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上药 ...

  •   1
      
      拍了片子,擦了药,脚肿的很厉害,不过没有伤到筋骨,休息一段时间就好。
      “依依,我是在想,为什么能两只脚都崴到?”医院资源紧张,没有空闲轮椅,江承禹便一路抱着慕菱依,直到拿了药,走出放到车上,才说出心里的疑问。
      “在泳池旁边,稍微崴了一下左脚,在浴室……崴到了右脚。”慕菱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是地板有水,太滑。”
      “所以,你建议我换掉家里的地板吗?” 慕菱依的话音落下,江承禹的脸上一改刚才的深沉,突然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不用。”慕菱依即刻反驳,“我下次注意。”她只是给自己的“蠢”找个借口,这都听不出来。见江承禹未再说话,她小心的偷偷的看向江承禹,只见他此刻的脸上,灼热中带着愉悦,好像遇到喜事的孩子,一时竟叫她有些移不开眼。
      “要看就大方的看,不必躲着。”江承禹脸上的笑容不变,补充道,“若累了,就休息会儿,还有二十分钟到家。”
      “哦。”慕菱依乖巧的回答,习惯性的嘟了嘟嘴,然后靠回座椅。闭目养神本就是借口,看到此刻依旧耀眼,又无比温柔可爱江承禹,慕菱依哪里还能睡着?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蒙蒙细雨,细细的雨丝打在玻璃上,隔着水珠和玻璃看向外面的霓虹,有些许的不真实,如慕菱依此刻的心情一般,不真实。
      
      2
      
      开车门,下车,走到慕菱依那侧,开车门,将慕菱依抱起,一系列动作流畅又熟悉,好像进行过千百次一样,如果慕菱依不倒抽气的话。
      “怎么了?”江承禹看着怀里的慕菱依的口气一下子温柔了许多。
      “腰上也有伤。”慕菱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严重,回去自己上点药就好了。”嘴上这么说,其实是在医院不方便,穿着裙子不说,在别的男人面前脱衣服,还是在江承禹面前,慕菱依做不到。
      江承禹没有说话,一路抱着慕菱依回到房间,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熟练的打开,取出棉签、酒精等需要用的东西,然后再次看向慕菱依,见她坐着没有动作,道,“我看下伤口。”
      慕菱依想了想伤口的位置,道,“我自己来就行了。”说着,伸手接江承禹手里的东西。
      “躺好。”江承禹没有理会,坚持替她上药。
      慕菱依有些不好意思,说道,“那你先出去,我换一下衣服。”
      “你现在这样换得了衣服吗?能脱衣服就不错了。”眼见她的手臂上也有一块淤青,抬起她的手臂,无奈道,“这里也肿了,不疼吗?”
      慕菱依这才发现,手臂上有一条明显的红痕,相比脚上的确要轻很多,只是被江承禹这么一提醒,好像真的疼了起来。
      “依依,哪里还有伤,不用瞒我。”江承禹嘴角扬起一丝坏笑,“你再这样,是让我动手把你衣服脱掉,自己检查吗?”
      “不是。”慕菱依急忙翻身,牵动了腰上的伤,忍不住皱眉,看见江承禹认真的样子,说:“腰上,手臂,其他没有了。”慕菱依也怀疑,她只是出浴缸的时候不小心脚划,摔了一跤,怎么会这么多地方都被摔倒?
      “躺好,我帮你上药。”慕菱依略显犹豫。
      “放心,不会比上次看的多。”江承禹见她没有动作,继续说道:“给你三十秒时间躺好,如果你不动手,我自己动手了。”
      伤口的地方在后腰的位置,自己上药的话的确不方便,慕菱依一听,不再反对,趴在床上。
      “伤在哪儿?”江承禹问道。
      “腰右边。”慕菱依道。
      江承禹盯着慕菱依俯卧在床上,明明要上药,却不知道拉开衣服的样子,轻轻叹了口气,将手里的药瓶放下,伸手替她拉裙子的拉链。
      慕菱依下巴贴着枕头,定定的看着床头柜,脸色微红,还有些紧张。江承禹的手停留在空中,看看慕菱依,重新拿起药瓶,道,“菱依,把裙子拉下来一点,我看不到伤口。”
      慕菱依一听,身体一僵,回头看了一眼江承禹,随即又赶紧撇开眼,避开江承禹的目光,轻轻的将裙子稍稍退下一点,给他看伤口,一瞬间,庆幸她穿的不是连衣裙,此刻不算太尴尬,虽然她的脸发烫,比刚才的微红不知道高出多少个度。
      江承禹小心的处理着伤口,慕菱依如果此刻转身的话一定会发现,一贯冷淡的江承禹此刻并不冷静,发烫的脸并不比慕菱依好到那里去。
      
