
      原来她真心笑起来是这个样子。
      
      .
      
      而此刻,被拒在门外的阮酥眼神发狠。看着来告知她的小丫鬟冷冷一笑。
      
      也不管膝下还有没有扫干净的小石子,膝盖一弯,就跪在芸珠院前。
      
      阮酥不是不知道,这将军府多的是人暗地里骂她不识抬举,一个无权无势的孤女既然得了主家恩赐,能够有个遮风避雨之地,就该感恩戴德,自己却常常得罪二小姐。就是跟了自己多年的丫鬟,私下里也是多次劝自己不要去招惹林清月。
      
      只是我阮酥能有现在这一切,仰仗的都是将军,可不是芸珠院里面的两位。要感谢也是感谢将军,卑躬屈膝伺候林清月是个什么道理?
      
      想起林荡威武高大的身材和俊朗的面容,阮酥忍不住红了脸。
      
      林家世代将门,林荡更是天生神力,少年时期就能徒手举起千斤顶。九岁上战场,十岁辽远一战,以少胜多,扬名天下。北方突厥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平息了北方战乱后,无人不称呼林荡是“战神”。
      
      暂且不说将军在朝中权势滔天,就是将军这后院也是无数女子的心仪之地啊。府中无妾无通房,只有一妻。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凭什么就让这罗芸得了。
      
      将军如今爱她没什么,我阮酥有这个本事让他只爱我。
      
      不屑的扫过芸珠院里忙碌着的丫鬟们,都是些眼皮子浅的东西。既然注定与这母女二人水火不容,我又何必去费心讨好。
      
      这个时辰,将军也该下朝归来了。
      
      看着芸珠院侍女们扫过自己的鄙夷眼神,阮酥将脊背挺得愈发笔直,眼里酝酿出泪水,将落不落。
      
      原本阮酥就生得清秀,这般脸色发白梨花带雨的模样更是惹人怜惜。
      
      若是不知情的人看了,怕是要觉得阮酥是被人欺负得狠了。
      
      又是小刻钟,阮酥期盼了许久的声音终于响起。
      
      “阮酥?”
      
      阮酥也不抬头,只是眼泪在地上洇出一小块墨色,唤道:“将军。”
      
      听见这声音,林荡的亲卫浑身一抖。心生赞叹:这阮小姐好生厉害,两个字竟然能变三个调。
      
      阮酥含着泪膝行着靠近林荡,偏偏脊背挺得笔直,端的是宁折不弯的姿态。
      
      “奴婢叩见将军。”
      
      声音发颤,阮酥咬着唇伏地,眼泪更加肆意,似乎是受了奇耻大辱。
      
      “......”
      
      林荡一愣,示意旁边的丫鬟将阮酥扶起。
      
      “奴婢不敢。”
      
      见女子不肯起身又一口一个奴婢自称,林荡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
      
      “府上有人给你委屈受了?”
      
      男人虽然语气淡淡,和阮酥想象中的关切有着不小的差距,可到底不同平时的冷漠样子。阮酥知道男人的忍耐有限,也不敢继续拿乔。
      
      阮酥微微扬起还泛巴掌印的小脸,直视着林荡眼睛。
      
      “将军大恩,留我在府上暂住,是奴婢不识抬举,怎可和小姐相提并论。”
      
      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时不时抽噎两声。
      
      林荡眉头紧蹙,“娇娇顽劣,你莫要放在心上。”
      
      这一次阮酥没有拒绝扶起她的丫鬟,低声应道:“娇娇年幼不懂事,酥酥定然不会放在心上。”
      
      阮酥说的这话竟是直接就肯定了林清月性子恶劣,也间接说出她脸上的伤痕出自林清月的手笔。
      
      “.......”
      
      林荡看向阮酥的眼神满含探究,只是恰巧阮酥正低着头看脚尖没有发现。
      
      “跟上。”林荡声音不含起伏的说到。
      
      阮酥悄悄抬眼,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林荡脸色。见林荡紧蹙眉头,大步流星,不由得心中暗喜。
      
      毕竟是亲女儿,阮酥也没有妄想一次就让将军对林清月生出厌恶,只要这一次让将军相信她林清月是个蛮横霸道之人,以后还不是自己说被林清月欺负,将军就会信。
      
      多来几次,不怕将军不对林清月失望。
      
      .
      
      林荡掀起帘子就闻见一股新鲜瓜果的味道,一直紧拧的眉头舒展开来。
      
      林清月一看见林荡身后的阮酥,便拿帕子捂着嘴咳了两声,半响才掐着嗓子开口,“爹爹,你怎么把她带进来了。”
      
      阮酥刚一进屋子,就见着两名陌生男子,一名坐在林清月下首阳光俊朗,一名坐在林清月对面,身姿挺拔,一双桃花眼凌厉又多情。
      
      阮酥正惊讶于男子的俊美,一听见林清月委屈的腔调,阮酥立马回过神来。扑通就跪在地上,眼睛蓄起泪来。现在可不是好奇这两名男子身份的时候。
      
      林清月眼中闪过一丝赞叹,这屋子里可铺上了细细的丝绒毯子,居然还能跪出这般响声。对自己这般狠心,要是放在正路上,恐怕大有成就。
      
      阮酥深深叩头,声音凄惨,“求小姐原谅奴婢吧。”
      
      上座林荡将一个靠枕垫在罗芸身后,这才淡淡开口,“何出此言?”
      
