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野心 ...

  •   南柚给小貂起了个名字,叫辰狩,在妖语中,是强大无敌的意思。
      
      她希望自己和身边的人都能强大起来,强大到可以不受任何人、任何事的约束,强大到除了她自己,没人能强夺走她的性命,伤害她的家人。
      
      她以自己的血喂养辰狩,小家伙生龙活虎,在整个屋子里乱窜,调皮好动,尤其喜欢黏着南柚。
      
      一场冬雨过,夜里气温骤降。
      
      长奎归来后,没过一个时辰,云犽也回来了。
      
      在昭芙院内院伺候的人,便都齐了。
      
      南柚将几人召进来,她瞳孔溜圆,里面闪烁着星点的笑意,声音清脆:“给你们介绍个人。”
      
      她的目光落在了月匀身上。
      
      月匀尽量将身体缩起来减少存在感,他好像掉进了妖怪窝里,除了那个闷闷不乐的彩霞,其他的三个,俨然都是大妖,特别是孚祗,虽然长相最清隽,声音最温和,但也掩盖不了那滔天的妖气,像是一柄饮了血的剑,随时都可能架在他的脖子上。
      
      他想不明白,手下都有这么多大妖了,南柚还要跟他签契约,是为了什么。打架动手的时候缺个呐喊助威的么?
      
      彩霞和孚祗是见过月匀的,长奎和云犽的目光落到月匀的身上,带着一股明显的审视意味。
      
      “他叫月匀,以后会留在内院。”南柚又指着身边盘成一长条的雪白幼兽,又说:“辰狩还小,以后就放它在内院玩,进出都看牢些,别让它溜出去走丢了。”
      
      小孩子大概都喜欢这样雪白柔软又无害的东西。
      
      几人没有出声,便是默认的意思,屋里的气氛,却无端压抑起来。
      
      “你们来挑挑,有喜欢的没有?”南柚小脸皱成了一团,在成堆的宝物中翻捡:“等你们挑完了,剩下的,我再给清漾送去。”
      
      她自幼就是这种恩怨分明的性子,喜欢的人怎么都好,讨厌的人能贬到泥土里去,不论喜欢或是讨厌,从不遮遮掩掩,假惺惺做样子。
      
      除此之外,对身边伺候的人也是非同寻常的大方。
      
      长奎和云犽先上去,拿了几样中意的,彩霞低着头,也意思意思拿了一样,轮到月匀的时候,他呆头楞脑的,根本分不清是试探还是真的要分东西给他。
      
      南柚见他缩在后面不敢过来,又眼巴巴的盯着那几颗血金不放,干脆自己伸手捧了五六个,示意他接着。
      
      月匀这才相信这真是给他的,整个人都云里雾里的有点懵。
      
      天下还有这么好的事?白得这么多血金。
      
      这可是血金啊!
      
      月匀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这是抱了多么粗的一条大腿。
      
      几个人各有各的事要干,与月匀混了个脸熟之后就走了。
      
      屋子里除了一条盘成白色围脖的雪貂,就只剩下南柚、月匀和孚祗三人。
      
      “等会陪我去趟乐安院。”南柚将捡出来的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塞进一个新的空间戒里,像是做了一件极开心的事,声音里都缀着笑意。
      
      孚祗一看她单独放出来的东西,目光不由得闪了一下,像是制止淘气的孩童一样,他有些无奈地提醒:“姑娘,把九重天送来的东西都转送给清漾,若传出去,恐天君天后以及少天君会对姑娘有看法。”
      
      “天君天后送的东西都留着,穆祀送来的,通通扔出去,以后也不准再收他送的东西。”南柚蹙了蹙鼻尖,一副不想再提此人的模样,“既然他上回来的时候说清漾穿着寒酸,疑是我星界怠慢了她,那今日这些东西送过去,下次清漾再没珠宝傍身,可就不干我星界的事了。”
      
      这小孩子脾气,又上来了。
      
      孚祗蹙眉,见她打定了主意如此,也不再劝。
      
      “青鸾院那边怎样了?父君和母亲没再起争执吧?”南柚问。
      
      “没有,听说王君今日心情不错,夫人瞧了王君的伤口,还亲自帮着处理上药。”月匀麻溜地答。
      
      南柚似乎能想到那个场景,歪着脑袋笑了笑,好看的眼睛眯成了弯月。
      
      =====
      
      昭芙院跟乐安院之间的距离不近,但孚祗带着两人过去,也只用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华灯初上,星月隐匿,乐安院处在深宫西面,宫墙萧瑟,积雪甚多。
      
      南柚一行三人并未藏匿气息,自他们踏入西院的第一步起,清漾身边的大妖汛龟就感受到了。
      
      “落景,你快去请王君过来。”清漾原本已经睡下了,这个时候也不得不从榻上爬起来,换衣梳洗,她咬着唇,脑海里的第一念头就是南柚来找茬了。
      
      她虽入宫时间不久,但对南柚这个人的性格了解得不少,她是真正的明珠贵女,行事毫无顾忌,不管做了什么,都有人在身后给她摆平。
      
      她必定是记恨她拿了匕首和仙参。
      
      清漾的脑海中,不由得又浮现出彩霞的那张脸,以及她说的那些话。
      
      “……昭芙院的姑娘是个不肯吃半点亏、让半步路的,从前六界盛会,有贵女抢了她一根稀罕的簪子,当场被她身边的大妖抽花了脸,当时此事闹得极大,但最后也不了了之了……”
      
      南柚肯定想废了她,或是,直接杀了她!
      
