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拆开‘新手大礼包’的时候,苏酥没注意到里面还有一叠卡纸。
      
      “这是干什么用的?”
      
      这卡纸大约半米见方,从箱子里拿出来一张,苏酥询问系统。
      
      【放入时光沙漏制造设备里,可用于给成品沙漏自动包装。】
      
      “纯黑色的包装,没有任何商标、图案、文字,会不会有点太low?”把卡纸放进设备里,苏酥吐槽。
      
      【宿主可按照说明书所说,自行设计。】
      
      在说明书里,苏酥找到关于包装的操作指南,“使用者可自行设计外包装图案和商标,按下对应按钮,开始想象即可。”
      
      凭空想象?这么神奇?苏酥决定试一试。
      
      按下按钮,苏酥开始想象。
      
      ‘星坞科技’四个大字要有,这是工厂名字,也是品牌,要放在包装左上角最醒目的地方。既然是黑科技,那字体一定要透出神秘感,上下各两个字,交互碰撞,左下的‘科’字最后一笔拉长。再给四个金色大字划上两道与卡纸同色的黑印,将交融一体的四个金字切割成三部分。
      
      ‘时光沙漏’四个字方方正正的排在中间,是产品名字。因为是沙制品,所以就用沙子的淡黄色即可。
      
      设备来源于外星系统,那整个背景要有一片星海,也对应了‘星坞科技’的‘星’字。
      
      产品是以沙子为原材料,那再在星海上撒上细沙,打造出朦胧梦幻科技感。
      
      想象完毕。
      
      松开按钮,‘嗡嗡’几声过后,带着包装的沙漏呈现在苏酥面前,和自己的想象一模一样,‘星坞科技’四个大字的标志有纹路凹凸感,十分高大上。
      
      按照系统科普,这次的包装设计会被存档,以后就是‘星坞科技’所有产品的包装了,只在产品名称上有所差别。
      
      存档后,设备上凭空出现一套‘商标注册’和‘包装专利申请审批’的相关手续,让苏酥大感意外。
      
      “这些手续是真实的吗?”结合系统经历,苏酥持怀疑态度。
      
      【系统提供的所有手续都是合法手续。】只是当前星球科技水平远低于系统,所以系统用了些方法加快了审批进度而已。
      
      【这些黑科技制造设备的来源也已登记在案,宿主可放心使用。】
      
      最后一丝顾虑被打消,苏酥再无疑问。
      
      欣赏了半天自己设计的包装,苏酥翻过背面,看到一行小字。
      
      建议零售价:688.00元。
      
      EXCUSE ME?
      
      【因为科技水平超出当前星球水平,以宿主当前0星的等级,本系统出品的黑科技产品,必须严格按照建议零售价销售,否则将会被星际联盟视为违约。】
      
      《条例》规定,高等科技水平星球不可插手低等科技水平星球发展,所以这些商品如果不按照建议零售价售出它应有的价值,将会被视为违约。
      
      调出自己的信息,苏酥看到了‘0星-无折扣’标签。
      
      “就一个沙漏而已,现在计时有手机有秒表,这沙漏就只能当个摆件,哪里黑科技,售价要688?”苏酥不解。
      
      搜索淘宝里的沙漏,六块八毛八一个包邮的都有,68.8的可以当做礼品送人,小众点的也就一二百。自己手里这个就算是系统出品、比淘宝上那些好看,也不至于卖到688元吧?
      
      【具体功能请宿主自行探索。】系统突然嘴严,大概又是因为它程序里储存的各种条例。
      
      “这真的卖不出去吧……”苏酥底气不足,但还是将黑土整理出来,继续去煤仓拎沙子。
      
      奶奶遛弯闲聊回来的时候,苏酥已经把200个沙漏都生产完毕。
      
      *
      
      “酥酥多吃点,瞧你这小体格瘦的。”
      
      晚上的饭桌上,苏家人全都下工回来围坐一圈,奶奶、大伯母、小婶、苏爸苏妈,轮番给苏酥夹菜。
      
      捂着已经堆成小山的饭碗,苏酥艰难的从肉菜下面挖出米饭送入嘴里,“够了够了,再多就吃不下了。”
      
      “我听你爸说你要用沙子,也不知道煤仓里那些够不够,就又和你爸你小叔给你驮回来几袋子。”见苏酥的饭碗是真没地方堆菜了,苏大伯遗憾收手,抬手虚指了下煤仓的方向说道。
      
      苏奶奶还健在,苏家三兄弟并未分院,所以有什么事情大家都互有照应。听闻小侄女需要沙子,疼晚辈的苏大伯和苏小叔帮着苏父一起,在下工的路上挖了些沙子带回来。
      
      “对了,你还没告诉妈,你要这沙子是做什么用的?”苏妈想起早上离开时被打断的问题。
      
      再次被问到这个问题,苏酥嘴里的饭顿时失去了味道。
      
      被无良系统坑着欠了国家三百亿的承包费,这种事情,要怎么说出口?
      
