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背主 ...

  •   南柚把穆祀给的那些东西送了出去,又见清漾受挫,心情好得不行,她在星主的怀里哼唧了几声,又伸出两条胳膊,要流枘抱。
      
      幼崽临近蜕变期,嗜睡是常事,流枘接过南柚,见她安安静静的趴着,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奶香味,不由失笑,浅声道:“下回那些东西,让从侍送就是了。”
      
      南柚鼻尖动了动,拿眼去瞅星主,不满地道:“还不是父君,日日说我对清漾不够好,又叫我多带清漾结交朋友,我想着亲自送东西,怎么也能稍微缓解一下关系,过几天也好带她去认识认识表兄妹们。结果人家根本不欢迎我,把我当蛇蝎避着。”她扭头把后脑勺对着星主,“这下好了,明日大家都知道了,我自己把脸送上门让她打了!”
      
      流枘蹙眉,不赞同地看了星主一眼,眉目间的冷意稍重。
      
      星主也觉得清漾今夜举动冒失,但想着她年龄尚小,自幼不在宫中教养,没父没母的,那个从侍做事不妥,不该迁怒到她身上去。
      
      只是南柚说的那种情况,他也绝对不能忍受。
      
      “明日选些懂规矩的人过去,她原来院子里的,都打发掉,好好敲打警告,若有谁敢乱嚼右右的舌根,一个都不姑息。”星主声音沉下来。
      
      等南柚回到昭芙院,辰狩一下子就从黑暗中蹿出来,雪白的一条,挂在她的脖子上,湿漉漉的鼻尖亲昵地蹭她的下巴,像是一条软绒绒的围脖。
      
      月匀对这只貂也有很大的兴趣,他伸出手,摸了摸雪貂的尾巴,那只貂就眯着眼睛看他一眼,慢慢把尾巴一扫,整条貂都缩进南柚的怀里,懒得理会他。
      
      “瞧见了吗?”南柚摸了摸怀里幼兽的耳朵,惹来它一声奶气十足的叫唤,她侧头,问月匀:“方才乐安院的主人,你觉得如何?”
      
      月匀缩了下脖子,想到方才清漾只顾着去拿玉镯,自己的从侍都不管的情形,他警惕地道:“我只跟你签了契约,只在你院子里做事,你不会让我去服侍那个清漾姑娘吧?”
      
      南柚不知想到了什么,笑了一下,问他:“干嘛?你不喜欢清漾?”
      
      月匀连连摆手,一张娃娃脸都快纠结成一团,不喜欢的意味十分明显:“不喜欢不喜欢,她的身上好大一股仙参味,那根三千年的参,估计已经全部进了她的肚子。”
      
      南柚听得挺舒坦,她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道:“她好像还挺想捉你回去的,你以后见了绕远点,别真被捉了还得让我去找。”
      
      月匀点头如捣蒜,小脸严肃无比。
      
      南柚开心了,她从自己的空间戒里抓出几个血金,放到月匀的手上,道:“我看你挺喜欢吃这个,我这里有很多,你每日可来拿几颗。”
      
      月匀看着她矮矮的背影,再看着手上漂亮剔透的血金,一时之间,有种做梦一样的感觉。
      
      这……这是做从侍的待遇?
      
      是千金难求的血金没错吧?怎么到了南柚的手里,就好像成了多得堆不下的凡物,想给谁就给谁?
      
      他拉过从身边走过去的长奎,指了指掌心中的血金,压低了声音问:“姑娘是什么意思?这真是给我的吗?”
      
      长奎疑惑地瞥了他一眼,到底看在他那张稚嫩幼崽脸的份上,耐了性子解答:“还能有什么别的意思,我们院子里向来如此,姑娘心地善良,待我们也好,你只要认真做事,别投机取巧,弃信背主,莫说是几颗血金,就是上好的仙兵,姑娘都能为你寻来。”
      
      月匀听得目瞪口呆。
      
      长奎笑了笑,道:“不说星界,就是八荒四海之内,也未必能找到似姑娘这样好的主子。”
      
      月匀看了看手里的血金,认同了这句话。
      
      一边蹲在院子里侍弄花草的彩霞听了两人的对话,睫毛狠狠地颤了两下。
      
      诚然,她是极幸运的。哪怕本身实力并不强悍,血脉也非上乘,但在那么多的从侍里面,她被姑娘一眼挑中,从此进了内院伺候,平素极清闲,院里也没什么多的规矩,每隔些日子,南柚甚至会放他们出去云游,来出往返,谁不高看他们一眼?
      
