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

  •   苏止止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她梦到小时候,她跟着父亲一起去上课,父亲在黑板上写呀写呀,粉笔在那板上划出吱吱的声音;梦到父亲带着她一起去考察,辗转各地!最后,不知怎的,画面一转,她感觉自己进到一个洞里,洞里很黑,滴水反着光亮,却听不到它们落地的声音,安静得只剩下自己的心跳声。苏止止走呀走,到最后着急的跑起来,可这洞好像是没有尽头一般!
      她是被白海晃醒的,一睁眼就看到白海担忧的目光,原来,这位姐姐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冷。
      苏止止想说些什么,一开口声音竟哑得很,也是奇怪,自己很少做梦,何况如此真实的梦境。
      白海给苏止止递了瓶矿泉水。
      “梦到什么了,大喊大叫的?”
      苏止止有点不好意思,她还大喊大叫上了吗?
      白海见她没什么事,复又睡去了,苏止止却是睡不着了,一直在想梦中的长洞,感觉自己是真的去过了一趟似的,直到天色泛白,才又重新睡去。
      
      第二天早餐后,一行人出发,柴哥说今天争取到达兰州过夜,那就真的要进入大西北了,大家都有点儿小兴奋,路上柴哥还和权子唱起了歌,真是有种仗剑走天涯的豪情,连带着白海的笑容都多了起来,当然不包括周游。
      车子进兰州城时接近晚上八点,照例还是选了柴哥他们常住的一家,不想进去的那路正在修路,颇为难走,好不容易走走停停眼看就要到了,被前车给挡住了去路。
      那是一辆豪车。
      它被陷在泥坑里了。
      而它旁边蹲着一个男人,两手摊开,虽然天黑也不难看出手上很脏,神情无奈,却也不像着急。
      这一看就是需要帮忙呀!柴哥和周游下车,柴哥朝那人打招呼,周游则直接查看车轮下陷的地方,也不知道跟柴哥说了什么,柴哥回到车上。
      跟苏止止三人说要拖车,说着把车开到豪车前头,翻出牵引绳,分别绑在两车前后,苏止止他们也不好车上坐着,纷纷下车帮忙。
      那辆豪车不多时便从坑里拉了出来,那男人哇喔了一声,连连跟周游他们道谢。
      那男人很高,说话有点怪,但那儿怪,也说不上来。
      还挺自来熟的,从车里拿了包烟,分发给周游他们,到了女生的时候,将烟摇身一变,居然变出了一朵玫瑰花来,白海都被他哄乐了。柴哥感觉还挺喜欢这人的,接烟的时候还聊了两句,这时才知道,这人叫俞上,是个华侨,来中国旅游的。
      难怪说话有点怪,原来是个华侨。
      俞上瞧了眼柴哥他们的车牌,说:“你们应该也是旅游的吧?准备去哪儿呀?”
      “新疆,你呢,准备去哪儿?”
      这是路上惯聊的话题,一路上会碰到很多人,大家在某一地相遇,如果行程对上就结伴一起走,如果行程不一样了就又分开,走走散散,柴哥也乐得如此。
      俞上两眼放光,“我也是要去新疆呀,太好了,那咱可以一起呀!”那口音还变成了东北腔!
      柴哥也是干脆,“行呀,搭个伴一起呗。”
      就这样,在出发的第二天,队伍就壮大了。
      
