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该死的,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为什么会出现僵尸??
      
      原本大家逃到外面,就是因为车站外的女人海报要少些,现在海报的威胁暂时平息,贺楼干脆带着众人再度冲进了车站。
      
      难道就只能这样逃吗?
      
      血雾的影响似乎还在,贺楼的思绪有些混乱,再看黎芳菀黎芳芷姐妹同样如此,只想着逃跑,躲避僵尸的追捕。
      
      其实,他们都知道,还有一个方法。
      
      随便撕下一张女人的海报,贴在僵尸身上,就可以了。
      
      但谁也没有动手。
      
      这个提议简直是一群老鼠商量怎么躲避猫,结果答案是给猫的脖子上系上一颗铃铛般,幼稚可笑。
      
      谁去做?谁乐意为了别人牺牲自己?
      
      大家都知道,贸然去触碰这类诡异事物,必死无疑。就算他们回到原来的世界,来自于恶灵的诅咒也有可能穿过两个世界的壁垒,然后在不经意的时候……杀了你。
      
      “大家现在……再找找线索,注意不要碰到海报。”
      
      “什么都可能是线索,别犹豫了,如果这时候还只想着靠别人……”贺楼喘口气,一个闪身躲过扑面而来的僵尸,绕到对方身后狠踹一脚。后者僵直的手臂直直插.入售票台前的木桌内,毫无阻隔似的。
      
      坚硬的木桌在它的指甲面前软得像块豆腐。
      
      不难想象,如果是人体……
      
      “这时候,还想着偷懒靠别人,这时候就等死吧!”贺楼低吼道。
      
      黎芳菀姐妹闻言同样说:“大家看看,有没有哪里能找到一些信息。”
      
      陆言礼同样在四处打量。
      
      线索……究竟什么是线索?在哪里?
      
      他带起了口罩帽子,粗重呼吸隔了一层布料,或许是这个原因,僵尸并不怎么追逐他。
      
      黄毛青年提议道:“不是说僵尸怕火吗?还有糯米、阳光什么的。”他抬头看一眼天空,虽然阳光并不刺眼,但现在这儿的的确确是白天没错,他改口大声问“有没有谁带了打火机的?”
      
      “光打火机一点点火怎么够?拿东西烧啊!”另一个人回答他。
      
      黄毛青年犯愁了:“这里哪有东西烧,又没有木柴,到处都是海报,我能烧这玩意儿吗?”
      
      “那电影里还说可以憋气呢,你憋一个?”
      
      “楼哥,你试试!”
      
      闻言,贺楼真如他们所说,用力闭气,然而僵尸依旧追着他不放。他很快深呼吸喘着气回答:“无效!”
      
      其他人只好继续帮忙找线索。他们现在约定好了,每隔五分钟,就由另一人吸引僵尸注意力,好让他们寻找线索。
      
      陆言礼本想主动接过重担,贺楼却让另一人替他。
      
      目前的情况,谁出事都不能陆言礼出事。要是他们不能顺利到达陆言礼的居所……那么,所有人都要死!没有一个能逃脱!
      
      接替贺楼的是黎芳芷,她正带着后者左躲右闪奔跑,长时间锻炼,使她的体力并不逊色于健壮男性,比起贺楼还要更灵活些。
      
      黎芳菀在一旁帮着她,眼睛四处打量,旋即,她的目光一凝。
      
      她注意到了售票厅玻璃窗上贴着的海报。
      
      之前她就留意过,那张海报贴得方方正正,又不似其他海报般有其他花里胡哨的背景,乍一眼看过去还以为真有个人坐在那儿……
      
      就像是,真的有个人坐在那儿……
      
      黎芳菀和那双眼睛对视上,突然间,她浑身一冷。
      
      这,这是……是什么?!!
      
      “姐!躲开!!!”
      
      远处传来黎芳芷的尖叫声。
      
      下一秒,她被一股大力扯到一旁——陆言礼把她拉开了,他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根铁棍,在僵尸扑过来的瞬间顺势勾住爪子而后用力往下一带,让后者扑倒在地。
      
      墙面、桌面,都可以戳穿,那地面呢?
      
      它的双臂直直借力插进地面,整副缩水僵硬的身躯紧贴下去,一时难以直立起身。
      
      黎芳芷感激地看向陆言礼,飞奔过去,拉开了黎芳菀。
      
      “让开!!”
      
