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李丽华咋可能听丁颜的,不光没靠着左边走,还特意往右边移了移,结果她刚走到右边那棵大树下,就从树上落下两坨鸟粪,不偏不倚的,都拉到了李丽华头上,一坨拉到了她头发上,一坨拉到了她鼻子上,然后两只鸟嘎嘎嘎叫着飞走了。
      
      李丽华一下子僵住了,然后脸涨的通红,赶紧从兜里掏出手绢去擦鸟屎,结果不擦还好,一擦那两坨鸟粪在她头发上鼻子上糊了一片,她再顾不上端庄得体,气急败坏的跑了。
      
      丁颜对着陈瑞无辜地眨了眨眼,“我提醒过她了。”她不听那就怪不到我了。
      
      陈瑞探究地看着丁颜,然后问她,“有什么事?”
      
      语气谈不上冷漠,可也绝对没有多么热情。
      
      丁颜不怪他,对着那么一个老婆,他如果还有热情,那才叫奇怪。
      
      丁颜,“我是来报案的,我掉河里的时候……”
      
      陈瑞,“小宝没事吧?”
      
      “没事,在家跟娘玩呢……河里有具女尸,我估摸着是被人害死的。”
      
      陈瑞想当然的认为她是在胡说八道,“你怎么知道她是被害死的?”
      
      丁颜,“她要是自己跳的河,她家人肯定早把她捞出来埋了对吧,就算她是偷偷摸摸跳的,一个大活人突然不见了,家人还不得急死,早报案让你们帮着找人了。”
      
      陈瑞站那儿没动,显然还是不相信她,丁颜也觉得这事儿她做的鲁莽了,就冲原主以前干的那些事,陈瑞要信她才怪。
      
      丁颜叹了一口气,“我自己先想办法把人捞上来,然后再过来吧。”
      说完就走了。
      
      今天的丁颜,不管是衣着打扮,还是言行举止,都跟以往完全不一样,可陈瑞却莫名觉得有种熟悉感,就好象丁颜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一样。
      
      他心里一动,快走几步喊住了丁颜,“等一下,我开车过去。”
      
      说完对着办公室喊了一声,“其生!”
      
      方其生跑了出来,陈瑞对他说道,“跟我一块儿过去看看。”
      
      方其生,“还真去啊?”她的话,能信吗?万一是又想出花招溜他们玩呢?
      
      不过这话他没敢说。
      
      陈瑞只说了俩字,“上车。”看来这一次他选择相信丁颜。
      
      方其生只好上了车,“我开。”
      
      方其生坐到车上又想起一件事,“队长,你的头,要不然还是去县医院检查一下吧。”
      
      丁颜看向陈瑞,“你头咋了?”
      
      方其生,“昨天执行任务的时候,队长的头被石头砸了一下,虽说没出血,可当时人都给砸晕了。”
      
      丁颜,“砸着头不是小事,你去医院检查下吧,派个人跟我过去就行。”
      
      要是以前,丁颜知道他头被砸了,肯定会嘲讽他一句“活该,报应”,才不会关心他有没有被砸伤,更不会催他去医院检查。
      
      陈瑞心里有点暖,语气也和软了些,“没事。”
      
      见丁颜还看着他,显然是不放心,便又补了一句,“不舒服了我会去医院。”
      
      昨天被砸的,这会儿看着还很正常,那应该是真的没啥事,丁颜不再催他去医院,“那你自己多留意点,觉得不舒服了赶紧去医院,以后再有这种事,最好立马去医院检查一下,万一有淤血就坏了。”
      
      说完就拉开车门坐到了后座,陈瑞跟着也坐到了后面。
      
      方其生还挺稀罕的:他还是头一回见丁颜这么关心陈队,而且说话也和和气气的,这是中邪了还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
      
      陈瑞拍了他一巴掌,“愣着干什么,赶紧开车。”
      
      方其生赶紧启动了车子,很快驶出公安局院子,往陈家沟开去。
      
      车内仨人谁都没有说话,丁颜靠着车窗往外看,突然扭头问陈瑞,“你身上有没有钱?”
      
      陈瑞被问的一愣。
      
      “要有的话,先借我点。”其实每月陈瑞都有给原主钱,给的还不少,每个月30块呢,可原主这个傻大姐,陈瑞给她的钱,她都贴补给娘家了,刚丁颜在家里翻了翻,只翻出5毛2分钱,这是原主留给她的全部财产,可真够寒酸的。
      
      正开着车的方其生手一哆嗦,车子往旁边拐了一下,他赶紧打方向盘把车子正过来,心说丁颜要再这么和颜悦色下去,指不定他会吓得把车开到沟里去:忒不正常了!
      
