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1、第 31 章 ...

  •   裴若云随着马车颠簸了一天一夜,才将将到了天子脚下。这一天一夜她没吃过几口干粮,也没喝过几口水,就连觉都睡几个时辰。她莫名佩服起凝脂姑娘她们。一群姑娘,一夜兼程,也是不容易。
      
      她步履蹒跚着下了马车,看着面前金碧辉煌的明园陷入了沉思。上次萧自清进京还宿在驿站里,这次就有这么大一间宅子了?
      
      明园的门房虽然不知道她是谁,但看了看这马车也知道不是个简单的人。上前搀着她的手解释道,“这是皇上亲赏的,说是郡主住在驿站里不方便。”
      
      裴若云面上虽然笑着,但是心里却暗暗腹诽,这哪是因为郡主住在驿站不方便。恐怕是想让萧自清长期安顿下来吧。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哪怕是再忠心的臣子,君王也会担心功高震主。更何况萧自清这种本身就有能力又有父辈庇荫的人。
      
      “裴先生!”承影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紫檀木盒就要向外走。看起来是要去办事情。“你怎么这么快就到了,群主呢?”
      
      裴若云抚着门口的石狮子,摆了摆手,“郡主在后面了。”
      
      承影看着她这幅样子,咋舌道,“先生,王爷把郡主托过你,你要保证郡主安全的。怎么自己跑来了。”
      
      裴若云也想护着萧妙妙,不紧不慢的赶过来。但是这萧妙妙总是有法子往她马车里跑。闹的她这个晕车的更晕车了。
      
      “我觉得,只有我和郡主同行,她才会不安全。”裴若云深吸了一口气道。
      
      清凉的空气进入她的肺里,让她觉得舒服了不少。
      
      承影挠了挠头,郡主身边有护卫,又有锦月那个会功夫的丫头,他是不担心。只是裴先生这么回来,王爷要知道了就不好了。
      
      承影正这么想着,萧自清就从明园里走了出来。
      
      他皱了皱眉头,看着面前顶着两个黑眼圈的裴若云,疑惑道,“你怎么来了?”
      
      萧自清本来想着,这一路奔波,裴若云又是个女儿身。所以才拿萧妙妙做幌子,让她不紧不慢的赶路。
      
      裴若云心虚的笑了笑,若是让萧自清知道这郡主想尽了法子接近自己,恐怕自己也活不久了。
      
      “在下是担心王爷在京城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所以才先行一步。”裴若云随口找了个理由道。
      
      萧自清笑了笑,萧妙妙是他的嫡亲妹妹。性情他在清楚不过。恐怕这裴先生在路上受了不少苦。
      
      裴若云打量着他的着装。虽说萧自清的衣服每天都不带重样的,但他今天穿的倒是格外的华贵。
      
      裴若云笑着行了礼,问道,“王爷,你这是要去哪?”
      
      萧自清见她一副鬼机灵的样子,不由得勾了勾唇角。“我能去哪里?当然是进宫给皇上请安。”
      
      裴若云嘴咧的更大,“王爷进宫,承影不能陪同吧。”
      
      宫里有规矩,进出不许配戴利刃。像承影肯定是进不去了。
      
      萧自清当然知道她在打什么注意。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道,“是,所以承影要在宫门外候着。”
      
      裴若云才不信他听不明白,兴致勃勃的指了指自己。暗示道,“王爷,我的身上没有佩剑。”
      
      萧自清含笑点了点头,“裴先生是也想学剑法了?明天我就让人去选一把好剑。”
      
      承影在一旁笑的不能自已,只能咬着后槽牙忍住笑。却还是笑的浑身发颤。
      
      裴若云瘪了瘪嘴,“王爷这是装糊涂呢?”
      
      萧自清微微一笑,将怀里的腰牌解下来扔进了她怀里。“上车吧。带你去见见世面。”
      
      裴若云一双眼睛都笑弯了,欢天喜地的跟着他上了马车。
      
      虽然裴若云在京城中待了一年多,服侍的又是秦 王这样的天之骄子。但是却没有机会得见天颜。现在有这样的机会,她当然不会放过。
      
      皇宫里,黄色的瓦红色的墙,威严极了。宫人们来去匆匆,却没有一丝声音,安静的很。
      
      承影把手里的紫檀木盒交给了她后就退在了宫门外。
      
      裴若云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一双眼睛却暗自里东瞅瞅西看看。活像没见过世面的小家子。
      
      她以为自己的动作没有人看见,却一丝不落的落在了萧自清的眼里。
      
      “要看就光明正大的看。”萧自清笑了笑,朗声道。
      
      裴若云歪过头看了看旁边引路的小内侍。那小内侍也目不斜视,只盯着自己脚下的这几块砖向前走。
      
      她轻轻咳嗽了一声,抬起头望了望不远处紫宸殿,真是气派又威严。
      
      萧自清在殿门口停住了脚步,他看着裴若云,一字一句道,“记住,进去之后不要说话,也不要直视天颜。向你刚才那样低着头最好。”
      
