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计谋落空 ...

  •   一双尽显温柔的远山眉此时轻轻皱起,察觉到宫女要惊呼出声的样子,戚姝连忙开口,“噤声!”
      
      看了眼湖蓝色衣摆上刺目的乳白色羹汤,戚姝眉头拧得更紧了,若是寻常茶水,待会儿出门趁着夜色或许还无人注意,可这白晃晃的颜色......
      
      无奈道:“先带我去更衣。”
      
      戚姝小心敛着裙子上的污迹,觑了眼堂中正在击鼓跳舞的漠北王女,心中庆幸,还好此时众人都在注意这位美艳女子。
      
      .
      
      在往柔蕙殿去的宫道途中,戚姝只觉得越来越心慌,突的停住脚步。
      
      看着一尺远的地方垂首引路的宫女,果断道:“慢着。”
      
      “去坤宁宫。”
      
      看似和寻常无异的站姿,戚姝藏在袖中的手指却不住的颤抖,满身的燥热仿佛要将她烧起来。
      
      是禁药!
      
      凭借本能,戚姝不敢去前方的柔惠殿,她向来对人心敏感,柔贵妃虽然常常带笑,实则并不喜欢她。
      
      戚姝现在一片昏沉的脑子里,只记得娇娇说过,有难去找皇后!
      
      “可崇明殿到坤宁宫来回要耗时半柱香,奴婢怕您误了宫宴。”
      
      听了这话,戚姝脚下突然不稳,深吸一口微凉的气体,深深地看了一眼垂着头的宫女,极力克制着身子不适带来的颤抖,“本妃说,去坤宁宫。”
      
      话落也不等由宫女引路,兀自转身向坤宁宫的方向去。
      
      就在这时,匆匆赶来的林清月看见戚姝身后抬起手的内侍,冷脸惊斥道:“放肆!”
      
      指尖捏住袖子上的机关,继续疾步往前。
      
      戚姝闻声蓦地回头,只见原本的小宫女正退到阴暗处,贴近自己的是一个满脸狰狞的内侍。戚姝一时间被这面孔吓到,瞳孔猛地一缩,就感觉到颈侧剧烈的疼痛。
      
      原本以为自己能够冷眼旁观的叶羲,直接跃下高墙,还未待被风鼓起的黑色衣摆落下,冲向林清月的内侍便猛地被踹了出去。
      
      解决完危险,叶羲这才控制着力道将女孩儿拉近自己,斥道:“胡闹!”
      
      这话一落,叶羲暗恼,连忙放缓了声音,“暗器自然是出其不备的,你怎么能出声。”
      
      林清月刚刚抬手的动作,叶羲自然知道她是想放暗器,不过女孩儿常年见到的,都是深宅中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再甚也就会点皮毛功夫的侍卫。
      
      常人眼中她动作自认很快,叫人反应不过来,可在习武之人眼中这就是慢得出奇了,要不是自己来得及时......
      
      看着在自己胸膛处没伤到一丝毫毛的女孩儿,叶羲心中的慌乱才慢慢平息下来,却依旧拧着眉头。
      
      就算是叶羲及时放缓了声音,林清月也察觉出了男人的惊怒,有些心虚道:“我这不是想先从气势上吓住他嘛......”
      
      更何况自己臂上有涂了麻药的暗针,只要那内侍回头,就肯定能将他放倒,只是出乎意料的是这内侍竟然先打晕了姝姐姐,才冲向自己。
      
      叶羲眯了眯,看着丝毫不知错还侧着头打量身后戚姝的女孩儿,沉声道:“折戟!”
      
      看着突然冒出来,准备带走戚姝的暗卫,林清月使劲抽手想要脱离男人的束缚。
      
      叶羲的臂力岂是林清月能够撼动的,半响无果,眼看戚姝要被人带走,林清月只能伸手抓住男人的衣袖,仰起脸,“你干嘛!”
      
      谁料原本低头的男人却抬起脸,目光直视前方,就是不看自己。
      
      林清月看着男人坚毅瘦削的下巴,也不再挣扎,面色陡然冷了下来。
      
      ......
      
