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一听丁颜又要去公安局,田秀芝急的不行,“小宝娘,娘敢给你打保证,瑞子不敢在外面胡来,他确实是出差了……”
      
      老太太这是以为她又去公安局闹吧,不过要是原主,还真有这种可能。
      
      “娘,我不是去找他,我是去报案。”
      
      田秀芝一愣,“报,报案?”
      
      丁颜怕吓到小宝,便俯到田秀芝耳边,小声道,“娘,河里有个死人,还是个女的,我得去报给公安局。”
      
      田秀芝吃惊地“啊”了一声。
      “娘,我去了。”
      
      直到丁颜走出院门,田秀芝都没有从吃惊中缓过神来:这是谁家姑娘媳妇想不开竟然跳河寻死?
      
      不对,肯定不是陈家沟的人啊,要不然,村里不早传开了?那是哪的人啊,咋跑到陈家沟来寻死了?
      
      田秀芝琢磨了一会儿就琢磨出问题了:那可是个死人,小宝娘咋一点都不带怕的?
      
      丁颜出了家门,没去公安局,而是先去了河边。
      
      大中午的,河边一个人影都没有,刚才在河边玩耍的孩子也不见了踪影,估计又跑去别处玩了。
      
      丁颜再三确认四下没人,这才对着河里喊了一声,“出来吧。”
      
      河面没一点动静,丁颜又喊了一声,“我知道是你救了小宝,你出来吧,我能看见你。”
      
      又等了一会儿,河面上才慢慢现出一个淡淡的人影,是个女人,看身段应该年纪不大,就是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不想见人,一直低着头,丁颜也看不清她长啥样。
      
      丁颜真诚向她道谢,“谢谢你救了小宝。”
      
      女人还是没抬头,“啊啊”了两声,然后摆了摆手,那意思可能是“不用谢。”
      
      是个哑巴?可丁颜听说十哑九聋,她要真是个哑巴,应该听不到她说啥。
      
      不过也可能是她不想说话。
      
      “谢归谢,还是劝你早点投胎,不要再留恋阳世,你寿数已尽,即使再放不下,也已经是人鬼殊途,该走了。”
      
      女人听了丁颜的话,突然呜呜哭了起来,指指河水,再指指自己嘴巴,“啊啊啊”,听声音十分痛苦。
      
      如果她有泪的话,肯定早哭成泪人了。
      
      丁颜皱眉盯着女人,“你抬头给我看看。”
      
      女人拼命摇头,估计是怕吓着丁颜。
      
      丁颜温和道,“我是风水师,不管你啥样,我都不怕。”
      
      看女人还是不肯抬头,丁颜又补了一句,“你如果有啥冤屈,你跟我说,如果你说的属实,我会还你一个公道。”
      
      女人似乎是被丁颜最后一句话打动了,慢慢抬起了头,丁颜才知道她为啥不敢抬头了,这就不是一个正常淹死的面相:面色乌青,双眼暴突,嘴唇发黑,因为被水泡的久了,脸部肿胀变形,说不出的狰狞可怖。
      
      女人跟刚才一样,指指河水,又指指自己嘴巴,呜呜啦啦,然后又低下头,手捂着脸,呜呜的哭。
      
      丁颜皱眉掐指一算,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一下怒了。
      
      她刚开始以为女人是跟家人吵架,一时想不开跳了河,死后又留恋阳世,所以才不肯去投胎,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回事,她是先被毒死,又被人施了法,然后扔到了河里。
      
      她离不开这条河,这有点象地缚灵,但跟地缚灵又不完全相同,地缚灵是因为死者自己有执念,被自己的执念所困,而小媳妇是被人施法困住了。
      
      禁锢阴魂,让她无法投胎转世,还口不能言,最多半年,便魂飞魄散,这是有多大仇多大怨,意用这么恶毒的手法对付一个人畜无害的阴魂!
      
      丁颜是赫赫有名的玄学世家龙山派传人,祖上有训,不得以术法害人,这个“人”,既包括生人,也包括鬼魂,因为在玄学家眼里,众生平等。
      
      这也是玄学界一条约定俗成的规矩,玄学界凡是走正道的,都会严格遵守。
      
      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玄学界也一样,难免有个别败类,仗着自己那点小伎俩,为了名利做出有违天道法则的事。
      
      别落到她手里!
      
      丁颜对女人说道,“我先去公安局报案,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了你,就肯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虽然凭她的本事,她自己也能解决,不过既然是命案,还是报给公安局好。
      
      女人感激地点了点头,然后眼巴巴的看着丁颜走了。
      
      陈家沟离县城不算远,也就十来里路,沿着一条土路一直往东走,大概一个小时就到了。
      
      如果是原主的话,这十来里路还真不算啥,毕竟她以前一天都能跑过去好几趟,早跑习惯了。
      
      可丁颜不行啊,她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出门的话,一公里路都要车子代步那种,现在让她步行十来里路,还是顶着大太阳,简直要了她的老命。
      
      更何况路还不好走,坑坑洼洼的,脚上穿的鞋子底子又薄,没多大功夫就磨的她脚底板疼。
      
      其实陈家有两辆自行车呢,一辆陈瑞骑,一辆陈瑞爸爸陈忠和骑。
      
      陈忠和在县城关完小当老师,爷儿俩都是有工作的,有辆车子,上下班方便。
      
      不过,这会儿要真给丁颜一辆自行车,她也不敢骑,因为原主不会骑车。
      
      看来以后要找机会“学会”骑自行车,然后再想办法买上一辆,要不然以后出门都是11路,她可受不了。
      
      丁颜走走歇歇,走了快俩小时才到县城。
      
      她有原主的记忆,熟门熟路的就找到了县公安局。
      
      公安局门口有看门的,是个戴着老花镜的老大爷,正看报纸,听到动静,探头往外看,看到是丁颜,惹不起,又把头缩了回去。
      
      公安局的人基本上都认识丁颜,看到她来了,远远的都躲开了,尤其是那几个年轻的女警,更是跑得比兔子都快。
      
      丁颜,“……”咋跟鬼子进村似的?
      
