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花寄 ...

  •   1
      
      “合欢蠲忿”,寓意消怨合好。
      偶然的一天,慕菱依翻到了到合欢花的花语,一时想起,那时的阴差阳错,也可以歪打正着。
      
      自从她和江承禹的照片在论坛疯传,她的身边总是充斥着很多不友好或者说“嫉妒”的声音,虽然江承禹清口澄清,依旧没有好转。无奈之下,她选择“帮别人送情书”的方式洗脱嫌疑。她本以为,这是目前平息众怒最好的方式,可她没想到,这种方式,会给当事人带来困扰。就是在送了一个月之后,江承禹和她说,学期末结束回英国。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江承禹很少去学校,慕菱依的日常依旧,上学、放学两点一线,上课、下课、自习,枯燥又充实,但心里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回家的路依旧是那条,车水马龙,商铺依旧,但隐隐觉得心里空空的。走到每次和江承禹分开的那个路口,慕菱依不自觉的停下车往后看了看,橙色的夕阳照在大厦的玻璃,反射着橙色的光,隐隐竟有些刺眼。慕菱依不自觉的闭了一下眼睛。再睁眼时,江承禹好像站在马路对面看着她。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没有人。
      果然是看错了。
      
      连续这样失神的几个星期以后,慕菱依觉得,这样下去她会疯掉或者抑郁,所以决定找江承禹说清楚。然而,江承禹不在家。他偶尔出现在教室里,每每他想要找他说话,总被他用各种理由搪塞掉,留下一众看热闹的同学。委屈又无措,慕菱依小小的虚荣心加自尊心告诉她,既然如此,她也不理他便好了。
      当然,江承禹的这一行为,对她而言,也并非全无好处,比如,托她送情书的人几乎在一夜之间都消失了。
      她的世界似乎又恢复了平静。
      
      2
      
      一节普通的体育课,大家和往常一样,完成了练习之后开始自由活动。女生大多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踢毽子、聊八卦,或者看男生打球。
      江承禹难得的出现在球场上,不出意外的,吸引很多女孩儿的目光。
      距离下课大约还有五分钟的时候,男生们结束了打球。慕菱依买了水,本来是打算向江承禹求和的,这段时间,他们无视对方的作法真的很幼稚,也很叫人别扭,然而,被人抢先一步。
      一个身穿米白色连衣裙,长相甜美的女生径直走到江承禹面前,递上去一瓶水,说,“江同学,我们又见面了。”
      这一举动无疑吸引了大家的目光,谁能想到呢,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儿突然出现在他们班级的体育课堂上,还递给“冰山”一瓶水。
      江承禹没有接,看着她,皱了皱眉,好像是在想这个人是谁。
      “我叫米果,是实验一中高一的学生,全国青少年钢琴大赛的时候,我们见过。”米果看见他眼里的疑惑,解释道。
      “你找我什么事?”江承禹面无表情,又看了一眼米果,问道。
      “我……”米果犹豫了一下,看着江承禹,面色微红。
      慕菱依一群人在旁边看着,大家似乎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而江承禹做为当事人,似乎还在糊涂中,也许是在装糊涂。
      见她犹豫着不说话,江承禹又一次皱了皱眉,转身就要走。只听见清脆的声音突然想起,“我喜欢你!”
      这话一出口,江承禹愣了,周围的人也愣了,似乎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个女孩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朝一个只见过两次的男孩子表白。
      “我喜欢你。”米果又重复了一遍,脸颊通红,小心翼翼的看向江承禹,想要知道这少年是否也怀着同样的心意,想要知道她的这一表白是否可以收到她希望的回复。
      可惜,她这一看,失望了。
      江承禹微愣的表情即可恢复了一贯的清冷,微微皱眉,似乎遇到了一件麻烦事。米果提到嗓子眼,怀着满心欢喜的心瞬间沉了下去,眼眶似乎也有些微微湿润,勉强道,“我下周就要出国学习钢琴了,以后怕没机会说了,所以……我来只是想告诉你,我的心意,并不是想要你为难。”说完,她握起江承禹是手,将一瓶水和一个信封塞在江承禹手里,便匆匆转身,预朝操场外跑去。
      “等等。”江承禹看了看手里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无意间,朝慕菱依的方向瞥了一眼,然后走到那女生跟前,出人意料的嘴角轻扬。只见江承禹贴近女生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什么,女生的眼里满是惊讶,愣在原地,看着江承禹的侧脸,脸更红了,羞涩的轻声说了一句“谢谢”便朝操场门口跑去。
      
      下课的铃声匆匆响起,打断了大家沉浸在不可思议中的思绪,包括慕菱依。她瞥了一眼江承禹和他手里的信封,心里霎时被堵了石头一般不舒服。拿起原本为江承禹准备的水,咕隆隆的一下子全下了肚,忘记了她买的是刚拿出冰箱的冰镇水,也忘记了她是例假第一天。
      
