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教育和教训 ...

  •   压下心头莫名的烦躁,乔寒脑海中飞速闪过麦英泽的背景资料。
      
      29岁,Beta男,帝国军医大优秀毕业生,出自世代为医的麦家嫡系,父母健在,居住于帝都,之前在帝都第九医院当外科医生。
      
      很漂亮的简历,背景干净,妥妥的人才,看起来没什么问题。
      
      可是看着麦英泽不自在的样子,乔寒却觉得不对劲,很不对劲。
      
      像麦英泽这样的人才,各家医院抢着要,为什么要到孤岛监狱当狱医?
      
      除非他有别的目的。
      
      乔寒释放精神力,手腕一抖,冰牢将麦英泽困住。
      
      “谁派你来的?是不是师家?”
      
      麦英泽连连摇头,假装听不懂乔寒的意思,反而威胁要曝光龙千野O的身份。
      
      乔寒五指一捏,冰牢向内缩,栏杆上的冰刺“噗噗噗”扎进麦英泽的身体。
      
      麦英泽痛呼出声,极度的寒意和剧烈的痛苦让他心中产生了动摇。
      
      他之所以答应师族长来孤岛监狱,是为了帮父亲掩盖一桩医疗事故,现在那件事已经处理好了,那不管他跟乔寒说什么,也都不要紧了吧。
      
      乔寒看出麦英泽的动摇,张开手,掌中多了一把冰刀。
      
      “你是医生,你应该知道冰刺扎的不是要害,所以你一时半会死不了。”她将冰刀对准麦英泽的眼睛:“在血流干之前,我会先挖掉你的眼睛,除非你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目的是什么。”
      
      眼见冰刀直逼眼球,麦英泽撑不住了。
      
      “我说!我说!是师家族长师森派我来的,为了查清龙千野是不是杀师雅小姐的真凶。”
      
      “为什么要下毒?”
      
      麦英泽还没回答,屋里忽然响起龙千野压抑的闷哼,火焰般的信息素开始横冲直撞,乔寒和麦英泽的神情不由得同时恍惚。
      
      须臾,乔寒回过神,精神力凝结出一个半圆形的透明冰罩,将缩成一团的龙千野罩了起来,隔绝信息素。
      
      她抬头看到麦英泽痴迷的样子,压抑的烦躁心绪陡然裂了条缝,一掌过去,麦英泽脖子以下都被冻成了冰坨。
      
      “说,下毒是怎么回事?”乔寒沉声追问。
      
      麦英泽被冻得脸发青,想求乔寒解冻,被逼近的冰刀吓得不敢说,老老实实回答道:“师、师家的老族长不知道从哪找到了证人,证明龙千野就是凶手,于、于是师族长让我配合伍副狱长。药、药是伍副狱长要的,我没有其他药,就、就弄了催潮药。”
      
      催潮药,这药一听就知道是干嘛的。乔寒看了眼龙千野,他被罩在冰里,寒冷让他勉强保持理智,背对她,脊背像一张弓,因为忍耐而发抖。
      
      “你哪来的药?这药怎么解?”
      
      “药是以前从犯人那儿搜来的违.禁品,对Alpha有毒。对Omega,”麦英泽下意识地要看龙千野,结果眼珠子刚一动,脑袋被冰刀抽得偏过去,脸颊一道深深的血口子。
      
      乔寒的声音比冰更冷:“对Omega会怎么样?”
      
      “能催潮,这么大的剂量有可能会刺激再发育。不需要解药,度过潮期就行。”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乔寒不客气地将精神力注入麦英泽的脑域,阻断了他部分记忆神经,这样他就不会记得龙千野是Omega的事了。
      
      然后她把麦英泽打晕,捆吧捆吧扔出检查室,将门锁上。
      
      回身,撤掉冰罩,改为封门窗。
      
      一直忍着的龙千野终于叫出了声。
      
      “帮我,小奶冰,快帮我,嗯我要。”他迷迷糊糊地叫出私下给乔寒起的外号。
      
      乔寒走过去,打开检查床头顶的无影灯,在龙千野的期待的水汪汪眼神里,拽起他的两条腿,“咔嚓”卡在床两边的铁架子上。
      
      接着她拿起手术剪,把龙千野的衣服剪掉。
      
      凉凉的金属器械在身上游走,软软的手指时不时擦过,龙千野快疯了,他像条鱼一样挺动,摇晃着头,额头都是汗湿,伸手去够乔寒。
      
      “小奶冰”
      
