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坐在游船上,权子甚至准备了望远镜来观察水怪,按他的话来说,无风不起浪,这水底搞不好真有什么未知的生物。
      俞上冷哼了一声,却没有反驳权子,倒是柴哥难得的赞同权子,权子越发得意,讲起了他在途中见到的一件怪事,“那时刚刚出来工作,也没什么钱,但是还是想着每年能去一个地方,那时选的是去广西,因为便宜嘛!当时也不像现在,能报团包车,都是转的汽车,广西有些地方路窄,所以中巴车比较多,大多比较老旧了,有一次途经靖西的时候中巴车坏了,大伙都围在路边等,修了半天没修好。”
      柴哥嫌他啰里八嗦的,催促他讲重点,权子摸摸脑袋,正了正身子,继续,“那旁边有个小村子,突然就嘈杂起来,大伙好奇纷纷过去看,说是捕到了一条怪家伙。待我们过去的时候,就见在一潭水边围了好多人,待我挤进去看时,这里我要说说那潭水,真是我见过最蓝的水了,湛蓝湛蓝的,感觉深不见底似的,就像,就像……”
      本来柴哥听他话峰一转就有点火大,但听他形容那水潭也是有点稀奇。
      权子在那就像了半天,也没找到形容词,从不参与他们聊天的周游突然出声,“是天窗。”
      大家纷纷看向周游,周游也不卖关子,“广西多为喀斯特地貌,底下溶洞奇多,那水应该是地下水渗出,常年不干,从空中俯瞰,犹如天窗,有的天窗深不见底,最厉害潜水员都不一定敢潜到最深处。”
      大家纷纷唏嘘。
      柴哥催着权子继续。
      “那水潭边趴着个全身湿透的小孩,而在那小孩边上横着一条硕大的鱼。”说着还用手比划着那鱼有多大,双手几乎展到最大弧度,还感觉不够大,又展开一些。
      “说是鱼也不太准确,又有点像鳄鱼,因为那鱼是有四肢的,但它又没有鲮,最怪异的是那鱼的颜色,几乎是透明的。”
      俞上撇撇嘴巴,“那有什么奇怪的,洞穴里的生物不见光的,可不就是透明的嘛。”
      权子有点急眼,“真是很怪异的,你们见着了也会吓一跳的。”
      
      待下了船了到底是还没能见到水怪的一星半点,下船时苏止止走在俞上的旁边,不知是不是幻觉,苏止止感觉下船时俞上好像松了口气似的。
      下船后又下雨了,太阳雨,不大,但这的温度不高,淋着了也是要感冒的,好在周边都有景区搭建的小商铺,一行人就在屋檐下避避雨。
      权子是不怕的,买了件雨衣就到雨中漫步去了,还拉上了俞上,也不介意他刚刚怼了自己。
      周游点燃了支烟,柴哥就站在他的旁边,周游问他要吗?柴哥摇摇头。
      “我会在这边多呆几天,争取在你们出疆时追上你们。”
      柴哥也不差异,好似早就知道他会来这招似的。“行,人嘛,都得靠着一骨子劲,这样才有盼头,就有希望。”
      周游明白他的意思,说了声“谢谢。”这么多年了,大家都觉得没希望了,肯定是找不回来了,能有人支持,挺让人安慰的。
      苏止止是竖着耳朵听的,自然也是听到了周游要留下,这也是她意料之中的事,她就乖乖的跟着队伍走,不再给他添麻烦。只是周莹,在这儿丢了有九年了吧?
      那时她刚刚满15岁,因为苏莆成要到新疆考察,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所以还让她跟学校请了假来的,苏止止倒是乐意得很,相比枯燥的校园生活,外出旅游可有意思多了,而且这次苏莆成是带着自己的学生一起去了,相比全都是老专家,只比苏止止大三四岁的学生一起可有意思多了,这其中就有周游的妹妹——周莹。
      周游是后面跟来的,那时候周游已经在外面混了几年,周游并不像学霸妹妹那样也是块读书的料,高中毕业后就入了伍。退伍后就进入了社会,倒是赚了点小钱,动不动就出去走上一遭,听说妹妹这次要去新疆,自然是想要跟上的,那时候新疆还不是很稳定,别说是自己去了,连旅行团都很少。
      但周莹是跟着教授出去考察的,哪能带上周游,周游就偷偷跟上了,那时候资金有限,还是坐在绿皮火车进疆的,真到了新疆,周莹也没办法,只好跟周莆成说了实话,周莆成也不好丢下周游一个人,也就答应带上周游了。
      至今苏止止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周游的情形,那时他们刚下火车,周莹领着周游过来,周游顶着一头乱发,说是鸡窝也不为过了,走路倒是走得稳健,见到她,还对她笑了一下。
      那时的苏止止刚到情窦初开的年纪,这么一喜欢,就喜欢了这么多年。
      周莹的失踪,很突然。
      苏莆成他们一行都是研究生物的,在喀纳斯主要是追踪野生动物,周莹也一直没离开过大家的视线,周莹失踪的那一晚也很正常,大家吃过了晚饭,也就回房睡了,跟周莹同屋的那个女生还说,周莹比她还先睡着呢!但第二天一早,周莹就不见了。
      当时的警察有两个推断,一是周莹被人从房间里掳走了,但房间里没有任何的异样,门窗都是锁好的,而且跟周莹同住的女生说没有听到任何异常,那就是第二种可能,周莹后面出去过,那周莹为什么会出去呢?房间里就有洗手间,周莹一向是个乖乖女,她也不敢在大半夜出去乱走的!
