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1 ...

  •   暨城,六月。
      明明昨天还是艳阳高照,今天突然就下起了雨,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都快一天了也没见停缓的迹象。
      
      外面阴沉一片,如同乌云压境,无端给人一种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感。
      
      颜乐趴在课桌上,像焉了吧唧的茄子,总也提不起劲来,偏偏物理老师还在讲台上讲复杂的物理公式讲得十分起劲。  
      
      一个小纸条突然砸到她的脑袋上,颜乐往后瞅了一眼,就看见赵霁朝她挤眉弄眼的,她俯下身去捡起纸条,上面写着眉飞乱舞的几个字——
      [放学后去电玩城逛一圈怎么样?]
      
      颜乐想起上次在电玩城,她夹了半天的娃娃,好不容易就要出来了,结果老板打开娃娃机,把它又放回了原处,心里就十分不爽。
      她很有骨气地摇了摇头,坚决不去。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赵霁一下课就过来找她又问了一遍:“真不去?”
      “不去,我今天想回去早点睡觉,你们去吧,玩得开心点。”
      “行,那我们走了。”
      
      放了学,颜乐就直奔回家的方向。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颜乐就看见一个小男孩蹲在门口,半边脸都埋在了膝盖里,但还是不难看出小孩清秀的模样。
      怪可爱的。
      
      颜乐从小就是在大院长大的,这一片她比谁都熟。但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他,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回到家里后,老太太已经让人准备好了饭菜,颜乐匆匆吃了一点,就吃不下了。
      
      “乐乐,今天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老太太担心道。
      
      颜乐平时都能吃上一两碗,但今天实在没什么食欲,她恹恹道:“奶奶,我有点困,先去睡一会。”
      “行,你先去睡吧。”
      
      这一睡直接就睡到了晚上十点。
      老太太觉得不对劲,上楼查看后才知道,这孩子是发烧了,赶忙叫来医生,给颜乐吃了退烧药,又挂了两瓶点滴,才算消停。
      
      “乐乐,都多大的人了,怎么生病了也不知道跟奶奶说。”老人家就怕小孩子生病感冒什么的,随便点小感冒都感觉是天大的事情。
      
      颜乐精神已经好了不少,她咧嘴笑道:“我也不知道,奶奶你别担心,我身体好,不会有事的。”
      颜乐平时大大咧咧的,哪能想那么多。
      
      “身体好也不能胡来,尤其这天气一天一变的,最容易感冒了,以后不舒服就要说。”
      “是,遵命。”  
      
      颜乐在老太太怀里窝了一会,突然想到什么,开口问道:“奶奶,最近大院里新搬来什么人吗?我放学的时候看见了一个很可爱的小弟弟。”
      
      “你说的是我们前面那家?”老太太一边问一边不放心地抚了抚颜乐的额头,见热度消下去了,才安心了些。
      “对对,就是那个。”
      
      颜乐住的这地方原本就是普通的大院,后来据说是这片的文化底蕴好风水也好,每年都会有不少的人搬进来,而且大多非富即贵,慢慢就成了别人眼中的富人区。
      
      颜乐也因此见过了各种跋扈的小孩,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么可怜见的,就那么安静地蹲在那里,让人很想上去抱一抱。
      
      老太太解释道:“那小孩也怪可怜的,听说他父母早就离异了,原本是跟着母亲的。但是母亲生了一场重病,去世了,今天就被他父亲带回来了。”
      
      “可是我记得那家的阿姨是个很凶的,万一对他不好怎么办?”颜乐皱了皱眉,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满是担心。
      
      老太太叹了口气:“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人生在世,并不是总是那么幸运的。
      有些事情,旁人想插手也插手不了。
      
      而此刻的周家,正吵得不可开交。
      “秀仪,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又是下雨天的,你把他一直关在外面干什么,万一感冒了怎么办。”周绪林不满地发问。  
      
      秦秀仪也恼了,“什么怎么办,我倒是要问问你,你打算把他怎么办。当初结婚的时候,你说孩子不会跟着你,我才会答应跟你结婚的,你现在把他带回来算怎么回事,以后在这大院里我还怎么做人。”
      
      秦秀仪白天已经和周绪林吵了一架,当时没吵出什么结果来,周绪林就急着去公司处理事情了,秦秀仪气不过,就把周亦白从家里赶了出去,她才不管什么感冒不感冒的,又不是她的儿子。
      
      周绪林此刻对不讲道理的秦秀仪十分无语,转身对周亦白和周苒开口道:“你们两个先回房间睡觉。”
      
      周苒不放心地看了他们一眼,周亦白倒没什么表情,头也不回地进了房间。
      外面两个人还在继续吵。
      
      “秦秀仪你听好了,亦白我是肯定会留下来的,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我都会留。”
      
      周绪林之所以这么坚定,是因为秦秀仪之前流过产,以后没有再怀孩子的可能了,而他们之间又只有周苒这么一个小女儿。所以对他来说,周亦白能回到他身边,是一件好事,毕竟日后公司总要有人来管的。
      
      秦秀仪怎么会不明白他这点龌龊心思,大骂道:“周绪林,你混蛋。”
      “你怎么骂我都好,但是下次你要是再敢把我儿子丢到外面,我们就离婚。”
      “你……”  
      
