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05 ...

  •   帕特留斯:“今天天气很好。”
      
      容远:“今天天气很好。”
      
      帕特留斯:“谢谢,你做的饭很好吃。”
      
      容远:“谢谢,你做的饭很好吃。”
      
      帕特留斯:“请问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
      
      容远:“请问我可以揍你朋友吗?”
      
      帕特留斯皱了皱眉,又教了一遍,边写边说:“请问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
      
      容远认真地、一字一顿地学:“请问我可以揍你朋友吗?”
      
      帕特留斯很奇怪,他这两天教容远说通用语,容远总是学得很快,发音也很标准,几乎从不出错。怎么今天……
      
      他放下手中的笔,抬头仔细看了看容远,敏锐地看到他眼中还来不及藏起来的一抹调皮的笑意。
      
      “臭小子!你给我好好学!”
      
      帕特留斯暴跳如雷,抓起教案就拍在容远头上。
      
      教案只有几张纸,很薄,打着也根本不疼,但容远还是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双手盖住脑袋,抗议道:“不许打头!你这个暴君!”
      
      帕特留斯用比刚才还大的声音喝道:“不许说暴君这个词!这是对陛下的不敬!你想被绞死吗?”
      
      他抓起教案,又在容远头上“嗵嗵”地敲了两下。
      
      “过分!我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人敲过我的头!”容远撇嘴愤愤地说。
      
      “怎么,你恢复以前的记忆了?”
      
      帕特留斯吼得口渴,喝了口水,努力心平气和地问道。
      
      这两天里,他已经知道了容远失去了所有记忆的事,但每当他心生同情和怜惜的时候,这种心情总是会被容远自己给搅和的乱七八糟,最后只顾着生气了。
      
      容远理直气壮地道:“没有!但我知道肯定没人这么对我!帕特留斯老师,你是第一个。很好,你已经打破了吉尼斯纪录,我记住你了!”
      
      “吉尼斯纪录?那是什么?”帕特留斯没理会他恶狠狠的宣言,问。
      
      容远眨眨眼睛,想了会儿,说:“我也不知道。”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对视片刻,帕特留斯干咳一声,拿起教案说:“算了,等你下次想起来再说,我们继续——请问你能和我做朋友吗?好好学!”
      
      最后三个字,他是大声吼出来的。
      
      “请问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请问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请问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容远鼓着气一脸说了三遍,然后自己回答道:“不能!”
      
      “嗵!”
      
      “啊!”容远叫了一声,盖着脑袋说:“帕特留斯老师,我真的已经全都学会了。你看我现在跟你这么顺畅的对话,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但你才认识了五百个字词!”帕特留斯敲着桌子吼道:“你是想当文盲吗?啊?光会说,不会看?不会写?!”
      
      “但我已经学了两个小时了,我需要休息!”容远拍着桌子跟他吵:“学习应该是快乐的!应该劳逸结合!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你不能强迫我学习!”
      
      “狗屁!学习就是痛苦的!不经磨砺,怎么能成才?”帕特留斯怒吼道:“今天你要不学够一千个词,你就别想下课!”
      
      容远手疾眼快地抓起练习纸挡住帕特留斯的口水,但手上还是溅到了一点,加上听到“一千个词”这种可怕的话,立刻跳了起来,生气地喊:“我不学!你真讨厌!你肯定是因为太讨厌了,才会变成老鼠的吧?”
      
      帕特留斯一愣,整个人肉眼可见的灰败下来。他嘴唇颤抖着,似乎想要解释什么,但最后只是默默放下教案,低着头转身出去了。
      
      不加思索的话一冲出口,容远就后悔了。他嗫嚅着,不知道该怎么挽回,看到帕特留斯离开时佝偻的背影,更是不知所措。
      
      愣了一会儿,帕特留斯没有回来。
      
      容远把桌子上的教案收拾好,洗洗手,然后把刚才帕特留斯教他那些东西都写了一遍,写的时候还不时地朝门口张望。
      
      全都写完以后,帕特留斯还是没有回来。
      
      已经到吃饭的时间了。
      
      容远来到门外,看到帕特留斯并没有走远,他就坐在附近一块土堆上,怅然地望着远方。
      
      神色憔悴,背影萧索。
      
      容远愧疚愈浓,他抿了抿嘴唇,却说不出道歉的话。
      
      走到帕特留斯身后,容远迟疑片刻,小声道:“我把刚才的练习都写完了。”
      
      “嗯。”帕特留斯回头看他一眼,长叹一声,道:“唉,你说得对,我的确……是个讨厌的人!不然,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不是,没有!我瞎说的!”容远忙安慰道:“帕特留斯老师是很好的人!是我认识的最好的人!”
      
      坐在土堆上的帕特留斯暗暗翻了个白眼。
      
      【你失忆以后,认识的人就只有我一个吧?】
      
      他酝酿了一下情绪,萧索地说:“认字……你要是真的不愿意学,那就算了吧……三五百个字词,也足够基本生活所需了。其余的,今后慢慢学也行。”
      
      原本这就是容远想要的,但是看到帕特留斯失落神伤的样子,他咬咬牙,说:“不,我愿意学的。还请老师继续教我。”
      
      “那……一千个词?”
      
      “……好!”
      
      “每个词都练习十遍抄写?”
      
      “……好!”
      
      “能保证今后认真学习吗?”
      
      “能!”
      
      背对着容远的帕特留斯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
      
      他慢吞吞地站起来,揉了把脸,再拍拍身上的土,收起嘴角上弯的弧度,露出一个带着三分伤感、七分欣慰的浅淡笑容,对容远轻声说:“走吧,先去吃饭。吃完饭后,我们再继续学习。”
      
      容远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冷不丁地突然问道:“帕特留斯老师,你刚才是在偷笑吗?”
      
