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怀疑 ...

  •   觉察对方眼神越发不善,林溪立刻紧张起来,“你有事?”
      
      男人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愠意,冷笑一声,讥讽道:“你又耍什么花招?”
      
      林溪感觉到男人的敌意和轻蔑,心里也不乐意,她挎着衣服篮子拔脚就走。
      
      男人看她俏脸生寒,一副不乐意的样子走了,他蹙眉,随即抬脚跟上。
      
      林溪扭头轻斥道:“你跟着我干嘛?”
      
      男人冷笑:“现在装不认识,晚了。”
      
      林溪扬声:“我就不认识你,什么装……”
      
      等等,这男人……难道、他是谢启明?
      
      怎么可能!
      
      谢启明对原主厌恶至极,看都不想看她一眼,怎么可能来找她?就因为这个,林溪刚才压根就没往谢启明身上想。林溪刚穿来记忆没彻底融合,还真不认识他呢。
      
      现在看看,他竟然和前世群里看到的军草有几分像。
      
      林溪终归年轻,脸上表情变幻,一丝一毫都没有逃过男人的眼睛。
      
      她一扬下巴,一副自信又骄矜的神情,“我会不认识你?你化成灰我都……啊,你干嘛?”她看着男人迫近一步慌忙往旁边躲开。
      
      看着前阵子还死缠烂打往自己身上贴的女人这会儿竟然对自己避之不及,谢启明挑了挑眉,眼中露出审视的眼神。
      
      此时的她眼神清亮、端正,自信而又骄傲,一点都不像在医院里那时候的样子,那时候她歇斯底里又疯狂暴躁,只会无赖又撒泼,跟这会儿判若两人。
      
      谢启明垂眼看她,她把腰背挺得笔直,扬着漂亮的小脸,眼神坚定倔强,没有半点示弱的样子。
      
      他毫不怀疑,如果他敢碰她一下,她会果断地挠回来。
      
      这样的女孩子,骄傲又自尊,怕是不会去死皮赖脸地倒贴男人吧。她为什么之前对他死缠烂打,现在又换上这副凛然不可犯的模样?
      
      谢启明有些想不通,所以他不动声色,暗中观察。
      
      “那个……”
      
      林溪鼓起勇气,想试探他是不是谢启明,如果是那就跟他说清楚之前纯粹是误会……咳咳咳,不是误会,是她不对,婚约什么的作罢,还他自由。
      
      他估计得高兴坏了。
      
      她放慢了脚步,“谢……团长。”
      
      谢启明轻哼,不装了?
      
      林溪看他那反应知道他就是谢启明了,她咽了口唾沫,拿出闺蜜跟小三谈判的凛然架势来。她内心紧张表面故作轻松,“谢团长,之前的事儿给你添麻烦了,我很抱歉哈。你不用当真的,结婚的事儿也不作数,你……你还是自由……啊——”
      
      她被旁边高大的身影一下子笼罩覆盖,他的脚几乎要踩进她双脚之间的位置,吓得她咕咚撞在了旁边牲口院的墙壁上。
      
      “你……你干嘛?”林溪警惕地看着他,把洗衣篮子努力挡在自己和他之间,“谢团长,冷静啊,不能冲动,冲动是魔鬼!”
      
      谢启明低低地冷笑一声,冰冷的目光锁着她,大夏天的硬生生让她觉得后颈直冒凉气。
      
      “婚姻不作数?还我自由?”谢启明啧啧两声,“你当军婚是什么?结婚申请是儿戏?”
      
      林溪双腿不受控制地颤抖,直打哆嗦。这男人的气场太强大,那股子逼人的阳刚之气要把她冲昏过去。
      
      她努力地维持骄傲的姿态,控制自己情绪,替原主立正挨打,“对不起,是我错了,我的错。我之前太混账,后来得到了报应,高烧大病一场昏迷了一天。醒来后我就想通了,我……我那样是不对的。婚姻应该以感情为基础的,我不能逼着你娶我,强扭的瓜不甜。”
      
      “强扭的瓜……不甜?”谢启明轻哂,“你不是都扭下来了?”
      
      说着他高大的身形往下俯了俯,那压迫感就更强烈了。
      
      林溪吓得要闭眼了,但是她不允许自己丢穿越人士的脸面,她努力睁大了眼睛,瞪着他力图给他威慑力。
      
      可惜在谢启明看来,她就跟被吓坏的小鹿一样,巴掌大的俏脸通红,大眼湿漉漉地瞪着。
      
      那样子,半点威慑力都没,反而可怜巴巴的。
      
      “我、我可以帮你解释。不耽误你正常结婚的。”她非常好心地提供弥补办法。
      
      “是么?”谢启明站直了,垂眼看着她,冷冷道:“也不是不行。”
      
      林溪松了口气,笑道:“我跟你们部队解释一声,都是我……”
      
      “你睡了我,我要睡回来……”他慢条斯理道,丝毫不觉得这话有什么问题,对付女流氓就要用流氓的办法。
      
      “什么?”林溪的脸登时就比晚霞还红了,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这这这……这男人耍流氓?他之前看起来那么严肃冷峻,一本正经的样子,竟然跟她说这种话?
      
