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 17 章 ...

  •   众人的目光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说话的是个微胖的中年男子,脸上乐呵呵的笑,可那笑却怎么看都不怀好意。
      
      林梦秋也看了他一眼,就只是轻飘飘的一眼,而后疑惑的看着陈氏道:“母亲,不知这位是?难道是我们家的亲戚?”
      
      她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显,我与夫人在说话,你是个什么身份,此处有你插嘴的份吗?
      
      可偏偏她又问得极其自然无辜,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来,在场的其他人都忍不住想要笑出声来。
      
      那男子更是顿时哑然,站在这的哪个不是奴才,谁敢和王府攀亲戚,他讪笑的闭嘴,自己扇了两个巴掌。
      
      原本还想赔礼的说两句什么,被陈氏瞪了一眼才闭嘴往后退回人群里,不敢再多嘴。
      
      陈氏怕林梦秋还要说什么,赶紧拉着她坐下,“这是庄上的管事,平日里也是我管束不严,由着他们乱说话,竟是让你瞧笑话了,快坐下,一路过来累着了吧。”
      
      林梦秋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依旧是带着浅浅的笑,“儿媳不累,只是路上耽搁了一会这才来的晚了,还好没错过正事。”
      
      陈氏拉着她的手一副格外亲昵的模样,“不晚不晚,你能来陪着我,我有多高兴都不知道。”
      
      两人就这么你来我往的寒暄,一会说老太妃的身子如何,一会又说早膳用了什么,林梦秋就是不提起来这是做什么的。
      
      时间一长,不仅是陈氏,管事们也知道了,这是林梦秋故意要晾着他们。
      
      这位世子妃瞧着面嫩,却没想到她胸有丘壑,是个不好对付的主,众人也都不敢再小瞧她了。
      
      陈氏虽然是笑着同林梦秋说话,可心中早已是翻腾的怒意,这个小丫头片子,居然还有两副面孔。
      
      说亲事之前,她是派人去林家打探过的,知道她是个柔弱的贵女,从小养在深闺,也没什么见识,以为是个好糊弄的,没想到竟然是个难啃的硬骨头。
      
      她也不可能一直陪她闲聊晾着管事们,你来我往的几个来回后,陈氏终于憋不住气的轻拍着她的手。
      
      “这些管事都是府上的老人,为王府尽心尽力十数年,来,你也记记他们的样子,免得遇上事要找人都对不上脸。以后还要你多替我分担分担,这王府啊,早晚要交到你和世子的手里。”
      
      陈氏的话说的漂亮,显得她格外的大公无私,好似她做了这一切真的只是为了王府,为了沈彻好。
      
      当然她给自己做好身份的同时,还顺便暗踩了林梦秋一脚,管事的可都是王府的老人,你一个刚来的世子妃就下他们的面子,以后谁还敢对你忠心。
      
      果然,陈氏的话一出口,底下管事们脸色也有了变化。
      
      原先王府的管事大多都是王爷和先王妃的人,陈氏花了十多年的时间才得到一部分人的信任,也收买安插了自己的心腹进去。
      
      方才开口的廖管事便是她的人,瞧着林梦秋面嫩,想要替陈氏给她一个下马威,却没想到反被将了一军。
      
      还好陈氏又占回了上风,廖管事的脸上也重新露出了笑,不过一个黄毛丫头,不知天高地厚也敢跑这来撒野,也不看看这是哪里。
      他冷笑一声,在下头等着看她的笑话。
      
      林梦秋虽然不懂管家驭人之术,但她会看人脸色会读人心事,最重要的是能装会演。
      
      不就是比谁装得像吗,在这件事上,她就没输过。
      
      陈氏的话音落下,林梦秋就施施然的站起身,无比乖顺的微低着头,“是,儿媳都听母亲的。”
      
      然后走过去一个个的问这些管事,姓甚名谁都负责哪块差事,她记得无比的认真,有不懂的还要多问两句。
      
      红杏就跟在她身后,替她送荷包,这还是之前她准备了要赏给下人的,没想到竟然这会用上了。
      
      林梦秋本就长得好看,放低了声音温温柔柔的更是让人觉得亲近,更何况她还准备了礼物,伸手不打笑脸人,根本没人能拒绝这样的好意。
      
      而且一个涉世未深什么都不懂的世子妃,和一个老谋深算不好对付的夫人比起来,自然是阿斗更让人喜欢。
      
      除了陈氏的亲信外,其余的人都对她有了些许改观。
      
      一圈还未走下来一盏茶的功夫都过去了,偏偏陈氏还不能催她快些,因为话是她自己说出口的,再反悔那就是打自己的脸。
      
      等到全都问完,林梦秋才走回到陈氏身边,温婉腼腆的朝着众人浅笑道:“这百福银裸子是我自己画的花样,不值几个钱,胜在寓意吉祥,给诸位添添喜气。”
      
