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陆言礼露在口罩外的眼睛弯了弯:“还好,血雾消失了,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黄炜虽然不喜欢他的性格,但这是做任务的重要人选,他对后者同样报以和善一笑:“我也想知道,不过我猜估计是楼哥做了什么。”
      
      “你们好厉害啊。”陆言礼发出真诚的喟叹,“我平常生活中遇到个别灵异事件,就已经很头疼了,像这样的事情你们经常遇到吗?”他似乎跑累了,咳嗽两声,声音有些沙哑。
      
      “对,没办法,这就是我们的宿命。”
      
      说这句话时,黄毛青年一脸麻木。
      
      他左看右看没人,悄悄说:“你之前地铁上没有说完的,你那个邻居怎么了?先告诉我呗。”
      
      “先告诉你?”
      
      “对。”黄毛青年点头,“我也算是经验丰富的人,说不定能帮你分析出什么。等他们来了再一起集思广益。”
      
      陆言礼不疑有他:“好,我想想从哪里开始说起。”
      
      他慢慢开口:“事情还要从我邻居那天搬来说起……”
      
      “我家楼上之前一直是空着的,原本是一对老夫妻居住,后来他们的儿子到国外去了,所以他们也跟着搬到了国外,空了很久。直到上个月,搬来了一个新邻居。”
      
      “说起来也奇怪,我到现在都没有见过那个邻居的样子,我只知道搬进来了一个人,又或者可能是一家人?不确定。反正楼里都说搬来了人,感觉也的确有了人气,平常还有些装修的声音,很吵……”说到这儿陆言礼挠挠头,“这也不是他们的问题,他们都是选择工作日的时候装修,我纯粹是因为这些天请了假所以听见了,才觉得有些烦。”
      
      “你知道,现在城里人的邻里关系都不是很好,但我想着毕竟是新来的邻居,也许人家新到这个城市,我就想着去问问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怕打扰到他们,我还特地挑了一个工作日的下午过去,这段时间应该大部分人都在家……”
      
      “我做了点烤肉,给他们带过去。但是我那天敲了很久的门,里面也没有人开门。可是我明明听见了里面装修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施工声音太大了,所以没有听见敲门,总之,那天没看见人,烤肉也带给楼下一户小夫妻邻居吃了……”
      
      这倒很符合陆言礼表现出的性格,心软又磨叽。黄毛青年没怀疑,他一开始还耐心听,后来逐渐不耐烦了,陆言礼东拉西扯一大堆说不到重点,偏生他又不能让他说快点以免漏掉细节。正当他忍不住要开口催促时,黎芳芷背着黎芳菀来了。
      
      “你们在聊什么?”
      
      “没……”黄毛青年刚要开口,就看见陆言礼高兴地起身走过去:“你们总算来了,还好还好,你们活下来了。”
      
      黎芳芷冷冷淡淡地嗯了一句,再次问出那个问题:“你们在聊什么?”
      
      陆言礼看上去丝毫没有防备心,说:“在聊我的邻居的问题。”
      
      黎芳芷的眼神冷冷地从黄毛青年身上扫过,心下了然,而后破天荒地冲陆言礼露出一个稍微有些柔软的表情:“大家都想帮你,等会来了你不是要挨个解释?还不如等到大家都来齐了再说。”
      
      她一向对所有人冷面,平日里说话也不由自主地带些命令式。黎芳芷不是傻子,知道自己平常能维持现状是因为有自己姐姐周旋,她只需要负责保护好姐姐,姐姐自然会把所有信息告诉她。
      
      现在,黎芳菀莫名昏迷了,轮到了她来搜集信息,她当然不会傻到用容易引起陆言礼反感的口吻问话。
      
      陆言礼本就表现出耳根子软的性格,黎芳芷都这么说了,他点点头:“也好。”
      
      暗地里,黎芳芷又用冰冷的眼神注视了一眼黄毛青年。
      
      后者很不安。
      
      黎芳菀黎芳芷姐妹向来愿意和贺楼搭档,三个聪明人凑在一起,哪怕他们经常默契地将其他队员当做炮灰、垫脚石,但至少跟着他们还是有希望完成任务的。他们非常有默契,除非只剩他们三个人,否则紧要关头,必得以保全彼此作为前提条件,决不内斗。
      
      看黎芳芷这幅样子,她多半会告诉贺楼。
      
      黄毛青年又气又怕,但是黎芳芷手段多么厉害他是知道的,他……他打不过。哪怕对方现在身上背着个人,他也打不过。
      
      他几乎可以想象到,自己神不知鬼不觉被贺楼和黎家姐妹当做垫脚石,被鬼怪杀死的场面。
      
      黎芳芷他恨不起,也不敢恨,那就只有好欺负、和他不属于同世界的,就应该乖乖去死的陆言礼!
      
      你是傻子吗?!你为什么要告诉她?!
      
      陆言礼仍旧带着口罩帽子,他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一派纯良无辜,好似不知道自己刚刚得罪了黄毛青年似的。
      
      黄毛愤恨,却也不敢对陆言礼做什么。
      
      过了不久,一个人从远处慢慢走来,那个人,赫然就是贺楼。
      
      黎芳芷说:“陆言礼,麻烦你带他过来好不好?”
      
