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穿书 ...

  •   “小同学赶紧下来,上面可多危险了。”
      
      一道陌生的声音传入了江以宁的耳朵,他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坐在二楼的阳台栏杆上,稍有不慎就有掉下去的危险。
      
      楼下站着几个保安模样的人,正拿着喇叭朝江以宁喊话。
      
      江以宁连忙点头,试图从栏杆上回到房间内,却因为四肢发麻往外晃了晃。
      
      江以宁连忙止住了动作,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直接掉了下去。
      
      “刚才要跳楼的时候喊得这么大声,现在知道怕了吧。”一个衣着华丽的大妈不满地看了江以宁一样,不甚优雅地翻了个白眼:“哗众取宠。”
      
      江以宁无心去管楼下的声音,双手紧紧抱住了栏杆,动作滑稽地趴着勉强稳住平衡,抬起头小心翼翼地打量自己所处的环境。
      
      这是哪里?
      
      江以宁确定这里不是他去过的任何一个地方,楼下站着的几个人也全是陌生的面孔。
      
      江以宁缓缓地抬头才发现自己旁边的阳台上站着一个身形挺拔的黑衣男子。
      
      男子目光平淡地看着狼狈的江以宁,眼中没有丝毫的笑意。
      
      “下来。”
      
      江以宁没来得及看清对面的人,被这不知何时出现的人吓得身子跟着不太稳地晃了晃,直直地从栏杆上摔进了阳台。
      
      身上发麻的感觉还未全部散去,砸在冰冷的地面上无疑是雪上加霜。
      
      江以宁发出了一声不大的惊呼,整个人坐在阳台上无法动弹。
      
      这也太难受了,江以宁心想。
      
      男子把江以宁的所有动作收入眼中,而身后的房间里传来另外一个人的叫喊声:“江以宁,虽然你的父母和我们家穆清有几分关系,但你如果再这样胡闹下去,我们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江以宁虽然对现在的情况一头雾水,但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对方话语中的关键词。
      
      江以宁,穆清……
      
      这不就是他最近才看完的那本娱乐圈爽文中的人物吗?
      
      江以宁勉强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穿进了一本书里。
      
      当时因为小说里有一位和江以宁同名同姓的炮灰,江以宁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结果实实在在地被小说中的这位脑残粉“江以宁”气了个半死。
      
      原身存在于小说中的意义就是为了承托出男主穆清的巨大吸引力,明明是个学业有成前途无量的富二代,却为了追星各种作死,最后甚至害得家里公司负债倒闭,本人更是惨死街头。
      
      而此刻正是原身作死的大高潮。
      
      为了能够见到穆清一面,原身不但买了穆清对门的别墅,还试图靠着跳楼威胁穆清如果不出来见他,他就立马跳下去。
      
      小说里,原身最后没能见上穆清一面,而他的这个行为更是让江家一起蒙羞。
      
      江以宁不用猜也能知道对面这人的身份就是原身朝思暮想的穆清,只是不知道为何穆清竟然出现在了阳台上。
      
      想到这里,江以宁忍不住往旁边看去。
      
      这一眼,他才算是看清了这位把原身迷得神魂颠倒的男人。
      
      江以宁穿书前在娱乐圈呆过一段时间,也算是见过不少模样精致的人,但对上穆清的眼睛时,江以宁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暗叹了一声。
      
      他不能否认穆清的外形条件可以说非常出众,就这么淡淡的一瞥,也足够吸引旁人全部的注意力,哪怕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也自成一道风景。
      
      但江以宁牢记小说里原身的悲惨结局,心里自然而然对穆清提不起多少好感,正准备起身,还未全部散去的酥麻感让江以宁的眼睛里一瞬间涌上了生理性的泪水,仿佛身上有千万只蚂蚁在同时撕咬一般。
      
      江以宁保持着同一个姿势过了好几秒,等到麻意感缓过来一些后才匆忙挪进屋子里。
      
      穆清倚在阳台上,平静地望着对面的少年一瘸一拐地走回屋里,微微挑了挑眉毛。
      
      江以宁对他的痴迷程度穆清一直有所耳闻,但今天才是他们初次相见。
      
      穆清想起刚才江以宁看见他时突然涌出来的激动泪水,以及不愿被他看见狼狈一面时落荒而落的背影。
      
      他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自作自受。
      
      *
      
      江以宁花了半天时间接受穿书的事实,挤着笑容和物管保证了很多次不会再出现今天的情况了。
      
      此刻,他看着电脑上不断催促他赶紧开播的消息,脸上带着疲惫。
      
      小说中的原身和江以宁一样都是一个不露脸主播,不过他们一个是为了赚钱养家,一个则是单纯喜欢炫富。
      
      江以宁直播喜欢和粉丝们聊聊剧组的趣事,很享受和他们分享自己故事的快乐,而原身直播的乐趣就在于炫耀今天又买了多少穆清的周边,包场了多少次电影,无数次在直播中对穆清毫不掩饰地示爱,再加上总是砸钱让自己的直播间出现在首页,连带着穆清的名字也一直停在直播网站的首页。
      
