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新居 ...

  •   1
      
      “依依,你咬了我两次,都很疼。”一边开车,一边说,有些无奈,又有些宠溺。
      “那是你……偷袭我,我没反应过来。”慕菱依扭头看了一眼江承禹,不好意思的转过脸,把玩手里的合欢花絮。
      “”见江承禹不说话,而是将车子缓缓的停了下来,疑惑间抬头,“你是想咬回来吗?”
      听到慕菱依的话,江承禹突然笑了,缓缓的停下车子,看向她:“咬回来就算了,不过找点补偿倒是要的。”
      “怎么补偿?”慕菱依紧紧的贴着椅背,看着江承禹已经解开了安全带,朝她的位置紧贴过来。
      “当然是依依你来想。”江承禹轻笑的帮她解开安全带,“不要让我等太久就好。”说完,迅速坐回了驾驶座。
      她坐直身子,正想询问,抬眼却见车窗外一大片合欢花林,粉红色的花絮缀满了花枝,宛若动漫中的情景,甜甜的花香透过半开的车窗飘进来,醉人心扉。
      慕菱依睁大眼睛看着眼前梦幻般的风景,几乎是无意识的开门、下车,走到了合欢花树旁。
      “这里,好美。”慕菱依不自觉的感叹,若不是有篱笆拦着,旁边的门也没有开,她真想走进树林里跳舞。
      “毕业礼物。”江承禹从身后抱住慕菱依,“刚下过雨,不然可以进去看看。”
      “送我?”慕菱依握上江承禹的手,扭头问:“这里不是景区吗?”
      江承禹轻笑,“这里的小路还没修好,我们从前面进去。”他握着慕菱依的手走出几步,又回到了车上,开车走。
      “这里是新湾?”慕菱依隐隐想起,她来过这里。
      “是。”
      “我很小的时候听说,这里改造成了别墅区,但是价格贵的可怕,一般人买不起。”
      “好像……是的。”
      “既然是私人的地方,人家让我们进去吗?”
      说话间,车子正好到了一处宅院门口,精致大气的黑色大门盯上行楷写着两个字,“和园”。
      大门缓缓打开,江承禹开车进来,将车交给专人开走,轻笑的说:“依依,回自己家,不用人同意。”
      慕菱依又一次惊呆了,这里是江承禹的家!
      大理石色的地板从大门口一直铺到楼门前,两边的院子用不同的绿化分割成不同的区域,正值春季,各色花卉开的满园。不用于常规的严肃设计,这里的院子将现代元素和传统元素很好的融合在了一起,朴素中含着贵气,现代中透着典雅。泳池、花架、秋千,本是跨越时代的装饰,在这里显得毫不违和,反而有种别样的平和的气息。
      慕菱依绕着院子走,久久才回过神来,突然停下脚步,转身问江承禹:“这里是你家?那欣苑小区呢?”
      “这里算是老宅,爷爷年轻的时候就在这里住了。欣苑那边……”江承禹笑了,“本来是为了追你,才想要住你隔壁的,结果居然没有成功。”
      慕菱依见他说的轻巧,动了动嘴,没有说话,看看旁边偌大的泳池里,清澈的水中,清楚的映出地砖的颜色,她突然向前,蹲下身,水里倒影着她的脸,脸上的惊讶不言而喻。
      江承禹上前,蹲在他旁边,还未来得及开口,慕菱依突然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有温度;又捏了捏,不是错觉;再捏一捏,这次轻轻用了点力,软软的不像做梦,这才缩回手,轻声道:“居然是真的。”
      江承禹本还莫名其妙,听到这话,不由的好笑:“依依,我家在这里你很惊讶吗?”
      慕菱依点头,很笃定的说:“这里很贵。”
      “现在很贵,几十年前,这里很荒凉。”
      “装修成这样也很贵。”慕菱依继续说。
      “……”江承禹不可置否,改造的确花了很多钱。
      “你很有钱?”慕菱依又问。
      “我以为你一直知道。”
      “知道,但还是出乎意料。”慕菱依皱了皱眉,突然又问:“你有多少钱?”
      江承禹似乎也被她的问题问到了,停顿了一下,说:“大概是很多。”
      “很多是多少?”
      “依依,问题不是这样问的。”
      “那应该怎么问?”
      “好吧,你赢了,等我算清楚之后告诉你。”
      “那你可以先借我一点吗?”
      “你要做什么?”
      “是好事,现在还说不清楚。”
      “不能说还让我掏钱?”
      “不可以吗?”
      ……
      江承禹满头黑线,无奈的摸了摸她的头,“可以。”
      ……
      她还想说什么被江承禹阻止了,“进去看看,还有什么问题一会儿再说。”
      “好。”说着,她立刻站起身来。然而,因为起的太急,也因为蹲下的时间太久,她感觉头一阵晕眩,脚似乎也不停使唤。
      “小心。”江承禹眼疾手快,扶住了她,谁想,她落脚正好踩在了江承禹的脚上,七厘米的高跟虽然不算高,但被冷不丁踩一下,也很要命。只看见江承禹面色一紧,还没从疼痛中回过神来,就被本就没站稳的慕菱依攀着脖子朝后栽去。
      “噗通!”的一声很大的落水的声音,两人看看跌入了泳池。
      泳池的水,虽不刺骨,也透着丝丝凉意,慕菱依冷不丁打了个寒战。江承禹率先从泳池爬上岸,又将慕菱依拉起来。
      佣人听到动静,匆匆忙忙赶过来,江承禹已经抱着慕菱依朝屋里走去。
      