      陆言礼什么都没说,上前去了,黎芳芷原本坐在地上,把姐姐放在自己腿上休息。见他离开,黎芳芷站起身,扶住了黎芳菀,压低声音对黄毛青年说:“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她的眼睛很美,很锐利:“你如果还敢干出这种事情,不用等贺楼,我先处置你。”
      
      几乎是瞬间从地狱到天堂的感觉,黄毛青年腿一软:“你、你你不告诉他们了?”
      
      黎芳芷冷笑一声:“我先放过你。”说罢,小心地抱起黎芳菀,大步离开。
      
      她似乎一点也不担心黄毛青年在后面发动袭击,身后的黄炜眼神闪烁,咬咬牙,跟上去:“多谢。”
      
      他表面对贺楼恭恭敬敬,要是让贺楼知道他有小心思,只怕下回贺楼有什么消息也不会告诉自己。
      
      贺楼带回了一个好消息。
      
      他找到了四张车票。
      
      “车票?”
      贺楼把票递给陆言礼一张:“你看看。”
      
      陆言礼接过车票,一惊:“这就是通向我家的车票。”
      
      “你确定?”
      
      陆言礼露在口罩外面的眼睛弯了弯:“我确定地址没错。”
      
      “楼哥,你是从哪里找到的?”
      
      贺楼道:“既然是汽车站,有售票厅,那么,车在哪里?我尝试去了一趟售票窗口,发现可以买票。”
      
      至于他花了什么代价“买”来的车票……
      
      刚才被血雾迷惑心智,有人要杀他。为了自保,他当然要选择反击。
      
      他用那个人,去售票窗口“买来”了四张车票。
      
      他剩下的话没有说完,其他几人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贺楼说:“王文涛的尸体呢?没带走的话,多少能换一张。”
      
      王文涛就是之前不幸变成僵尸后来被烧死的瘦高个。闻言黄毛青年纳罕:“我也不知道,刚来的时候没看见。”
      
      陆言礼跟着点头:“我也是。”
      
      “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人,我们等等吧。”黄毛看着贺楼手上的四张票,眼神闪烁。
      
      不用说,一定是他们四个分了。
      
      陆言礼……这个蠢货,凭什么?!
      
      但是现在他们三人都在场,黎芳芷背着黎芳菀已经悄悄站在了陆言礼身边,意思非常明显。
      
      有贺楼和黎芳芷保护,他想抢陆言礼的车票也不可能。更何况,就算抢了票,没有陆言礼,他们也别想完成任务。
      
      该死的……还有没有人?还有没有?!
      
      目前只剩下五个人,陆言礼、贺楼、黎家姐妹,还有黄毛自己。
      
      他上哪儿去找车票?!!
      
      似乎是听到了他心中的呼唤,远处又跑来三个成员,一看见他们,那三人就放下了心,远远地打招呼:“总算找到你们了。”
      
      黄毛高兴地迎上去:“你们总算来了,楼哥找到了离开的办法,快来!”
      
      除去昏迷的黎芳菀,剩下三人都保持着微妙的沉默,陆言礼似乎是不忍心,有些难过地低头转过身去。
      
      不一会儿,只听传来一声惨叫,下一瞬,黄毛青年拖着一个人的脚,朝他们走来。
      
      另外两人还在状况外,尚未反应过来,见贺楼并没有阻止,有些惊恐地跟在他身后,隔了大半米远,好随时准备逃跑。黄毛抹了把溅在脸上的血,乐呵呵问道:“楼哥,你刚刚怎么买票的?”
      
      他咬死了“买票”两个字,剩下那俩人也听出了端倪,默不作声跟在黄毛身后,以示顺从。
      
      贺楼淡淡道:“直接买,先告诉它你要买票,再把东西递过去。”
      
      闻言,黄毛高兴地拽着那人的脚往售票厅里走,另一个活下来的早就识趣地跟上去,一人拖住一只脚,还有一个,见他们的“车票”要醒了,蹲下去拽住那人的脑袋狠狠磕在地上。
      
      两只手在地上拖过,脑袋磕出血痕……他的胸口微微起伏。
      
      这人还活着。
      
      不一会儿,传出女人咯吱咯吱咀嚼的声音,黄毛手里攥着四张票,兴奋地和他们汇合。
      
      远处传来汽车的喇叭声,紧接着,一辆破破烂烂、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散架的汽车慢慢从远处开来。
      
      “上车吧。”贺楼对陆言礼和善地一笑,递给他一张车票。
      
      黎芳芷拿了两张。
      
      剩下两人,其中一个叫封楚楚,另一个叫莫云,他们好说歹说,总算从黄毛手中讨来了一张。
      
      汽车慢慢从他们身边停下,驾驶座上,是一道看不清面容的身影。贺楼对照了一下车牌号,冲他们点点头。
      
      封楚楚被他们推出去,第一个上车。他咬紧牙迈上去,司机转过头,隐藏在阴影里的双眼阴冷无比,声音嘶哑地问:“车票?”
      
      封楚楚抖了抖,把票递过去。
      
      司机似乎有些失望,挥挥手放人。
      
      见封楚楚没事,众人鱼贯而入。不知有意还是无意,陆言礼于黎芳芷前一个上车,他站在司机身边不远处,静静地看着黎家姐妹。
      
      司机同样多看了一眼黎芳芷……准确来说是她背上的黎芳菀。不知怎么的,黎芳芷总觉得那道阴影露出了一个充满恶意的笑容。
      
      “坐好了。”
      
      这是司机说的最后一句话。
      
      闻言,陆言礼乖乖回到座位,双手插兜,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口袋里,他的手一共攥着四张车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