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凤峙见容尔出神,眼神里的戏谑多了几分。
      
      “师兄,说起来我还没有见过我那小嫂子呢。”
      
      容尔回神,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便又要伸出手召唤出太虚尺来。
      
      凤峙一边躲一边讨饶:“师兄我错了,我再也不敢插手你的事了。师兄,师兄你快让它停下来。”
      
      容尔抿了一口茶,抬了抬手,太虚尺才停止追打他:“去解了你下在缘机盘里的术法。”
      
      凤峙的步子一怔,苦着一张脸:“那个...师兄,我也解不开。”
      
      容尔面色彻底冷了下来:“你说什么?”
      
      “师兄息怒,‘云深九重影’是师傅他老人家闲暇时研习出来的,又有‘此情无计可消除’之名。倘若师傅他老人家还在,也是无解的。”
      
      容尔蹙眉,‘云深九重影’这个术法他隐约记得一些。
      
      当年,师傅他老人家在人间游历的时候,遇到了一对儿有缘无分的苦命鸳鸯。师傅不忍看他们生离死别,便研习了‘云深九重影’的术法,让他们在梦中历经了爱恋,最终得以圆满。
      
      早年间的容尔,一向不喜这些个儿女情长,故而这方面的许多术法,师傅只授了凤峙一人。
      
      容尔依旧有些不解:“纵使如此,也不该改了我亲自写下的姻缘定数。原定的姻缘里,我与阿浓本是圆圆满满的。”
      
      “那个...师兄,我在种‘云深九重影’的时候,还一同种下了‘绵延咒’。”凤峙捂着脑袋,做着防备的姿态小心翼翼的说。
      
      “绵延咒?”这个他倒是没有听说过。
      
      凤峙又解释道:“大体就是...我那小嫂子历经的每一世都会孕育出一个子嗣来。”
      
      待凤峙说完,容尔的脑子里浮现出了花念浓的面容:“怪不得...”
      
      在他原本的设定里,根本没有生儿育女这一项。
      
      凤峙与他做了十几万年的师兄弟,又岂会不知道他的想法。见他有些出神,凤峙一个挥袖,花念浓的身影就浮现在水镜上。
      
      容尔的目光当即就被水镜里的画面吸引了去。
      
      花念浓此时正在军营里练兵,身着一袭赤色戎装,手握一把金攥红缨火焰枪,一根青玉簪子将秀发挽至头顶。
      
      “师兄,你瞧我这小侄女儿,还真是英姿飒爽,还真有几分我当年大战魔族的风采。”凤峙拿花念浓打趣他。
      
      果然,他话音未落,容尔的一记眼刀便朝他射过来。凤峙连忙改口:“还真有几分师兄您当年大战魔族的风采。”
      
      容尔冷哼一声,才又将目光转移到水镜上面。
      
      凤峙见容尔的神色逐渐缓和,他才又小心翼翼的说道:“师兄,你看,若不是我,你从哪里寻的这么漂亮的女儿来。”
      
      容尔没理他,望着水镜的眼神愈发的温和。花念浓生的极好,眉眼似她,口鼻似他,既妖媚又清冷。
      
      凤峙见他不理自己,一个挥袖,将水镜收了起来,容尔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
      
      凤峙卖着关子:“师兄,你猜,我这小侄女儿的真身是什么?”
      
      容尔微微怔神,思索了片刻:“小狐狸?”
      
      凤峙摇摇头,伸出手幻化出玄光镜,对着水镜照在了花念浓身上。
      
      由于是透过水镜,玄光镜的威力大减。花念浓的真身,只显露了一瞬,便消失的无影踪。
      
      幸而容尔观察的细致,虽然只有一瞬,他还是看的清清楚楚。
      
      一只圆滚滚的白泽小崽子,除了额间的那抹赤色茸毛,与她娘亲额间的那抹一般无二之外,浑身上下再无半点杂色,通体雪白。
      
      凤峙有些洋洋得意:“师兄,这八荒六合中,终于不是只有你一只白泽了,我这也算不负师傅重托。”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4-13 21:33:03~2020-04-17 16:56: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屠苏苏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