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回到卧室,苏酥拿起桌子上的沙漏开始发呆。
      
      【对不起宿主,是系统给你添麻烦了。】系统的智能程序告诉它,是它私自签下合同的行为造成了苏酥和家人的困扰。
      
      【为了补偿宿主,使宿主能维持生活所需,系统决定,每卖出一个商品,宿主可提成1%,其余99%将会作为承包费还款,由本系统汇到承包合同对应账户内。】
      
      【待承包费结清后,所有收入归宿主自由支配,系统不再介入。】
      
      688的百分之一,就是6.88元,每天二百个,就是一千多块钱。
      
      一个月就是四万多块,这听起来可不像是个刚毕业大学生的工资。
      
      苏酥勉强被激励,但还是提出最现实的问题:“你说的再好听,那也得我能把沙漏卖出去啊。”
      
      【宿主不试试怎么知道卖不出去?】系统自信反问。
      
      “淘宝的沙漏什么价格,我又不是没给你看过,差得太多,我感觉卖出去我会有负罪感,有种坑人的感觉。”苏酥坦言自己的感受。
      
      【系统出品,必属精品,黑科技产品岂是当前科技水平可以比拟的?】系统不屑。
      
      苏酥想起来,系统曾说过自己是黑科技制造系统,从新手大礼包里抽出来的设备制造的也是黑科技产品。
      
      反复查看时光沙漏,苏酥还是没发现它黑科技在哪里,有什么用途。
      
      看来只能先把它当做是造型精美的摆件来卖了。
      
      打定主意后,苏酥拿出手机,对着沙漏和包装拍了几张照片,凑成九宫格,发到朋友圈里。
      
      跟着九宫格图片一起发出的还有一段文字:【时光沙漏,星坞科技制造,单价688.00元。】
      
      动态发出去不到十分钟,就刷新出几条评论。
      
      【哇,好漂亮的沙漏啊。】
      【星坞科技?是你新入职的公司么?】
      【688元一个,好贵呀,是小众设计么?在网上没搜到这个牌子诶。】
      
      【想不到苏部长竟然有沦落到当微商的一天,呵呵。】
      
      最后这个回复略微阴阳怪气,是学生会里的别系同学,苏酥不知道什么时候招惹过对方,每次说话都是这样的调调。在学校时有公事需要保持联系,现在大学毕业大家各奔东西,苏酥当即不惯着的删除好友,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
      
      “就你话多,”嘀咕一声,苏酥叹气。
      
      回想自己高考填报志愿时对着众专业千挑万选,那时候的苏酥确实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在微信朋友圈里发卖货广告。
      
      生活不易,苏酥再次叹气。
      
      被现实打击的颓废一会儿,苏酥很快被聊天框蹦出来的未读消息转移走注意力。
      
      康大状:滴滴滴。
      
      康大状本名康壮,是法学院的优等生,‘康大状’和‘苏部长’一样,都是同学们起的昵称,两人因在学生会任职而认识,离校前已有小半年没有联系。
      
      Susu:滴滴滴。
      
      康大状:苏部长,你朋友圈发的那个沙漏是打广告还是要卖的?我女朋友马上过生日了,我正愁生日礼物怎么选,这个沙漏很好看,她一定会喜欢。
      
      两人在学生会一起共事几个学期,苏酥听康大状说起过自己的女朋友是从小认识,青梅竹马,感情很深,大学毕业就要订婚。
      
      Susu:是卖的,688元一个不包邮。
      
      这么贵的沙漏竟然还不包邮,苏酥强烈谴责自己三秒钟,还是把消息发送出去。
      
      要怪就怪系统吧,0星宿主没有人权,一单6.88元的提成,根本不足支付运费。
      
      好在康大状是个爽快人,直接发来收货地址和转账。
      
      康大状:地址填这里,快递选顺丰到付吧,大后天就是她生日。
      
      如果没有苏酥这个朋友圈发的时光沙漏,康大状大概会在女朋友生日当天领着人逛商场现挑现买,那样虽也还好,但终究缺少了送礼物的仪式感和收礼物的惊喜感。
      
      【688.00元已收款。】
      Susu:OKK,明天就去寄。
      
      有了这个开门红,苏酥重拾信心,放下手机,起身出门。
      
      *
      
      刚走到爸妈的房门外,苏酥抬手正要敲门,就看到门从屋里面打开,苏妈正要往外走。
      
      她的手里还拿着几张……存款单?
      
      “进来吧,”看到苏酥,苏妈抹了抹眼睛,让孩子进屋。
      
      看着妈妈红肿的眼睛,苏酥心里更不是滋味了,“妈,爸,对不起,我……”
      
      “是爸爸不对,”苏爸没让苏酥继续说,“你是爸的孩子,爸应该像你奶那样相信你,而不是拖你后腿。”
      
      苏爸抬了抬下巴,给老婆使了个眼色,“给她。”
      
      苏妈把手里的存款单递给苏酥:“这是我跟你爸的全部积蓄,你现在正是需要钱的时候,有啥需要的就买,别亏着自己。”
      
      “这事,爸妈支持你!”
      
