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我来娶你 ...

  •   林溪几乎一晚上没睡着,先是想现代的爸妈,又努力梳理原主的记忆以及给自己去谢家生活做心理建设。
      
      等天蒙蒙亮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睡过去,没多久大公鸡就卖力地叫起来,紧接着知了们也一副死了都要嚎的架势开始唱。
      
      林溪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坐在光线昏暗的泥草屋子里,脑子里有那么一会儿是混乱的。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要去干什么?
      
      她没有回到宿舍,依然在外婆的小炕上,那么这就意味着——她今天要嫁给谢启明!!!
      
      林溪一个激灵,神游物外的魂儿一下子归位。
      
      她昨晚上为什么不跑?
      
      难道她会束手待毙不跑吗?她当然跑了!
      
      她昨天想暂借谢启明那二十块钱当路费回城躲躲的,结果晚饭后出去溜达就碰到了民兵队长和妇女主任,他俩一个劲儿地盯着她,那架势就是怕她跑路!
      
      气不气人?
      
      谢启明这人太坏了。
      
      她都说不作数,也愿意给他道歉做出补偿,可他居然把被原主缠上的气撒给她,非缠上她要结婚。
      
      行吧,结了婚,她就去作他!
      
      作得他离婚才好呢。
      
      她这样想是因为心里有恃无恐,并没有被迫嫁人的恐慌。
      
      毕竟谢启明是一名优秀的解放军军官,而她和其他老百姓一样对军人有着天然的崇拜和信任,她潜意识里认定他绝对不会欺负她的。
      
      她扒拉一下头发,发现外婆一直都在忙活,老太太昨晚比她睡得还少呢。
      
      外婆早就起来了,正喜滋滋地给她准备嫁妆。
      
      其实也没什么好准备的,1970年的乡下大家粗粮也就吃个七八分饱的时候,能有什么好陪嫁的?但外婆不愧是能攒家的小老太太,愣是给林溪准备了体面的送嫁面花馒头。
      
      昨天谢启明走后,她就生了面引子,然后去挨家挨户地换细面。半夜的时候,她和面揉面做了六个一斤重的面花馒头。天不亮她就起来蒸馒头,白花花的一锅,别提多漂亮了。
      
      她手也巧,自己用过年大儿子给大队写福字攒下来的红纸剪了红双喜和大饽饽花贴上。
      
      再把林溪的铺盖用一个蓝底白花的大包袱一捆,脸盆、茶缸、梳头用具等收拾上。
      
      外婆还把自己当年结婚的俩樟木黑漆炕箱子陪送给林溪,给她装梳妆用品以及私人物品之类的,都带着小铜锁。
      
      这可把俩舅妈和二表姐给酸得够呛,觉得老太太偏心林溪。
      
      冯老太偏得理直气壮的,“咱们小溪多懂事,嫁人都不用咱们操心,自己就找个好女婿。人家也不要嫁妆,不用你们当舅舅的肉疼,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没娘的外甥女出嫁,舅舅们不帮衬谁帮衬?等她后娘来送嫁?还是等她光溜溜嫁出去让全县城的人笑话你们?”
      
      舅舅舅妈们就赶紧说要帮衬的,就当自己闺女一样的。
      
      这么大都养了,难道还差这最后一下?
      
      只是大舅妈几个终归对林溪不要脸不要皮地去县医院赖上谢启明有些不满,觉得丢人得很。
      
      可外婆不管,既然谢家愿意娶,就说明这亲事是光明正大的,没什么丢人的。又不是娶小老婆,自家为什么不光明正大地送嫁?
      
      她半点都不埋怨谢光明只给一晚上的准备时间,还觉得这样好,免得夜长梦多呢。
      
      大舅妈:“咱们当然喜欢小溪嫁得好。就是太着急了点,这昨晌午刚来通知,今一早就迎亲,也不给咱们时间准备准备。”
      
      二舅妈:“可不怎么的,要是给我们时间,咱们怎么不给小溪准备身衣服鞋子什么的?我说……”她问林溪:“你对象没给你彩礼?咱们这里结婚,至少要给一钩子布,五斤棉花,给女的做一身新衣裳,要是再富裕的那就给双倍……”
      
      她寻思谢启明既然是军官,那可是和城里人一样拿工资的,月月拿钱拿票,多了不起的事儿呢。
      
      林溪亲爸虽然被后妈管着扣扣搜搜的,但是以前两个月也给汇五块七块的呢,现在林溪下乡回来吃得多,林爸反而不给寄钱了,真是有后娘就有后爹!
      
      她又开始抹眼泪心疼林溪,说些煽情的话儿,心里却惦记谢启明给了林溪多少压箱钱,要是把这个钱借出来使就好了。
      
      外婆看了她一眼,道:“你不是新做了一双条绒布鞋?你拿过来给小溪出嫁穿。”
      
      二舅妈一下子急了,“娘,我就那么一双鞋,好几年攒的布袼褙!”
      
      外婆横了她一眼,“今年咱家的布票,就先给你行了吧?当舅妈的还能小气?”
      