      俞上自然也是跟着柴哥他们一块儿住旅馆,不知是不是苏止止的错觉,苏止止总感觉俞上好像在偷偷的观察自己,但抬头看回去时,却又什么都没有,搞得苏止止以为自己神经质了。
      
      从兰州出发,三个多小时到达武威,到此就进入了河西走廊,河西走廊古来重要,是通往西域的要道,古丝绸之路,一路上出名的景点无数,让人心之所往。
      而进入西北的景色亦很不同,柴哥也不着急赶路,遇到好看的景,还停车让大家下车拍照。
      柴哥停车还不忘跟俞上打声招呼,同行嘛,就要把俞上当自己人,柴哥还很专业,给了俞上一个对讲机,一路上有什么就用对讲机说,方便得很。
      每每对讲机沙沙的响,俞上就要赶紧踩刹车,这时俞上都想来一句“shit”,本来时差也没倒好,还如此委屈他的爱车,他一脚油门下去,中午他都可以到张掖了!
      可下车拍照时,就数他拍得最多了!
      这样一来,到达武威时,已是中午了,刚好在这儿吃午饭。饭时闲聊,柴哥说武威,就是马踏飞燕的出土之地了,俞上发挥自己华侨的好奇心,认真询问什么是马踏飞燕,一问一答,增长见识。
      周游吃得很快,不多时便吃好了,说是在门口等大家,大伙们聊得正嗨,哪有空理他。
      苏止止是第二个出来的,一出来便看到周游在门口抽烟,那烟好像就是俞上给的那支。
      本来并不打算上前去的,没想到周游开口让她过去!
      周游看了看苏止止,长大了不少,那时,她多大来着?14还是15岁?
      “为什么来?”
      苏止止不答,不知道怎么答?碰巧吗?
      好在周游也不追问答案,两人都不说话,却不知怎的,也不尴尬。不知过了多久,周游问:“你爸爸,找过我妹妹吗?还是早就放弃了?”
      是呀,周莹,确实是两人不得不提的名字!
      苏止止摇摇头,周游以为她的意思是没找,没想到她说:“我爸爸他不在了。”
      周游一时没明白不在了是什么意思,想要再开口时突然反应过来,一时又无话。
      倒是苏止止主动开口道:“周莹的事,我爸爸一直很自责,也从未断过跟追查警察的联系,只是……”只是一直杳无音讯。
      眼看话题聊不下去了,俞上很适时的出来了,也不知怎的,很自然的递给了苏止止一颗糖,他递的太自然了,苏止止接过来就往嘴巴里放,直到甜味传来,才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要吃这颗糖。
      
      后经张掖,到达酒泉,晚上住在了酒泉,第二天再出发,经嘉峪关,玉门市,经过玉门时苏止止看到权子发朋友圈: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倒是没发自拍照,标注了一下地点。然后再通过瓜州,进入新疆。
      到达哈密时,艳阳高照。苏止止看了下天气预报,32度—40度,这样的高温,只怕地表温度更高。
      天色还早,柴哥发挥他领队的作用,带领大家去了火焰山,回来的时候居然还没天黑,柴哥开玩笑说这就是新疆时间呀,在新疆的上班族永远看不到新闻联播。
      俞上最为捧场,笑得最为大声,尽管他也看不到新闻联播。
      因为天色还早,大家先办理入住,然后再去找吃的。
      苏止止是从下午开始,脸上就开始痒了起来,在大堂等人的时候,更是痒得忍不住直挠。
      吊儿郎当的俞上一下来就发现苏止止微红的脑,转身又上去的,再下来时,手上拿了瓶护肤品。
      递给苏止止时,苏止止还不明所以,俞上也不硬塞给她,打开瓶盖,将膏体往苏止止脸上抹,那霜膏抹上的地方清清凉凉的,立马就不痒了。俞上边抹还边解释,“你这脸是缺水性过敏,平时不怎么爱惜皮肤吧?”
      大伙下来时就看到俞上在给苏止止搽脸,苏止止看到大家异样的目光才反应过来这样不好,连忙躲开,虽然俞上的动作真的不轻浮,俞上也不恼,只把手上的瓶子塞给苏止止。
      柴哥朝俞上暧昧的挤眉弄眼,那意思显而易见,俞上也不解释,只是傻笑。
      
      按照行程,他们一行去了葡萄沟,然后到达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再转往阜康天山天池,再进入阿勒泰地区,在入疆的第六天,到达喀纳斯。
      虽然进入夏中,但这里依然不觉暑热,有时突然一场雨下来,幸运的话还可以见到彩虹,还不只一挂,甚至是双彩虹。苏止止他们就很幸运,见到了这样的双彩虹。
      到达喀纳斯景区的时候已接近天黑,柴哥找的民宿就在景区内,哈萨克人家,老板叫俄合拉斯,高高大大的小伙子,汉语说得很是生硬。
      权子最为兴奋,追着俄合拉斯问东问西,老板很是热情,有问必答。平时跟权子一样好奇宝宝的俞上反常的一言不发,拿了钥匙就往房间走。
      哈萨克族的房子全是木头建造的,只一层,略为潮湿,好在主人家很注重卫生,床单什么的都是新洗过的,有着干净的皂味。苏止止和白海住这的一间正对院子,可以看到院子里郁郁葱葱的草坪,那草没有经过修剪,自由生长,主人家可能也觉得野草太过繁茂,不好行走,所以在中间修了专门行走的栈道。
      苏止止就站在窗口看权子在院子里自拍,一路上都很顺利,景色也美如天堂,但不知怎的,进入新疆以来,苏止止就越发频繁的梦到父亲苏莆成,梦到那个长洞,真实到苏止止以为她是真的去到那个洞中的。
      第二天游览喀纳斯景区,喀纳斯最著名的莫过于喀纳斯湖,及湖中水怪的传说。

  • 作者有话要说:  俄合拉斯是民宿老板的真名,去新疆时就是住在他家,所以说这是篇游记。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