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 ...

  •   【规则五:契约者可将功德商城中兑换出的物品交由他人使用,但要记住以下两点:第一,不能向他人透露商品的来源;第二,如使用者因为不适用商品而出现重病、中毒、死亡等结果,契约者将扣除相应功德。】
      
      ………………………………………………………………………………………………………………
      
      近两百多平米的房子,放在一般的村子和小镇里根本算不上什么。但若是在寸土寸金的帝都,就十分珍贵了。不说平民,就连很多官员和商人在帝都也只能租住在鸽子笼一样大的房子里。
      
      而比帝都更稀罕的,就是在这死亡禁地中出现一栋房子了。
      
      这禁地是生命禁止之地,不说人类鸟兽,就连杂草都没办法在这里生存。即便是帕特留斯这样的灵师,在死亡禁地他的灵念也被压制到微弱到近乎于无的地步,如果待的时间太久,整个人都会因为生命力衰竭而死亡。
      
      这里就是这样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地方。
      
      禁地的土壤也同样严重沙化,不仅仅是没办法栽种植物,甚至连修桥铺路、建造房子也不可能。几千年来,从没有人能在这里生存。
      
      帕特留斯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全世界都是这么认为的。
      
      但现在他看到了什么?
      
      一栋房子!
      
      青瓦白墙,窗明几净,上下两层,甚至还有带漂亮藤椅的大阳台!
      
      这是怎么弄出来的?
      
      帕特留斯盯着远处灰褐色的荒漠看了一阵,没错啊,他还是在死亡禁地啊!
      
      回到眼前,帕特留斯嘴角微微抽搐地看着容远随意自然地活动着肩膀走进这栋房子。这时他才注意到容远竟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发梢还在滴着水。
      
      他刚刚……是洗了澡吗?
      
      想到自己刚才凄惨悲凉、哀伤痛苦地躺在坑底,而这个家伙竟然在悠闲自在地洗澡换衣服,尽管知道对方并没有救助自己的义务,但帕特留斯还是觉得牙根痒痒。
      
      那一滴一滴从容远发梢上滴落的水珠,在帕特留斯看来简直像是闪着光一样。
      
      他从逃到这死亡禁地之后,就连一滴水都没有喝过,此刻喉咙简直干得要冒火!帕特留斯顾不上询问容远这栋房子哪里来的,只想着立刻就跟他讨一杯水喝。
      
      走到门口后,帕特留斯又是一惊。
      
      房间里的装饰风格跟他所熟知的任何一种都不一样,有种……有种极为别致的感觉。
      
      家具很少,也没有太多装饰,但线条流畅简洁,色彩对比鲜明,显得格外宁静而舒适,与瑟瓦肯帝国注重细腻、繁复、精致的风格迥然不同。
      
      在帕特留斯愣神间,容远已经穿过门廊走道,马上就要走进深处的房间里了。帕特留斯急忙喊道:“小哥,拜托,我想……”
      
      “你先等等!”
      
      容远摆摆手,脚步根本没停,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帕特留斯无奈,未得主人允许,他也不好走进屋子里,只好站在门外等候。听着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他不自觉地舔舔嘴唇,踮起脚尖,身长脖子往里看。
      
      等了好一会儿,才又见容远一边擦着手一边走出来。看他用雪白的毛巾仔细擦拭手指的模样,帕特留斯忽然想到对方刚刚用手指戳自己胸口的场景,毛茸茸的脸顿时一黑。
      
      【你这家伙……绝对是在嫌弃我吧?】
      
      他心里忽然有些委屈——想他帕特留斯,全世界都大大有名的御灵师,瑟瓦肯想要拜他为师的人能绕帝都整整三圈,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嫌弃过?
      
      容远抬头看到他可怜巴巴地站在门口的样子,惊讶地问:“咦?你怎么没进来?”
      
      帕特留斯听不懂,但他知道对方能听懂自己说的话,急忙道:“小哥,能不能给我点水喝?我、我已经三天都没有喝过水了!”
      