      陈瑞掏出一个钱包,递给了丁颜,“自己拿。”
      
      丁颜也没客气,接过钱包打开一看,见里面有好几张大团结,还有一些零钱。
      
      她不太清楚现在的物价,不过想来也高不到哪儿去,便拿了两块钱,把钱包还给了陈瑞,然后对方其生说道,“前面副食品店你停下车,我去买点东西,很快。”
      
      方其生把车开到副食品店门口停了车,丁颜下了车小跑着进了食品店。
      
      难得来县城一趟,丁颜想给大宝和小宝买点糖带回去,跟那俩小子联络一下感情,尤其是大宝。
      别看那小子只有7岁,却是个人精,心眼多的很,而且现在都有点看不上她这个当娘的,她必须得给他拐到自己这边来。
      
      那俩小子长的又聪明又漂亮,她才不舍得让给别人。
      
      虽然她没有养过孩子,可用糖来哄孩子肯定错不了,毕竟还没有哪个孩子能抵挡住糖的诱惑。
      丁颜没敢在副食品店里多逛,只买了一包什锦糖就出来了,花了5毛钱,心里不由感慨,物价是真低啊。
      
      她拿了陈瑞两块,花掉5毛,还有一块五,丁颜本来想还给陈瑞,后来一想,身上总要装个钱,万一有个急用呢,总不能再伸手问他要吧,她最讨厌的就是伸手问人要钱了。
      
      丁颜把钱又放回了口袋,反正他俩现在还没有离婚,老婆花老公的钱,天经地义。
      
      丁颜上车,陈瑞看了看她手里的糖,没吭声。
      
      毕竟花了人家的钱,丁颜跟他解释道,“难得来县城一趟,给大宝和小宝带点糖回去。”说完觉得这话有漏洞,原主以前可没少往县城跑,便又改口道,“是小宝想吃糖了,缠着问我要,我答应他回去了给他带糖。”
      
      说完把袋子撕开,拿出几块糖给方其生,“吃糖。”
      
      方其生受宠若惊,“嫂子,我不吃。”
      
      “给你就拿着,”丁颜说着把那几块糖塞到了方其生的外衣口袋里。
      
      原主有几次来公安局闹,把劝架的方其生都给抓伤了,这几块糖,就当是代原主赔罪吧。
      
      方其生惊恐得心肝都在颤,“谢,谢谢嫂子。”
      
      “几块糖,谢啥谢。”丁颜说完,把那袋糖塞到了口袋里。
      
      陈瑞原以为丁颜会让一让他的,结果等了半天,等了个寂寞,虽然他还是一脸严肃,可心里却有点讪讪的。
      
      车子自然是比11路走的快,20来分钟他们就到了陈家沟,进了村,又朝河边开去。
      
      车后面跟着一群孩子,大呼小叫的,其中就有大宝。
      
      丁颜怕过一会儿吓着大宝这些孩子,便摇下车窗,冲着大宝喊道,“大宝,别跟着,去别处玩去。”
      
      大宝本来正在丁颜这边,丁颜一喊,他立马跑到另一边去了,连声“娘”都没喊,跑到另一边后,看到陈瑞,很响亮的喊了声“爹!”
      
      丁颜,“……”这倒霉孩子,也忒不给面子了。
      
      陈瑞,“听你娘的,去别处玩去。”
      
      大宝很听陈瑞的话,“哦”了一声,然后不再跟着车跑了,招呼了那群孩子一声,然后一群孩子跟着他呼啦啦的又跑回村里了。
      
      人不大,倒是个孩子王,怪不得以后能当上首富呢,就是不知道好不好收买,丁颜头大。
      
      方其生按丁颜的指点,把车开到了原主跳河的地方,然后把车停下了。
      
      丁颜带着俩人到河边,朝着河里指了指,“就在那里,靠南一点。”
      
      连具体位置都知道,这也忒神乎其神了,方其生更不信了,小声嘟囔一句,“说的跟真的似的。”
      
      丁颜只当没听到,问陈瑞,“你下去还是我下去?”
      
      方其生咋能让陈瑞或丁颜下水,赶紧道,“我下去我下去。”
      
      他认命的把外套一脱,然后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丁颜在岸上指挥,“再往南一点,对,就那儿。”
      
      方其生一头扎了下去,不大功夫,他就从水里冒了出来,摸了一把脸,大喊道,“队长,嫂子真是神了!”
      
      陈瑞,“你一人行吗?”
      “没问题。”
      
      方其生说完又扎进了水里,很快又露出水面,往岸边划过来,陈瑞去接应,把女人拖了上来。
      
      丁颜趁陈瑞和方其生不注意,走过去脱下女人右脚上的鞋,果然在她的脚心看到了一个禁锢符,画这道符箓需要有一定的修为,看来这个施符者倒是有点本事,就是心肠毒了点,再有修为,那也是玄学界的败类。
      
      丁颜虚空画了一个“祛”字符,然后弹向女人脚心。
      
      陈瑞正检查女人头部,余光看到丁颜脱了女人的鞋,对丁颜的大胆很是惊讶,正想制止她不要破坏命案现场,就看到有一道金光从丁颜指间弹出,金光瞬间没入了女人右脚心。
      
      等他再去看时,什么也没有,刚才的那一道金光,好象只是他一个幻觉。
      
      丁颜看陈瑞看她,赶紧把鞋子给女人穿上,“我看她的鞋子样式还怪好看的,就脱下来看了看,可惜她已经不在了,要不然还能问她借个鞋样。”
      
      方其生,“……”这是借鞋样的时候吗?一般人看到死人,早就吓得腿发软了,还有闲情关心鞋的样式?嫂子今天忒不对劲了,怪吓人的。

  • 作者有话要说:  两只小鸟: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尽力表演!
    大宝:该配合你演出的我视而不见!
    老规矩,红包降落!
    求波票票液液评论收藏,你们小手动一动,作者的小心肝欢快的蹦一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