      可往后至少一年之内,自己都会在家里呆着,每天鼓捣沙子制作沙漏卖,这行为本身就违背了全家人对她的期望。
      
      况且这巨额债务并非是苏酥不说,就不存在的。如果到期还不上的话,表面上看是苏酥一个人名字的合同,但当债务拖欠的时候,尤其拖欠的对象是国家,那整个苏家以及后代,都是要受影响的。
      
      与其一直藏着掖着,不如打从一开始就把事情跟家人说清楚,若是情况不好,还能赶紧分家分户口避免影响到家人。
      
      再者,如果不把承包沙漠的事情说出来,私自从沙漠里运沙子可是违法行为,以苏家的教育来说,肯定不能接受苏酥的做法。
      
      一瞬间想了很多,对上奶奶、大伯、爸爸、小叔、大伯母、妈妈、小婶全家人好奇的视线,苏酥咽下嘴里的饭菜,深吸一口气,最终决定说出部分实情。
      
      ……
      
      “啥玩意?!你说你把隔壁那大沙漠承包下来啦?!!还欠了国家四个亿?!!!”
      
      屋里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异口同声惊叫。
      
      三百亿这个数字太过遥远,苏酥也并没有做好真的承包七十年的打算,所以只说了赚够四个亿的事情,也没说期限是一年之内。
      
      饶是如此,四亿的那些个零,也把大漠黄沙里刨食儿了一辈子的苏家人吓到失声。
      
      屋子里静默了许久,大家都被四个亿这个天文数字砸的懵逼,根本想不到还有还款期限这个事情。
      
      “四个亿……”苏妈喃喃,“咱们村所有人一辈子赚的钱加起来也不够四个亿吧……”
      
      “明天我陪你去县里,看看能不能把这个承包合同退了,”苏爸爸第一个回神,斩钉截铁。
      
      苏大伯低头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啪嗒’一声,火苗串起又被熄灭,反复两次后,最终放回了兜里。
      
      “都打起精神来,垂头丧气像什么样子!”苏奶奶把拐杖往地上一敲,‘咣’地一声落在地面,震得饭桌嗡鸣,也震得全家人回过神来。
      
      “退什么合同退合同?咱们酥酥可是大学生,再往前几百年,那就是举人,咱们村长见了都要喊上一声举人老爷的。文人重一诺千金,合同既然签了就绝没有反悔退缩的道理。”
      
      “妈你说的容易,那可是四个亿啊!”苏爸还是感觉不妥。
      
      “四个亿怎么了?只要我们酥酥想,四十个亿都给你赚回来!”苏奶奶反驳。
      
      苏酥被奶奶无条件的信任着,有些不安的开口:“奶,我……”
      
      苏奶奶一边视线凌厉扫过苏父,一边拉起酥酥的手安抚,“好孩子,别怕,你有什么想法就去做,奶绝对相信你!”
      
      “酥酥啊,不是大伯母说你啊,四个亿这么大的事,你看你也不跟家里商量一下,现在合同也签了,钱也欠了,才回家说,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大伯母不满的声音还带着对‘四个亿’的恐惧。
      
      “又不用你还钱,你不满个什么劲儿?”苏奶奶瞟了大儿媳妇一眼,又看了眼自家大儿子。
      
      大伯父极有眼力见的拉了拉自家媳妇,示意她闭嘴。
      
      “年轻人就要有年轻人的魄力,瞅准了时机就要把握住,不然什么事都等着跟家里商量出结果,黄花菜都得馊喽,”苏奶奶话锋一转:“再说了,咱们家活了三代才养出酥酥这么一个有出息的,你们有的连初中都没考上,让酥酥这个大学生跟你们商量,能商量出个什么结果来?”
      
      “放着城里的好生活不知道享受,非要跑回村里来受罪,还要赚四个亿,我看就是学傻了,”被苏奶奶怼的无言,大伯母只能小声嘀咕。
      
      “要没有我们这些傻子,城里人现在还在那吃沙尘暴呢!”苏奶奶打断她,“当年我和你们爸妈,一起来到这里种树,那时候也有人说想在沙漠里种树是不可能的,但五十多年过去了,你看这黄沙有越过黄溪村半步么?”
      
      再往前数几十年,是没有黄溪村这个地方的。有那么一年,知识青年们响应号召,上山下乡,有人奔赴边疆,有人去北大荒,苏爷爷和苏奶奶她们,则选择来到这荒坞沙漠的最边缘,数年如一日的,守卫着沙漠戈壁的最后一道防线。渐渐地,在这里扎根落户的人多了,才有了‘黄溪村’这个名字。
      
      ‘黄溪村’——黄沙溪流的村落。
      
      苏奶奶陷入回忆,眼角隐有眼泪:“总有人会把不可能变为可能的。”
      
      生活在黄溪村的人,要么是那个年代来到这里的,要么是他们的后代,苏奶奶的这个话题,让众人陷入沉思。
      
      “咳咳,”苏小叔咳了咳,第一个表态:“妈说的对,酥酥可是咱们村唯一的大学生,她说能,就一定能!”
      
      “对,酥酥你还需要多少沙子告诉大伯,回头大伯让村里去种树的人,回来的时候每个摩托都捎上一两袋。”苏大伯也被说服。
      
      苏爸虽然脸色不佳,但看着自家闺女愧疚的眼神,脸色渐渐软化下来,拉着苏妈一声不吭回了屋。
      
      “你爸啊,他就是拉不下来面子,”苏奶奶拍了拍苏酥的手,劝慰道。
      
      被苏奶奶拉着手,被全家寄予厚望,苏酥像是被赋予了神圣的使命一样,对赚钱这件事充满了动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