      一个年轻的警察从办公室里跑了出来,也不知道是本来就结巴,还是看到丁颜害怕,才说话说不顺溜,“嫂,嫂子,陈队长,陈队长他确实是出,出差了……”
      
      话音刚落,就听到有汽车喇叭响,丁颜扭头一看,看到一辆绿色的吉普车朝着这边开了过来。
      
      年轻的警察如释重负,“谢天,天谢地,陈队长,总,总算是回来了。”
      
      丁颜扭头一看他,他吓得哧溜一下跑了。
      
      吉普车在办公室门口停下了,先从车上跳下一个年轻的警察,警察圆圆脸,阳光帅气。
      
      这是陈瑞的一个下属,叫方其生,很是开朗阳光的一个小伙子。
      
      方其生看到丁颜,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然后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嫂子来了。”
      
      丁颜还没有回应,就看到又有人下了车,是一个穿着公安制服的身材高大的男人,小麦色的皮肤,阳刚硬挺,眼神如鹰般犀利,让人不敢直视。
      
      看着那张熟悉的脸,丁颜只觉头嗡的一声,一帧帧画面从脑海里涌出来,她终于想起来她为什么到这里来了,她是被一道天雷劈过来的。
      
      确切点说,她是因为强行给眼前这人改命格,遭了天谴,被雷劈死了,然后不知怎么机缘巧合的穿了过来。
      
      难道那人也跟着一块儿穿了过来?
      
      不可能!她已经给那人改了命格,那人应该是还好好的活着,不可能穿过来,两人只是碰巧长的象而已。
      
      可这也长的也太象了,不光长的象,神情也象,尤其眼神,几乎是一模一样。
      
      丁颜怔怔地看着陈瑞,整个人都有点懵。
      
      正怔愣间,突然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陈队长。”
      
      丁颜纷乱的思绪被这道温柔的声音给拉了回来,她扭头一看,是一个年轻的姑娘,穿着公安制服。
      
      丁颜认得她,李丽华。
      
      李丽华长相属于端庄那一挂,再加上说话温柔,脾气好,很容易就让人产生好感。
      
      不过那是外行人眼中的李丽华,在丁颜这个内行眼里,完全反转。
      
      李丽华三白眼,鼻梁低平起节,正是面相中的“鼻有三弯”,卦象有云:鼻有三弯,其人必奸。光从面相上来看,李丽华就不是良善之辈。
      
      原主留给丁颜的记忆,也印证了这一点。
      
      原主每次跟陈瑞吵闹,背后都有李丽华的身影,说推波助澜都不为过,就说这次吧,原主听说陈瑞和李丽华打着出差的名义去外地幽会,就找到了公安局,李丽华明明就在局里,却躲着不露面,“坐实”了这个传闻,原主受到刺激,冲动之才下拉着小宝跳了河。
      
      再细看,李丽华的子女宫卧蚕深陷,阴骘少,这是绝嗣的面相,说直白点就是没有生育能力。
      
      怪不得她和陈瑞结婚的时候说不要孩子,要把大宝和小宝当亲儿子看,赚足了陈瑞和大宝小宝对她的好感。
      
      她肯定是知道自己不会生,所以才那么说。
      
      虽说原主是自己作死,可在原主作死的路上,李丽华“功不可没”。
      
      不能生孩子没什么,喜欢优秀的男人也可以理解,可喜欢就要去抢,不光抢老公,还抢人孩子,结果反倒还成了道德模范,这操作真是6。
      
      丁颜看李丽华的眼光就有些鄙夷,在外人看来,她就是凶巴巴的瞪着李丽华,好象随时都会给李丽华一拳头。
      
      李丽华看上去有些害怕丁颜,往陈瑞身边挪了挪,低低柔柔地跟陈瑞说道,“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闲话,说我跟你一起出去了,嫂子听说后就来局里了,那会儿我刚好又不在,让嫂子误会了,嫂子一气之下拉着小宝跳了河,幸好他俩没事,这也怪我,怎么就偏偏那会儿出去了……”
      
      丁颜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咋知道我拉着小宝跳河了?你跟着我啊?那咋没见你救我跟小宝?你总不会是巴不得我跟小宝淹死吧?”
      
      李丽华原以为她拿话一激,丁颜又会跟以前一样撒泼,结果丁颜没上她的当,反过来还将了她一军。
      
      李丽华一时不知道咋自圆其说了,结结巴巴道,“我,我没跟着你,我是听说……”
      
      丁颜,“那你还挺辛苦,人在公安局,还关心着十里之外的事……哎我来是有正经事,你咋一直拉着我说闲话,总不会是你平时工作就是跟人唠嗑,那你这工资也太好挣了。”
      
      李丽华的脸一下子红了,“我本来正忙着,看到你来了,怕你误会陈队长再跟陈队长拌嘴,所以才出来了……”
      
      “你咋还关心我们两口子的事,你啥时候调到妇联了?”
      
      李丽华的脸更红了,还想辩解,陈瑞却一脸严肃地对她说道,“回去工作去。”
      
      李丽华不再说什么,温和地笑了笑,回了一个“好”,然后就走了,很端庄很得体的样子。
      
      丁颜提醒她,“李同志,你最好靠着左边走。”

  • 作者有话要说:  点个收藏好吗?想要多些收藏,能要个好的推荐,这对作者来说很很很重要,拜托了!
    前三章都有红包雨降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