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 16 章 ...

  •   正好旁边就是花园,院中有个石亭,两人便在亭中说话,丫鬟们则留在亭外等着。
      
      “不知祖母有什么话要交代的,还劳烦二弟跑一趟。”林梦秋其实心中还有些怀疑,老太妃如果有事要交代也该找王妈妈,又怎么会让沈少仪来转达呢。
      
      “祖母说母亲这人看着宽和,实际对管家之事格外看重,怕嫂嫂会吃亏,特让我赶来提醒嫂嫂两句。”
      
      沈少仪说的与林梦秋自己琢磨的有些相似,陈氏此人看着大公无私,表面装作对管家和王妃的身份不在意,可实际上王府的管事之权都在她手上。而且有前世的记忆在,她对陈氏天生就带着戒备。
      
      如果真是老太妃要交代与陈氏有关的话,王妈妈还真不合适了,故而沈少仪这么一说,才打消了她一部分的怀疑,认真的听他说。
      
      “祖母的意思是,嫂嫂可以多听多看少说,就算要说也尽量顺着母亲的话说。”
      
      一开始她还听得很仔细,但听着听着就觉得奇怪,沈少仪翻来覆去说的都差不多一个意思,就是小心陈氏,听多了就跟没说一样。
      
      眼看着时辰也不早了,再不去前院只怕赶不上重要的事,林梦秋觉得差不多了,正打算要打断他的话,就感觉到一只手轻轻的碰到了她的鬓发。
      
      或许是前世经历过两次袭击,她对生人靠近格外的敏感,下意识的用力拍开,便听一声清脆的声响。
      
      再侧头去看,只见沈少仪有些尴尬的举着手往后退了半步。
      
      “二弟这是做什么?”
      
      “我看嫂嫂的发间有些凌乱,想来定是方才路过林道碰着了,如此去见母亲,恐怕有些不妥,可能还会留下话柄,这才情不自禁的想要替嫂嫂理一理。”
      
      林梦秋这才注意到,沈少仪今日好似特意打扮过,穿了杏仁白的长衫,束发戴冠,冠上插着一根白玉簪,整个人看着干净文雅,有股子书生气。
      
      不得不说,他的五官和气质都是上乘,说话的时候还会用他一那双好看的凤眼温柔的看着你,让人有一种被珍视着的错觉。
      
      若是林梦秋还只是个未出阁的姑娘,或是被夫君冷落的深闺怨妇,遇上沈少仪这样的撩拨,定是会觉得欣喜。
      
      只可惜她哪个都不是,沈少仪这一番举动,落在她的眼里只觉得浑身一阵恶寒。
      
      她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扯着嘴角似笑不笑的回看他。
      
      “原来如此,是我误会二弟了。不过二弟以后还是离我远些,我这人从小性子就怪,不喜欢有人靠的太近,若是动起手来,恐怕会引来不必要的误会。”
      
      沈少仪的笑僵在了脸上,愣了片刻才讪笑着道:“不怪嫂嫂,是我未提前说,叫嫂嫂受惊了,是弟弟的错。”
      
      林梦秋从善如流的弯着眼笑,“知错能改,我相信二弟以后定是不会再犯了。”
      
      不等他想办法补救,就听林梦秋继续道:“想必祖母要交代的事都在这了,那我就先去母亲那了,要是再耽搁去晚了只怕不美,今日有劳二弟了,下回等你大哥在,我们夫妻再宴请二弟。”
      
      说完不等沈少仪有反应,就先一步的离开了石亭。
      
      等她一走,沈少仪脸上的笑瞬间消失,看着林梦秋背影的眼神就像是一条蛇,他的手掌握拳狠狠的在石桌上一捶。
      
      好啊,好一个知错能改,不过进府几日,还真把自己当世子妃了,他倒要看看沈彻是否真的会护着她。
      
      沈少仪是家中庶子,生母在生他时便血崩而亡,王妃在世时是由王妃抚养,王妃过世后就跟着老太妃。
      
      他们这样的人家,并不会苛责庶子,沈少仪从小也是在书院读书长大的,只是他高不成低不就,对什么都只是略通一二。
      
      成年后南阳王托了关系让他进了翰林院,私下风流成性,还未娶妻就闹了不少的香艳事来,有一回还闹大了,老太妃这才发了狠,将他收拾了一顿。
      
      原以为娶了妻,他会收敛一二,却不想他面上是乖了,背地里依旧是寻欢作乐。
      
      那日认亲,他一眼就瞧中了林梦秋,原以为会和以前那几个一样顺利的得手,却不想屡屡示好她都当看不见。
      
      “不识抬举的东西,我倒要看看,你能装到几时。”
      
