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凤来殿内
      
      容尔避开了凤来殿的宫娥,径自来到凤峙的书房。
      
      他轻轻的推开门,一抬眼就看到凤峙趴在堆满折子的案几上睡的正香。
      
      容尔无奈的叹了口气,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七零八落的折子。重新排放好,整齐的给他放回到案几上。
      
      他踢了踢桌子腿儿。凤峙抽了抽鼻子,挠了挠头,转了头继续睡。
      
      容尔蹙眉,又踢了一脚他的凳子,喊了他一声:“二凤。”
      
      “嗯?师兄你来了。”凤峙天君这才有所反应,连眼睛都都没睁开,就知道是他来了。
      
      毕竟这八荒六合之中,只有两个人敢这样称呼他。
      
      一个是他师傅,鸿钧老祖。不过他老人家已经身归混沌了。
      
      那来人就只能是他了——他的师兄,容尔神君。
      
      容尔看着他懒散的模样,眼底闪过一丝无奈。可一想到因为他花浓在人间历劫时所经历的苦楚,再看看他如此懒散的模样,他就有些气恼。
      
      容尔眸子暗了下来,一脚踢翻了他的凳子。
      
      凤峙天君摔的四仰八叉,彻底清醒了。
      
      凤峙天君揉着屁股跳起来,对着他大喊:“容大白,你干嘛。”
      
      听到凤峙唤他的小名,容尔的面色更加阴沉了。
      
      “你唤我什么?”
      
      凤峙已经有好几万年没有见过他这么阴着一张脸了,连忙改口:“师兄,师兄嘿嘿。”
      
      容尔的真身是只上古神兽,白泽。鸿钧老祖收他为徒的时候,他还没有幻化出人形,通体雪白,毛茸茸的。所以他叫了好一阵子大白,直到幻化出人形,才摆脱了大白这个名字。
      
      凤峙是一只凤鸟,鸿钧老祖的第二个徒弟。故而有二凤之称。
      
      凤峙一边把他刚刚踢倒的凳子扶起来,一边问他:“师兄不是最不喜待在我这九重天上嘛,怎么今日有时间来我这凤来殿了。”
      
      容尔:“我下凡历劫的事,是你插的手?”
      
      凤峙看着他清冷的眸子,笑的比月老还谄媚。“师兄,你坐着。你不是最喜欢我煮的茶嘛,我去给你煮茶喝。”
      
      凤峙说着便要向外跑,容尔一个挥袖,凤来殿的大门关上了。
      
      他一个闪现,到了凤峙跟前。伸出手掌,召唤出太虚尺。凤峙下意识的便想躲闪。太虚尺是鸿钧老祖炼就的法器。鸿钧老祖在时,可没少用这太虚尺教训他们师兄弟二人。当然,教训的最多的,便是自小便调皮捣蛋的凤峙了。鸿钧老祖身归混沌前,将太虚尺交到了容尔手中。
      
      容尔一个眼神望过去,太虚尺便追着凤峙打了起来。凤峙连跑带跳的想要躲过去,可太虚尺是何等的神物,依旧硬生生的挨了好几下。凤峙疼的龇牙咧嘴:“师兄,你这是干什么呀,快把它收起来。”
      
      容尔:“说,为什么要插手我的事?”
      
      凤峙一边跑一边解释:“师兄,你听我说呀。这是师傅他老人家临终前的嘱托,我也没办法。”
      
      容尔这才收了太虚尺。凤峙气喘嘘嘘的停下来,大口的喘着粗气。
      
      容尔:“这与师傅又有何干系?”
      
      凤峙倒了一杯茶水咕咚咕咚喝了好一阵儿,才说:“还不是因为你白泽一脉。”
      
      容尔更加不解了。
      
      凤峙挠挠头,说:“白泽是上古的祥瑞神兽。可这八荒六合之中,偏偏只剩下你一只,白泽一脉愈发单薄。师傅他老人家曾说过,若是寻个机会能让你多多延绵子嗣,那便是再好不过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容尔的神情,生怕一个不留神又惹怒了他,他又要唤出太虚尺来对付他。见他面色并无异样,凤峙才继续说。
      
      “自打师傅身归混沌,你便独身一人归隐于栖云山,不问世事。我一度以为你会一直独处下去。”
      
      “好在千年前,你收了只小狐狸当徒弟。前些时日,你又替她挡了飞升神君的天雷。我就想着,或许这就是你延绵子嗣的好时机,所以我就在月老的缘机盘里施了一点点术法。”凤峙捏着指尖,比划着说道。
      
      听凤峙说起花浓,容尔的眼底一片温柔。
      
      他又冷眼瞥了凤峙一眼,凤峙再三的保证:“师兄,我真的只是稍微施了一点点的小术法。”
      
      “一点点?”容尔一步步逼近他。缘机盘里的命数,是他亲自看着月老定下的,每一世都是圆满的,按理说本不该出现变故。
      
      他替她抗下了飞升神君的天雷,截下了天雷里蕴藏的功力。下凡历劫这个说法,本就是他请了月老帮忙,为了把功力正当传给她的说辞。
      
      还有......
      
      还有他的一点小私心。
      
      其实也算不得私心,只是他的小徒弟在情爱这方面,着实愚钝了些。故而他才请了月老来,一起做了这么一出下凡报恩的戏。
      
      若论报恩,那也是他该报她的恩情才是。
      
      千年以前,他闭关研习一门新的功法,不甚走火入魔,遭到术法的反噬,伤了经脉,现出了原身,好长时间都没能幻化出人形。
      
      白泽本就是上古神兽,鲜少有人识得。再加上这八荒六合,就只剩他一只。他外出觅食的时候,被旁的山怪瞧见了,再加上他那时被术法反噬,满身都是伤。那些个野山怪的生存法则本就是弱肉强食,见了他那般模样便组团来欺负他。
      
      他受了伤,施不出术法。对方成群结队,他就只能受着。那些野山怪抢走了他的觅来的食物,咬脏了他雪白的皮毛。
      
      后来,她出现了,救走了他。
      
      当时的花浓,还没有幻化出人形。当时的她,还是一只通体雪白、额间一抹留红的瘦小的野狐狸。
      
      可就是这样瘦小的一只野狐狸,张牙舞爪的穿过围攻他的野山怪,将他护在身后。
      
      那些野山怪嘶吼着扑上来的时候,她也在发抖,可依旧将他护在身后。
      
      最后,他们奋力抵抗,险胜。
      
      所谓险胜,不是他们两打赢了那群野山怪。而是,他们两都还活着。
      
      后来,他的功法恢复了。他迫不及待的去寻了花浓,寻到她的时候,她又在打架。他出手击退了她的那些对手,将她带回了栖云山,收她为徒。
      
      后来,那只小狐狸的身形就常常出现在他的梦里。

  •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更的依旧是佛陀的番外,交代完背景就开始写下一个故事。
    最近在撸这个文的大纲,所以更的会慢一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