      当时的新疆还是很乱的,治安也不完善,特别还是在这种深山里,要寻个人,简直难如登山,尽管后面学校出面,还动用了当地的驻军,依然全无消息。
      因为周莹的失踪,考察项目停止,大家都被禁止外出,人心惶惶的,但却并不能拦住周游,苏止止当时都不记得周游总共逃出去过几次,又被抓回来了几次。
      考虑到找人可能是个持久战,所以学校通知让所有人先回来,只留下苏莆成在那边联络,周游是怎么都不肯走的,苏莆成没办法,只好将他留下。原本苏止止也是想留下的,但苏莆成难得的坚持让苏止止先回去,估计也是怕苏止止留下来会有危险。
      再后来苏止止听说周游在新疆生了场大病,没办法只好先转送回来,而苏莆成在新疆呆了将近三个多月,无果,只能先回来了。
      到现在,九年了。
      刚发生那件事的时候,苏止止还常常为此做恶梦,时间长了也就好一些了,甚至有时候苏止止会想周莹会遭遇什么呢?但哪一种想象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思绪转回,苏止止望向周游,不管哪一种结果,她真的希望周游能找到周莹,至少,让他们知道,她还活着。
      从下船的地方回到住的地方其实是有景区巴士的,但苏止止觉得有得闷,跟着权子、俞上他们走路回去。
      路上不时有松鼠出没,行人走走停停,苏止止一个不小心撞上了前人,一个仓促摔倒在地。撞到了人,苏止止看都没看,连声致歉,那人也不在意,甚至都没回头,只微微侧过身子,说个句“没事。”
      苏止止如遭雷击,连忙抬头去看,刚好看到那人转身的侧脸,慢慢的向往走了。
      俞上见苏止止坐在地上,连忙扶她起来,那知她还没站稳呢,就往前跑去了,好像在找什么人?
      周莹,苏止止好像看到周莹了,但往前跑了好远,却没一个是周莹的,苏止止有点自嘲,会不会是自己刚刚念及往事,认错了?但那声音,实在是太像了!
      苏止止想把这事告诉周游,但回到民宿见到周游,她却开不了口,万一真是自己臆想了,害周游白高兴一场?再转而陷入失望当中?
      
      周游天未亮就离开了俄合拉斯家的民宿,在景区大门口的停车场找到俄合拉斯帮他准备的越野车,很快驶离。对于这一带,他甚至比对古城更为熟悉。
      待柴哥这边的众人起床吃早饭,才知道周游已经离开,多多少少是有些伤感的。
      今天的行程是去往禾木村,距离喀纳斯景区并不远,但当柴哥把车子驶出喀纳斯景区没多远,车轮爆了。好在这时距离贾登峪并不远,柴哥只好请俄合拉斯帮忙联系贾登峪的修车行,将车拖走,人则上俞上的豪车过去。
      那轮胎爆得彻底,补都没法补,只能换个胎,但麻烦的是贾登峪没有符合柴哥这车型的轮胎,最快运进来只能明天了,没办法,只能等呗,柴哥跟大伙说了声抱歉,开了家舒适的酒店就在贾登峪住了下来。
      大家伙也都理解,人在途中!而这贾登峪号称东方瑞士,也乐得停留,倒是俞上,自己有车,也没走,跟着柴哥他们住了下来。
      住的酒店旁边是一大片毡房,哈萨克语称之为“克依仔宇”,样式跟蒙古包差不多,应该是当地人居住的地方,进去一看,也有拿来做住宿用的,还有吃饭的地儿,柴哥他们选了其中一家,当然是点了特色的手抓饭,大盘鸡,红柳烤肉还有奶茶。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