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前往司法处 ...

  •   翌日,狱长宿舍,龙千野醒了。
      
      单人床狭小,身后就是墙壁,龙千野退无可退,低下头,小心翼翼地推乔寒。
      
      嘶,别咬,疼。
      
      乔寒不但没退,反而闭着眼睛脑袋往龙千野怀里拱。
      
      这个早上格外漫长。
      
      最后乔寒起床的时候,墙上时钟的时针已经指向了9。
      
      而以往,乔寒一向七点准时起来。
      
      乔寒起了,那么龙千野呢?
      
      垂在床尾的细白长腿动了动,到底没能站起来。
      
      “乖,你好好睡,其他的事交给我。”乔寒亲吻龙千野。
      
      龙千野半阖着眼,眸光湿润,累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乔寒揉揉龙千野,在他细弱的抽气声和几不可闻地“走开”里,她心虚地收手,离开宿舍。
      
      狱长助理桑眠走上来,抬头看见乔寒神清气爽,他纳闷地问:“狱长,林狱监和副狱长在监狱里搞破坏,你怎么还高兴啊?”
      
      乔寒恢复一本正经脸。
      
      “两人关起来之后,副狱长有什么反应?有没有找过他们?”
      
      “还真让您猜对了,”桑眠打了个哈欠,他监视了伍亦一夜:“我按照您的吩咐,在牢房里装了监听。副狱长果然去找了林狱监,要他自杀保密,林狱监不肯,威胁副狱长救他,否则就出庭作证副狱长要暗鲨龙千野,副狱长气死了,两人吵得很凶,要不是我假装经过,怕是要打起来。”
      
      “对了,我都录下来了。”桑眠指指自己的手环。
      
      乔寒打开手环,接收了录音文件,并让桑眠联系乔鸣。
      
      “您是要问老狱长的意见吗?”桑眠不明所以,甚至试图阻止乔寒:“狱长,作为您的助理,我得劝您一下,监狱发生这种事是丑.闻,您跟老狱长说,也没什么用啊。”
      
      乔寒按了下额头。
      
      离开千野宝贝的第五分钟,想他,因为跟他说话不费劲。
      
      对上桑眠的好心脸,乔寒只能解释道:“这件事处理得好,我们监狱以后收犯人不会受影响,处理不好,就会变成丑.闻,你照我说的做就行。”
      
      桑眠一脸茫然,显然有听没有懂,但还是照着乔寒的吩咐,去联系乔鸣。
      
      而乔寒并没有去找伍亦,而是去了生产部。
      
      生产部,管理办公室。
      
      在伍啸一言难尽的神情中,乔寒要了一些月潮巾揣进口袋。
      
      嗯,一会儿给千野宝贝带回去。
      
      “伍部长,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有些话我就直说了。”
      
      乔寒将昨晚牢房发生的事情告诉伍啸。
      
      “这、这怎么可能?狱监暗鲨犯人?这事会让监狱被关停的!”
      
      一想到监狱关停,他的生意就得完蛋了,伍啸恨不得捅林狱监两下。
      
      他在伍家属于末支的末支,费了好几年时间,巴结这个、巴结那个才能到坠星岛监狱来,靠着低廉的人工成本做点生意。
      
      虽然能做生意,但伍啸每年要向伍家缴纳高额的杂税,一旦监狱关停,他的生意就得黄,但杂税不会少,那日子还怎么过啊!
      
      看出伍啸是真心实意地慌,而不是假装,乔寒知道,副狱长是师家走狗的事,伍啸并不知道。
      
      于是,乔寒将监听的录音放给伍啸听。
      
      伍啸听完,整个人都傻了,他没想到,伍亦居然敢害龙千野。等乔寒告诉他,伍亦跟师家的关系后,伍啸恍然大悟。
      
      “怪不得,怪不得他一个旁系,在伍家要什么有什么,原来是搭上了师家。”伍啸脑子转得快,马上对乔寒道:“狱长,这事跟我没关系,我跟伍亦不是一路人。”
      
      乔寒点头,说出自己的目的,希望借由伍啸在伍家的关系,找出伍亦背后的人。
      
      伍啸一脸为难,他这么做,等于背叛了伍家,甚至有可能得罪师家。
      
      “我不会让人知道是你,而且”乔寒指了指自己的铂金戒指,向伍啸透露了铂金矿的事:“只要你能办到,矿藏开采给你一成。”
      
