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再见 ...

  •   江承禹说明天到云城。
      看到这一消息的慕菱依,抱着手机,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嘴角轻扬,掩饰不住的欣喜。
      早上收到的消息,如今已经到晚上十一点了,神经依旧异常活跃,加上夏日夜晚异常炎热,慕菱依失眠了。
      她想着既然睡不着,不如继续赶稿吧,这段时间忙着论文,专栏都没来得及存稿,明天编辑该催稿了。这么一想,索性就不睡了,起床写稿。
      洗了澡,抱着电脑,冲了咖啡,在客厅的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好,刚写三句,就听到门口有响动,再一听,声音停止了。
      “叮铃—叮铃—”
      是异常醒耳的门铃的响声。
      慕菱依的心跳一下子就加快了,谁这么晚了来找她?
      江承禹?
      不是,他明天才到。
      坏人?
      不是,坏人不会按门铃。
      如果是试探家里有没有人呢?
      慕菱依有些慌了,看看四周,除了自己,连可以防身的工具都没有。
      回卧室,假装没有人?
      不合适,如果是小偷的话,肯定会进卧室偷东西的,如果是入室抢劫,就更惨了。
      拿工具,在他进门的时候把他放倒?
      慕菱依自认虽然练过几天跆拳道,但是真的还没有那个能力。
      在门铃第三次响起的时候,先看看是谁,然后报警,如果来不及,就想办法将他放倒。她在卫生间拿了拖把,轻轻的走到门口,从猫眼朝外看。
      “吧嗒!”手里的拖把掉在了地上,慕菱依愣在原地,心怦怦跳,脑子却一片空白。
      门铃没有再响第四遍,楼道里的灯是声控灯,因为没有声响熄灭了。那人略显失落,转身打算离开。慕菱依这才定了定神,打开了门。
      
      门开的一瞬间,灯光洒在那人身上,略显疲倦的脸上现出惊讶的神色,定眼看清慕菱依,眼神变得复杂起来,先是惊讶,然后是不解,再是微微皱眉,最后才恢复平静。
      “怎么敢穿成这样开门?”江承禹跨步进门,语气里微微有些愠色。
      “我……我看见是你……没来得及想。”
      他看到门口的拖把,突然笑了:“依依,你是把我当成了坏人?”
      慕菱依尴尬的扶起拖把,说道:“你不是明天才到吗?”
      “距离我发的消息,已经过了24小时了。”
      “那你也不能三更半夜……”慕菱依咬了咬嘴唇,没有说下去。
      江承禹嘴角轻扬,慢慢的走到慕菱依跟前,定定的看着她,缓缓的开口道:“我想过这个时间敲门不好,可能你睡着了都不会听到,可是我没想到依依,你这么隆重的欢迎我。”一边说,一边靠近慕菱依,直到把她从门口逼到沙发的一角,退无可退。
      “大半夜的,我以为是坏人,才拿拖把……”慕菱依不敢看江承禹,撇开了头。
      江承禹眼睛深邃,他不再靠前,而是右手扶着沙发靠背,左手扶着沙发的扶手,上下打量了一眼慕菱依,说:“穿成这样,欢迎坏人?那我很乐意扮演一次坏人。”
      “流氓。”慕菱依伸手推开江承禹,站起身来,这才注意到,自己穿了一件低胸V领的黑色蕾丝睡衣,脸一红,拽过旁边的外套,默默的披上,又默默的坐到了沙发的另一边。
      空气中又一次陷入了安静,比刚才还要安静。
      
      “这睡衣……是你自己买的?”江承禹坐在沙发的一侧,眼神复杂。
      在他的印象里,慕菱依总是穿着肥大的校服,周末虽然穿便服,也多是清新、小家碧玉的样子,虽然已经过了这么多年,虽然他未见过她穿睡衣,但是如此……性感、妩媚的样子,确实出乎他的意料。
      “不是,图南送我的。”慕菱依说道,“她同时看上了红色和黑色的,抉择不了选哪一件,就都买了,然后选了一件送我。”
      江承禹了然,转开了脸:“你现在穿,有点儿早。”
      “早吗?春天已经过完了,又不会冷。”慕菱依不解,疑惑道。
      江承禹转过脸,眼睛轻眯,盯着慕菱依:“依依,你是怪我回来的太迟?”
      慕菱依抬眼疑惑的看向他,许久,只见江承禹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的走到慕菱依跟前,道:“你这样,我会以为,你故意穿给我看的。”
      慕菱依见他逼近,心猛然跳了一下,说道:“才不是,那是因为我刚才洗了个澡,手边只有这么一件衣服,随手就穿上了。”
      慕菱依撇开眼的同时,低头看向她随手穿上的衣服,黑色蕾丝紧贴在身上,性感的V领明显的衬着她胸前的优势,裙子延伸到大腿的一半,而她刚刚穿上的外套,与她先前的裙子正好是一套,非但没有什么遮掩效果,反而衬出她的身形更妩媚,加上她还未干透的栗色长发随意披在肩头,更增添几分妖娆之色。
      慕菱依脸瞬间发烫,她抬头看了一眼江承禹,只见他眼里是她从未见过的复杂之色。一时间,四目相对,这次慕菱依率先反应过来:“我先去换衣服。”
      
