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一世界 ...

  •   第五章
      
      苗茜美跟继父苗良才住在一起,他们就生活在城郊的一片廉租房区域。
      
      在美丽发达的海市,这片廉租房就如同它脸上的伤疤,丑陋而又难堪。
      
      住在这里的人,多数是些文化水平不高的底层劳动者,他们拿着微薄的收入,觉得有个遮阳挡雨的地方住就行。
      
      因为价格便宜,而且三教九流,人流混杂,所以也是治安最差的一片区域。
      
      苗茜美每天回家,都要经过一段最多能容纳三人并排通过的狭长道路,道路两旁都是形态各异的自建房。
      
      因为偏僻,这条路很少有人通过,苗茜美每天放学回家,都要在路口等许久,有路人经过她才会放心跟在后头。
      
      虽然这条路上,经常有抢钱之类的事发生,但是走的次数多了,也就不太当回事儿了。
      
      苗茜美依旧跟往常一样,放学之后就往家里走。
      
      可是,半路上听到有个声音在背后叫她:“喂!同学!”
      
      苗茜美一回头,看到左烊在她身后,神情淡然地挑挑眉,说道:“真巧啊!”
      
      苗茜美觉得奇怪,问道:“什么好巧啊?”
      
      左烊说道:“我才知道,原来我们两家隔得不远。”
      
      苗茜美更奇怪了,自己每天上下学,怎么从没见过左烊?
      
      而且,有好几次,她见到的都是轿车接送左烊的,虽然苗茜美对车不太懂,但是从那奇特的外观来看,来接左烊的轿车肯定价格不菲。
      
      虽然左烊穿着校服,但是里面的T恤和鞋子却是价格昂贵。
      
      苗茜美在学校上厕所的时候,听到旁边几个女生讲过,说那种牌子的鞋子是限量版的名牌。
      
      普通人,一年的收入都抵不上一只鞋子。
      
      自己家住在什么地方,苗茜美再清楚不过,举止做派都透着富贵气的左烊,怎么可能跟自己家住一起呢?
      
      苗茜美当然不信!
      
      但是看左烊也不像是坏人,总是一副热心肠的样子,自己贸然拒绝也不好。
      
      正犹豫着,左烊突然走过来,牵住了苗茜美的胳膊,说道:“走吧!有个威猛高大的同伴,走路不是更安全吗?”
      
      听到左烊的自夸,苗茜美觉得有些好笑。
      
      可是,他白暂修长的手指又牵住了自己的胳膊,这让苗茜美又有了那种奇异的感觉。
      
      左烊因为腿长的缘故,走起路来很快,但是考虑到苗茜美,还是故意放缓了步伐。
      
      苗茜美察觉到了左烊的照顾,两人默默走路不说话,而且他又牵着自己的胳膊不松开。
      
      这种感觉……怎么这么像扶着老奶奶过马路。
      
      苗茜美有点尬,想到左烊帮了自己好几次,自己还没说过谢呢,便说道:“那个、谢谢你!”
      
      左烊微微怔了怔,露出淡淡笑意,回道:“先别谢我!我这个人不爱吃亏,要感谢可是有代价的。”
      
      听到这话,苗茜美心里一紧,本来觉得他挺热心的,现在却觉得心里有点没底。
      
      还有,他刚才的邪魅一笑是怎么回事?
      
      苗茜美脑子里胡思乱想着天马行空的一些东西。
      
      而左烊看着她出神又担忧的样子,便又说道:“别想歪了!我可没那种心思。”
      
      哪种心思?
      
      苗茜美双脸一红,顿感被看穿心思可真丢人。
      
      两人一边聊,一边走,很快就进了那天狭长的道路。
      
      今天有左烊陪着,也就没必要等路人了。
      
      但苗茜美不知道,当他们刚走进那条路的时候,就有两个人在后面跟着他们了。
      
      本来,那两个人的任务是,假扮成路人跟苗茜美一起走,等到走到路口的时候,捂着她的嘴将她弄到旁边的巷子里。
      
      到时候,沙思远就会带人过来。
      
      可是!现在多出个左烊,那两人就有些为难了。
      
      犹豫了片刻,一人还是给沙思远打去电话:“头儿,那丫头旁边跟着个男的,不好下手啊!”
      
      沙思远有些生气,电话那头骂道:“废物!一个男的就吓住你们了?动点脑子。”
      
      被骂的人觉得委屈,又说道:“那男的是左烊。头不是也怕他吗?”
      
      这话戳中了沙思远敏感的神经。
      
      “去你妈的!”沙思远气急败坏:“老子会怕他?你们睁大眼睛看清楚了,看老子要怎么收拾他?”
      
      沙思远不算太蠢,换做过去,有左烊掺和进来,他也会暂时安奈住,不会对苗茜美下手的。
      
      可今天手下都这么说了,难道他沙思远天生怕那个左烊吗?
      
      沙家是什么人家,出不了这样的怂人。
      
      今天自己要是不出手,这群饭桶到了私底下,指不定怎么编排自己呢?
      
      瞧他们平时跟自己称兄道弟,出卖自己时一个比一个机灵。
      
      事情要是传出去,让他在海市怎么有脸混下去?
      