      一桶汽油泼在了仍不断挣扎跳动的僵尸身上。
      
      “快!!!打火机!!”
      
      小小的打火机点起火苗,丢了过去。
      
      下一秒,冲天火焰蹿起,熊熊燃烧,僵尸立刻发出剧烈的嘶吼声。
      
      那种声音很奇怪,尖锐、嘶哑、仿佛是两片生锈的铁块摩擦出来的。
      
      人群中一个名叫封楚楚的年轻男人一脸庆幸:“还好还好,我们找到了汽油。车站里的汽油放的虽然有点久,但好在还能用。”
      
      黄毛青年松了口气:“干得漂亮!”
      
      大家伙儿难得地松了口气,相视一笑。
      
      火焰燃烧,噼啪作响,传出阵阵蛋白质腐烂后又灼烧极度令人作呕的恶臭,满身火焰的僵尸不断挣扎,嘶吼,但依旧无法摆脱束缚。渐渐地,它挣扎的力度消了下去,周身开始散发出一阵又一阵极度恶臭的血雾。
      
      活像是气球漏气了似的,丝丝缕缕血雾飘散。
      
      “它是不是快完蛋了?”黄炜走到黎芳菀姐妹身边,转头安慰一句,“你刚刚怎么了?怎么突然不动?”
      
      黎芳菀苍白着一张脸,没有说话,反倒是黎芳芷瞪了他一眼:“关你什么事?滚!”
      
      “我这不是关心一下美女嘛。”黄毛青年也不生气,哼着小曲挪远了。
      
      下一秒他的曲子就哼不出来了。
      
      恶臭味儿逐渐散去后,地上僵硬的尸体抖了抖,突然灵活地跳了起来,那人一边跑一边惨叫:“你们干什么?!为什么要杀我?”
      
      “救我啊!!救火!!救命啊啊啊啊!!”
      
      “救我!!”
      
      他的声音——赫然就是之前变成僵尸之前的瘦高个,高温燎得他浑身刺痛,他跌跌撞撞逃出汽油滩出的小块区域后,尽力在地上打滚,用已经被火烧得嘶哑的声音发出求救。
      
      “救救我啊……”
      
      令他绝望的是,大家伙都离远了,没有人救他,见他努力滚动身子要翻滚过来,黄毛青年一把夺过陆言礼手中的铁棍,将对方捅远了些。
      
      他手心里还在冒汗,下意识转头道:“楼哥,他他他是软的。”
      
      铁棍那头传来的触感,和之前僵尸冷硬的金属感不同。
      
      他真的……重新变成人了。
      
      该救他吗?
      
      所有人都下意识地避开了这个问题。
      
      “明明已经看着他变成了僵尸,为什么现在还能重新变成人?肯定身上还带点诅咒。”
      
      “对,就是。他已经变成僵尸了,谁知道是不是什么东西骗我们的?”
      
      “再说了,就算现在要救,也来不及了,这里没有灭火器,怎么救他?”
      
      他们无师自通地找好了理由,一边留意周围环境,一边紧盯着僵尸被焚烧的全过程。
      这份经验,以后或许还能用的上。
      
      陆言礼开口:“要不然……”
      
      另一个人制止了他:“要不然什么?你要救他吗?谁知道它现在是人还是僵尸?”
      
      于是陆言礼只好缩回去,他偏过头捂住了鼻子,其他几人以为他没见过,不敢看,没在意。
      
      帽檐下,眼里飞快闪过一丝嘲意。
      
      “救……我……”
      
      挣扎的人形不断惨叫,到后面没了挣扎的力气,逐渐缩成了一团漆黑的不明物,冒出油脂,一滴一滴往下淌,溅在火焰中。
      
      空气中散发出烤肉的焦糊的味道。
      
      你们不救我?
      
      为什么不救我?!
      
      为什么?!!
      
      要死,大家一起死吧!!
      
      瘦高个努力回想起之前自己看见的场景布局。他的眼球已经被烫熟了,看不见东西,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猛地起身朝身边最近的电线杆冲过去,带着满身火焰抱住了那根电线杆。
      
      很快,他就一动不动了,饶是如此,尸首依旧带着火焰紧紧抱住电线杆。
      
      无人知道这具尸骨临死前最后一个表情竟是微笑着的。
      
      他死不死,其他人不在乎。
      
      他们唯一关心是——电线杆上,贴了两张那个女人的传单。
      
      “他妈的疯了啊!自己死为什么要拖上我们?!”
      
