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2 ...

  •   “干什么去了?怎地弄了这么久?”老太太听到动静,抬头问了句。
      手上还在忙活着针线,那针口太小了,线头怎么都穿不过似的。
      
      颜乐走到老太太跟前,接过她手中的东西,目光聚集到那一个小小的针口上,然后一气呵成穿了过去。
      
      “奶奶,你前两天不是还说眼睛疼得厉害吗,怎么又弄这些针线活了?”
      “闲着也没什么事。”
      
      颜乐拉着周亦白过去坐下。
      但周亦白担心自己身上太脏,不管颜乐怎么扯他,他都是纹丝不动地站在那里,最后还是颜乐使了吃奶的力气强行将他拽下。
      
      “你怎么比我还犟。”颜乐忍不住吐槽了句,“小孩,我又不是坏人,还能吃了你不成。”
      
      老太太的目光落在周亦白的身上,“你怎么把人带家里来了?”
      “他没有吃饭,家里不是正好要开饭了吗,我就把人带回来了。”
      
      “你是不是又惹事了?”老太太警惕地问。
      
      颜乐心虚地撇了撇嘴:“奶奶,我没有。我就是吓唬了他们几句,没动手。”  
      
      上次颜乐不小心失手砸了人,被老太太训斥了一顿,她已经长教训了,哪里还敢再犯。
      
      “记住了,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动手打人。不管是伤了别人还是伤了自己,都是不好的。”
      “知道了奶奶。”
      
      颜乐在老太太面前一向很乖,老太太在教育这块也很开明,知道颜乐心地好,只要不是什么原则性的大问题,老太太轻易不会责怪她,免得压抑了孩子天性。
      
      颜乐继续逗周亦白。
      “小孩,你叫什么?”
      “……”
      
      眼前的人分明只比他大了两三岁,却叫他小孩,周亦白皱了皱眉,心里不满。  
      
      “小孩,你为什么皮肤这么好,比我的还好,好想捏一捏呀。”
      “……”
      
      周亦白第一次从陌生人眼里感受到夸奖和善意,尽管这夸奖他并不是很喜欢。
      
      “小孩,你能不能说句话,你这样子我一个人说话会很尴尬的。”颜乐委屈地摸了摸鼻。
      
      周亦白努了努嘴,想回应一下她,但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又重新抿紧了唇,一脸绝不开口的模样。
      
      颜乐突然遭遇人生滑铁卢,为什么逗小孩说话是一件这么难的事情。
      果然好看的人都高冷,颜乐心想。
      
      老太太在一旁看着她吃瘪的样子,没忍住笑了笑。
      
      家里阿姨把饭菜做好后,颜乐又拉着周亦白过去吃饭。
      饭菜不算丰盛,简单的四菜一汤,荤素都有。
      
      颜乐因为昨天发烧了吃得很少,所以今天食欲特别得好,吃得狼吞虎咽的,老太太都忍不住提醒:“乐乐,女孩子吃饭,文雅一点。”
      “奶奶,我这不是饿了嘛,还有孙姨做饭真是越来越好吃了。”
      
      家里以前原本是老太太做饭的,后来老太太上了年纪,颜乐父母心疼她,就另请了一个保姆照顾她们。
      
      孙姨每次见颜乐吃得这样开心,她看着也高兴。 
      
      颜乐也不只顾着自己吃,一边给老太太夹菜,一边给周亦白夹菜,一边还说着学校里的事情。
      
      周亦白以前跟母亲住一块的时候,母亲经常告诉他,食不言寝不语,所以吃饭的时候总是很安静。
      
      不像现在,眼前坐着的女孩,嘴里不停在碎碎念,吃饭也堵不住她那张喋喋不休的嘴。老太太慈祥地听着,偶尔也会应上两句。
      
      周亦白头一回在吃饭的时候感受到热闹温馨。
      但看着碗里堆积成山的饭菜时,他眉心蹙了一下。
      
      颜乐又夹了一块红烧肉打算往他碗里放,看到已经满了时,端出大人的架子劝道:“小孩,你要多吃一点,才能长得高。”
      
      周亦白其实不比颜乐矮,只是身形比较削瘦,脸蛋又稚嫩,所以才看上去比实际的年龄还要小上一些。
      
      他默默低头吃饭,才刚空出一点间隙,颜乐就把那块红烧肉丢进了他碗里。
      “……”
      
      吃完饭,颜乐趴在沙发上看电视,周亦白走到她面前,回去之前打算还是跟她说一声。
      
      结果还没开口,颜乐就拽着他的手腕一起坐下。
      “小孩,今天周六,你也来一起看吧。”
      
      颜乐一点拒绝的机会都没给他。
      两人一直看到了下午五六点。
      
      老太太跟着孙姨从外面买菜回来,开口道:“乐乐,把人送回去吧,家里人在找他了。”
      
      颜乐腾地一下坐了起来,应道:“好的。”
      她随便穿了双拖鞋,朝着周亦白开口:“走吧小孩,我送你回家。”
      
