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8、战后十三 ...

  •   他背光的绿眸晦暗不明。
      
      奥拉看了他几眼,马上反应过来,她尖叫着跑到了一间房里把自己反锁在里面。哈利在后面边走边笑,“你到底害怕什么,这不都是迟早的事情吗?”
      
      “我没害怕!”她色厉内茬的喊。
      
      她一点都没有!
      
      奥拉卷缩在床边,灰蓝色的眸子紧盯着大门,门不出意料的响起敲门声,她立马缩进被子里,只露出有些期待又担忧的眼睛。
      
      门外的人哑着嗓子问:“你到底怎么了?”
      
      奥拉完全把自己裹在毯子里,夏日里炎热的气温加之封闭的毯子更是显得窒息,属于他身上的荷尔蒙味道更是浓重,她羞的连温度都顾不上了,恨不得把自己闷死。
      
      “到底怎么了?”他尝试道,有些憋笑。“你昨晚不还挺喜欢的吗?”
      
      房间内没回答。
      
      半响,被子里的声音才闷闷道:“我只是觉得…太频繁了……”
      
      她受不了。
      
      门外愣了一下,接着是抑制不住的笑声。她以为他要笑很久时,哈利只是在门外匆匆撇下一句:“我去洗冷水澡了。”
      他朝着浴室的方向走,一把将自己带着些汗味的上衣扔在沙发上。
      
      奥拉终于把头从爆炸的温度中释放,她脸红的简直像是从五万英尺的高空飞行了十多个小时,其中没停歇过。
      
      她四处看了眼,整间宽大的主卧的红色又一次刺的奥拉眼瞎。
      
      格兰芬多的卧室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睡觉的,她腹诽,看不出波特的品味这么差。但一想到他说随便她弄,奥拉就忍不住满意的打了个滚。
      
      待了一会儿,她终于热的受不了的起身去喝一点冰水。
      
      一出去果然就凉快了不少,奥拉在饮水机里舀了点水,准备去放一点冰块。但找了半天,她也没看见哪里放着冰块。
      
      “哈利,”她走进白色的门,“冰块放在哪里?”
      
      浴室在另一间卧室里,奥拉打开白色的房门,成年男人就在这间房的一扇玻璃门后洗澡,朦胧的花纹只能看见他裸/露的肉色,门上还隔着雾气。
      
      奥拉低声问:“冰块在哪里?”
      
      他没应。
      奥拉狐疑他没听见,她凑近玻璃门,却听见他含混的夹杂着水声念叨她的名字,随着动作,花洒的水淅淅沥沥的落在地板上。
      
      “哈利,”她红着脸重复,“冰块在哪里?”
      
      玻璃门里的人影的动作突然停滞了。
      
      奥拉小声道:“我找不到才来找你的。”
      
      哈利突然在里面闷哼了一声。
      “冰箱里,”他含糊的补充,“冰箱下面。”
      
      奥拉疑惑地倚在门旁边:“什么是冰箱啊?”
      
      玻璃门里没有反应。
      
      他停了几秒,紧接着,浴室门就打开了,雾气先争先恐后的爬了出来,一双烟绿色的眼眸藏在袅袅的雾气中。奥拉往下看,见到强壮的手臂、水珠从他的胸膛的凸点掉至小麦色的腹肌,最后滑落进白色的浴巾里。
      
      哈利不耐的皱着眉,“大小姐,你们巫师家庭的冰块都放在哪啊?”
      
      “我不知道,”奥拉噘着嘴道,“我们家都有火花拿水给我的,在酒店里也是打座机,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东西在哪里……”
      
      她说着说着住嘴了,因为他脸涨红着闭眼,胸膛还一起一伏的。
      
      奥拉问:“我怎么了?”
      
      “在厨房最冰的地方,自己感觉,”他克制道,声音骤然粗暴了起来。“赶紧走行不行?”
      
      奥拉委屈的哼了一声。
      她转了转灰蓝色的眼珠,猛地往他脸上凑去,哈利隐忍的痛吟一声,接着带着水珠的手捧住她的脸牟取到冰冷处,两个人用唾液交换了彼此的爱意。
      
      哈利满头是汗的喘.息:“你到底是想继续,还是想节制点?”
      
      迷离的灰蓝色的眸子望着他。
      
      “我可以用其他方式来帮你吗?”她仰脸问。
      
      他的鼻底传来浓重的呼.吸声,沾着水的大掌握住她的手,肌肤突兀的感到了冰凉,他慢慢的紧握她的手往下探,这是白浴袍也挡不住的炽热。
      
      男人的鼻音沉重:“嗯,蹲下。”
      
      *
      
      这是奥拉过得最颓废的一个下午。
      
      两个人什么都不干,她穿着他的袍子在沙发上躺着,哈利在拨弄电视机的遥控器,在酒店里一直以为当黑镜子用的四方盒子突然亮了起来。
      
      “你之前应该没看过电影吧,嗯?”他自问自答,“不,你应该连电视机都没见过。”
      
      奥拉坐在他旁边,两条光滑的大腿随意的摆着。
      
      她突然坐直了:“就这个吧。”
      
      哈利又调了回来,猫和老鼠的画面一下子出现在电视机里,奥拉目不转睛的看着一只蓝色的猫追着一只老鼠:“哦,这只老鼠的结局是什么?”
      
