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一世界 ...

  •   第四章
      
      汪含娇猜得不错,沙思远还惦记着苗茜美呢。
      
      当初苗茜美婉拒了他,沙思远下不来台,于是大肆造苗茜美的谣言。
      
      说苗茜美早跟他好了,就是抹不开面子,没有声张而已。
      
      还一脸猥琐地说,苗茜美看着慢热,但其实私底下非常主动,特别热情,热情得他都有些受不了了。
      
      众人一听,都是一脸我们都懂的猥琐表情。
      
      要说败坏苗茜美的名誉,沙思远可真没少出力。
      
      汪含娇也是庆幸,当初瞎眼看上了他?
      
      幸亏没跟这个猥琐又下作的家伙在一起。
      
      汪含娇私下找了家公关团队,然后在校园网贴吧上,还有私底下的朋友圈里。
      
      大肆扭曲左烊和苗茜美的关系。
      
      几天前,左烊为苗茜美出头,董倩倩被逼犯病的消息疯传。
      
      一向高冷淡泊的左烊,只为苗茜美出过头,只和苗茜美说过话,甚至连看都只盯着苗茜美看。
      
      这样劲爆的消息放出来,再加上几张特别能引起联想的照片,这件事立刻疯传了起来……
      
      “天呢!左烊跟苗茜美搞cp,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我只见过左烊两面,但那已经是我男神了,没想到男神居然已经……呜呜。”
      
      “听说左烊家世不简单,这样的人物怎么到我们学校了?简直就像玛丽苏故事里的情节!难以相信!”
      
      “心好痛!恋慕已久的男神居然心有所属!求楼主删了那张照片吧!我怕自己想不开!”
      
      “不可思议!要不是左烊出现,我都不知道有个叫苗茜美的人?”
      
      “俊男配靓女!很常见的事情!不过风传高二八班的苗茜美名声不太好!”
      
      “对对对!是高二五班的沙思远,苗茜美不是跟他cp吗?”
      
      “怪不得!高二八班的人都不喜欢苗茜美。”
      
      一时间,谣言满天飞,甚至惊动了学校。
      
      学校宣传部的人狂删了一阵贴吧留言,但是新的留言又如海啸般涌了出来。
      
      删帖根本就无济于事!
      
      无法,只能把校园网暂时关闭了。
      
      每天,播放课间操的喇叭,开始勒令大家不要再造谣了。
      
      如果抓住谁在传播谣言,一律按校规处置。
      
      教导主任每天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左烊对学校意味着什么,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左家在海市的地位举足轻重,而学校因为是私立高中,都是由私人来资助的。
      
      这几年来,左家的资助占到了六成,几乎决定着学校正常运转与否。
      
      如果让左老爷子知道,左烊在学校被造谣成这个样子,左家那么在乎体面的人家,会怎样做?
      
      教导主任眼前一黑,立马找来班主任商量。
      
      “那位少爷是动不得了,否则还不知道闹什么乱子呢?”
      
      “至于那个苗茜美,我看着挺乖的,是学习的材料,学习不好多半是班里风气不好,把她转去五班就好了。”
      
      班主任也不想自己班里出这么大名声,也就下去执行命令了。
      
      班主任在班里说道:“学校领导做出决定,打算把苗茜美同学转去五班。”
      
      说罢,又想到苗茜美往日里的乖巧,便说道:“因为苗茜美同学学习刻苦,所以五班的学习环境会更好。这是件好事情。”
      
      说完,班主任温柔地笑了笑,说道:“苗茜美同学,下课你就搬去五班吧!我和五班班主任交代好了。”
      
      苗茜美一向是逆来顺受的性格,听到班主任的命令,自然不会反对的。
      
      换做过去,她巴不得离开这个班呢。
      
      可现在,她回头看了眼左烊。
      
      左烊还在睡觉呢,一直没有抬头。
      
      不知为什么?
      
      看着左烊睡觉的样子,苗茜美心中多了分莫名的期盼。
      
      期盼左烊这时候能坐起来,期盼听听左烊到底是什么意见?
      
      可是!期盼转眼间就覆灭了。学校都做了决定,他还怎么反对呢?
      
      况且,学校里的风言风语,苗茜美早就听到了,左烊一直对自己持有善意,自己不应该连累左烊。
      
      而班主任正常行使权力,却有种棒打鸳鸯的错觉。
      
      心底有那么点发虚。
      
      “苗茜美同学”班主任到底还是想问问她的意见:“你愿意换班吗?”
      
      苗茜美还没说话,一个低沉,但饱含威势的声音喊道:“不愿意!”
      
