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宁崽探班 ...

  •   江以宁站在影视城外,周围已经站了不少激动等待的女孩子,凑在叽叽喳喳地谈论一会儿即将见到穆清的心情。
      
      和其他人的激动相比,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手机的江以宁就显得格外突出了。
      
      江以宁没有半点要见到穆清的好心情,他甚至清楚自己答应了土豪粉丝后很可能是会面临被算计的结果,但是江以宁知道他现在更需要的是找到那人的证据,只有这样他才能让父母相信他公司里确实是有人有异心。
      
      大概是因为身材出众再加上是唯一一个男粉丝,姑娘们很快就发现了站在最后的江以宁,虽然都是一副两眼泛光蠢蠢欲动的样子,红着脸互相推嚷着,但却没有一个人真的走到了江以宁的身边。
      
      江以宁低下头把脸上的口罩拉高了一些,扶了扶架在鼻子上的平光眼镜。
      
      在小说中提到过,穆清现在所在的这个剧组也是不久之后江以宁会在的剧组。
      
      因为之前原身一直嚷嚷着要和穆清在一个剧组,江家父母虽然不赞成儿子的决定,但是耐不住原身的死缠烂打还是溺爱地帮儿子拿到一个男五的资源。
      
      今天下午就是江以宁参加试镜的时间。
      
      江以宁并不想让剧组的其他人对他的第一印象是穆清的粉丝,所以做了点伪装不让其他人看清他的脸。
      
      虽然做了十足的准备,可现在被这么多女孩子虎视眈眈地盯着,江以宁还是感觉到了几分不习惯,低下头看见了手机上土豪粉丝的消息。
      
      土豪粉丝的头像是一个拽着气球的皮卡丘,还有一个很可爱的微信名,如果不是因为江以宁知道小说的情节,也不会知道藏在这样一个微信号后面的人是怎样的居心险恶。
      
      青禾:现在的心情是不是很激动?
      
      青禾:帽子带好了吗?这可是最重要的通行证。
      
      顾得猫宁:戴了。
      
      前几天土豪粉丝专门叮嘱江以宁要去准备一个带有猫耳造型的帽子,这就是他能参加探班的资格。
      
      江以宁本来以为这是她们所有粉丝都会做的事情,结果没想到现场只有他一个人是这样的打扮。
      
      青禾:我老板过来检查了,一会儿再聊!
      
      土豪粉丝说完这句话就没了回音,江以宁扫了一眼,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目光打量着身边每一个可能会趁机留下他在穆清面前失态证据的人。
      
      在等待过程中,江以宁能感觉到周围落在他身上的目光越来越多,他不太习惯这样的注视,不自然地摸了摸帽子上的猫耳造型。
      
      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的出现将江以宁从此时的窘境中解救了出来。
      
      “段竹小哥哥你总算来了。”一个粉头模样的女生笑盈盈地凑到了来者的面前。
      
      经纪人段竹一出现,很快就将粉丝们的目光从江以宁的身上转移走了。
      
      感受到自己存在感的降低,江以宁小小地松了一口气。
      
      眼看着段竹带着助理正在一个一个地检查身份证核对信息,江以宁站在队伍的最后一个,除了这个帽子,土豪粉丝什么也没让他带,但江以宁并不担心对方会没有办法让他进去。
      
      果不其然,等到助理走到江以宁的面前,段竹只是扫了江以宁一眼直接在旁边说了一句:“这位不用检查了,直接放进去。”
      