      “砰”一声关上卧室的门,慕菱依的心依旧在砰砰砰的加速跳着。她心里想过很多次和他再见面的场景,但是从没有想过是刚才那样。慌忙逃回房间的慕菱依靠着门,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心绪依旧没有平复下来。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想笑,又想哭,觉得尴尬,又隐隐的开心。
      再次出来时,江承禹正坐在沙发上,手边的咖啡已经见了底。慕菱依定眼一看,是她刚才喝过的。只见江承禹一手拿着手机回消息,一手又端起刚才的咖啡,见她出来,轻笑:“晚上喝咖啡,难怪睡不着。”
      “那是……”慕菱依本想说,“那是我的咖啡,我喝过了”,可是见江承禹一副“我知道”的表情,改口道,“那你还喝。”
      “现在是早上。”慕菱依看看时间,虽然才四点,天似乎已经隐隐亮了。她撇撇嘴,没有计较。
      走到窗边,拉开窗帘,阳光一瞬间照了进来。清晨的阳光,有些清冷,淡淡的,却有种说不出的舒服。
      “依依。”不知道何时,江承禹走到慕菱依身侧,挡住了她继续看向窗外的视线,眼神深邃的看着慕菱依,“我是男人。”
      “嗯?”慕菱依疑惑的看向他,“难道我看起来像傻子,分不清男女吗?”
      “正常的男人。”江承禹继续说道。
      “我有说过你不正常吗?”慕菱依再次鄙视道,顺便伸手想要推开江承禹,“不要挡着我看阳光。早上的阳光好漂亮,好像是绿色的。”伸手的一瞬间,看着玻璃上自己的影子和江承禹的影子重叠,嘴角轻扬,虽然他觉得江承禹刚才说的话莫名其妙,还是很开心。
      江承禹叹了口气,走到她身后轻轻的环抱着她,缓缓开口:“所以,像刚才那样的衣服,如果你没有进一步的想法,不要再穿了。”
      不知道阳光是不是一瞬间变成了红色,而且有了温度,慕菱依只知道,自己的脸发烫,本来想借看阳光的时间,平复一下思绪,这下,更乱了。
      如果,她想过呢?这话她当然没有说出来,只是任由他抱着。
      天空从灰白色变成了蓝色,依旧不见江承禹松手的意思。落地窗清晰的映着的江承禹的影子,靠在她肩头,紧闭双眼,略显憔悴。慕菱依不忍打扰他,又觉得这样休息不好。
      “承禹,累了可以到床上去睡。”慕菱依略显心疼。
      “我抱一下,一会儿就走。”江承禹闭着眼,说道。
      “你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慕菱依问。
      “有。”江承禹依旧闭着眼睛,“忍不住想你,就过来看看。”
      慕菱依听到他如此坦然的回答,微微愣神,片刻,嘴角不自觉的轻轻扬起。
      
      “叮铃—叮铃—”
      又是一阵门铃声打断了两人的温情。
      江承禹按了门铃,问道:“屋里可以洗澡吗?”
      慕菱依真疑惑,她刚搬回来,并没有几个人知道,为什么这么早就有人敲门,听到江承禹如此说,还在糊涂中的她,随口说道:“我的房间可以,客房没有热水。”
      “你的房间是那间?”
      “那里。”慕菱依指了指,见江承禹已经朝房间走去,迟钝的眨了眨眼睛,正欲开口,只听见江承禹好听的声音又一次传过来:“依依,洗完澡想睡一会儿,七点半叫我,可以吗?
      “可以。”
      “我可以在你房间睡觉吗?”
      “可以。”
      问完以上问题,江承禹的嘴角突然扬起一抹笑,看着慕菱依:“等会儿衣服送上来,你帮我拿进来吧。”
      “好。”
      慕菱依说完最后一个字,目送他的身影从拐歪处消失,才疑惑的问自己,他们现在的关系……到了他可以随意进出她房间,在她房间睡觉的程度了吗?
      然而,她不及多想,门铃又一次响起,打乱了她的思索。
      
      快递来的衣服,是一整套,从里到外。
      慕菱依抱着衣服走进房间,听着浴室的水声,脸又一次不自觉的红了。她本想敲门告诉江承禹衣服送到了,又不好意思,便只好把衣服放在了床上,心想他出来时就可以看得见。
      慕菱依关上了卧室的门,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看着那杯喝完的咖啡,愣愣的出神。突然,她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拿着杯子进了厨房。
      
      慕菱依搬回来还没有几天,没有正式的去过超市,冰箱里只有一些简单的速食,面包、牛奶、鸡蛋、生菜。她利落的做了两个三明治,热了牛奶。
      正好七点半,她放下碟子,打算叫江承禹起床。只听见卧室门开又关上的声音,江承禹已经准时的出现在她面前。
      “你……不吃早饭直接出门吗?”慕菱依见他已经打了领带,不由的问道。
      江承禹轻笑,走到餐桌前,帮慕菱依拉开椅子,自己又坐到了对面,说:“我没想到你做了早餐。”
      “你今天去哪里?”慕菱依喝了一口牛奶,问道。
      “去公司,有个会议。”江承禹说道,脸上带着淡淡的疲倦。
      慕菱依本想提醒他注意休息,想着即便她说了,也并没有什么意义,便没有再说话。
      “今天回学校?”江承禹问道,未等慕菱依回答,紧接着又说,“我送你。”
      “你来得及吗?”慕菱依问道,他一向很忙,“我可以打车或者坐公交。”
      “上午……没事。”江承禹皱了皱眉,他在慕菱依面前撒谎,总是觉得有些不自在,需要用一些表情来掩饰。
      慕菱依点了点头,她本是不相信江承禹刚回国就能有空闲时间,但他对待正事一向认真,想来,他说没事,就一定是没什么大事,也就没有再问。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