      “没有!哪有?没有的事!”帕特留斯严肃地说:“没有证据就胡乱质疑他人是很不礼貌的事,你要记住,做人一定要谨言慎行!”
      
      没有吗?容远疑惑。
      
      虽然他确实没有看到,但他感觉帕特留斯刚刚就是很开心地偷笑了一下。
      
      不过容远也没有追究,毕竟是他自己先说错了话。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回去。不一会儿,窗户中就漂出了饭菜的香味。
      
      结束了一天的学习,容远已经精疲力尽,但他还没有来得及躺到床上,金色罗盘就忽然冒了出来,一根迅速变红的指针指向远处。
      
      容远一下就来了兴趣。
      
      第一次罗盘指针给他带来了帕特留斯老师。虽然在教学的时候这位老鼠老师是个货真价实的暴君,但平时他们相处得还是很好的,帕特留斯也教给他很多东西。
      
      这一次,指针又会为他带来什么呢?
      
      疲惫瞬间一扫而空。容远兴致勃勃地换上出门的衣服,对楼上喊了一声:“帕特留斯老师,我出去一趟!”
      
      说完后,他也不等帕特留斯的回应,就顺着指针的方向走了出去。
      
      一路走了很远,渐渐的,灰褐色的土地逐渐变了颜色,地面多了些零星的绿色,远处还出现了村庄的轮廓。
      
      容远停住脚步。
      
      罗盘指针,已经彻底变成了黑色。
      
      ——这预示着什么?
      
      他不知道,但心中忽然有些不安。
      
      “轰!”
      
      夜色中宁静安谧的村庄中忽然爆发出一声巨响,一栋房子忽然倒塌,尘土飞扬!
      
      容远瞪大了眼睛。
      
      飞扬到半空中的尘土中,一个巨大的身影缓缓站了起来!它周身都是宛如盔甲一样的黑色甲壳,面容狰狞可怖,巨大的头就像刺猬一样生出十几根细长的尖刺!
      
      远远看去,那家伙至少有十来米高,村庄里房屋的高度甚至还不到它的膝盖!
      
      隔着这么远,容远都能感受到那道身影爆发出的恐怖气息。他倒吸一口气,惊愕难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容远又看了一眼罗盘指针,黑色的指针弥漫着不详的气息,依然坚定地指向前方。
      
      村子里有人发出惊恐的尖叫声,一些人从房子里冲出来慌张逃跑,有的人身子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
      
      “吼——”
      
      震耳欲聋的吼声炸响!
      
      巨大的怪物仰天发出一声怒吼,无数人被吓得晕倒,空气似乎都在巨大的声浪下震颤!
      
      一时间,那些村民仿佛都失去了发声的能力,呆呆地看着魔神一般的怪物,身体僵硬地根本动也不能动。
      
      怪物吼完,长及脚踝的双臂在身前胡乱砸了一通,四五栋房子被它砸塌,里面的人想必也没有幸免。但其他人并没有趁机逃跑——他们已经被吓破了胆子,恐惧所摄,使得这些人就像待宰的羔羊一样,没有能力做出任何反应来。
      
      不幸中的万幸是,怪物个子很高,因为甲壳的关系似乎也不能低头,因此它其实根本没有看到自己脚下的这些村民,刚才的发泄只是它本能一样的举动。
      
      然后它砸完房子,抬眼,注意到了自己视野中唯一的活物——容远。
      
      “吼——”
      
      怪物怒吼一声,四肢并用朝着容远大步冲来!
      
      “那少年——快跑啊——”
      
      当怪物越来越近的时候,容远听到村子里有人这样大声喊到。
      
      他像是被吓傻了一样看着怪物逼近,一动不动。
      
      容远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很奇怪,就好像他被分裂成了两个人——
      
      一个他理智地认为面前的怪物非常危险,需要立刻逃跑!
      
      另一个他则无来由地觉得这只怪物不过尔尔,就算这家伙看起来一脚就能把他踩扁,但容远却感觉自己似乎只要抬一抬手指,就能把它斩成两半!
      
      【这种东西,也配让我逃跑?】
      
      不知为何,他心中甚至这样轻蔑地想到。
      
      容远像中了魔一样没有听从自己理智的建议,而是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目光淡漠地看着迅速逼近的黑色怪物,看着它狰狞血红的眼睛和遍布獠牙的大嘴,微微抬起了手指。
      
      容远没有注意到,此时此刻,一些肉眼难察的微小电弧开始在他的指尖环绕,那样细小的电弧,却让他手指周围的空间都出现了细如发丝的裂痕!
      
      “咻——”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鸣镝般的啸声。
      
      一道迅如闪电的亮光穿过了怪物的头颅,让那颗刺猬脑袋像西瓜一样爆开,巨大的身体轰然栽倒,手臂就砸在容远的脚边。
      
      容远一愣,电弧悄然消散,刚才的那种感觉也如同泡沫一般消失。
      
      他回过头,见一只矮胖的老鼠站在身后几十米远的地方,长相滑稽的脸上带着种从未见过的严肃和凛冽。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4-25 21:26:44~2020-04-26 22:11: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老婆的年夜饭什么时候 3个;恍惚 2个;一定是我交友的方式有、恋旧、环境、单推人、半仙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定是我交友的方式有 30瓶;何觅何 25瓶;frieda 12瓶;恋旧、墨色、宝贝,我爱你、无邪 10瓶;卷上流光 3瓶;胖猪猫 2瓶;老婆的年夜饭什么时候、小狸子、单推人、迷雾鲛人、肆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