      “给我”
      
      “我要”
      
      乔寒冷着一张脸,剪衣服的动作很稳,不管龙千野怎么挣扎,都没有剪到他。
      
      抽掉衣服,她抓起龙千野的手,放到他身上。
      
      “药是你自己要喝的,问题你自己解决。”
      
      龙千野的嗅觉有多灵敏,乔寒很清楚,她不信他没闻出药味,但他还是喝了。
      
      初见那一次,他突然没了求生意志;这一次,他喝了人家下的药。
      
      那下一次呢,他要怎么糟蹋自己?
      
      乔寒低头,狠狠亲咬龙千野的唇,却不肯碰他其他地方。
      
      龙千野快急哭了,手掌捧着乔寒的脸,哽咽道:“小奶冰我难受”
      
      “你很能干”乔寒抓住龙千野的手,按到他身上某一处:“那你自己干。”
      
      潮水淹没龙千野的神志,他在乔寒眼皮子底下,青涩地动作着。
      
      无影灯的光线特殊,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乔寒的手指紧紧抓着检查床的边沿,眼睛一眨不眨,汗水湿透黑色制服。
      
      “不行,我不行,难受”龙千野的哽咽变作哭泣声:“出不来,小奶冰,小奶冰。”
      
      汗水滴进眼睛里,弄得眼眶涩涩的,乔寒按住龙千野的头,直直望进他眼眸深处,精神力融入他的神识。
      
      “千野,我是谁?”
      
      “小奶冰,乔寒,乔寒。”龙千野找回了点意识,湿漉漉的手掌按住乔寒的手背,脖颈扬起要吻她。
      
      乔寒安抚地亲亲他的唇,推掉送过来的舌头,问道:“知道我为什么不帮你吗?”
      
      “为什么?”龙千野盯着乔寒一张一合的唇,猛咽口水。
      
      “因为你不乖。”
      
      龙千野急道:“乖,我乖,给我吧我乖。”
      
      “乖为什么要喝药?”乔寒咬了下龙千野挺翘的鼻子,眼神带着点凶意。
      
      “要拿自己当诱饵啊。”龙千野神情委屈。
      
      从他进训练营的第一天,学得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包括牺牲自己。
      
      乔寒死死盯着龙千野,每个字都用精神力清清楚楚送进龙千野的耳朵里:“以后不许拿自己当诱饵。”
      
      “你是我的。”
      
      “这里属于我。”乔寒亲吻龙千野的唇。
      
      “这里属于我。”他亲吻龙千野的胸口。
      
      “还有这里、这里和这里都属于我。”
      
      汹涌的浪潮被强势的占.有抚平,龙千野舒服地喟叹。
      
      “啊......好厉害”
      
      过了一会儿,乔寒放开龙千野,在他渴求的挽留中,亲亲他的眼睛,
      
      “你属于我,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伤害自己,记住了吗?”语气凶巴巴,亲吻却充满爱怜。
      
      龙千野当然明白乔寒的意思,他伸出手,摸乔寒制服上的扣子。
      
      “再给我点,我就记住了。”
      
      “行。”
      
      乔寒放低检查床,人在床尾,衣冠楚楚,只解开两粒扣子,给龙千野长长记性。
      
      粗糙的布料,不着片.缕和衣着整齐形成鲜明的对比,龙千野流着泪和水,好好学习。
      
      “记住了吗?”
      
      “嗯......哼”
      
      “这次记住了吗?”
      
      “是、是......呀”
      
      “这次呢?”
      
      “不、不啊到、记了”
      
      突然,乔寒停下了。
      
      刚才麦英泽说这药会促进器官......原来是这样。
      
      “千野,你又发育了。”
      
      龙千野低头看了下胸口,手捂住眼睛。
      
      靠!
      
      乔寒很高兴,吸起来更过瘾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女汉子的妹纸、九域巫女.、拂袖、时麓、zero和wkyemp的十瓶营养液!
    你们都是土豪啊,我只有两瓶我都舍不得给自己。
    地雷我也可以!我可以拿去追别的太太的书。
    咦,拿你们的地雷去追别的太太,我好像一个渣女啊。
    隔壁的预收题材违.禁了,阿江锁我的样子像极了爱情,哎。
    你们有啥想看的嘛!可以说说心水的梗啊!给我点灵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