      3
      
      黑板报是每个班每个月都必须要做的功课,本期的板报除了图画,其他的内容都要完成了,因为负责画画的同学临时请了病假,下周一就是检查的时间,便只好让慕菱依帮忙画一下。
      画画本来就是慕菱依的爱好,自然就没有推迟。其他的内容都已经完成,考虑到自己会画的比较晚,就让同一期出板报的同学先回去了,她一个人留了下来。
      然而,因为下午的莽撞行为,肚子好像闹情绪般,阵阵抽痛,慕菱依额头上冒着冷汗,趴在桌子上直不起身来,心想着,先休息一下,等会儿再画。
      空落落的教室里,安静的只有慕菱依呼吸声,她在内心里骂了无数遍自己的冲动和莽撞,然而疼痛并没有缓解。
      她趴在桌子上,无神的看着旁边的窗户,透过窗户往外看,天已经黑了,对面的办公楼零零星星的亮着灯,为转移注意力,她从能看见的最左边开始数有多少办公室的老师还在加班。
      数到十一的时候,身前突然笼罩了一层阴影,抬眼,江承禹站在她旁边,手里端着一杯热腾腾的姜糖水。
      慕菱依略显惊讶,坐起身来,“你还没走?”
      江承禹没有说话,将杯子放她桌上,径直走到了教室后面黑板旁,拿起粉笔思索。片刻之后,响起了粉笔划动的声音。只见江承禹正握着各色的粉笔,继续画她未完成的画,没有看板报书,也没有参考任何其他画作,就那么看似随意的涂涂画画。
      待他画完最后一笔,随意的扔掉粉笔,走出了教室。从两旁伸出来的樱花密密的开满了花枝,空中飘落着片片花瓣,轻轻覆盖在娟秀小巧的文字之间,增添了些许梦幻。慕菱依望着比板报书上还要精彩的插画,一时看的有些呆了,竟没有发现,江承禹出去时,将她旁边的杯子一同带走了。
      
      4
      
      许久没见江承禹再进教室,慕菱依以为他已经走了,虽然略显失望,但看在他帮忙画完板报的份上,也不再计较什么。肚子似乎也不那么疼了,便收拾书包,打算回去。
      等走到车棚,沿着车棚走了一圈才想起,她今早来的时候并没有骑车。
      此刻,已经过了末班车的时间,手机没电关机了,慕菱依抬头看了看天,漆黑中缀着半圆的月亮,远处闪烁着几颗星星,真的有种无力问苍天的悲凉感。无暇赏星赏月,现在,她只想骂人。
      “江承禹……混……”慕菱依狠狠的说。
      “叫我做什么?”她的话音还未落下,听到熟悉的声音,即便是风都是热的六月,她也冷不丁打了个寒战,还好没有说完。
      “你……你还没走,我以为你已经回去了。”慕菱依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刚才她打算骂人来着。
      “混蛋?依依,我不知道你居然还会骂人。”江承禹突然笑了,“我帮你画板报,不谢我就算了,居然……”江承禹一边说,一边向前,慕菱依无法,只得后退,一步,两步,三步……江承禹的话未完,她就被逼着靠在了树上。
      “我不……对不……”慕菱依语塞,撇开眼又看向他,“谢谢你帮我……”
      一阵风吹过,合欢树轻摇,昏黄的路灯下,偶有长熟的合欢花瓣落下,虽然看不真切,花絮卷曲,没有白天那般飘逸好看,淡淡的花香飘进鼻子里,却也依旧好闻。
      一片花瓣堪堪落在了慕菱依的肩头,江承禹犹豫了一下,还是帮她取了下来,拿在手里,玩味的看着花,又看看慕菱依。
      不知为何,慕菱依从江承禹手里接过花絮,轻声道:“承禹,我们和好吧。”
      江承禹听闻,看着她的眼,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我觉得我们不应该这样。”慕菱依试探的说,“我不应该总是帮别人转交情书打扰你,也不应该刻意躲着你。”
      “然后呢?”
      “这段时间,你总不理我,我觉得……很难受。”
      “还有呢?”江承禹继续问。
      “我们又没有做什么坏事,躲着别人反而很奇怪。”慕菱依有些不好意思,“在你回英国之前,我们还是邻居。我想和你一起上下学,还想你周末帮我补课。所以……”
      江承禹笑了,“所以什么?”
      “所以……花送你,”慕菱依把从江承禹手里夺过来的花放在两人身前,亮晶晶的眼睛里略显羞涩,“我们和好吧,不要冷战了。”
      不知是合欢的蛊惑,还是他本就藏着这心思,慕菱依的话音未落下,江承禹已经欺身向前,他的唇稳稳的附在了慕菱依的唇上。
      柔软的唇瓣碰到彼此,两人据是一愣,慕菱依不自觉的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同样错愕的眼睛。似乎两人都被这突然而至的吻弄晕了,双唇相依,只是相依,没有任何动作。
      江承禹率先回过神来,脸上似乎还带着一丝笑意,托着慕菱依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