      最关键的是,看过原著小说的江以宁知道原身的直播间里隐藏着几个居心叵测之人,总在弹幕说服原身为了穆清做出各种疯狂的举动,试图通过毁掉原身进而趁着江家父母给原身收拾烂摊子的时候瓦解□□。
      
      江以宁的手搭在鼠标上,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他一定不会再让小说中江家的悲剧再一次发生。
      
      按下鼠标打开了直播间,江以宁清清嗓子开口道:“晚上好。”
      
      带着几分沙哑的少年音一开口,一直在等待主播回应的弹幕安静了几秒钟,紧接着迎来了今天的第一个大高潮。
      
      【卧槽原来这才是主播神仙嗓音的打开方式吗?】
      
      【妈妈问我为什么突然脸红了。】
      
      【耳朵说他没听够!】
      
      ……
      
      江以宁没有等到弹幕安静下来,声音平稳地继续说道:“我今天想明白了,以前我不懂事在直播做了一些不理智的事情,造成了错误的影响,现在我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以后不会再直播任何与追星有关的事情,很抱歉辜负了你们对我的期待。”
      
      原身的粉丝们大多是喜欢看他追星,一时间很多人都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江以宁坐在屏幕前,表情很自然地看着头像旁的粉丝人数一瞬间跌下了五位数,很多人走之前还不忘留下愤怒的声音。
      
      【我刚来你就告诉我不播了,拉黑永不见。】
      
      【别以为自己有点粉丝就能为所欲为了好吧?】
      
      【如果不是因为穆清你以为我会走进这个直播间?】
      
      ……
      
      诸如此类的言论还有很多,但江以宁没有太在意。
      
      他不会和原身做一样的事情,现在离开直播间的听众,总之也不会他要找的人。
      
      直到直播间观看的人数逐渐稳定,弹幕也从乌烟瘴气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江以宁和观众重新打了招呼。
      
      直播间里留下来的大多都是被刚才江以宁的声音所吸引。
      
      【主播天生条件好好,为什么以前我居然没有get到?】
      
      【明明可以靠声音吃饭却要靠炫富?】
      
      【主播这个声音哪怕念黄历我也愿意!】
      
      ……
      
      江以宁看着弹幕中一条接一条的彩虹屁,忍不住弯着眼睛笑了,短促的笑声传进话筒里,果不其然弹幕里又一次刷满了【血槽已空】之类的话。
      
      “今天有点晚了,要不我们就讲点睡前故事吧?”
      
      江以宁说完从书架上随手拿了一本故事书,低声念了起来。
      
      原身的嗓音条件很好,配上悠扬的钢琴曲,温柔的声音有如一股清流洗涤了沉积已久的灰烬,带来整整的凉意和清爽。
      
      弹幕渐渐安静下来,整个直播间仿佛都在江以宁的声音中沉静了下来。
      
      江以宁声音轻柔地读着故事书,在观众们安静下来的同时也让他一直慌乱的心缓缓地落下来了。
      
      会穿进一本书里是江以宁从来没有想过的,但是就在他来到这里之前,他才接到了唯一的亲人——爷爷逝世的消息。
      
      江以宁在之前的世界也算是没有牵挂了,安慰好自己既然来了就一定要珍惜现在的一切,绝不能再像原身那样把一手好牌打烂了。
      
      尤其是江家,这次他一定会保护好家里真正爱他的亲人,原身不在乎的亲情却是江以宁心中最重要的东西。
      
      就在江以宁低着头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中时,耳机里传来了一阵阵金钱入账的声音,抬起头便看见整个屏幕上布满一位土豪粉丝刷礼物的特效。
      