      “你、你耍流氓!”林溪脸上滚烫的温度退不下去,她用眼神愤怒地控诉他,“你可是堂堂大团长!”
      
      谢启明轻描淡画道:“是你在先,女流氓。”
      
      “卑……鄙!”林溪眼睛都湿润了,眼神愤怒无比。
      
      谢启明更加被她勾起好奇心,心里转了很多个念头。
      
      如果不是打结婚申请组织会全面调查林溪的家庭关系,他会第一时间怀疑她是不是女特务。
      
      啧啧,瞅瞅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文工团的台柱子也没她演技好。
      
      谢启明反唇相讥:“比不过你。”
      
      林溪要气死了!
      
      这个男人他不香了!虽然他很帅,哪哪儿都长她审美点上,可他这么毒舌,这么没绅士修养。
      
      不香,一点都不香!
      
      他这是碰瓷,想赖上她,没门儿!
      
      她被激起了倔脾气,“我就是不想嫁给你了!”
      
      谢启明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危险至极,他缓缓道:“晚了,结婚申请批出来,就等于婚姻生效。”
      
      林溪不甘示弱:“那就离婚!”
      
      “你缠上我,以死相逼让我娶你。我打了结婚申请,现在你说不嫁,我再跟部队申请离婚。”谢启明笑了笑,“你觉得部队会同意?到时候以轻慢组织为名,把你……”
      
      他伸出手,修长的中指在她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抓起来送到劳改农场进行改造,那里可不像乡下这么轻松,要去挖煤、砸石头挖大粪!”
      
      林溪捂着脑门一下子萎了,“那、要不就先结、假装结婚,过段时间,再……你再说感情不和申请离婚,这样也不耽误你找合心合意的媳妇不是?”她咽了口唾沫,胆子又大了一圈,“你看,谢团长,我也是为你考虑的,对吧?你放心,我深刻检讨自己,认识到错误,那样死缠烂打是可耻的!”
      
      谢启明大手一探,就把她的篮子抓在手里拎着,“走吧,去跟你外婆说结婚的安排。”
      
      虽然声音略和气了一丝,依然命令感十足。如果她不是个女孩子,估计他能一脚踹上,让她麻溜地别浪费时间。
      
      林溪有一种被他押送回来的感觉,这一路上不少人碰到还小声嘀嘀咕咕的,她都没心情理睬。
      
      往家走的时候,林溪一紧张差点没找到外婆家。
      
      不怪她,实在是村子太大,泥草房子都差不多,一排排的还真是不好认。
      
      她低着头一个劲地往前走,还是谢启明伸手揪住她的小辫子给拎回来,“你去哪儿?”
      
      林溪这才发现已经到了外婆家巷子口,赶紧拐进去。
      
      她外婆和两个舅舅家住在一个院里,这会儿已经吃过晌饭,劳力们都去上工锄地,大孩子们去读书,小孩子们满地玩儿。
      
      林溪外婆冯老太正在剁野菜,拿着一把缺口生锈的破刀,咔哒咔哒剁得很有节奏。她脑后挽着发髻,夏天也穿着带斜襟的大褂子,因为小脚走路不方便,裤腿子也用麻绳扎着,免得绊倒。
      
      她听见脚步声,抬头就看到了进来的谢启明和林溪。
      
      她看林溪耷拉着脑袋,噘着嘴,脸蛋子通红,而谢启明面色冷然,看起来一点都不温和不好相处。她立刻急了,提着刀就起来,“谢团长,你可别欺负我们小溪。我们孩子虽然有点皮,可心善着呢,你要是娶了这样的媳妇……”
      
      外孙女赖上谢启明,之前有干部来说过,她虽然觉得林溪做得不对,可既然对方愿意娶她那就没问题。
      
      她因为闺女早死,对林溪无比怜爱,自觉只要不杀人放火就没什么不对的。
      
      谢启明面对老人家脸色和缓了两分,垂眼看向林溪,“结婚申请下来了,家里的手续简单,后天我来迎亲。”
      
      林溪脸色一白,“怎么就那么急?谁家订婚以后不得过几个月再结婚?”
      
      后天就迎娶,她哪里有时间跑?
      
      谢启明似是看透她一样,“嗯,后天有点慢,那就明天。”
      
      林溪:我淦!你仙人板板的!
      
      虽然我的身体睡了你,可我没印象,啥也没赚到,亏大了。
      
      外婆有点看不懂了,不是自己外孙女缠上人家,人家不乐意嘛?公社干部都来家里敲打了呢。怎么这会儿孙女女婿乐意,小溪不乐意了呢?
      
      谢启明根本不给林溪反抗或者商量的余地,只以为她又要耍什么花招。既然她很可疑,那就把她弄到身边去盯着。
      
      他从口袋里掏出二十块钱塞给她,“给你压箱底的。”
      
      林溪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从他语气中听出那么一丝:拿了我的钱,你就别想跑的坚决。
      
      她瞬间觉得这钱烫手得很。

  • 作者有话要说:  【宝宝们没收藏过作者的,进专栏收藏一下,拜托,爱你们,二更报答~】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妙、甜妞09、小珠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雪舞血飛 18瓶;彩虹棉花糖 12瓶;千金一诺 10瓶;甜妞09 5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