      林梦秋一说,众人才去看银裸子,确实小巧别致与众不同,方才若还有人觉得她做作有意收买的,这会也都觉得她诚意满满,对她的好感更添了几分。
      
      “方才廖管事提及在家所学,梦媛很是惭愧,在管家之事上并未过多涉足,但我相信各位管事的能力,以后有什么不懂的闹了笑话之处,还需要各位管事多提点。”
      
      末了还微微红了红脸,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道,“母亲放心,为了世子为了王府,梦媛会好好学的。”
      
      这又获取了一波先王妃的旧人,以及对王府忠心之人的好感。
      
      当下便有人忍不住的开口,“世子妃言重了,老奴不才,但会尽心竭力的教您,您有何不懂的随时来问老奴。”
      
      这是管着后厨的李管事,她本是先王妃的陪嫁,在管事中的地位也比旁人要高,平日对陈氏一向不冷不热,没想到今日会对林梦秋另眼相待。
      
      有了她的话,剩下的人也跟着表忠心。
      
      更是气得陈氏牙根子痒痒,若是不知道的,大约还以为这是她要交出管家权了。
      
      她常年猎鹰,没想到今日会被鹰啄了眼,还给她做了垫脚石抬了她的身份,实在是离谱的很。
      
      可陈氏没法发作,只能当吃了个哑巴亏,也没了再试探的心思,让林梦秋在一旁坐着学,等事情安排好后,就赶紧的让人都离开了。
      
      屋内只剩下她们二人,陈氏看着她那张人畜无害的小脸,有一瞬间居然有些想笑,她千挑万选给沈彻选的世子妃,没想到成了自己的绊脚石。
      
      “真没想到,梦媛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如此的能说会道。”
      
      林梦秋装作听不懂她话里的尖锐,笑得纯良,“我是跟母亲学的,都是母亲教导有方。若是母亲无别的事,那儿媳就先行告退了。”
      
      她的话还不是最气人的,最气的是她那副笑盈盈的样子,陈氏被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窍,好不容易维持住面上的笑容,半天吐了个好字。
      
      等林梦秋走后,陈氏便摔了桌上的茶碗,身旁的丫头婆子没人敢上前,直到内间走出一个高挺的身影。
      
      “何人惹得母亲如此生气?待儿子为您出气。”
      
      回头去看,便见沈少仪手执纸扇款款而出,屋内的丫鬟婆子明了的退了出去。
      
      “我不是让你拖着她,你就是这么替我办事的?”
      
      *
      
      与此同时的春熙堂内,沈彻难得的在陪老太妃用茶点。
      
      “千秋宴那日的事宜可都安排好了?”
      
      沈彻朝身后看了眼,阿四赶紧递上了礼单,老太妃却摆了摆手没接,“你办事一向都妥帖,我放心的很,只是可惜我今年不能进宫了。”
      
      “宫宴每年如此,枯燥乏味,能不去反倒自在。”
      
      “你啊你,想从你嘴里得一句关心的话怎么就如此难,你这脾气真是随了你爹,惯是嘴硬,要不是我老婆子命硬,早就被你给气死了。”
      
      老太妃说完自己也笑着摇了摇头,“算了,不说这个了,我这次不能进宫,你也不能孤身一人去,带着你媳妇一块去吧,也让皇后娘娘见见。”
      
      “没什么好见的。”
      “这可不行,我喜欢这丫头,还给娘娘送了信说起了她,那日必须得带她去。”
      
      沈彻好看的眉头皱了皱,喜欢?
      
      他的眼前便浮现出了林梦秋的那双眼,每次看着你时便像是星辰,澄澈又明亮,还有昨夜的那句‘夫君’。
      
      她好像当着他的面时,都是喊他世子爷,从未喊过夫君,是梦魇了还是她的夫君另有其人?
      
      想到此,沈彻的眼眸也跟着暗了暗。
      
      老太妃还在他耳边絮絮不停的念叨林梦秋有多好,沈彻便勾着唇,转动轮椅转过了身。
      
      “好,我带她去。”
      那就让他瞧瞧,她到底有几副面孔。

  •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来了,彻哥来了。彻哥开始不满足了哈,怎么做梦才喊夫君?立刻给我把称呼改过来!顺便恭喜秋妹首战告捷,奖励皇宫一日游~
    (今天人人都是老太妃,在线磕cp的第一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