      一个刚关注他的新粉在短短几分钟内给江以宁砸了五位数的礼物,一瞬间成为了直播间礼物榜的榜首。
      
      江以宁的眼睛里闪过了几分喜色,他知道他等的人来了。
      
      小说中提到过,那些想害原身的人为了能让原身看到自己的要求,专门充了会员把弹幕放大还要在屏幕中间滞留,这个突然关注的新粉怎么看都十分可疑。
      
      江以宁面不改色地感谢土豪粉丝的礼物,握着鼠标的手却在微微颤抖。
      
      他想知道这个人会不会做出下一步的动作。
      
      直播间的听众也有不少都从刚才的气氛中回过神来,密密麻麻的弹幕几乎覆盖了整个屏幕。
      
      【整个人突然就安静下来了,感觉身上的疲惫都少了很多。】
      
      【这个声音是真实存在的吗?】
      
      【合理怀疑主播是天仙下凡拯救我这种失眠患者的。】
      
      【等等,前面的那位不是刚刚号称拉黑永不相见吗?】
      
      ……
      
      江以宁看着弹幕里出现了好几个刚才骂骂咧咧离开的粉丝,点进首页发现对方又重新关注了自己,如果不是因为心里惦记着别的事情,江以宁其实挺想笑。  
      
      而就在弹幕疯狂请求江以宁继续的同时,土豪粉丝的弹幕再一次出现在了屏幕的正中央。
      
      【主播很辛苦了,让他回去休息吧。】
      
      这句话一出来,很多粉丝看了眼时间才发现江以宁已经没有停歇地说了快两个小时了,连忙叮嘱他注意休息,保护好自己的嗓子。
      
      江以宁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屏幕最显眼位置的金色弹幕吸引了,恨不得屏住呼吸等待对方下一步的动作。
      
      【很喜欢主播的声音,看见主播挺喜欢穆清的,正好我有一个可以去探班的名额,如果主播有想法的话可以私信我。】
      
      江以宁看着眼前的这一行字,原身被怂恿去做的疯狂事情一件件浮现在脑海中,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不过他很快调整好了情绪,对着麦克风轻声应了一句“好。”
      
      没等到土豪粉丝再说话,江以宁含着笑意的声音中带着几分颤抖:“刚才一下子太兴奋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弹幕里齐刷刷地刷了一片【主播还是很喜欢穆清呀】,江以宁没有再回应,急急忙忙地关闭了直播。
      
      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心情,再次把目光放在屏幕上的时候,私信里果然多了一条未读消息,打开便是土豪粉丝发来的微信号。
      
      江以宁没有迟疑地发送了好友申请。
      
      土豪粉丝几乎是一秒就通过江以宁的好友申请,还主动地打了一个招呼。
      
      青禾:我失眠很多年了,刚才听着主播的声音就在沙发上睡着了,真的很开心。
      
      青禾:我这些年找了很多医生都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一下子有点激动。
      
      青禾:我正好拿到了一个下周日给穆清探班的名额,但是临时有事实在没办法去了,看到主播也喜欢穆清就想要把机会让给你,只是可以拜托你帮我要一个签名吗?
      
      江以宁看着屏幕上一条接着一条跳出来的消息,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冷,动作缓慢地输入了一行文字后把手机一扔倒在了床上。
      
      这个土豪粉丝,果然就是怂恿原身的罪魁祸首。
      
      *
      
      江以宁的隔壁,穆清看着手机上肯定的回复心满意足地放下了手机。
      
      他戴上耳机,听着刚才的直播回放躺在了床上。
      
      自从进入娱乐圈,穆清就基本上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刚才在在沙发上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但却是穆清很久没有体会过的睡眠。
      
      穆清以前从没有想过一个人的声音可以有这么大的魅力,这位小主播哪怕念着孩子的故事书,也足够让他不由自主地陷进去。
      
      一想到下周即将和小主播见面,穆清被江以宁搅得有几分烦躁的心情都被一股清流冲散了。
      
      穆清把设置好了停止的时间,听着小主播的声音闭上眼睛。
      
      小主播一定会和他的声音一样的可爱,他忍不住有些迫不及待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求一个收藏呀~
    《穿成崽崽后我被大佬喂养了》文案:
    白溪穿进了一本剧情流修仙爽文里,成为了里面的……天灵地宝。
    他知道自己很快就会走火入魔露出原型——一只瑞兽崽崽,吃一口长生不老,煎至两面金黄隔壁道友都馋哭了的那种。
    为了捂住马甲,白溪决定去找个饲养员。
    掌门大师伯成熟稳重,药王二师伯处事不惊,都是他心中的不二人选。
    然后白溪不小心滚进了他那位不苟言笑魔气缠身的师父家浴池里,还被不小心抓了个正着,沦为仙尊自热暖手炉。
    白溪:行吧,有饭就行。
    然而他很快就发现,自家师父虽然一手好厨艺,但是撸毛技术贼烂。
    白溪抱着自己英年早逝的毛毛哭得超大声。
    ·
    沉尧捡到了一只毛茸茸的白团子,一个吃饭要喂睡觉要哄能被抱着绝不下地的娇气包。
    从那以后,四季飘雪的仙府中升起了碳火,冰冷的墙面上布满毛茸茸的猫爬架。
    而有一天,沉尧发现自己能听见白团子的心声——
    【下次我一定要找个活好的!】
    沉尧:???
    再后来,他伏在白溪的耳边低语:“我不够好吗?”
    白溪:……
    #我的好是这个好吗,摔!#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