      清漾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南柚到乐安院的第一眼,见到的就是清漾瘦瘦弱弱单薄又可怜立在庭外等候的样子,像是一只落了水的鹌鹑。
      
      南柚很看不上这样小家子气的表现,每回看她这样,不知情的人,总觉得她待在深宫里,遭受了非人的虐待。事实上,吃好的喝好的,屋里的从侍得了整顿,甚至不敢大声跟她讲话。
      
      小姑娘坐在孚祗肩头,两条腿在空中有一搭没一搭的晃,乌瞳晶亮,像是含着水一样,丁点儿气势也没有,见了清漾,便从半空中一跃而下,轻得像纸张落地,半点没有声响。
      
      “妹妹。”清漾咬着牙,强打着精神迎上去,清秀干净的脸庞上绽放出一抹笑意。
      
      南柚并未吭声,只朝她颔首,是以一种明显的上位者姿态同她相见。
      
      “你的院子,不错。”南柚环顾四周,又慢慢地不着痕迹地收回了视线,乌黑的瞳孔里幽暗明灭,浮着一层浅薄的光影。
      
      “院子是王君赐下的,我看着角落荒芜,便种一些花草,也好看些。”清漾慢慢回过神来,斟酌着言语,道。
      
      “抬起头来。”南柚声线稚嫩,话语里却带着不容置喙的意味。
      
      清漾的指甲蓦地掐进了掌心的肉里,半晌,她在浮动斑驳的暗影中抬头,与这位最好命的天之骄女对视。
      
      南柚抬手,顺着她的下颚一路向上,直至发鬓,她的指尖柔嫩,并未蓄长甲,但就这样拂过,清漾也觉得脸上一阵灼痛,连带着心中涌上来的委屈与羞愤,让她眼中很快有了泪水。
      
      清漾身边的两个大妖顿时绷紧了身体,但一时之间,又不敢轻举妄动。
      
      “穆祀上回来还问起,我星界深宫何时来了个这样穷酸的主子。你才进深宫,不知与我昭芙院来往之间,皆是明珠显赫,既是父君让我照看你,你也该知道,你若丢人了,便是我也丢人了。”南柚有点不开心地揉了揉鼻尖,“你不知道,我这个人,最重面子,谁让我丢人了,我就讨厌谁。”
      
      清漾咬了咬下唇,轻声道:“是姐姐的错,让妹妹在少天君面前失了脸。”
      
      南柚笑了一声,不以为意地摆摆手,“无事,谁稀罕他的话,少来烦我些还好,眼不见也清净。”
      
      她隐晦地看了一样西南边,不紧不慢地取出早准备好的空间戒,道:“这是我回去之后,为你挑选的东西,有些法器,还有些珠宝头饰,你且拿去用。”
      
      她顿了顿,又道:“平时除了穆祀,也无人给我送这些女孩子喜欢的玩意,我觉得他眼光可差,你若是也不喜欢,丢了那些,只拿法器就是。”
      
      眼前之人,说的话语句句与那位九重天少天君有关,十分亲近自然,丝毫不忌讳些什么。
      
      清漾恍惚间又想,是了,那位是九重天的少天君,可自己眼前站着的这位,在身份这一块,显贵程度也不遑多让,自然不需顾忌。
      
      星主和流枘,就是在这个时候进来的。
      
      南柚嗅到了熟悉的气息,飞快转身,像雏鸟归巢一样窝到了流枘怀里,被后者伸手搂住,不轻不慢地抚了抚她的后背,道:“都多大了,还这样,羞不羞?”
      
      南柚在她怀里蹭了蹭,又哼唧了两声,转身又去星主那头撒娇。
      
      “这么晚了,还来看清漾?”星主问。
      
      他其实有点不开心,因为今夜流枘好不容易肯给个笑脸,这晚上留宿,气氛正好,清漾身边伺候的从侍突然没规矩地在外面叫喊,涕泗横流,仿佛他再不去,清漾就要被南柚吃了一样。
      
      来的路上,流枘又恢复了淡漠的神色,话都不想多跟他说一句的样子。
      
      “午间不是才和父君说过的嘛,不管如何,清漾都是个主子,哪能真让别人误会成从侍,到时候丢的还不是我的脸?”南柚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脸蛋,示意他认真瞅瞅,“右右的脸面金贵着呢,轻易不能折损的。”
      
      星主被她古灵精怪的一系列动作惹得低笑,他看了眼干站着只流泪不说话的清漾,想到她父亲,声音并没有放得很严厉:“右右给的东西你收了吧,有什么缺的,命人去星辉殿拿,不需拘束。”
      
      清漾还来不及福身谢恩,就见星主瞥了眼跪在地上的落景,皱眉,沉声道:“此人罔视宫规,强闯青鸾院,鞭笞九十,拉下去!”
      