      他们真要疯了。
      
      传单抹上了黑油油的不明物质,边缘被火燃烧,开始发黄、向内卷曲……
      
      不止是一张,几乎所有的传单都开始出现火烧前的卷曲痕迹。
      
      完蛋了……
      
      这是在场几乎所有人的心声。
      
      “快跑!!”
      
      人群四散奔逃。
      
      跑也是无用,女人的表情越来越扭曲、狰狞,表情阴寒地瞪着所有人。下一瞬,她咧开嘴,鲜红细长的舌头从细白尖锐两排牙中伸出。明明看着柔软,速度却极快,一瞬间洞穿了之前丢出打火机的那个年轻人的胸口,而后,一把拉回!
      
      那个年轻人甚至来不及惨叫,就已经被拽进了女人张开的大口中。
      
      这回连个咀嚼声都没有,一个人就已经消失不见。
      
      更糟糕的是,血雾一瞬间变得无比浓稠。
      
      陆言礼透过厚厚的一层血雾,看见女人的表情并没有因为吃了一个人而高兴,相反,她冰冷阴寒的目光在其他人身上打转,似乎在琢磨着,接下来该吃掉哪个。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现在的女人似乎不需要通过血雾来吞噬其他人,它更愿意用自己的舌头来好好品尝。为此,陆言礼在雾气中也不过是觉得气闷,他努力驱散黏腻血腥的浓雾,仔细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看来并不太合格啊。
      
      不过,先试试吧。
      
      陆言礼迈开腿,向某个方向走去,将地上的什么东西捡起。
      
      他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逃远,而是往车站内部前进,他手里拖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穿过重重血雾,径直来到售票窗口前。
      
      他身后,有个人举起了刀……
      
      陆言礼突然转过身。
      
      这片血雾似乎完全不能对他产生影响,两人相隔距离近了,陆言礼很容易就发现了那是谁。
      
      “你想干什么?!”他发出惊恐的叫声。
      
      如果那人能够透过血雾看清他的表情,至少看清楚他藏在帽子下的眼睛,至少也不会选择得罪他。
      
      下一秒,血雾中,喧闹归于平静。
      
      “咯吱咯吱……”咀嚼声响起。
      
      ……
      
      另一头,血雾愈发浓郁。
      
      每个人都跑散了,眼里只有浓郁到化不开的猩红色彩,看不清楚周围的景象,鼻腔内同样满是浓重血腥味,仿佛一瞬间,这儿就变成了人间血狱。
      
      一道人影在血雾中打转,在那道人影身后,慢慢浮现出一条长长的、滑腻的舌头。
      
      那条舌头慢慢浮起,正要缠住人影的脖颈。下一瞬,它顿住了,似乎是艰难地做出了什么决定,它逐渐消失在原地。
      
      血雾来得快,散得也快,没过多久,正片空间又回到了原来的场景,仿佛刚才眼前的一片血红色全是错觉。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得救了吗?”
      
      黄毛青年惊疑不定,他刚刚跑了很远很远,一睁眼,却发现自己回到了原位,还站在车站门口,面前不远处是一根带着黑色不明物质的电线杆,仍旧散发出焦糊味儿。
      
      所有的女人海报都恢复了平静,一脸温柔。
      
      陆言礼从车站里走出来,他看上去似乎有些虚弱,看见黄毛青年后打了声招呼,语气难过地问他:“你们现在还好吗?还有多少人还在?”
      
      黄毛青年叹口气:“不知道,等等吧。等会儿他们就过来了。”
      
      也不知道,是谁破的局,他究竟是怎么找到生路的?
      
      是楼哥?还是黎家姐妹?
      
      他完全没有把眼前这个烂好人又胆小的青年算进去。
      
      “奇怪了,那家伙的……呢?”黄毛青年顾忌着,没有把尸体两个字说出口。他下巴扬了扬,示意电线杆下那一团烧焦的尸体不见了。
      
      陆言礼同样诧异,摇摇头:“不知道,我刚才过来的时候也没看见,会不会是被……”他小小地暗示了一番电线杆上的海报。
      
      “没想到啊,还带吃烤肉的。”黄毛嘀咕道。
      
      

  • 作者有话要说:  主角不是好人不是好人不是好人!其他人就更算不上了。
    请时刻牢记,他们每一句话都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谎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