      江以宁抬起头来便看见段竹朝他笑了笑,看向他的眼神中还带着几分好奇。
      
      江以宁藏在口袋里的手紧了紧,跟在队伍的最后,紧随着大部队来到了一间会议室模样的地方。
      
      这是江以宁第二次见到穆清。
      
      再次见到这位自带光环的主角,江以宁依然忍不住在心中感叹穆清这张脸是真的天生老天爷赏饭吃,无论再看多少次也仍旧会被惊艳。
      
      站在会议室门口的穆清浅笑着将粉丝一个一个地迎进房间,低声叮嘱她们不要推嚷不要拥挤每个人都有位置。
      
      粉丝们一边疯狂点头一边捂着嘴小声尖叫,看向穆清的眼睛里全是小星星。
      
      段竹跟在粉丝们的身后,看着穆清反常的举动忍不住啧啧。
      
      从前穆清不是没有参与过这样的探班活动,每一次都是在房间里等着粉丝们,哪有主动站在门边这么殷勤的。
      
      目光落在队伍最尾巴的青年身上,段竹心里既是感慨又是担心。
      
      江以宁是最后一个进来的,经过穆清身边的时候,他听见男人在他耳边不远处的低语:“真是怪可爱的。”
      
      江以宁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飞快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他敢肯定穆清没有认出他,不过这对于江以宁来说却是一件挺不错的事情。
      
      穆清只见小主播迅速地扫了他一眼,仿佛目光被烫到了一般立马害羞地低下了头,眼中升起了几分笑意。
      
      小主播果然和他想象的一样可爱。
      
      江以宁自然是不知道穆清的想法的,就在他准备离穆清远一点的时候的时候,站在他身边的穆清再一次开口道:“可以捏一下吗?”
      
      江以宁一抬头就看见穆清充满期待的目光,房间里压抑的尖叫声更大了,江以宁甚至能够很清晰地听见有人压着声音喊道:“怎么会有人拒绝这么可爱的要求。”
      
      得到江以宁的点头,穆清满足地在江以宁头顶的耳朵尖捏了捏,顺便揉了揉耳朵上手感很好的毛毛。
      
      被捏了耳朵的江以宁在穆清松手的下一秒跑去了自己的位置上——之前进来的粉丝们顺着进来的顺序在长桌边坐下,留给江以宁的只有离穆清最远,却又是唯一一个和穆清正对面的位置上。
      
      穆清的目光毫不掩饰地落在江以宁的身上,脸上一直带着笑容。
      
      他早上本来还有一场戏,听说了粉丝们已经来了,忙不迭地跟导演请了个假。
      
      这一个星期他都在期待和小主播见面的这一天,他很想知道那位说起话来软绵绵的小朋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在第一次听见主播讲睡前故事睡着后,穆清就明白自己对小主播的好感和依赖,所以当他得知小主播是自己粉丝的那一刻,毫不犹豫地决定动用私权让小主播参加这一次的探班活动。
      
      穆清出道十年了,很清楚能够近距离的和偶像接触这件事对于一个粉丝来说是一件多么具有诱惑力的事情,所以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过小主播会拒绝他的请求。
      
      让江以宁带上猫耳帽子是穆清希望能够在见面的第一眼就能从人群中找到他的小主播。
      
      小主播果然和他想象的一样软,回想起刚才江以宁明明害羞得想逃走却又要强行让自己看起来很淡定的模样,穆清的心情不由得更好了几分,和粉丝们说话的热情跟着高了不少。
      
      江以宁一边听着穆清和粉丝们聊天,一边在心里默念一会儿要试镜的台词,猛然抬头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穆清的身上,为了不显得自己很突兀,江以宁只好也一直盯着穆清的脸。
      
      和粉丝面对面相处的穆清与那天江以宁看见的穆清截然不同,脸上一直带着浅浅的笑意,只是这笑容中夹杂着几分疏离,虽然本人就在触手可及的位置,但却有好像离他很远似的。
      
      江以宁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穆清似乎一直在有意无意地朝着他这边看。
      
      他赶忙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口罩,忍不住再拉了拉挡住大半张脸。
      
      江以宁不怕穆清会认出他的身份,他只是想减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正当江以宁在思索如果被穆清发现后该怎么解释是,他听见坐在他身边的女生小声的问话,“我怎么觉得穆总一直在看我们?”
      
      “天哪,他又看过来了!”
      