      二舅妈还想反抗,只是受不住那小气舅妈的帽子,毕竟刚才自己说了煽情充大方的话呢。
      
      让她生气的是她个子矮但是脚偏大,给比她高的林溪穿倒是正好。
      
      外婆让林溪穿上,“以后有布票了,想着你大舅妈二舅妈。”
      
      林溪原本还想拒绝,但是看着裹着脚的小老太太给自己忙里忙外的,她心里又十分感动。她点点头,抹了抹眼泪,“姥娘你放心,我记着大舅妈二舅妈的好呢。等我去了城里,赶紧想办法找个工作,到时候我就赚工资和票给你们花。”
      
      外婆又看了大舅妈一眼。
      
      大舅妈:“……”
      
      她狠了狠心,对当赤脚大夫的闺女道:“美莲,你头会儿做的那个淡蓝色的褂子,要不……”
      
      林溪大表姐冯美莲倒是大方,她笑道:“行啊。等小溪以后有布票,帮我攒回来啊。”
      
      林溪朝她笑了笑,“多谢大姐,我记得呢。”
      
      这几天她一直故意躲着大家,但是今儿这么一面对面的聊倒是感受真切一些了。
      
      原主和外婆家的人不是很亲,因为外婆太溺爱她,就显得别人对她不够好,至少她觉得不够好。她觉得大舅妈阴阳怪气,不喜欢她,二舅妈尖酸刻薄,更不喜欢她。
      
      大舅家大表姐总是冷眼看她,肯定是在嘲笑她草包,因为当初她也想当赤脚大夫的,但是没考过大表姐。
      
      二舅家二表姐就直接表示对她不好了,嫌她在这里吃喝,占着奶奶的宠爱。
      
      其他大舅二舅哥哥弟弟们倒是正常亲戚,男人本来就和女人打交道少,她又孤僻,感受就不那么深刻。
      
      比起要去非常陌生的谢家,外婆家倒是娘家了,这让林溪生出诸多留恋不舍来。
      
      她搂着冯老太,眼泪汪汪的,“姥娘,你们都别担心我,我去了县里一定好好干,早点让你们跟着我享福。”
      
      冯老太立刻乐得合不拢嘴,跟俩儿媳妇喊道:“看看呀,这小溪想嫁个好人家,还不是为了咱这个家?不拖累你们,还能找个好女婿到时候帮衬你们,你们可都得记着点好啊。”
      
      别惦记那几个白面饽饽!
      
      冯家众人:“……”
      
      老太太真是护短没边儿。
      
      吃过早饭,劳力们还得去上工。
      
      “等外甥女婿来了,打发孩子去地里喊一声,我回来送亲。”大舅说了一声就走了,他是生产小队长,要带着社员们上工,耽误不得。
      
      其他人也都踩点儿去上工。
      
      很快家里就剩下林溪和外婆,还有两个小孩子。
      
      外婆把俩小孩子打发街上去玩儿,她把自己的被褥搬出来然后掀开炕席,扒拉开底下层层麦草,拿出一个手帕包来。她解开手帕,露出里面一卷纸币来。
      
      她从里面拿出三张大团结来塞给林溪。
      
      林溪烫手一样缩回去,不肯要。她也知道现在大家都穷,谁家都缺钱。不说谢启明给她那二十块,就连一块钱都是好大的钱呢。外婆给她这三十,不知道攒了多少年的呢。
      
      外婆小声道:“小溪,你拿着。这是你爸寄过来的,头些年你姥爷没还有我生病花了一些,后来的都攒着呢。这一趟你下乡,应该也有补贴的,我听说一个人有两百八十多块呢,不过那钱咱没见着。”
      
      林溪还是不肯要,外婆就佯装不乐意。
      
      林溪只得收下,抱住外婆哽咽道:“姥姥,你等着啊,我一定赚大钱接你去城里享福。”
      
      外婆笑着摸摸她的头,“我使劲活,等我小溪接去享福。”
      
      林溪暂且把三十块接了去,等进城看看找机会干点什么。
      
      也不知道几点钟,看着日头在东南高高挑起来的时候,谢启明来了。
      
      他骑自行车来的,自行车上挂了个扎得很精致的红布球花,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两个军装青年,都骑着自行车。
      
      外婆立刻打发孩子去喊大舅二舅他们,她又笑眯眯地请谢启明他们进屋坐,吃了晌饭再走。
      
      谢启明:“不麻烦老人家,这就走。”完全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架势。
      
      外婆就让俩小伙子把林溪的东西拿出去放在自行车上,林溪的铺盖卷、衣物、日用品等等。
      
      而谢启明昨天空手来的,今日却给外婆带了礼物,一斤红糖,两斤糖块,三斤桃酥,另外还有一瓶麦乳精、两瓶罐头,都堆在外婆的炕上。
      
      外婆唬得不轻,一个劲地推,“怎么拿这么多东西,快拿回去,拿回去,我咬不动,吃不了。”
      
      谢启明:“您老人家拿着。”
      
      训练兵蛋子的霸道语气一出来,吓得外婆不敢推让了,乖乖地把东西推到炕上去,扯过被子盖住不让人看见。
      
      林溪不满地瞪了谢启明一眼,你居然敢吓唬我外婆!
      
      谢启明很无辜,他自觉用很柔和的语气和老人家说话呢。
      
      他看林溪气鼓鼓的样子只觉得好笑,总归咋看都不是医院里那个疯女人。
      
      他越发觉得这林溪不简单,必须放在眼皮子底下盯着才行。

  • 作者有话要说:  盯着盯着,就盯出感情来了。哈哈。我小溪绝对的表面颜控,内里慢热。
    ————
    小天使们,求留言啊~~~~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鲨鲨、蛙声一片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石灰柿子 100瓶;KW 20瓶;24058599 10瓶;JOJO 6瓶;喵喵喵喵 5瓶;季夏初九 2瓶;
    么么哒,爱你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