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预备 ...

  •   1
      
      回去的路上,慕菱依一只手扶着后座,一只手轻轻的拽着江承禹的衣角,怕靠的太近尴尬,又怕离得太远,掉下去,总之很不舒服。江承禹一句话也不说,她也不知道找什么话题,满脑子都是刚才那个吻。
      江承禹为什么吻她?喜欢她?
      慕菱依胡思乱想间,双手不自觉的都拽住了他的一角。路口的一个颠簸,无意间又靠在他的身上。
      从学校到家楼下,再次楼下到家门口,两人一句话没有说。慕菱依这才发现,江承禹被她拽过的衣角,许是太用力或者有汗渍,皱巴巴的。她有些不好意思,抬头,正好对上江承禹的脸,唇上明显的伤痕又让她一怔。
      
      合欢树下的那个吻,虽然青涩但是很美好,然而后知后觉的慕菱依,刚刚在江承禹的引领下轻启薄唇,却突然在这时清醒过来,冷不丁一咬,只听见江承禹“嗞”的吸了口气,瞬间睁开了眼睛,两人四目相对,她满心惊慌和惊喜,竟然忘记了立刻松开牙齿。待到慕菱依知道她做了什么,松开牙齿,只看见江承禹已经握着嘴巴退后了两步……
      
      “对……对不起。”慕菱依撇开眼,不敢看江承禹,不自觉的咬了咬嘴唇,低声说:“可是……是你先偷亲我的。”
      “是我不对,我太着急了。”江承禹没听到慕菱依小声嘀咕什么,但这一路,他心里也是五味杂陈,继续说:“依依,我……我喜欢你,三年前就喜欢你。”
      慕菱依愣在原地,脑子霎时一片空白,江承禹喜欢她?
      “我问你想不想谈恋爱,是我想和你谈恋爱,可是你一直帮别人递情书给我,你想过我的感受吗?”江承禹见她没有反应,双手托住她的肩膀,问道,“我约你看画展、吃饭,刚你补习功课,我做这么多,你真的是木头人,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我……我不知道你……喜欢我。”
      “那你现在知道了。”江承禹目光灼热的直视慕菱依,似乎迫切的希望她给他一个满意的结果。
      “我……我……”慕菱依脸通红,她鼓起勇气,“我也……”
      “算了,你不想说就算了。”江承禹突然阻止,有些失落,“如果你想毕业再说,那就毕业再说。”
      “你不是要回英国吗?”
      “我还会回来的。”江承禹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温柔的说:“早点休息。”说完,就转身回了家。慕菱依讷讷的站在自家门口,看着他略显失落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暗恼为什么话到嘴边就是说不出来,“我也喜欢你”这么简单的五个字为什么说不出来。
      
      2
      
      闹钟响过三遍之后,慕菱依终于鼓起勇气按掉了。迷迷糊糊的起床、洗漱,往包里塞了两个小面包就匆忙的出了门,正好七点半。
      江承禹站在她家门口,见她出来,看了看表,轻笑,“很准时。”
      慕菱依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没有说话。她的确失眠了,想着江承禹的话,窃喜,犹豫着是不是开启一段不一样的体验,然而好像总是缺少一些勇气。
      原本以为再见到他会尴尬,没想到江承禹好像根本不记得昨天说过什么一样,依旧是淡淡的表情,她也只好不再提。
      
      夏日的清晨微微还有些凉意,慕菱依却感觉手心微微湿润,抓在江承禹纯白的衬衫上,突然想起那件被她染了口红的衬衫,也是这样纯白无瑕,好像新的一样。她不由的放开了江承禹的衣角,抓住了车座。
      “怎么了?”江承禹感觉到慕菱依的变化,不由的问道。
      “没事。我手上有汗,把你衣服弄脏了。”慕菱依回答道,又紧接着说,“江承禹,你的衬衫是在哪里买的?”
      “不知道。你怎么突然问这个?”江承禹问道。
      “没事,就是感觉手感很好,质量应该也不错。”慕菱依心虚的说道,心想,还不是因为把你的衬衫洗坏了,打算赔你一件。
      江承禹突然笑了,说道,“我回去问问阿姨,我的衣服都是她准备的。”
      “哦。”慕菱依说道,拖了一个常常的尾音。
      “抓紧点,小心掉下去。”江承禹说:“洗衣服是洗衣机的事情,又不需要你洗。”
      听到江承禹的话,慕菱依小声嘀咕了一句,“那你还让我洗口红,还洗坏了”。
      “呲!”自行车突然停在了路边,慕菱依又是一个不注意,撞在了江承禹身上。
      抬头看了看周围,并没有什么特殊,跳下车来,问道,“我们到了吗?”
      “没有。”慕菱依回头看着慕菱依,道,“骑着车听不清你说话,你先说完我们再走。”
      “我……没什么话要说,你继续骑车。”说着,又一次拽着江承禹的衣角跳上了后座。
      平常她自己骑车,眼睛总是盯着前面,这次,看着街道一侧各式各样的建筑、商铺、广告牌和行人,竟一下子觉得,这些每天都被她忽略的场景,也可以很生动,很精彩。
      “你笑什么?”江承禹问道。
      慕菱依这才发现,她竟不自觉笑出了声来。
      “没什么,突然觉得,以前都没有仔细观察过街道长这样子,其实蛮漂亮的。”慕菱依随口说。
      江承禹没有说话,嘴角轻扬,觉得此刻的风景的确不错。
      