      他是沈彻的弟弟,最是了解他的性子,没有哪一个女人能忍受沈彻的残暴,不是先被弄死就是先疯,他等着林梦秋后悔的回头来找他。
      
      *
      
      林梦秋面上看着无事发生,心里已经波澜顿起,她上次就感觉这个沈少仪不对劲,但到底是沈彻的弟弟,她还为他找理由,没想到真不是个东西!
      
      他们可是叔嫂,这里可是王府,他怎么敢这么大胆,居然还敢骗她,要是方才的画面被人撞见,她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以后能不见他就不见,就算真的要见,那也得身边有人。
      
      沈少仪如此胆大,瞧着还熟练的很,没准不是头一次,林梦秋一想到这就忍不住的一阵恶寒。
      
      之前她见他们夫妻如此恩爱,还以为沈少仪是个正人君子,没想到竟然如此龌龊。
      
      也不知道沈彻了不了解他这个弟弟,若是有机会,得提醒他才行,如此狗胆包天,没准以后还要连累整个王府的名声。
      
      还有他的妻子,若是知道他的真面目该有多伤心。
      
      林梦秋在心里暗暗记下,晚上回去就得记到簿子上,试试提醒自己提防沈少仪。
      
      到前院时,陈氏正在交代管事本月府内的事宜安排。
      
      入春之后琐事也变得多了起来,再加上各种节气,处处都需要她过问的,但陈氏不觉得繁琐,反而很享受这种权势在握的感觉。
      
      丫鬟进院通禀时,陈氏的神色有些不自然,眼里闪过一丝的讶异,她怎么比想象中来的要早?
      
      心中虽是不喜,但面上依旧是笑盈盈的让人迎她进来。
      
      “儿媳见过母亲。”
      
      她一出现,花厅中的众人纷纷侧目看来,厅中站了七八个人,有男有女年纪都三四十岁往上,只是看着她的目光各有不同。
      
      有兴奋打量的,也有好奇观望的,更有轻蔑漠视的,但都没让林梦秋怯弱,反而更加的挺直腰板,坚定的迈着步子进内。
      
      倒不是林梦秋胆子大,或是她经验丰富,只不过是她一直在心里给自己鼓励。
      
      陈氏心怀不轨,她矜矜业业的维持着贤德的模样,所图的无非就是权和势,不管哪一样她都不会让她得逞。
      
      她来是代表着沈彻,他是世子是将来王府的继承人,将来这些人要效忠的都该是她的夫君,她若是丢人了怯弱了,那就是丢夫君的脸。
      
      她林梦秋可以丢人可以被人笑话,但决不允许她的夫君被她牵累。
      
      敢打她夫君主意的,都先过她这一关!
      
      “可算是盼着你来了,来人,给世子妃搬张锦凳,你就坐我身边来。”
      
      闻言,厅内的众人也都反应过来了,纷纷跪地给她行礼,“奴才叩见世子妃。”
      
      林梦秋弯着眼浅浅的笑着让众人起身,略带些许腼腆温和落在众人的眼里,就成了这个世子妃面软好欺负。
      
      她刚被陈氏拉着坐下,就听下头一人语气促狭的笑着道:“早就听闻世子妃是个难得的才女,没想到竟还通管家之道,林大人可真是教女有方啊。”
      
      从小被放养长大,没正经读过几天书的林梦秋,眼皮跳了跳。
      
      哦豁,正愁无人给她杀鸡儆猴的立威,这鸡就自己撞上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秋妹撸了撸袖子,都闪开都闪开,知道我是谁吗,也敢挑衅我!我林家林秋妹在此,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双打一双。超凶的!
    更新晚了一点,明天开始还是恢复12点哦,留言的都有红包哦,呜呜呜是因为上班上学了吗,怎么留言变少了。
    (小声bb我的读者宝宝怎么都这么聪明,一眼就发现二弟有问题,真不愧是你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