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危机前 ...

  •   华灯初上时分,崇明殿内。
      
      林清月落座后,似不经意间往戚府的位置扫了一眼,心中顿时无名火起。
      
      戚父身为外放将军,自然是要将家眷留在京中的,偏偏府中又没有女主人。这些年来,戚府从来都是姝姐姐这个未出阁的女子赴宴,云京城的高门勋贵哪个不是暗自嘲笑过她无主母教养。
      
      可如今既然姝姐姐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四皇子妃了,就算是还未行大礼,不能直接位列皇室宗亲的席位,柔贵妃身为正经婆母竟然不出言将她带到自己席位,这简直就是向世家表明她并不喜欢这个儿媳。
      
      这叫姝姐姐日后如何在这满云京的勋贵世家抬头!
      
      身边的罗芸察觉出了林清月不虞的气压,顺着她视线看过去,只见戚姝严妆华服端坐在属于江南总督的坐席上。
      
      收回视线,罗芸也是心疼的,“娇娇,以我们的身份......”
      
      罗芸顿了顿,还是决定说明白,“你帮她实则是在害她。”
      
      听着娘亲语重心长的话,林清月鸦羽般的睫毛颤了颤,她如何不明白,太子和四皇子之间必有一战,两人之间的关系从戚姝应下赐婚圣旨的时候起,就注定再也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嬉戏打闹了。
      
      林清月心中有些酸楚,强迫自己不再去看女子用瘦削的身形撑起一个世家的模样,默默地颔首垂头,面上恢复了一片恭谨温顺的样子。
      
      宫殿煌煌,清音袅袅,这满殿心思各异的人,脸上却是相同的温和平静。
      
      “漠北使臣到!”
      
      内侍尖细的嗓音打破了这表面安静祥和的气氛,殿内似乎有一瞬窃窃私语之声,又立刻安静了下来,众人眼里不由自主地带了点戒备望向殿门的方向。
      
      乾元朝立国不过百余年,期间深受西羌、漠北战乱的困扰。
      
      莫说林清月这种在汾北长大之人,就是深处中原,一片安宁的云京城众人,也是听闻这两国就面色惊变。
      
      就算是四皇子一党,此时也是不由自主地感谢太子,要不是西羌被太子殿下收服,顺便还得了吴国的赤铁矿,漠北怎么甘心派使臣来拜访。
      
      林清月原本垂着眸子放空,只觉得身前一阵异香飘过,不由得撩起眼皮看了一眼。
      
      只需一眼,林清月就知道这就是以美貌闻名漠北的长公主——拓跋姮。
      
      林清月面色微变,要知道自古以来公主为使者。
      
      就只有一个目的——和亲
      
      还没待林清月盘算清楚那家皇室宗亲有这“福气”,内侍突然开始依次吊着嗓子喊话:“皇上,皇后——驾到——”
      
      众人顿时收敛神色,整容敛衣,不过数息,满堂连衣料摩擦的声音都不再发出,皆是安静肃立。
      
      内侍一门一殿地唤十数来声后,崇明殿内突然响起礼官气势磅礴的声音:“跪——”
      
      林清月铺开浅紫色的长裙,目光盯着面前黑沉的如意祥云纹地砖,脖颈垂而不折,和殿内众人一齐三呼万岁,高堂中仿佛有余音回响。
      
      拓跋姮在这样声势浩荡的场面中一时有些震惊,看了眼威严道平身的男人,眼中闪过势在必得。
      
      她是漠北最为风情的女子,远赴云京为的就是保族人安宁。
      
      汾北一个林荡就已经让族人生活拮据,衣食堪忧。如今更出了一个用兵如神,手段暴戾的太子,漠北必须要拿出些手段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迷惑这位陛下。
      
      看着其余众人都落了座,拓跋姮这才缓缓站直身子,蒙着金红色面纱的她,只露出一张精心勾勒的迷人眼眸。
      
      不似常人行礼那般垂头颔首,拓跋姮微微抬起眼睛,直视天颜,“拓跋姮参见皇上。”
      
      这声音宛如莺啼,直教人骨头都酥软了,众人皆是垂了眸子不敢再看,这美人计使得明目张胆,可也是真的威力无穷。
      
      更何况啊,若是帝王吃这一套,那就不叫美人计,那叫迎合圣心。
      
      帝王似乎愣了愣,声音有些干哑,“免礼”
      
      拓跋姮眼里带出笑意,右手捏住裙摆,薄透的红纱甩出一道宛如花开的弧度,而女子,则在花心处缓缓落座。
      
      就像是没有察觉众人的目光,拓跋姮抬起纤长白皙的手指,缓缓落在了耳边,金丝红绸的面纱缓缓揭开,比这金红碰撞的颜色更亮丽的是女子的容颜。
      
      琼鼻,樱唇,雪肤,无一不是娇艳至极。
      
      察觉到崇明殿内冷凝的气氛,拓跋姮嘴边的笑意愈发深邃,翘起兰花指捏住青铜雉鸟酒杯,抬眼看向高堂之上冠冕掩脸的帝王。
      
      缓缓举杯,从指尖到发梢无一不是风情万种。
      
      向来无趣至极的宫宴,似乎就在这一瞬间多了一抹亮色,就连眼前的菜肴也似乎不再冰冷乏味。
      
      ......
      
      王柔盛大的妆容下,眼神却是阴冷地发狠,尖利的护甲几乎要把皮肤刺破。
      
      看着女人面色扭曲的模样,王婉婷有些心慌,嘴唇开合几次才找到自己声音,“姑姑,您没事儿吧。”
      
      闻言,王柔收回刀子般的眼神,垂眸盯着面前皇帝御赐的八宝莲子羹,狠声道:“你哥哥都准备好了?”
      
      “回姑母的话,已经藏好了。”
      
      “呵,那就好。”
      
      女人突然收敛起阴狠的表情,粲然一笑,满脸温柔地看向身边年轻的女孩儿,“婉婷啊,姑姑是心疼你才想让你做我媳妇,总好过你沦落到普通公侯家,无权无势,还要日日被婆母教导规矩地好。”
      
      话落目光死死地钉在女孩儿脸上,仿佛要将她每一根睫毛的抖动都记录下来。
      
      王婉婷听着姑母这看似为她着想的话,背上却是不断冒着冷汗,立刻凭着本能勾起温顺的笑容,“姑姑这是说哪里话,有姑姑在宫中盛宠不衰,王家哪里需要担心权势。”
      
      面上笑容不变,王婉婷伸手夺过侍女握在手中的酒壶,亲手给女人斟满酒,柔声道:“更何况婉婷多敬重姑姑啊,必定日日晨昏定省,伺候好姑姑的。”
      
      王婉婷面上满是柔顺的笑意,眼神却是时刻关注这女人的表情,直到看见女人嘴角上扬,才悄悄呼出一口气。
      
      王柔满脸宠溺,显然被哄得心情舒畅,“行了,尽会讨巧卖乖,还不吩咐人去办?”
      
      珏儿就是太过一根筋,想要江南总督的三十万兵力哪里就必须要娶戚姝了?
      
      王柔端起酒杯仔细打量上面的蛟龙出海纹样,余光瞥着戚姝缓缓咽下一口茶水,细细勾勒的朱唇忍不住扬起,脖颈上仰,咽下一口辛辣酒水。
      
      .
      
      “噤声!先带我去更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