      这个惩罚算是极重了,九十鞭下来,修为不高的,就直接去了半条命。
      
      落景的脸色顿时变得雪白,她哀叫一声,频频朝清漾投去求助的目光。
      
      清漾咬了咬下唇,身子一软,也跟着跪了下去,清秀的脸庞上瞬间挂上了两道簌簌而下的泪痕,最后挂在尖瘦的下巴上,欲落不落,惹人怜惜。
      
      南柚本来趴在星主的肩上,这会换了个姿势,乌瞳里映着清漾小小的影子,她揉了揉眼睛,有点困倦的样子,声音稚嫩:“清漾是打算为这从侍求情吗?”
      
      清漾到了喉咙口的话顿时卡了壳,因为南柚下一刻就对她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深宫有深宫的规矩,父君的星辉殿和母亲的青鸾院皆不可擅闯,莫说是从侍,就算是我,也需请示母亲身边伺候的人,得了应允方能进。这从侍如此没规矩,实在该罚,父君已念在她是在你身边伺候的人从轻发落,否则该是鞭笞九十,逐出深宫,贬出王都才是。”
      
      她乌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有点不解地嘀咕:“怎么你这的从侍见了我,像是见了洪水猛兽一样,急着蹿出去请我父君,这两个还一直盯着我,生怕我做什么恶事似的……”她说着说着,不高兴起来,小脸往星主衣袖间一埋,从鼻子里哼出气声来:“再也不干这种吃力还遭人嫌的活了。”
      
      她年龄尚小,经历的事也不多,心性到底单纯,说气话的时候哼哼唧唧,但仍是一副没真正往心里去的模样。
      
      然而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到底是从侍自作主张怕清漾被南柚欺负,还是本来就是清漾让从侍去请的人?
      
      若是前者,那到底清漾平素都对身边的从侍说了什么,让他们对南柚避之不及,这些从侍嘴杂,一传十十传百,无形之中,就将南柚的名声败坏了个彻底!
      
      若是后者,那清漾是想让星主来瞧见什么?
      
      流枘若有似无地瞟了清漾两眼,她仪态高贵,,眉眼间与南柚是三分的相似,但又更凌厉些,是一种明晃晃的冷艳,像是开在深冬腊月里的滴血玫瑰,极具侵略性。
      
      “早听王君说过,接了横镀的女儿进深宫养着,今日一见,果真有两分你父亲的影子。”流枘看着伏在星主肩上来了困意的幼崽,极浅地笑了一下,声音骤然温柔下来:“方才来得匆忙,未曾特意为你准备礼物。”
      
      说罢,她顿了一下,将手中戴着的玉镯褪下来,放到云姑手中,“这玉镯还是我未嫁来星界时,兄长为我寻来的东西,今日见你,颇合眼缘,便将它赠你了。”
      
      清漾一听,顿时就明白了,这必定是个难得的好东西。
      
      她低着头,也没顾上方才那个从侍的死活,压抑着喜意轻声谢了恩。
      
      但流枘的下一句话,却令她如坠冰窖。
      
      “你这院子里伺候的从侍,对宫规不甚了解,这段时日,未免冲撞了贵客,先交给云姑调/教,修习宫典,明日,我会派人来伺候你。”
      
      这样一来,她可用的人便直接少了一半,同时,又在她的院子里安插了眼线。
      
      而且,还容不得她说一个不字。
      
      一家三口离去,清漾站起身来,在惨淡月色下,见到趴在星主肩上的南柚睁开了眼睛,溜圆的瞳孔里,哪里还有半点迷糊的困意?
      
      她像是又开心了,小小圆圆的脸上,好看的眼睛弯成了小月牙,然后又像方才一样,朝她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一阵冷风吹过,清漾惊觉后背一片寒意。
      
      “姑娘,外面风大,进屋去吧。”汛龟现出身形,给她披了件衣裳。
      
      “汛龟。”清漾眼里沉淀着莫名的黑影,她突然想起在星辉殿看到的那副柳枝图下方的署名,喃喃地问:“为什么大家都叫她右右。”
      
      是右,不是柚。
      
      “听昭芙院外面伺候的人说,这个小名是王君给取的,一则与她的名谐音,二则,星界以右为尊,王君说,他的女儿,必将是六界八荒顶尊贵之人。”
      
      清漾蓦的闭了眼,似乎不想再听,心中的野心像是干枯的柴,碰上了一簇火苗,烧得她理智都只剩下了一丝。
      
      若是有一日,能取而代之。
      
      她必将,不惜一切代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