      晚饭的时候,面对满屋子指责的视线,苏酥没有哭。面对奶奶殷切的期盼,苏酥也只是红了眼睛。
      
      但是这一刻,爸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苏酥的眼泪就那样掉了下来,毫无预兆。
      
      一家三口冰释前嫌,苏酥又讲了些这学期在学校发生的趣事,才起身回卧室。
      
      苏酥的卧室门外,大伯和小叔站在那里,似乎在等苏酥回来。
      
      “跟你爸妈说开了?”大伯父先开口。
      
      苏酥眼睛还有点肿,点点头:“嗯。”
      
      “我和你小叔商量了一下,既然这沙漠你承包下来了,咱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这是大伯家的一点积蓄,你先拿着用。”苏大伯从兜里掏出来一卷薄薄的存款单。
      
      “小叔这里也有点,你小娥姐结婚的时候带走些嫁妆,叔这里剩的不多,你别嫌少,”苏小叔从兜里也拿出个存折。
      
      苏爸虽然是家中老二,但苏酥却是姐妹三人中最小的那个,小叔的孩子叫苏娥,是苏酥的二姐。
      
      对着两个抬到面前的粗糙大手,苏酥鼻头发酸,把存折和存款单推了回去。
      
      “谢谢大伯和小叔,但是这钱我不能要。”
      
      “昂昂马上要上幼儿园,花销越来越大,大伯父你比我更需要钱。”昂昂是苏大伯女儿的孩子,今年已经3岁半。
      
      “小娥姐前段时间还跟我说打算跟姐夫要个孩子,小叔你这钱我也不能收。”与苏娥通话的时候,苏酥还没被系统绑定。
      
      家家都有孩子,孩子还会有孩子,一代养育一代,工资还是那些工资,花销却越来越大,苏酥说的事情比那摸不着的四个亿更现实。
      
      大伯和小叔被劝的收回手,低头沉默一会儿,又抬头不放心的叮嘱:“那你有什么需要的千万要跟大伯小叔开口,什么时候都别忘记咱们是一家人。”
      
      “我知道的,谢谢大伯父,谢谢小叔,”苏酥嗓子好像有东西被堵上,声音有些哑。
      
      “谢什么,一家人别说两家话,”大伯父临走的时候,还跟苏酥道歉:“你大伯母她那个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她平时最疼你,今天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嗯嗯,”苏酥点头。其实大伯母的话说得都对,虽然承包沙漠并非苏酥本意,但合同名字写了‘苏酥’二字,等到被追还款的时候,苏家人又岂会坐视不管?所以大伯母的心情,苏酥理解。
      
      “是我对不起大……”大伯父摇了摇头,让苏酥咽回了后面的话。
      
      回到房间后,苏酥把沙漏端正摆放在床头柜上,翻来覆去研究,也没发现到底哪里黑科技。
      
      昨天赶了一天一夜的车,今天又忙活一大白天,困意袭来,苏酥渐渐睡去。
      
      *
      
      翌日一早醒来,苏酥的微信里有上百条未读消息,把她吓了一跳。
      
      消息都是大学同学们发来的,有些是询问她新发的朋友圈是怎么回事,有些是打听她现在做什么工作,还有些人,是跟康大状一样,对时光沙漏表示出了购买意向。
      
      打起精神,按照消息发送时间,苏酥挨个回复起来。
      
      吃完午饭的时候,苏酥已经在微信里售出10个沙漏,就等着去县里寄快递了。
      
      “你要去县里?丁老太太家的儿子下午要去县里,我去说说让你搭个乘车,”中午的饭桌上只有祖孙两人,听说孙女想去县城,苏奶奶帮忙琢磨办法。
      
      丁奶奶家的儿子名叫丁大根,从小是看着苏酥长大的,听说苏酥要去县城,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
      
      坐着摩托车,带着安全帽,苏酥一手抓住车子,一手拎着装满沙漏的袋子,被车速带起的大风吹得瑟瑟发抖。
      
      二十公里的土路,骑摩托车用了半个多小时,苏酥被颠的屁股发麻,下了摩托车好一会儿才站稳。
      
      “颠难受了吧?回去的时候叔慢点骑,”丁大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糙惯了,每次来县里都风驰电掣的骑,刚开始还记得减速,到后来顺手了完全忘记后座上还有个娇娃娃。
      
      “谢谢大根叔,那我先去寄快递了,”有免费的车搭,苏酥哪好意思挑剔,赶紧跟人道谢。
      
      “成,等我办完事给你打电话,”扣下头盔挡风,丁大根比了个‘6’在耳边晃了晃,然后脚一瞪,油门一拧,留下一地尾气。
      
      虽然系统再三强调这些沙漏不会在运输途中摔坏,但苏酥还是不放心的让快递员多包了几层泡沫纸。
      
      回到家,把快递单号发给各位同学后,苏酥发现,自己刚刚收到六千多块钱的微信余额,只剩下了68.8元。
      
      “你可真有效率啊……”不用多想,这一定是系统干的。留下来的68.8,就是她卖出去十个沙漏的‘提成’。
      
      系统只当苏酥在夸它,坦然接下‘赞美’。

  • 作者有话要说:  以下为感谢名单:
    感谢缕衣灌溉营养液+20
    感谢我家有萌宝灌溉营养液+2
    感谢岁时灌溉营养液+1
    感谢雨中漫步的伞灌溉营养液+1
    感谢“”灌溉营养液+1
    感谢亦瑶灌溉营养液+1
    以上,感谢支持,比心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