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临行 ...

  •   小蛮醒来之时,天已大亮。
      摸摸自己手臂上的伤口,竟好了七八分,伤口处也再无乌青。
      突然想到昨晚和庞统共处一室,她忙看四周,确定并无他人,才松一口气。
      她起身下床。
      外边的丫鬟小青听见声响,连忙进来,伺候她更衣。
      
      “你们将军什么时候走的?”
      “回夫人,昨日深夜。”
      看来帮她解完毒就走了。
      其实小蛮早就知道,此人生性高傲,在感情上亦是如此。
      他要女人心甘情愿地跟他,所以绝不会强人所难,霸王硬上弓。
      这也是她为何敢和他回庞府的原因之一。
      
      她走出房门,让小青带她在这府上转转。
      永心殿门前便是一座大花园,栽满了各式各样的花卉与果树。正值初春,每棵树上都被星星点点的花苞装点着。花园的中央是一汪活水,池子里嵌着一座座等高的木桩,从池塘这头连到那头,搭成一座别样的木桥。
      
      不远处传来声响,小蛮回头,原来是管家文春带着一大帮伙计正往这赶来。
      远远地看到小蛮,文春大喊,“哎呀夫人!”全无半点庞府大管家的样子,倒像是个平常农家老头。
      小蛮觉得他甚是可爱,也迎上去大喊,“文春!”
      待走近,文春连忙行礼,又热切地问道,“夫人可是出来透气?”
      “是呀。”
      仿佛知道小蛮要问什么,文春又道,“这府上啊,好久没办过喜事了,虽不知这婚事什么时候办,但修缮的工作得提前做起来,不然来不及。这不是,我一得知将军和夫人要回府,就立刻开始准备了。”
      说着又指向他身后的一大帮子伙计,“这些啊,都是京城有名的师傅,可难请着呐,不过谁都得卖咱们将军府一个面子不是,我一吩咐,他们就都放下手中的活赶过来了。”
      文春身后的伙计纷纷问好。
      
      看文春提到将军府一脸骄傲的样子,小蛮更觉得他忠心耿耿,和善可爱。
      但小蛮多少有些心虚,“你们将军日理万机,这婚事恐怕不会那么早...”
      文春摇头,“这不碍事,或早或晚,总是要办的。小人在庞府待了大半辈子,看我们将军从不会说话的婴孩到百战百胜的大将军,就盼着他完婚的一天呐,现在终于要娶夫人,小人不甚欢喜啊!”
      听他这么说,小蛮心里不是滋味。
      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戏罢了。
      戏唱完,幕谢完,她就会摘下面具,卸下脸谱,回归自己原本的生活轨道。
      可他们却当了真...
      
      “夫人,先不和您说了,小的还一堆事要忙活呢,先行告退。”文春说着便领人往别处去了。
      小蛮应下,退到路边给他们让道。
      
      庞统正往这走,远远地看到她与文春寒暄。
      今日的她已换下双喜楼那件破旧的装束,换上他差人买来的丝质衣裙,外套白绒小袄,全然不见以往刁蛮的模样,一派大家闺秀的仪容举止。
      庞统走近,笑着拱手,“夫人。”
      “我叫小蛮!”
      “小蛮夫人。”
      “你!无赖!”
      
      小蛮故意骂他,他却仍是笑着,“好了,看在你昨晚那么主动的份上,我呢,就不和你计较了。”
      旁边小青听了,羞怯地退下。
      小蛮惊讶,“昨晚...”
      庞统认真看她,“昨晚,我帮你解毒。”
      她追问,“没其它的了?”
      庞统凑近,眼神却飘向她的唇,“你还希望有什么?”
      “你!”小蛮抬头恶狠狠地看他,“坏蛋!”
      庞统不理会,拉着她的手便往里走。
      
      小蛮甩开。
      “男女授受不亲!”
      “自己夫君怕什么?”
      “笑话,你娶我了吗?你我有夫妻之实了吗?有吗?有吗?”
      庞统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你想现在有也不是不可以。”
      说着便抬起手往她胸前伸去。
      小蛮一把抓住他的手,愤愤看着他。
      庞统笑着拉她过来继续往里走。
      
      进入永心阁,庞统松手,找来一椅子坐下,整了整衣裳,抬眼示意小蛮也落座。
      小蛮背过身去,没好气地说道,“有话快说。”
      
      庞统倒也没像往常那样和她斗嘴,开口道:“我昨夜卜卦,西北处有异象,怕是辽人又有动作。”
      小蛮回头,惊讶,“你要回军营?”
      “不错。”
      庞统看她惊讶,便补充:“只去察探,并未开战。我若前去,辽人就不敢轻举妄动。”
      
      皇帝命小蛮监视庞统,自是希望他一直在自己眼皮底子下,像跟着包拯那样,一举一动皆在掌握之中。如今他要回军营,自己一定要想方设法和他在一起。
      
      现下只有两个办法,一是说服他带上她,虽可能性不大,但值得一试。
      另一种,便是偷偷前去军营,等他发现,为时已晚。就算他执意派人把她送回,她至少也能在营中待上一晚,见到他的部下,获取一些信息。
      拿定主意,她走到他跟前。
      “喂,能不能带上我啊?”
      
      庞统只当她是小孩子心性,对军队好奇,才想和他同去。
      “那是军营,不是什么游山玩水的好地方,你好好在家,等我回来,带你去别处散心。”
      他说得甚是真诚,可小蛮仍不放弃,抓他的袖摆,“可是我就是想去看看,你带上我好不好,我保证不乱跑。”
      庞统看她似是撒娇,有些惊讶,”平日你最不喜见我,怎的如今要跟着我?”
      
      的确,自己平日那么不待见他,现在硬要跟过去,怕是会惹他怀疑,第一条路怕是走不通了。
      小蛮甩开他的袖子,“不去就不去。”
      庞统见她不悦,耐心哄道,“你一个姑娘家,去那全是男人的地方,委实不方便。再说,行军打仗,危机四伏,就算你寸步不离跟着我,也难保不出什么岔子。好好在家,等我回来。”
      
      他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自己不便再纠缠,“你什么时候走啊?”
      “明日。”
      “这么急,那你当心啊,”说完又小声嘟囔,“别把小命丢了,让我成了寡妇。”
      庞统大笑,“有趣儿,真有趣儿。”
      
      小蛮虽是在说玩笑话,但想让他当心却是真。举国之内,能让辽人忌惮的,也只有他飞星大将军,有他在,才能保住大宋江山,不落外族人之手。
      如若他不是那密谋造反的庞统,仅仅是多次为大宋出生入死的庞统,自己应该会和他成为很好的朋友吧。
      小蛮安静地看他,不同于皇帝的清雅,包拯的俊朗,庞统因常年习武,身上有着真正的男子气概,五官俊逸中透着意气风发。
      
      察觉到小蛮的注视,庞统挑眉,“怎么,看上我了?”
      小蛮闻言重重地推了他一把,随即转身朝外走去。
      
      庞统看着她的背影,暗自好笑。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