      距离学校不足百米的地方,“前方学校,减速慢行” 的牌子显得比以往格外显眼,慕菱依跳下自行车,向江承禹到了谢,正打算走,被江承禹一把拽住,“依依,我昨天说的话是认真的,我不勉强你,但是我想要一个答案,我最迟等到放学,如果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做我女朋友了。”说完,没等慕菱依反映,就骑车窜了出去。
      慕菱依愣在原地,这样也可以?她突然笑了,觉得此刻的江承禹并不总是冷静、严肃的与他的年龄不符,他也可以很……可爱。
      她突然想起,前段时间在家门口,如往常一样,把递情书给他时的一段对话:
      “慕菱依,你知道挡桃花最好的方式是什么吗?”
      慕菱依摇头。
      “就是先摘一朵,而且让大家都知道。”
      “哦。”慕菱依随意的点点头,依旧保持着给他情书的姿势。片刻见他不接,才后知后觉,一脸惊讶,“江承禹,你什么意思?你拿我挡桃花?你……”
      “我没说是你,你自己说的。”
      “那就好。”慕菱依突然松了一口气,继续说:“我不想早恋,也不想被你那些小迷妹当敌人,眼神都能杀死人。”
      江承禹看了她一眼,意味深长,然后,少有的没有说再见就回了家……
      
      也许,她真的是后知后觉。她站在原地,嘴角轻扬。
      “大清早,想什么呢?”有班里的同学路过,看见慕菱依傻笑,凑过来问道。
      “没什么,感觉天气不错。”慕菱依回答。
      “什么啊,这几天天气都很好。”同学仰头望了望天空,疑惑道。
      “第一节班主任的课,你们再磨蹭的话,只能站着上课了。”另一个同学路过,脚步没停,提醒道。
      “是哦,菱依,快点!”说着,她拽着慕菱依就往前跑。
      
      走到教室门口,望向最后一排,江承禹已经端坐在座位上,看见她,一如往常,她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她掏出笔记本,撕下了最后一页,提笔写了几个字,认真折起,递给后面的同学,轻声道:“传给江承禹,谢谢。”
      她扭头间没敢往江承禹的方向看,心跳加速好像要跳出来一样。后排的学生似乎也惊讶了一下,握着纸停顿了几秒,又依次传给了后面的同学。
      
      上课铃声响起,慕菱依心不在焉的翻着课本,满心想着江承禹看见字条的表情,可又不敢往后看,想着他会给她回复什么,可一节课下来,也不见后排的同学叫她,倒是她,有意无意的往后靠了好多次。
      好不容易熬到课间操,她请了假,这几天可以不用跑操,便在教室里坐着。回头,江承禹居然也在。她张了张嘴,没有说话,扭过头,翻书下节课的课本,假装做习题。
      
      慕菱依一道题心不在焉的看了三遍,依旧没有弄明白题目在说什么,只听见耳边传来三个字,“我同意。”
      抬眼,江承禹站在她旁边,手里还拿着她写的那张字条:“信纸我就不还了,免得到时候你耍赖。”
      “那不是信纸。”慕菱依的脸瞬间红了,字条上写的是,“如果毕业你还喜欢我,我们就交往吧”还画了个她自以为不错的笑脸。
      江承禹没有反驳,轻笑着低头靠近慕菱依通红的脸,江承禹唇上的伤结了暗红色的伤痂,慕菱依只感觉脸更烫了,忙推开江承禹,“音乐快停了,你再不走要迟到了。”
      云城一中每天上午的课间操时间,是组织各年级学生跑步。第二节课一结束,校园里各处的喇叭就会响起音乐,音乐期间,各班级要组织好队列,音乐结束,就代表组队时间结束,有同学迟到的班级扣集体分和迟到同学的个人分。
      江承禹再次摸了摸慕菱依的头,转身出了教室,慕菱依收回眼,发现她的桌上也有一张字条,打开:“我等了一晚上,你等两节课,不过分吧?”旁边还画了个鬼脸,有些可爱的鬼脸。
      慕菱依哭笑不得,又一次得出结论:江承禹一点也不高冷,明明是小气+幼稚。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