      班主任一愣,所有人也都愣住了。
      
      刚刚,还一脸窃喜的汪含娇笑容瞬间僵硬。
      
      怎么回事?
      
      左烊公开维护苗茜美,这下要跟学校作对了?
      
      左烊缓缓坐了起来,模样依旧是俊美非凡,但是却散发着一股强烈的威胁意味。
      
      左烊继续说道:“苗茜美不会转班!麻烦老师转告做出这个决定的人!”
      
      这话一出,众人都窃窃私语起来。
      
      “什么节奏,左烊公然维护苗茜美,要跟学校对着来吗?”
      
      “这是要开启护桌模式了吗?”
      
      “听他的语气,好像学校是他家开的一样?”
      
      “他不知道吗?新宁高中的铁律法规,关系户也不敢硬着头皮对抗啊!”
      
      而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此时一脸“干嘛总是我碰壁”的委屈表情。
      
      她刚大学毕业来上班,没有多少带班经验,所有的经验都是教务主任传授给她的。
      
      教务主任是个年纪四十上下的女人,曾经对她语重心长地说过:“当你遇到顶撞自己的学生时,你一定要沉住气,不要怂,底气十足地盯着他看,用眼神杀死他,直看得他目光空虚,一脸露怯的时候,他就再也不敢跟你捣蛋了。”
      
      班主任想了想这金玉良言,然后琢磨了一下眼神杀气十足的样子,再缓缓将酝酿好的目光投向左烊。
      
      只一瞬间,班主任就泄气了!
      
      不知怎么回事,明明只有十几岁的一个英俊男生,为什么目光比成人还要沉着冷静,让人畏惧?
      
      最关键的是,他的丹凤眼里总透着一股威慑力!
      
      跟他对视的时候,只觉得头皮发麻,眼神发憷。
      
      班主任心想:算了吧!连教导主任都不敢面对的人,我还是把麻烦交上去吧。”
      
      班主任点了点头,委屈巴巴地说道:“那好吧。”
      
      这话一出,众人的惊讶更是不必说了!
      
      什么?新宁高中对学生低头了?左烊到底是什么来头?
      
      大家交头接耳起来,本来就不好惹的左烊看着更加神秘莫测了。
      
      而目睹了这一切的苗茜美,不知道该做如何反应?
      
      其实!换去其他班,也是……算了吧!
      
      苗茜美心想,老师都答应了,自己还是听从安排得了。
      
      这时候,她都不知道该跟左烊说什么话?
      
      可苗茜美还没开口,左烊却先说道:“同学!你很讨厌跟我做同桌吗?”
      
      左烊又说这种话,跟小孩子赌气一样,可是听着却一点也不幼稚。
      
      不但不幼稚,听着反而让人有些呼吸急促,心跳加快。
      
      我该怎么回答他呢?
      
      苗茜美顿了顿,说了句:“没有啊。”
      
      “那刚才老师让你转班,你怎么都没有拒绝?”
      
      苗茜美想,又不是我能做主的,我拒绝有用吗?
      
      “那个,学生不是应该听老师的话吗?”
      
      “记住!”左烊一字一句地说道:“从今天开始,任何人都不能够左右,强迫你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听到这话,苗茜美一愣。
      
      “真好!要是真那样就好了!”
      
      两人做了这么久同桌,苗茜美已经不那么害怕左烊了。
      
      左烊说道:“当然!我决不允许!”
      
      听到这话,苗茜美心跳再次加速。
      
      苗茜美问自己,这算表白吗?
      
      不!一定是自己误会了!
      
      不过,以前沙思远也说过这种话,但是苗茜美只觉得油腻又膈应。
      
      可是,左烊说出来后,一点都不反感。
      
      左烊这时又说道:“你看着我?”
      
      “啊?”苗茜美一愣,好奇怪的要求。
      
      但苗茜美还是回头看着左烊。
      
      阳光从窗户照了进来,打在左烊的脸庞上,左烊的皮肤极其细腻白暂,轮廓如刀劈斧砍过一般,眼神如同荡漾着涟漪的水面。
      
      这时,左烊朝苗茜美挤了一下右眼。
      
      那动作,是男生恰到好处的坏!
      
      很撩!
      
      而且,这动作不是叫暗送秋波吗?
      
      苗茜美喉头一哽,心思五味杂陈。
      
      苗茜美脑袋中只浮现出一句话,他是不是在挑逗我?
      