      “哦。”
      
      容远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想了想又放回去,走到厨房里,然后拿出《功德簿》兑换了一瓶热水,一大碗香味浓郁的肉粥和几样清淡的小菜。
      
      帕特留斯看到他拿出来的这一堆东西,惊讶极了,然后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这家伙拿出这些东西,该不会就是为了让他吃着、自己看着,好趁机嘲笑自己吧。
      
      别说,这么一想,帕特留斯忽然觉得对方是真的能做出来这种事情的人啊!
      
      反正他是不相信这小子能有这么细心体贴的举动的!
      
      然而打脸的事很快就来了——虽然这脸打得让他很是高兴——容远把那一盘东西都放在桌子上,看他还站在门口,不由奇怪地问道:“愣着干什么?你不是饿了吗?”
      
      看懂了他的意思,帕特留斯高兴地走进去,先是认真地对容远鞠躬道谢,然后才坐在椅子上,拿起水瓶一小口一小口地喝掉了小半瓶,然后才端起碗来喝粥。
      
      他坐姿端正,行止之间透露出良好的教养,即便是饥渴到了极点也没有暴饮暴食,显然身份不凡。但容远对这些没有探究的兴趣,他只是从给自己拿了一杯冒着冷气的肥宅快乐水,靠在软绵绵的沙发上,惬意地透过窗户欣赏着远处天空中无数生灵游荡飞翔的景色。
      
      帕特留斯珍惜地吃掉了最后一粒米,满足地叹口气,摸了摸自己圆圆的肚子,转头对容远说:“谢谢了,小哥。这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饭!”
      
      “容远。”容远指了指自己,慢慢说:“我,容远。”
      
      “哦。”帕特留斯明白过来,在心中反复练习了两遍,然后道:“容远。”
      
      容远点点头,竖起一个大拇指表示赞扬。
      
      帕特留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以前他拿过不知多少荣誉,还得到过国王亲自颁发的奖章,也只觉得寻常。但此时竟然会为一个竖起来的大拇指而感到高兴。
      
      “我叫……”他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说出自己的真名。
      
      异灵化之后,他整个人从里到外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就算是父母兄弟恐怕也已经认不出他了。所以就算他现在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上,也不会有人认出他就是曾经那个鼎鼎有名的帕特留斯。
      
      ——当然,实际上他现在是不能出现在大街上的,不然肯定会被人打死。
      
      或许当对面这个小哥知道他究竟是谁以后,就会立刻态度大变吧?是鄙夷?好奇?同情?还是厌恶?
      
      但迟疑一阵后,帕特留斯最终还是坦承道:“帕特留斯。我、我是帕特留斯。”
      
      让他放心又失望的是,容远听到他的名字,只是点了点头,完全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好像只是听到汤姆或者杰米之类寻常的名字一样。
      
      显然,这小子根本没有听说过伟大的帕特留斯大人!
      
      是从哪个山沟里钻出来的吧?
      
      但是这建筑的风格,他的语言,还有他的能力……
      
      这小子难道是从其它大陆来的?
      
      帕特留斯试探地问道:“容远,你……你来自什么地方?”
      
      “我也不知道啊!”容远随意地说。
      
      帕特留斯以为容远说的是自己来处的名字,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好像他听懂了一样。然后又问:“刚才的那本书,是你的灵器吧?”
      
      他想起之前容远认真研究书本的样子,猜测道。
      
      ——灵器吗?
      
      容远摸摸下巴,自己也说不准。
      
      虽然他知道那本书册是《功德簿》,但《功德簿》是什么?容远还真不知道。
      
      帕特留斯察言观色,笃定那本册子肯定是特别的东西,便笑着猜到:“那……这栋房子,还有这房子里的东西,都是你那件灵器带来的吗?”
      
      话音刚落,他就见面前的容远以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他。
      
      “怎么?我猜错了吗?”帕特留斯不确定地说。
      
      容远慢慢地摇了摇头,又盯着帕特留斯看了一会儿,才收回目光。
      
      刚才那一瞬间,他还以为《功德簿》会把帕特留斯抹杀掉呢!
      