      朝夕两千年,就是草木也有了情,更何况她一个活生生的人。
      
      只是有时候,一步走错,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她有些痛苦地闭了闭眼眸。
      
      ======
      
      辰狩尤其喜欢黏着南柚,睡觉前明明已经被长奎拎着脖子丢回它的窝里去了,半夜又悄悄地翻窗要进来,被结界挡在外面后,半站起身来啾啾地叫唤。南柚只好又把它抱进来,小家伙一靠近她就老实了,在她床头盘成雪白的一条,安安静静地睡了。
      
      “什么性别?怎么这么亲人?”翌日,南柚摸着辰狩顺滑如银线的皮毛,问长奎。
      
      长奎如实告诉她:“姑娘,是只母貂。”
      
      “难怪。”南柚的手被雪貂用鼻尖拱了拱,她眯着眼笑了笑,目光复又落在长奎的身上。
      
      少年稳重,背脊挺得笔直,像一棵苍松,自有风骨。
      
      “可查出了些什么?”南柚声音稚嫩,带着点糯糯的鼻音。
      
      长奎顿时蹙眉,道:“臣确实查出了些许端倪。彩霞近段时日,与乐安院那两个大妖走得比较近,只是臣无能,并未拿到确凿的证据,也不知道他们暗中商量了什么。”
      
      “不怪你。汛龟和钩蛇也属大妖,钩蛇可隐气息,平足迹,若有心不让我们查到,想彻底摸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南柚拿了块糕点,话语里没什么沮丧的意思,显然早已经猜到这个结果。
      
      而且这种事,根本不需要拿到确凿的证据。
      
      一旦有了疑心,她想扣押打发彩霞,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姑娘准备如何处置彩霞?”长奎嘴角微抿,沉声道:“要不要臣动手,将彩霞……”
      
      南柚明了他的未尽之意,她手指动了动,眼中闪过迷茫和挣扎之色。
      
      半晌,她开口,道:“唤她进来。”
      
      “还有,让其他人也都进来。”
      
      片刻后,昭芙院内院伺候的几人都进了屋,月匀才睡醒,耷拉着脑袋,被星界的天气搞得很狼狈。
      
      孚祗是最后一个进来的,少年清隽出尘,宛若谪仙,他倚靠在红契柱上,如墨的长发用一根绸带简单地绑着,分明看着是极温柔的人,不开口的时候,却又给人一种清冷的疏离感。
      
      长奎和云犽也默不作声地站着,神情多少有些复杂。
      
      昭芙院内院的从侍,一共就只有他们几个,几千年的时间,彼此之间都熟悉了,现在突然出了这种事情,其实谁心里都不大好过。
      
      彩霞自从踏进屋里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料到了自己今日的结局。
      
      因此她二话不说,就在南柚跟前跪下了。
      
      她这一跪,便相当于是认了。
      
      又一个印证书册真实性的证据。
      
      南柚呼吸轻了一瞬,再开口时,声音里没了往日的嬉笑天真:“为何如此?”
      
      “我何处薄待了你?”
      
      彩霞不言语,只是又朝她磕了一个头。
      
      此情此景,南柚知道,她这是打定主意不说了。
      
      “直至今日,我仍记得,你刚来内院伺候时对我说的话。”
      
      彩霞的声音中,终于现出了一丝哽咽:“是臣食言了,但凭姑娘责罚。”
      
      南柚眼睫垂下来,在令人窒息的寂静中,她开口:“长奎,将她囚在结界中,没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入半步。”
      
      彩霞脸色灰白地站起来,有些木楞地跟在长奎身后往外走。
      
      “彩霞。”南柚一字一句缓声道:“你只有今日一次机会对我坦白。”
      
      “否则,乐安院姑娘身边的两个大妖,我绝不会留。”
      
      彩霞呼吸蓦的一滞,脚下的步子像是有千斤重,竟怎么也抬不起来了。
      
      脑海里唯有一个念头,那便是,她居然都知道了。
      
      那,还要瞒下去吗?
      
      南柚从来言出必行,哪怕尚且是个幼崽,但若真想要钩蛇的命,拼着她院里折损一名大妖,也能做到。
      
      钩蛇不是清漾,没有星主的人护着,死了便是死了,就算事发,星主最多斥责她两句,却绝不会因为一个妖大动肝火,处罚南柚。
      
      思及此,彩霞挣扎许久,最终还是回头,跪在南柚的脚边,眼泪簌簌而下:“臣都坦白,求姑娘日后,放钩蛇一条生路。”
      
      南柚想,难怪那日钩蛇要悄无声息潜进她的院子,并且小心谨慎隐匿了所有的气息。
      
      居然还真是,为情背主。
      
      原来,不止女主会魅惑人心,就连她身边的妖,都有这样的本事。
      
      半个时辰后。
      
      长奎去关押彩霞,孚祗,云犽和月匀都还留在屋里。
      
      “怎么说?”南柚有点头疼地问:“你们觉得,此事该如何处理?”
      
      “背主是死罪,彩霞死不足惜。”云犽没有迟疑。
      
      他素来最活脱,但在原则的事情上也非常果断。
      
      长奎动了动嘴角,道:“姑娘若是顾念旧情,留她一个全尸便是。”
      
      南柚又看向孚祗和月匀,问:“你们呢?”
      
      孚祗大概知道小孩心里在纠结什么,他长指微动,音色清润:“内宫的事,姑娘不若交给夫人处置。”
      
      南柚思忖半晌,缓缓摇头,道:“我不想叫母亲知道这些。”
      
      “那就交给臣来。”
      
      南柚蓦的抬眸,孚祗清隽的脸庞上挂着淡而温和的笑意,指尖蹿起一道存在感并不强的幽幽绿炎,整个人干净温暖得不可思议,也莫名危险。
      
      “算了。”南柚小眉头皱得很紧,最终道:“给她些教训,逐出王城,我不想再见到她。”

  •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发红包, 爱你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