      从颜家出来,颜乐还在絮絮叨叨地说:“小孩,咱们一起吃了饭看了电视就是朋友了,下次见面的话,你是不是至少得把名字告诉我一下,我也不能总叫你小孩是吧。当然你要是愿意的话,我也可以一直叫你小孩,但你还是得把名字告诉我。”
      
      明明就是问名字这么简单的一个事,被她拐着弯说了这么长的一大段。
      
      “周亦白。”他头一回开口。
      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不想再被她叫小孩而已。
      
      颜乐嘿嘿傻笑,“长得好看的人果然连名字都这么好听。”
      周亦白不明白她是怎么把长得好看和名字好听这个逻辑连在一块的,他就算不好看不也是这个名字。
      
      颜乐把人送到周家门口,看见周绪林正担心的找人,认真道歉:“叔叔不好意思,我看他一个人也挺无聊的,就带他去我家玩了一会,让您担心了。”
      周绪林认识颜乐,见她没什么恶意,才应道:“没事。”
      
      颜乐跟他们挥了挥手,踩着拖鞋又回了家。周亦白一直望着那个背影,直到她进了家门才收回视线。
      
      “进去吧。”周绪林开口。
      回到家里,周绪林也没什么多余关心的话,而是给秦秀仪打了个电话。
      
      秦秀仪还是很生气:“我带着苒苒回娘家住几天,你们父子俩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嗯,那你先冷静一下。想回来的时候就告诉我一声,我过去接你们。”这件事毕竟是他理亏,周绪林难得示弱。
      秦秀仪哼哼地把电话挂了。
      
      家里的客厅很大,因为大而更加显得冷清无比,几乎没有什么温度,周亦白又莫名想起了颜乐家。
      那里很温暖。
      
      周绪林思考了一会后,冷静下来,认真审视了自己这个儿子一样。
      几年不见,小孩已经脱落得越发清秀,眉眼间也带着他的影子。
      就是瘦了点,身上穿得落魄了点。
      
      周绪林是最近几年才发家的,运气好赶上房地产热潮,赚了点钱,然后又自己创业,也经营得不错,然后便开始打进有钱人的圈子,吃穿住行无一不仿着别人的来。
      
      他看着从贫民窟来的周亦白,心下一沉,缓了几秒才开口道:“亦白,明天我会让我的助理陪你去商场,你乖乖听人的话,把自己收拾一下。”
      “知道了。”
      
      周亦白心思内敛,观察人的能力很强,怎么会看不出自己父亲眼底的嫌弃。但他什么都没说也不闹,全然接受。
      然后回了陌生的房间。  
      
      颜家。
      颜乐回到家里后,老太太叫了她一声:“乐乐,小霁打电话来了。”
      颜乐“啊”了一声,然后脸上露出悲戚的神色。
      这下完蛋了!
      
      她答应了下午去找赵霁玩游戏来着,结果……
      被她忘得干干净净。
      
      颜乐颤颤巍巍地接起电话,就听到赵霁的一阵咆哮——
      “颜乐你怎么回事,我在家里等了你一天。”
      “你就这么放我鸽子,你狗命还想不想要了。”
      “……”
      
      颜乐心虚道:“我不是故意的。”
      “行了,明天陪我去买衣服,我就大发慈悲地原谅你。”
      
      “什么衣服?”
      “新衣服啊。”
      
      “你家里衣服不是很多吗?”颜乐之前看过赵霁的衣柜,里面的衣服比她一个女生的还要多。
      “那些都旧了。”
      
      “旧个屁,明明很多都是新的。”颜乐觉得这人就是在睁眼说瞎话。
      “那你去不去?”赵霁威胁道。
      
      “去。”颜乐咬牙。
      这人真是烦死了。  
      
      ***
      周日,烈日将云层划出一条缝隙来,阴沉的天气终于转晴。  
      颜乐穿了一条碎花裙,及肩的长发扎了一个最近比较流行的麻花辫,看上去活泼可人。
      
      “奶奶,我陪赵霁去商场买衣服了,今天不回来吃饭。”
      “嗯,路上小心点。”
      
      颜乐正准备出门,赵霁就来找她了,两人一起出门。
      “我们去坐公交吧,我带了零钱。”颜乐出门前特意从零钱罐里拿出来的。
      
      “坐什么公交,让司机送我们去就好了。”
      赵家财大气粗,赵霁从幼儿园开始就坐车上学,两条腿是半点舍不得用。
      
      “奢侈。”颜乐吐槽。
      “瞎嘀咕什么呢你,那不叫奢侈,那叫资源利用,不然放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不是更加浪费。”
      “说不过你。”
      
      赵霁虽然才高中生,但是受家里影响,商业思维十分敏捷,颜乐知道自己肯定是说不过他,索性就懒得跟她争辩。
      
      赵霁又从后面突然拿出来一个娃娃。
      “这是什么?”
      “你上次不是一直想夹这个吗,我周五跟他们一块去玩的时候,给你夹回来了。”
      
      “算你还有点良心。”
      “我要是没良心,这世上就没人有良心了。”
      
      这人怎么这么喜欢蹬鼻子上脸,颜乐翻了一个白眼——
      “行了,还不快上车,磨磨唧唧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我爱弟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