      铂金矿!一成!足够他几辈子衣食无忧,还能娶个漂亮的Omega老婆!伍啸想一想都要乐晕了。
      
      乔寒来到岛上的所作所为,伍啸都看在眼里,挺佩服她说到做到。而且他以前跟乔哲合作得挺愉快,乔哲也说起过他妹妹不会说谎,性格好。
      
      虽然性格好这条,伍啸没看出来,但不撒谎这条,伍啸相信。
      
      所以去他的伍家,他们会给他一成铂金矿吗?不会!他就是在伍家干一辈子,也只是个不停交杂税的牲口而已!背叛就背叛,谁叫伍家那些个死老头黑心又贪婪。
      
      于是,伍啸咬咬牙,答应下来。
      
      与此同时,桑眠联系上了乔鸣。
      
      乔鸣从桑眠坑坑巴巴的说明中,拼凑出经过,他赶紧放下毫无进展的找证人一事,立即动用了所有关系,将监狱发生的事呈到司法处。
      
      就像蝴蝶扇了一下翅膀,司法处掀起轩然大波。
      
      一派人认为应当撤销龙千野的谋杀案,调查他在监狱被暗鲨的事。另一派人认为这事是龙千野自导自演,监狱是帮凶,谋杀案还在收集证据阶段,绝不能放了龙千野。
      
      在司法处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乔寒也没闲着。
      
      说服了伍啸之后,乔寒又找到了麦英泽。
      
      麦英泽被关在禁闭室,这事只有乔寒知道,连桑眠都不知道。
      
      “麦医生,只要你跟师家族长说,龙千野是被冤枉的,并且想办法套出所谓的证人是谁,告诉我,我就不把你供出伍亦的事告诉伍家和师家,你可以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留在监狱,或者离开,看你自己选择。”
      
      麦英泽衡量了下利弊,妥协了。
      
      龙千野在床.上潮热期的这五天里,乔寒顺着他布下的局,一一收网。
      
      麦英泽找出了所谓的证人,叫做陈浩初,是龙千野原来的副将。
      
      伍啸找出了伍亦背后的人,是师家老族长,师海。而师家现任族长也知道了,杀害他女儿的人不是龙千野,而是另有其人。
      
      同时,司法院的两派人终于吵出了个结果:龙千野的谋杀案和被暗鲨案合并审理,隔天开庭。
      
      开庭日。
      
      一大早,乔寒去狱监食堂,亲手煮了两个鸡蛋,染成红色。
      
      昨晚乔寒特意没有闹龙千野,还用精神力帮他梳理镇定入眠。
      
      带着两个红鸡蛋,还有一碗糖水,乔寒回了宿舍,叫醒龙千野。
      
      龙千野看着红鸡蛋和红糖水,神情古怪。
      
      “为什么给我吃这些?”他是要上法庭,他又不是要坐月子。
      
      “我看了个帖子,他们说这两样可以带来好运和补身体。”
      
      龙千野翻开乔寒的浏览记录。
      
      “正确宠爱Omega,你不得不知的一些事项。”
      
      “照顾Omega需知的十条最佳方法。”
      
      “当你的Omega到了特殊时期,红鸡蛋代表幸运,红糖水可以补身哦。”
      
      最后一个帖子底下有一条不起眼的备注:特殊时期指刚生育完。
      
      龙千野忍着笑意,本想提醒乔寒她弄错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犯傻的乔寒格外可爱。
      
      这是他们认识以来,乔寒第一次做了错的事,很小很小的错误,却让龙千野莫名开心。
      
      乔寒也注意到了不对劲,正要询问,嘴被龙千野堵住。
      
      良久,乔寒按下龙千野的手,忍耐道:“今天不行。”他得保持精力,去参加庭审。
      
      龙千野意犹未尽。
      
      嗯,他更喜欢会犯错而不是克制冷静的小奶冰。
      
      接人的船很快来了,作为狱长,乔寒带着龙千野、林狱监和伍亦登船前往帝国司法处。
      
      林狱监和伍亦两人带着沉重锁链,被拷在甲板上,被烈日暴晒。
      
      “龙千野为什么不拷起来?凭什么他可以在船舱里?”伍亦朝乔寒大喊。
      
      乔寒一边给龙千野递水喝,一边“砰”地关上舱门。
      
      凭什么?她宠的。
      
      船随着海浪起伏摇晃,航程起码要两个小时,闲着无聊的龙千野咬乔寒的耳朵。
      
      “小奶冰,船舱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还没有在船上试过......来一下?”他放出信息素。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活着和从你的全世界路過的地雷,吸口水~
    感谢女汉子的妹纸、九域巫女、酞青蓝、君无(她还有九瓶她好有钱啊)阿栀与葵(她也有十瓶她看书好多啊)zwy123456(她有二十瓶她攒了好久全给我好感动呜呜呜磕头)的营养液。
    明天就入V了!我这种短小君,全订只要一支雪糕钱,绿色心情或者碎碎冰那种!
    入V会三更或者合并(突然心虚但我会努力毕竟我是ht的种子选手,手速咱不能输。)
    求预收鸭《师弟不可以》
    憨憨大师姐修无情道。病娇小师弟修欢喜禅。
    有一天,小师弟爬了大师姐的床。
    “唔,师弟不可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