      他认真回想了一下童年陪着达力看电视的记忆:“嗯…好像是汤姆一直没追到杰瑞吧……”
      
      “那有什么看头?”奥拉惊诧道,“这只猫都追不到老鼠,按我说,我以为结局是老鼠把猫整死,或者是猫把老鼠吃了。”
      
      哈利难以抑制的笑:“……这又不是美食节目。”
      
      他一头栽进她的锁骨里,控制的低笑了一阵,然后头抬起来点了点她的脸颊。
      
      “你饿了吗?”他问,“有没有比较想吃的东西?”
      
      奥拉懒洋洋道:“快来了,我点了一个披萨。”
      
      哈利单挑起眉毛,口型诧异的well了一下:“看来你这几个月还是在麻瓜世界学了一些东西是吧?”
      
      “我本来就很聪明。”她不服气道。
      
      他耸了耸肩,不可置否的继续看着电视。
      
      如果说情人间最能回想的,绝不是一次缠绵的吻、一次绝佳无比又舒服至极的性/爱、绝对是两颗心贴近的拥抱,或者是大汗淋漓过后的情话。
      
      哈利尝试的拨弄着留声机,紧接着唱片流畅的音乐就从上面传来。
      
      “运动一下吧,”他道,“我们已经坐了一个下午了。”
      
      奥拉懒懒的爬起来,她的眼睛确实看东西越来越模糊了,当她见到窗外的风景自己也不忍一惊:此时夕阳落下,夜晚的昏暗连接着长长的地平线。
      
      她伸了个懒腰,确实觉得自己浑身像是散架了一样。
      
      奥拉:“我教你跳舞吧!”
      她小跑过去,准确无误的扑进他怀里。
      
      哈利嗯了一声,她掏出手去抓着他的手臂,在空中晃来晃去,乐曲随着她乱晃着的脚步有节奏又滴滴答答的打在地板上,哈利没有动,但她自己在他的臂弯里扭动的欢快,奥拉简直把他当做练习舞步的工具人使。
      
      “我想你教我跳舞!”他强调。
      
      奥拉扬起脸:“那我只教一遍,你好好学哦。”
      
      她不太想教。
      因为波特还挺没有舞蹈细胞的。
      
      他笑了一下,把手搭在她腰间,奥拉没教他的意思,只是伸出白臂勾在他的肩上。两个鼓动着的腹部摇曳着,时不时能划过皮肤裸露的位置。
      两个人的眼睛注视着对方,此时躁动若隐若现,但盖不住心中的温情。
      
      “我真喜欢你跳舞。”哈利喃喃道。
      
      她笑:“为什么?”
      
      他低下头,假意要去咬她:“感觉你只有我。”
      
      “你也只有我。”她甜言蜜语。
      
      奥拉笑的简直要倒在他怀里,她的笑声一直都是大胆又充满放肆的,整间灰暗的屋子只有她和音乐是明亮的。
      
      两个人边笑边走到有光的地方去,奥拉在五楼望着外面格外小的人和风景,黑色的毛茸茸脑袋就弯腰蹭在她的肩上。
      
      哈利忽然指着下面一个地方:“看到哪里了吗,他们那家面包店很快就有大列巴了。”
      
      奥拉疑惑地啊了一声。
      
      “以后,”他嘶哑又渴望道。“都是我给你弄大列巴了吧?”
      
      *
      
      这是求婚吗?
      
      奥拉花了几分钟才明白这个意思。
      
      “可是,”她斟酌道,“天天吃,会腻的,大列巴不太好吃。”
      
      哈利垂着睫毛,认真的盯着她的脸。两个人像是无数次的在人群中对视,却捕捉到对方眼睛一样,长长久久的盯着对方瞳孔的每一处颜色。
      
      他呼了一口气,“我不碰你,去隔壁房间好好睡一觉吧。”
      
      奥拉轻快的在他脸上点了一下。
      她跑到了隔壁的房间,而哈利也熟练的关掉大灯,在离床不远不近的地方点了一盏暖色的小灯,以免自己半夜惊醒。
      
      奥拉已经换上睡衣,她惊讶的看见哈利把门窗都开着,主卧通风,隐约还有灯影晃动。
      
      “你为什么还要点灯啊?”她好奇问。
      
      哈利轻柔的笑,“我有点怕黑。”
      
      奥拉蹙着眉,黑夜中也看不见她的表情。
      救世之星内心不可触碰的往事之一,她居然又知道一条了,哈利怕黑,但是也没见到他在外出逃、斩杀伏地魔的夜晚时有什么害怕的。
      
      “我也不喜欢睡在很狭小的环境里,”他解释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小时候睡惯了?”
      
      睡在十岁孩子都嫌小的橱柜里,又黑又封闭,每次醒来还能发现一只掉落在他脸上的新蜘蛛,而且每天早晨迎接哈利的是姨妈的不耐烦的催促,和表哥的怒吼。
      
      她看见他的床比一般人都宽很多。
      
      奥拉结结巴巴,“那很不幸,不过你现在可以睡很大的床了。”
      
      “是啊,”哈利承认说,“我现在已经长大了…奥拉,赶紧去睡觉吧,你明天还要去体育司,别迟到了。”
      
      她应承的往门外走,“好的,希望副部长自己也别迟到了,我爱你。”
      
      哈利一头栽倒在松软的金红色床单上,被她随口的话逗得也些不好意思,没过多久,他轻松道:“……而且如果不出意外,我一辈子都不会有许多麻烦上身了。”
      
      他能作为一个自己梦寐以求的普通人来过平凡的生活。

  • 作者有话要说:  管理员我给你跪下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