      “他他他真的好喜欢看这边,我人没了。”
      
      女生的声音一直没有停下来,哪怕江以宁低着头也知道穆清的每一个动作。
      
      江以宁抬头看了穆清一眼,对方的目光果然落在他的身上。
      
      对视的一瞬间,穆清微微挑了挑眉,朝着江以宁笑了笑。
      
      身边的姑娘正捂着心脏,虚弱而小声地嘟囔:“他朝我笑了……”
      
      江以宁敢刚才穆清是朝着他笑的,但他也不明白穆清做出这样举动的原因。
      
      就在江以宁准备重新低下头的时候,他看见穆清放在桌上的手动了动,食指和拇指隐蔽地搓了搓,就好像刚才他对着猫耳朵做的事情一样。
      
      江以宁收回了目光,他现在清楚了,穆清喜欢的根本就是和这个耳朵,和他本人无关,更不可能是因为看穿了他的伪装。
      
      想清楚了这些,江以宁明显放松了很多,虽然还是一副认真倾听穆清说话的样子,脑海中却一直在复习剧本。
      
      段竹敲了敲门提醒穆清时间到了,虽然穆清还很想多看几眼小主播,但也不得不继续回去工作,只能期待和他的下一次见面。
      
      粉丝们一齐站起来送穆清回去工作,顺便合影签名。
      
      江以宁不想和一群女生争抢,但是因为他的位置在门边,当穆清带着其他人出去照相的时候,他就是离穆清最近的人。
      
      脚下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江以宁没有把握好平衡直直地就朝前面扑了过去,手上的本子和笔都在一瞬间随着惯性飞了出去。
      
      然而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穆清前脚刚出门,后脚就接住了心里还在惦记的小主播。
      
      “这么主动?”穆清笑着把江以宁扶稳,动手帮他理好了帽子,顺便再捏了捏猫猫耳朵尖。
      
      江以宁假装没有听见穆清的问话,“我可以请您签个名吗?”
      
      虽然江以宁闷在口罩里的声音嗡嗡的,听不太清晰,但穆清这些天只要有时间几乎放着他的直播,对于小主播的声音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终于等到了这一刻的穆清从口袋里拿出随身携带的中性笔,看着脸红无措的小主播,压下喉咙里的笑意低声道:“想签哪里,身上吗?”
      
      刚刚捡起地上笔和本子的段竹:???

  • 作者有话要说:  段多余:告辞.jpg
    我难道会告诉你们我的存稿已经到四月份了吗!(你们可以选择夸我,和低调地夸我)
    放一个同题材的预收呀《C位出道的我心中只有学习》,专栏第二个!!
    文案:  白梓穿书了,成为了书中深爱主角攻柏言煜,不断给主角受使绊子的炮灰男配。
      而他的家人——
      总裁爸爸:儿子,爸给你开了个娱乐公司,随便浪。
      知名作曲家妈妈:没出道没关系,妈妈给你写。
      名校教授大哥:小弟来上学吗?大哥给你找了最好的老师。
      顶流二哥:喜欢什么节目?二哥全带你去。
      为了生计放弃梦想和学业的白梓感动得眼泪汪汪,柏言煜是什么?学习不香吗?C位出道不香吗?
      然而白梓却发现,本应该和主角受腻腻歪歪拍电影的影帝柏言煜不知为何成了选秀节目里唱跳全能的导师。
      再后来,腰酸背痛的白梓被柏导师按在练习室“特殊指导”。
      #书上不是这么写的啊,摔!#
      *
      小剧场:
      心系事业学业的白梓得知柏言煜最讨厌矫揉做作的人,眼睛一亮计上心头。
      白梓:言煜哥哥,我可以叫你哥哥吗?
      白梓:哥哥哥哥,我手好酸,你帮我提一下东西好不好?
      白梓:哥哥哥哥,我好想吃冰淇淋,你帮我买一个好不好?
      就在白梓苍蝇搓手期待柏言煜受不了黑脸离开时——
      柏言煜:再叫声哥哥,给你买两个。
      白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