      但现在看来,知道《功德簿》、亲眼看到它,甚至还猜到一部分《功德簿》的能力,是不会被规则之力抹杀的。
      
      那所谓的【任何拥有独立意识、不受契约者掌控的生命体不得以任何手段获知功德簿的存在……】这句话,应该不是简单字面意义的知道这本册子,而是知道它的名称、了解它的威能、清楚它的规则机制等等,获知到一定程度,才会被规则之力抹杀掉吧?
      
      这么想着,容远忽然又想起另一条规则,便取出《功德簿》,慢吞吞地推到帕特留斯面前。
      
      “怎么……我可以看吗?”
      
      帕特留斯受宠若惊,满脸讶然地问道。
      
      灵器与灵念、生命相连接,如果灵器受损,灵师本身也会受到重创。而且灵器中包含着一个人灵念的很多特性,若是被敌人了解的话,很有可能会被人发现弱点而针对。所以如果不是非常信任的人,是绝不会让对方看自己的灵器的。
      
      见容远并不迟疑地点点头,帕特留斯擦擦手,珍重地用双手把《功德簿》捧起来,然后翻开。
      
      空白!
      
      空白!
      
      空白!
      
      他很快就把这本册子翻到了头,发现它只是一本普普通通的笔记本,甚至都感受不到任何灵念特征。
      
      帕特留斯将疑惑的眼神投向容远,却见对方含笑示意他可以仔细研究。
      
      于是帕特留斯抱着《功德簿》,先是看,然后闻,还拿到眼前仔细观察,然后又聚集起他微弱的灵念各种试探,如果不是不好意思,他都快要用舌头舔了,却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容远吸溜着快乐水,笑眯眯地看着他研究《功德簿》,眼中闪烁着奇异的亮光。
      
      帕特留斯看他没有阻止的意思,又换了几种暴力的方式,终于发现了一些书册的特别之处。
      
      他用手指偷偷地掐,没有留下任何指印。
      
      他试着折叠、按压,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然后他想要撕下一块边角,但用尽全身的力气都没有如愿。
      
      最后他干脆当着容远的面又扯又拽又拉,使尽浑身解数都没有给小小的书册造成任何破坏,同样他的灵念覆盖在书上,也没有发现半点异常的波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帕特留斯疑惑着,想要在上面浇一点水,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变化。他伸手去拿水瓶,但指尖刚碰到水瓶,瓶子就“嘭”地一声爆炸了!
      
      水花四溅,帕特留斯吓得跳起来,一脚踩在凳子边上,结果凳子一歪,将他整个人都摔出去趴在地上!
      
      “哦,我的鼻子……”
      
      帕特留斯捂着撞到地板的鼻子,鼻梁又酸又涩之下,眼泪哗啦啦地流出来。
      
      “噶……咔咔……”
      
      奇怪的响声从头顶传来。
      
      帕特留斯仰头一看,只见头顶的吊灯歪了大半,然后砰地一下断裂,当头砸下!他连滚带爬地逃到一边,惊魂未定地看着周围,感觉好像整个房子都在针对自己一样。
      
      “哈哈……哈哈哈哈……”
      
      忽然间,身边爆发出一阵大笑声。
      
      围观了全程的容远捂着肚子躺在沙发上,笑得浑身颤抖。
      
      帕特留斯茫然地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明白过来,看着手中的《功德簿》,苦笑着叹息一声。
      
      没想到这件灵器居然还带有诅咒之力,真是罕见。
      
      不过……
      
      他瞥了眼看自己一下就哈哈大笑一阵的容远,再次恨恨地磨了磨牙。
      
      ——这谁家的熊孩子啊?
      
      打死算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4-25 15:21:46~2020-04-25 21:26: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疯人愿、醋栗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33333 19瓶;long150771 10瓶;误拂弦 5瓶;胖猪猫 4瓶;千言不如一默 3瓶;迷雾鲛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