      3
      
      江承禹的手机落在了慕菱依的房间,在过去的半个小时里,响了三次,来自同一个人。
      Lorraine,应该是女孩儿的名字吧?
      第四次铃声响起的时候,慕菱依有想要接起来的冲动,但是手碰到手机,又犹豫的缩了回去。
      抬眼,江承禹正好拿了东西进来,走过来,看了一眼手机,微微皱眉,然后直接按了拒绝键。
      “打来好几次了,或许是有什么急事。”慕菱依看到他的动作,惊讶之余,试探的说道。
      “一个客户,胜泽会处理。现在起来试一下拐合不合适。”江承禹说道。
      慕菱依坐到床边,正要站起身来,电话又响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慕菱依说道,“或许真有什么急事呢,还是听一下吧。”
      “你帮我接吧,想说什么都可以。”他顺便帮她按了接听键。
      慕菱依无奈,接过手机,江承禹转身打算离开,被慕菱依一把拽住。
      她开了免提,电话里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惊喜的抱怨他居然这么久才接听她的电话。慕菱依没有打断,任由她继续说。江承禹似乎听不下去了,正想拿过手机,被慕菱依躲开,这才开口道:“Miss,I\'m sorry to interrupt. But he is not at home.”
      电话那头听到慕菱依的话,显然愣了一下,慕菱依心情瞬间畅快了,补充了一句“I\'m his wife. I\'ll give you when he comes back.”随即挂断了电话。
      抬眼看江承禹,只见他眼里含着笑看着她,“My wife?”
      “我们不是要结婚吗?”慕菱依脸色微红,看向他。
      江承禹握住慕菱依拽着他手臂的手,欺身向前,她忙侧身,拿过拐杖,“我要试一下拐杖合不合适。”
      江承禹面色不该,扶起她,试了一下,有些不习惯。谁让受伤了呢,不习惯也得用。江承禹本来想让她坐轮椅的,她觉得有些小题大做,而且左脚也不疼了,即使不用拐杖也可以勉强走路。两人各自妥协,最后就成了拄拐。慕菱依撑着走了两圈,熟悉了好多。
      “手机掉水里,暂时不能用了,买了新的。”说着,江承禹拿过傍晚就放在桌上的手机,递给慕菱依,“卡都换好了,可以直接用。”
      “哦,谢谢。”慕菱依接过手机,又问:“包里的其他东西呢?”
      “证件在这里,包包没有干,学生证晾干了有点皱,其他……好像也都不能用,还没有丢掉,你要不要看看?”
      “不用,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丢掉吧。”慕菱依回忆了一遍,包里除了身份证和学生证,就只有口红和气垫,不是重要的东西,买新的就可以。
      “好。”江承禹回答,“衣帽间有包,可以先用别的。”
      “没什么东西要装,暂时不出门,用不到。”慕菱依翻了翻烘干的学生证,除了封面,内里的纸张边缘有些皱,字迹有些晕开,并不影响使用,而且她还有三个月就毕业,也用不着了。
      “没有一个喜欢的吗?”江承禹轻问。
      慕菱依抬眼,想起去医院之前,江承禹抱她去选衣服时看见的那一柜子包包,解释道:“不是不喜欢,是我还没毕业,太奢侈不好。”她放下学生证,搂上江承禹的脖子,“突然觉得你好可爱。”
      “可爱?”江承禹微微挑眉,“好像不是坏词。”
      慕菱依轻笑,正想放开他的脖子,却被他一把抱起,从沙发放到床上,“不早了,早点休息。我在隔壁,有事电话叫我。”
      “好。”慕菱依乖巧的回答,松开手臂,任由江承禹替她掖好被子,又在她头上轻轻一吻,才转身离开。
      昏黄的床头灯照着屋子,略显暖意,慕菱依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划过一丝异样,暖暖的,欢喜的,比以往更甚,似乎就要开口,想要他留下,然而眼看着他开门,又关门,也没有勇气开口。
      还是慢一点吧,慕菱依心想,躺在床上,陌生的被褥,似乎还有江承禹的气息,慕菱依轻笑,她明明是客人,却让江承禹这个主人住客房,好像有点鸠占鹊巢的感觉。
      可是既然是婚房,就有她的一半吧?下次他再来,分他一半。这么一想,慕菱依的脸又红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