      2
      
      江承禹一路将慕菱依抱到了浴室,放好了水,又叫人拿去了换洗的衣服,才走到另一件卧室处理他自己的问题。
      脚上传来隐隐的疼痛,脱下鞋子一看,被踩的地方已经变成了紫红色的淤青。
      盯着淤青,江承禹突然笑了出来。随即打开衣柜,只有两件浴袍,他这才想起,这是客房。随手拿了一件,走进了浴室。
      慕菱依窝在暖暖的浴缸里,想着刚才的乌龙,又囧又羞,她怎么会这么丢脸。又想着和江承禹相处以来,他对她的呵护和爱惜,又不自觉的红了脸。
      “阿嚏!”慕菱依一个喷嚏提醒她,她可能感冒了。
      打算出去喝杯姜茶,走到门口,看到王姨刚才给她准备的换洗衣服,脸上又是一个大大的囧子,大红色的性感丝绸睡衣,与图南送她的那件相比,过犹不及。看看周围,并没有什么可裹身的衣物,也只好勉强穿上了。
      走出浴室,这才开始仔细打量房间。明明记得江承禹抱着她上了楼进了房间,却发现这里是一个完整的小天地。大开间设计,客厅、卧室、衣帽间、书房,看似分隔开,又好似一个整体。室内的装饰,是现代与古典结合的配色,以木质结构设计为主,别有一番书香气息。
      衣帽间在卧室旁边,除了墙柜,旁边还一次摆放了六七个巨大的立柜,皆是深色原木材质。慕菱依随手打开旁边的一个柜子,入眼是皆是白色的衬衫,大同小异,再打开旁边的一个柜子,看到里面的衣服,她划过一丝不快,赶忙关上了。
      柜子里挂着各色睡衣,虽然样式各异,但与她身上穿的大同小异。她本以为这是江承禹的房间,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女式睡衣?
      她不愿去想,又打开了原来的柜子,随手翻出一件白色衬衣,穿了下来,虽然依旧很短,但比她身上原本那件遮羞。
      
      退出衣帽间,抬眼,见江承禹正坐在沙发上,穿着睡袍。见她出来,上前,上下打量了她一遍,问:“怎么不穿自己的衣服?”
      “我的衣服湿了,不能穿。”她想起那一排睡衣,气不打一处来,将手里的那件红色睡衣顺手扔在了床上,绕过江承禹,坐在了沙发上。
      “怎么了?”江承禹跟着他走过来,坐在她旁边,搂着她的肩膀,说:“不喜欢就不穿,下次买新的。”
      “这不是你的房间吗?”慕菱依扭头,气呼呼的问。
      “以前是。”江承禹平静的回答。
      “现在呢?”
      “我和你的。”
      “我……”慕菱依听到他的话,脑子短路了一下,随即问道:“可是有很多女人的衣服,不是我的。是谁的?”
      江承禹突然笑了,“依依,你这算吃醋吗?”
      “才没有,我就是……”慕菱依将靠过来的江承禹推开,顺便扭过了头,说:“我不穿别人的衣服,也不和别人用同一个房间。”
      江承禹叹了口气,又一次靠近慕菱依,抱着她,“衣服是我买给你的,没有别人,这是我们的……婚房。”
      “婚……房。”慕菱依愣了一下,讷讷的回头,看着江承禹认真的表情,轻声问:“我们要结婚吗?”
      “你不想吗?”
      “想。”几乎是脱口而出,说完,慕菱依握住了嘴,有些不好意思的撇开了脸,“可是……我们才正式交往……八天。”
      江承禹伸手抚上她的脸颊,扳过她的脸,正视他,“依依,我们八年前就应该在一起。”
      慕菱依亮晶晶的眼里写着惊喜和疑惑,张了张嘴,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他。
      “喝杯姜茶,预防感冒。”江承禹见她可爱的样子,突然笑了,端起杯子,递给她,“放了有一会儿了,再不喝就凉了。”
      “阿嚏,阿嚏,阿嚏!”没等她接过杯子,就连打三个喷嚏,委屈的看向江承禹,“好像已经感冒了。”
      “那也得喝。”
      “哦。”慕菱依接过杯子,乖乖的喝了一口,姜味很浓,她不喜欢,但还是忍着喝了一杯。放下杯子,还没等她说话,江承禹就捂着她的后脑勺贴了上来。
      多次磨合,两人接吻已经格外默契,唇齿相依,难舍难分。两人好像被点燃了一样,紧紧相拥,努力迎合着彼此的索取。在江承禹的引导下,慕菱依攀着江承禹的脖子,逐渐的向后倾倒,跌在沙发上,身上本就只有一件单薄的衬衣,领口的扣子被解开,露出精致的锁骨……
      “嘶!”喘息之间,慕菱依的眉头紧皱,双手抵在江承禹胸前,“我脚上有伤,刚才碰到了,很疼。”
      江承禹注视着慕菱依,眼里刚刚燃起的欲望渐渐熄灭,帮她拉好衣领,坐起身来,低头看见慕菱依的右脚脚踝肿胀的通红,忙弯下身,想要看清楚。
      他的手刚碰到她的脚踝,就听见她“嘶”的一声抽气声,他赶忙轻轻的放开手。
      “怎么会这么严重?”江承禹心疼的问,“得去医院。”
      “不用。”慕菱依拽住江承禹,“上点药就好了,你去帮我拿药箱。”
      江承禹皱了皱眉,没等他说话,慕菱依也已经看向她的脚,说:“刚才没怎么严重,也不疼,现在才疼的,居然肿了这么多。”
      “嘶!”慕菱依自己碰了她的脚踝,疼的她眼泪都快出来了,“好像真的得去医院,好疼。”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