      周绪林说完后就回了房间,留下秦秀仪一个人,这场吵闹,最终还是以秦秀仪妥协告终。
      
      ***
      第二天是周六,颜乐难得睡了一个懒觉,醒来的时候就听见奶奶说:“小霁打电话来了,说是家里新买了什么游戏机,让你过去一起玩,你待会吃了饭再过去。”
      
      “好的。”颜乐想到什么,开口道:“奶奶,我作业本用完了,我出去买一下。”
      
      老太太连忙从兜里掏钱给她,颜乐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身上有钱。”
      说完就飞快地跑了出去。
      
      书店离住的地方不远,颜乐到了之后,直接到放着文具那一栏的柜台,随便挑了几个作业本。
      
      “老板,《花样》这期的杂志还没来吗?”颜乐付钱的时候顺着瞅了眼门口架子上的杂志,发现还是上期的。
      “还没,不过明天应该就能到货了。”
      “好咧,谢谢老板。”
      
      从书店出来,颜乐也没再耽搁,直接回家,但是在大院拐角处的时候,发现几个初中生围在一块,嘴里还在说着很难听的话。
      颜乐脚步顿了一下,心里很挣扎到底要不要多管闲事。
      
      之前就因为她多管闲事都有人找到家里来了,惹得老太太一大把年纪还要跟人道歉,颜乐承诺过不再惹事来着。
      
      内心正无比纠结之际,颜乐看到从缝隙里露出来的那张脸蛋。
      怎么又是昨天那个小可怜。
      
      颜乐于心不忍,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上前,一把推开众人,骂骂咧咧道:“你们干什么呢!”
      
      有人认识颜乐,殷勤地招呼道:“颜乐姐,我们在教训院里新来的小乞丐呢。你看他脏兮兮的,也配和我们住在一个大院,真是丢人。”
      
      “说什么呢你。”
      颜乐皱了皱眉,这小屁孩是怎么回事,年纪轻轻,思想这么不对劲,家里人也不好好管管。
      
      “都给我走开。”颜乐警告道:“以后他就是我罩着的人了,你们以后谁要是再敢欺负他,就别怪我不客气。”
      
      颜乐在这大院也是出了名的不好惹。
      
      颜家在这片住的时间最长,老太太跟去世的老爷子都是退休的大学教授,典型的书香门第世家,颜乐父母一个在海外经商,一个在海外做学者,家底也不算差,院里的人都要给颜家两分薄面。
      
      再加上这里大多的人都是看着颜乐长大的,颜乐性格好人也仗义,这里的长辈都愿意护着她。
      所以这些淘气的小孩,平时性子再怎么恶劣,也会被家长提醒,不准去招惹颜乐。
      
      不过家长的话有时候也不管用,但赵霁的话管用。
      
      这里所有的小孩都害怕赵霁,而赵霁跟颜乐关系又很好,跟哥们似的,所以几乎没人敢惹她,就算惹了,也绝对是自己吃亏。
      
      见没人吭声,颜乐又气呼呼地再说了一遍:“听见没有。”
      “知道了。”声音被他们拖得老长,显得极不甘心似的。
      
      颜乐把人都赶走后,俯下身来,蹲到小孩的身边,跟他平视着,软声问道:“你没事吧?”
      周亦白没应。
      
      颜乐看到掉落在地上的馒头,又问:“你没吃饭吗?”
      周亦白还是没应。
      
      颜乐不算是个特别有耐心的人,但是看着眼前好看的弟弟,既不生气也不烦躁,头一遭觉得自己脾气还挺好的。
      
      他不说话,颜乐就直接将人从地上拉了起来——
      “走吧,我带你回家吃饭。”  
      
      周亦白无声抗拒了两下,对上她澄澈透亮的眼眸,慢慢泄了气,最后任由她拉着,进了颜家的大门。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我很喜欢这本!!!一定会好好日更到正文完结的,要是断更辽,你们来刷负吧(不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总之不会断的,我有存稿!!!
    红包降落。
    推一下预收文《想哄你呀》,文案如下:
    沈岑,A大新聘的物理系教授。声音清冷寡淡,长相斯文禁欲,学生们对他又敬又怕。
    杭甜第一次帮人代他的课,就被沈岑抓个正着。
    课后,沈岑把她带到办公室。
    沈岑问她:“为什么给人代课?”
    杭甜怕他生气,连忙解释:“不是,我只是喜欢沈教授的课。”
    沈岑轻笑:“是吗?我每周一三五下午有课,你都可以来。”
    为了圆这个慌,杭甜愣是蹭了一学期的课。
    直到期末,沈岑问她:“还喜欢吗?下学期等课表出来,我再告诉你?”
    杭甜:“……”现在撤回还来得及吗?
    *******
    沈教授母胎单身二十八年,A大学生都觉得沈教授眼高于顶只怕是找不到女朋友了。
    可某天一下课,一向淡定从容的沈教授步履匆忙地跑了出去。
    对着门口的女生温柔哄道——
    “那天的事我回家跟你解释,别生气了好不好?”
    班上的学生:“???”
    假乖巧漫画家X假高冷教授/有bug的地方希望大噶温柔指出,靴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