      本以为女孩儿会对自己软言软语撒娇,没想到却得了一个小冰人,叶羲气笑了,“你还有理?”
      
      “......”
      
      看着女孩儿冷冷转头,甩出一个冰冷绝艳的表情,虽没说话,却用表情回答了自己,
      
      嗯,很有理。
      
      僵持数秒,叶羲无奈弯下腰,和女孩儿平视,“戚姝中了药,我让折戟带她去解药。”
      
      林清月看着那一双幽深桃花眼,被冷漠对待的沮丧一点点消散,只听见男人沉稳的声音响起。
      
      “娇娇先回去,我会解决这些。”
      
      “我要亲自审问这两个宫人。”
      
      凝眸半响,叶羲还是决定计划不变,“听话,这并非普通宫人,是死士,你没有经验。”
      
      他的人审讯手段残忍,并不适合娇娇看见。
      
      叶羲身后的沉沙看着自己殿下,软言软语,细细解释的模样,不知道第几次祈祷林二小姐千万别被自己殿下骗了。
      
      这不是无害的公子少爷啊!这是狮子啊!
      
      .
      
      “娇娇?”
      
      “娘亲放心。”
      
      林荡听着身边两个女子的声音,旋转扳指的动作这才缓了下来,锐利的目光不着痕迹地巡视了一圈大殿,微微沉眸。
      
      江南总督嫡女戚姝,户部尚书长子王骏,四皇子叶珏,还有漠北王女拓跋姮。
      
      林荡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眸色幽深,不知道太子殿下会怎么下这盘棋。
      
      林清月方才察觉不对,跟着戚姝前后出殿之时,拓跋姮正在献舞,如今看着皇帝嫔妃一脸凝重与钦羡的模样,林清月大概就能猜出这舞是何等的目眩神移了。
      
      抬眼看了看依旧一脸威严雍容的皇后,林清月垂眸无声叹息,帝王恩宠,哪有长久的呢。姑姑明白,这些妃嫔却还不懂。
      
      若不是造化弄人,姑姑应该还在寻常人家,过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生活吧。
      
      还没待林清月叹完这口气,只见大殿后突然跑过来一名内侍,对上首的皇帝说了几句话后,就算是冠冕挡住了帝王表情,满堂众人也似乎感受到了九五之尊的不虞。
      
      就连丝竹管弦之声似乎也停滞了一瞬。
      
      看见皇帝抿紧的嘴唇,王柔扫了一眼戚姝空荡的坐席,嘴角压不住地上扬,却故作担忧道:“陛下?”
      
      冕旒上的白玉珠子一晃,皇帝深深地看了眼这个穿着逾制礼服的贵妃,什么话也没说。
      
      毕竟是疼宠了多年的女人,皇帝并不愿意在众人面前刁难她,暂时此事搁下,淡淡回了句,“无碍。”
      
      王柔眼神一滞,戚姝身为皇子妃竟敢勾引侍卫,此等秽乱后宫之事,皇上竟然不追究?
      
      她毕竟是个乖觉的人,见皇上不愿揭露,只能悻悻回头,盯着桌案上的残羹冷炙发呆。
      
      半响才侧头跟王婉婷道:“你哥哥是在我殿中等着揭露戚姝吧?”
      
      得了女子肯定的回答王柔这才直起身子。
      
      戚姝勾引侍卫,没想到被太子堂弟撞见,竟然还想杀人灭口,没想到王骏反抗,不小心打晕了戚姝。
      
      这就是王柔原本的计划,戚姝晕倒之时事情就已经尘埃落定,江南总督必定心怀愧疚,自己献上兵力。而以戚姝那清高性子,得了这名声,她根本不会等到她爹爹来调查清楚,就会自尽。
      
      王柔翘起小指捏着酒杯,眼中的自信却在抬眸那一刻消散了。
      
      戚姝怎么会在席位上!
      
      还没待王柔想明白,一袭红色纱裙突然从她眼前划过。
      
      “陛下!求您为姮儿做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