      这些裴若云是知道的,好歹她也曾在秦 王 府里待过一段时间。
      
      大殿内,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的见。墨色的地砖如一泽深的不见底的潭水。裴若云双手捧着盒子,兀自低着头。
      
      “皇叔。”萧自清行礼问安道,“自清知道皇叔喜欢瓷器,这一套茶盏是自清自己做的样子。希望皇叔喜欢。”
      
      裴若云虽然站在萧自清身后一下也不敢动,但听见他的话也识趣的把盒子打开,请皇上过目。
      
      皇上慢慢的走下来,拿起一个茶盏细细看了看。赞赏道,“这样子倒是新奇。宫里那么多能工巧匠,也比不过你。”
      
      说着,皇上拍了拍他的肩膀,“距你上次来京也有两三个月了。来陪我下盘棋吧。”
      
      萧自清微微拱手,和皇上一同坐在了榻上。
      
      裴若云经常看见他一个人拿着棋谱下棋,但是和别人对弈还是第一次。
      
      她站在萧自清身边,看着他执黑棋先行,又看着他围住了一片白棋。
      
      “你这个棋艺真是由你父亲一手交出来的,行招走棋和你父亲一模一样。”皇上捋着胡子笑着道。
      
      萧自清也笑了笑,“皇叔真是谬赞了,父亲在战场上的时间远比在王府的时间长。这棋艺也是我自己看着棋谱学下来的。”
      
      老汝南王征战数十载,除了在王府里养病的那五年,其余时间就连逢年过节都难见上一面。
      
      皇上轻笑了一声,“所以,你的棋下的没有你父亲臭。”他嘴上说笑着,手上却不留情面。一字落下,白棋又是一片生机。
      
      萧自清看着棋盘上死而复生的大片白棋,放下了手中的棋子,“我的棋艺不如皇叔,甘拜下风。”
      
      皇上也坐直了身子,给了旁边服侍的内侍一个眼神。那内侍立刻心领神会,将棋盘上的黑白棋子收好,又放回了棋盒里。
      
      “前些日子,太子给你送了一批侍女又被你送回来了?”皇上看了看他道。
      
      萧自清拿起放在一旁的茶杯,小口呷着道,“府里本用不到那么多的人。再说,那几个人仗着太子的背景,在府里胡作非为。也是抹黑太子。”
      
      皇上思索了片刻,慢慢开口,“那也不必要再送回来。太子送给你就是你的人,管教打骂,按你的意思来。”
      
      萧自清低低着头笑了笑,“这也要顾及太子的脸面。若是这些侍女在外胡说些什么,被太子误会就不好了。皇叔,您说呢?”
      
      皇上垂下了眼睛,盯着他面前棋盘良久才缓缓道,“你说的有理,奴才用的不顺心换了就是。若是因为这些奴才,伤了兄弟情分就不好了。”
      
      裴若云在旁边听的一愣,这话明显是别有深意。皇上这是在借机敲打萧自清不要因为这些侍女,日后和太子不和。
      
      话音刚落,皇上抬起头注视着萧自清身旁的裴若云,“这就是老三送给你的那个门客?”
      
      萧自清微微偏头看了裴若云一眼,“这门客不是秦王送给我的,是我自己要过来的。”
      
      皇上注视着裴若云良久,才慢慢移开了目光。“既然喜欢,就留下吧。说起来,仌儿都有了孩子了,你还没有成婚。”
      
      萧自清心知他要提什么,连忙打断他。“皇叔,京城贵女虽多,却没有我喜欢的。皇叔还是让我自己选吧。”
      
      皇上拍着腿,笑道,“好好,你自己选。不过,妙妙这孩子……”
      
      萧自清不经意的皱紧了眉头,握着茶杯的手也紧了紧。“我母亲去的早,家中没有主母操持。皇叔还是等我娶了王妃再放妙妙出去吧。”
      
      皇上用手指着他,笑着道,“你这个孩子。”说着站起了身,透过窗子望了望窗外,“行吧,就按你的意思。天色不要了,要不要留下来用膳?”
      
      裴若云的心都揪成了一团,高度的紧张让她动都不敢动一下。若是在再这待下去,恐怕自己会少几年阳寿。
      
      萧自清瞥了瞥她紧紧握着的双手,微微一笑,“算时间,妙妙也要到了。她那个性子您也知道,见到我不在肯定要闹了。”
      
      皇上长叹了一口气。“也是,妙妙这几年都没有进过京,回头带她进宫让朕好好看看。”
      
      萧自清微微颔首,行礼后退出了紫宸宫。他握住了裴若云还微微发颤的双手,玩味的道,“怎么吓成这个样子?”
      
      裴若云抚了抚胸口,天知道刚才皇上瞪着她的时候,她有多紧张。
      
      “咕噜”一声,她的肚子响了一声。方才还不觉得饿。现在出了大殿,精神放松下来,胃口也觉得空了。
      
      萧自清强忍着笑意,拉着她的手向宫外走。“你这一路上肯定没吃好,妙妙肯定安排好了一切。我们回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