      这左烊看着挺拽,但自己在海市各家的少爷圈子里,却从来都没见过他,指不定是什么暴发户人家,没多大背景的。
      
      下定决心,等着当拦路虎的沙思远,见到左烊跟苗茜美来了,心里的那把怒火烧得更旺了。
      
      看到左烊牵着苗茜美的胳膊,心想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人。
      
      沙思远跳了出去,带着身后的五六个人,对左烊摆出一个狠厉的眼神,然后冲苗茜美冷冷说道:“走吧!陪哥几个玩玩。”
      
      为了立威,沙思远连敷衍的借口都懒得找。
      
      苗茜美一听这话,瞧见他们气势汹汹的架势,本能地往左烊身后躲了躲。
      
      左烊依旧神色如常,但语气阴冷地说道:“自己把牙齿敲下来再咽下去,我就全当刚才听了声放屁。”
      
      知道左烊不好惹,但没想到这么猖狂,还没人敢跟沙思远这么狂妄过。
      
      身后的几个小弟听了,立马不顾一切地扑了上来。
      
      而左烊既然敢说这种话,就压根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一个资深的穿越者,当过好几世将军,杀手,保镖的左烊,已经对杀人的技巧烂熟于心。
      
      他知道用什么方式最省力,能瞬间结束掉一群人的生命。
      
      在这里,他用不着这样做,留着他们还有用处。
      
      他只是让他们在遭受到剧烈的疼痛后,忽然昏厥过去,然后彻底失去反抗的力量。
      
      这种方式,对于左烊来说更加省力。
      
      望着几个不省人事的手下,沙思远觉得腿脚异常无力,坑洼不平的路面也变得像海绵一样柔软。
      
      左烊没有动他,而是平静地走到他面前,俯视着比自己矮半个头的沙思远,淡淡地说道:“你知道有多少种折磨人的方式吗?”
      
      沙思远愣住了,煞白的脸色什么表情也没有。
      
      左烊继续说道:“掰断十根手指紧贴手背面;听着自己骨头一点点碎裂;掐住脖子感受窒息的痛苦;还有痛击腹部时倾听肠胃翻滚的声音”
      
      “你更倾向于哪一种?”
      
      这话在沙思远听来,如同五雷轰顶。
      
      他看着左烊的表情,看到左烊在讲述这些残忍的折磨方式时,眼神极其冷静平常,像是在叙述一些稀松平常的事物。
      
      沙思远家也算是豪门,家里来往的人也有大人物,当初家里大人就跟沙思远讲起过,“世上最可怕的一种人,就是能将最恐怖的事情稀松平常的讲出来。”
      
      还告诫沙思远说道:“遇到这种人,记得要躲着走。”
      
      今天,沙思远遇到了,但是他躲不开了。
      
      沙思远脑海中还重播着左烊敏捷身手的片段,他知道反抗只是死路一条,而他下跪求饶还能被放一马吗?
      
      就在沙思远愣住的瞬间,原本两个一直跟踪的人,现在不顾一切地从后扑了上来。
      
      他们扑过来的瞬间,撕心裂肺地喊道:“老大快跑!我们顶着!”
      
      两人刚才见识了这一幕,自然知道左烊的手段,但是现在丢下沙思远跑了,事后沙家人还不把他俩剁了喂鱼吗?
      
      没有任何悬念。
      
      左烊转过身,依旧用敏捷熟练的身手,将两人放倒在了地上。
      
      而沙思远趁机,捡起一块砖头,暗算左烊的脑袋。
      
      在砖头砸下来的瞬间,苗茜美急忙喊着小心,然后整个人扑过去挡砖头。
      
      左烊长臂一挥,将苗茜美挡到了一边,砖头砸下来的时候,没有砸中左烊的脑袋,但却在左烊的手臂上留下了道伤口。
      
      鲜血瞬间从伤口冒了出来,那鲜红色彩艳丽得有些瘆人。
      
      左烊双眉紧皱,但随即就放松下来。
      
      沙思远的暗算不算什么,按照左烊的身手来讲,在沙思远暗算自己的时候,他完全有不回头就能一招击杀沙思远的能力。
      
      可是,那样多没意思?
      
      左烊曾经给大人物做保镖的时候,当遇到有人袭击大人物时,他们有时也会刻意疏忽大意一点,好让自己保护的大人物受点小伤。
      
      这是为了替大人物争取舆论上的优势。
      
      对于左烊来说,真正有意思的,不是追求毫发无损,而是将自保和受伤的分寸拿捏的得心应手。
      
      左烊胳膊上的伤口虽然瘆人,但是他早就避开了要害,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而已。
      
      伤口让左烊感到满意,穿越了好几世,身手依旧没有退步。
      
      苗茜美却吓坏了,赶紧跑来抱住左烊的胳膊,喊道:“你受伤了,快去医院包扎。”
      
      而左烊却饶有兴趣地看了眼沙思远,嘴角微微露出笑意说道:“不碍事,我需要这点小伤。”
      
      听到这话,虽然不懂什么意思,但沙思远却感到如堕冰窟一般。
      
      明明是自己设套捉人,但现在感觉好像自己才是被下套的人一样。
      
      这个左烊到底是什么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