      ######
      
      看着希望破裂,汪含娇别提多堵心了。
      
      非但没有把苗茜美弄走,反而弄出了一出英雄救美,让左烊更护着苗茜美了。
      
      瞧见苗茜美一副被宠溺的样子,汪含娇气得牙根痒痒。
      
      以前只觉得苗茜美碍眼,现在看她更像眼中钉了。
      
      汪含娇知道,得赶紧想办法把苗茜美弄出班级,不然自己可真得竹篮打水了。
      
      犹豫了许久,汪含娇还是找到了沙思远。
      
      当初因为苗茜美的事儿,两人就有了过节,都看对方不顺眼。
      
      尤其是苗茜美,看见沙思远从对面走来,就跟见了蟑螂一样要躲老远。
      
      今天,到篮球场找沙思远太难为情了。
      
      派了一个女生,去把打篮球的沙思远叫过来,说自己找他有事儿。
      
      沙思远倒是不记仇,拍着篮球小跑过来。
      
      沙思远白净面皮,模样清秀,但是一笑起来,却带点不正派的坏意。
      
      他小跑过来,笑容带点讥诮,语气有些嘲讽地问道:“难得!汪大小姐居然屈尊来找我?”
      
      汪含娇强忍着不满,脸上堆满笑意,说道:“有件事想跟你商量,换个地方行吗?”
      
      沙思远脸上带着点玩味,说道:“行!换成什么地方我都行。”
      
      汪含娇看不惯他那副轻浮的样子,但还是勉强笑着将他引到一处没人的地方。
      
      汪含娇开口就问道:“你还喜欢苗茜美吗?”
      
      听到这话,沙思远面色一冷,说道:“你关心这件事做什么?”
      
      当初就吃了闭门羹,现在左烊跟苗茜美的事儿,传得全学校无人不知。
      
      汪含娇说这话,不是想看自己的笑话吧?
      
      汪含娇心思敏锐,看到沙思远面色突变,自然猜中了他的心思。
      
      男生都是争强好胜的本性,听到这话心里必定是妒火炽盛。
      
      汪含娇干脆加了把火,满怀同情地说道:“我们班那个左烊,长得又帅,家境又好,苗茜美能不动心吗?”
      
      “有些人比不过他,还是认命得好!”
      
      沙思远也算是有钱任性的一类,自小家里惯着长大的,哪能经受住这种讽刺?
      
      沙思远恨得压根痒痒,问道:“你来找我就是想奚落我?”
      
      汪含娇说道:“也不算是!就是有点事想请你帮忙?”
      
      沙思远不屑一笑,问道:“我凭什么要帮你?”
      
      汪含娇却一脸成竹在胸,说道:“你听完再决定帮不帮我?”
      
      “那个左烊,跟我家关系匪浅,以后可能是我择偶对象,所以我不想让苗茜美那种阶层的女生,妄想顺着我的杆爬高枝,”
      
      “所以,得有个人把她从杆上撸下来,你懂吗?”
      
      沙思远觉得更有意思了,反问道:“所以你想到了我,借刀杀人,我有那么蠢吗?”
      
      汪含娇说道:“两全其美的事儿,别觉得是在给我帮忙,做不做都在你。”
      
      说罢,汪含娇在沙思远耳边轻声说道:“苗茜美家在郊区,家门前有条窄路,那条路很少有路人经过,那是她每天放学的必经之路。”
      
      “苗茜美家里只有一个后爸,后爸跟她关系很一般,所以就算出了事儿,花点钱也能摆平。”
      
      听到这里,沙思远嘲讽地一笑,用指尖挑起汪含娇的下巴,轻佻地说道:“你可真恶毒!幸亏当初我没追你!”
      
      汪含娇强忍下被调戏的屈辱,勉强笑了笑后离开了。
      
      望着汪含娇离开的背影,沙思远眼中渐渐焕发出动心的光芒。
      
      沙思远知道,汪含娇想拿他当枪使。
      
      可沙思远却想当这支枪。
      
      沙思远自小是被宠大的,还没什么人敢违他的意,但是苗茜美就敢这么做。
      
      苗茜美刚开始拒绝沙思远,让他觉得有些难受,但很快这种难受就变成了一种情趣。
      
      苗茜美多漂亮啊?
      
      可怜巴巴的,就像一只小麻雀,一用力就能捏死它。
      
      看着这只小麻雀在自己手里瑟瑟发抖,这种极致的享受简直奇乐无比。
      
      沙思远想着,只要自己看中苗茜美,放眼整个新宁高中,谁敢跟沙家的人过不去?
      
      所以,沙思远才说那些子虚乌有的事情,就是想让绯闻谣言把自己跟苗茜美捆绑在一起。
      
      这种意识,跟狗用撒尿划分领地是一样的。
      
      那个拽到不行的左烊,沙思远早就看不顺眼了,现在故意给自己难堪,他才忍不下这口气呢。
      
      回味了下刚才汪含娇的话,沙思远恨不得现在就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