      “奴婢不小心说出了小姐身子不好。”
      
      “可奴婢不是有心的啊!”阮酥对着上首的林荡和罗芸又是一个响头叩下。
      
      阮酥一顿哽咽,“小姐怎可在世家贵女面前给了奴婢一巴掌,还将奴婢丢在戚府!”
      
      女子声音哀凄,“若不是遇着一位小姐心好,从戚府到将军府,奴婢就算是走个一天一夜也不行啊!”
      
      阮酥抬眼悄悄打量林荡的神色,见还是如往常那般平静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泄气。眼神一转,看见一双凌厉的眼睛,分明还是秋天,阮酥却仿佛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浑身一抖,连忙低下头。
      
      这是谁?
      
      叶羲轻舔牙齿,桃花眼里墨色翻涌,满身帝王威压直逼跪着的阮酥
      
      前世,罗铖将林清月娶回江南之后,才坦白自己喜欢的是阮酥。叶羲收到的消息是林清月和离之后,每天登山看水,享尽了江南温柔,他那个时候还在想等忙完年节,就去江南见她。
      
      结果西羌王挥兵南下,罗铖听了阮酥这个女人的话,要将娇娇献给西羌王换取生机。
      
      叶羲还没将三军整备的指令传达,第二封急报就来了——林二小姐手刃西羌王后被凌迟处死。叶羲那一瞬间都忘记了呼吸,若非太后那一巴掌,自己恐怕要被活活憋死。
      
      后来就是灭西羌,平漠北,屠尽罗家九族,杀尽江南官吏。暴君之名,可治小儿夜啼。
      
      .
      
      这边林清月还才刚刚从阮酥尖细的哭声中回过神来,抬头看着上首父母看向自己的调笑眼神,微微呼出一口气,合着这两位看戏玩儿呢。
      
      深深吸气,酝酿出情绪,林清月目光微闪,看来今天要和阮姐姐拿同样的小白花剧本了呢。
      
      “你胡说,你明明不止说我身子不好。”少女呼吸沉重,似是说一句话就耗尽了全部体力。
      
      阮酥抬起头打量林清月,见少女面带薄红,朱唇雪肤的模样,心里一惊。这林清月怎么回事儿,怎么哭了一场看着像是病都好了,还如此明艳动人。
      
      眼看少女脸颊愈来愈红,突然恍然,看来是怒急攻心,血色上涌。
      
      “将军明察,奴婢还能说什么呢?”阮酥面色凄惨,一副无话可说的样子。心里却是祈祷着林清月继续气,吐口血最好。
      
      短命的东西!
      
      阮酥眼带嘲讽,轻轻一瞥林清月,笃定了林清月不会说出原话。被皇后嫌弃,不能嫁给太子殿下这种话,尚且不说这屋子里还有两个外男,依林清月这种礼仪至上的贵女,这事情对父母都是难以启齿的。
      
      阮酥低下头才能压制住快要流露的笑意。林清月身子不好又不是什么瞒得住的事情。昨年林清月刚刚回京,皇后娘娘的赏赐全是药材,这事情云京世家大半都知道。
      
      为了这么个事情,林清月就这般折腾她,那可是要走上一天一夜,一个弱女子这一天一夜遭遇什么都不奇怪,可谓是十分恶毒了。只要将军觉得林清月是个蛮横女子,这往后的事情可就轻松多了。
      
      上首的林荡看着林清月滴溜溜打转的眸子,眼里酝出几分纵容,视线转向跪着的阮酥,面色一下变得冷硬,“阮酥起身罢,娇娇不懂事。”
      
      听着男子冷硬的声音,阮酥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泄气。没事儿,只要埋下一颗种子,不怕日后不能生根发芽。
      
      知道今日也就只能这样了,阮酥顺从的跟着丫鬟退出屋子。
      
      .
      
      “娇娇厉害呀!”林骁阳满脸震惊,合着自己妹妹还可以瞬间变脸小白花。这功夫着实厉害。
      
      林清月轻轻一瞥,懒得搭话。
      
      “怎么还由着她欺负的样子?”
      
      “皇宫年节还要拜托她在把今儿个这话重复一遍呢?”林清月端起茶杯润了润嗓子,才笑着说:“不给她点甜头,她下次就没这胆子了。”不得不说林清月这一年来把阮酥的性格摸索得十分清楚,哪怕她今日才在戚府被林清月狠狠下了脸面,只要给她一点希望,阮酥就依然觉得自己有本事把林清月拉下神坛。
      
      “给哥哥说说,这阮小姐到底说了什么?”林骁阳也不管自己妹妹好像看傻子的目光。我就是好奇,怎么了?
      
      看着林清月只是喝着茶不搭理自己,林骁阳眼珠子一转,抬手就要去弹摇晃着的步摇。
      
      林清月连忙歪头躲过魔爪,抬眼瞪着林骁阳,连忙回答道:“哎呀,就是说我不配嫁给太子。”
      
      “那这阮酥实在是——”
      
      “实在是太棒了,对吧。”林清月眯起眼睛,笑得真心实意。
      
      “年节之后大概所有世家都知道我与太子妃位置没什么关系了。”
      
      “......”

  • 作者有话要说:  Duang!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小天使们点一点收藏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