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事情的发展有点脱离掌控,席嘉终于开始觉得有哪里不太对了。
      
      从他碰到盛溪池之后,所有的事情都不合常理。
      
      虽然他不是盛溪池的粉丝,但是以盛溪池的国民度,加上身边还有个死忠粉,席嘉自认对盛溪池还是有点了解的。
      
      高冷,低调,对工作要求贼高……再加上绝对不算好的脾气。
      
      可是面前的人。
      
      席嘉看着盛溪池再次从口袋里掏出一块草砖,这次他甚至还看清了包装袋上的牌子……
      
      正好是白雪平时最喜欢吃的那一种。
      
      这不是早有预谋是什么?!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吧。
      
      席嘉:“盛老师,很喜欢兔子吗?”
      
      “……”盛溪池的动作微微一顿,他抬头看了看面前的小青年,点头:“嗯。”
      
      他手里摸着小兔子的脑袋,整个人看起来心情就非常不错的样子。
      
      席嘉脑海里窜出无数个念头来。
      
      “其实圈子里养兔子的人还挺少的,我没想到剧组能选上白雪来演戏。”
      
      盛溪池摸着兔子的手顿了一下,他抬起头:“是我推荐的。”
      
      “!!”虽然心里已经有一点猜测了,但亲耳听到的时候,席嘉还是惊了一下:“您……您推荐的?”
      
      席嘉一瞬间忍不住开始脑补。
      
      盛溪池是怎么知道白雪的?
      
      既然知道白雪的话,那是不是说明盛溪池也关注了他的微博?
      
      那他发那些营业小视频的时候,盛溪池岂不是也都看到了!
      
      席嘉的耳根一点点红起来。
      
      盛溪池看他一脸被雷劈中的表情,忍不住有点想笑:“我看过你拍的vlog。”
      
      “!!”席嘉一愣,终于记了起来。
      
      他平时没事的时候总是喜欢拍点日常的小视频,发到微博上跟粉丝们分享。
      
      大概半年前,盛溪池生日的时候,白佑为了给自家偶像庆生,拉着席嘉一起策划了一次盛溪池的专题vlog。
      
      那个视频剪得用心,点子也比较新颖,也吸引了不少路人和粉丝来看,他记得当时那个vlog还上了盛溪池的热词条,当晚还被盛溪池点赞了。
      
      白佑激动地一晚上没睡着,非拉着他去练习室跳了一晚上的舞,席嘉爱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所以……您是在那个视频里看到了白雪,所以才跟导演推荐了它?”
      
      “可……张导没反对吗?”
      
      《青鸾》的导演张修杰是业内有名的龟毛导演,对作品和演员的要求几乎能到吹毛求疵的地步。
      
      盛溪池唇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是他来求我演《青鸾》,我提点要求也不算过分吧。”
      
      盛溪池就这么懒懒散散地靠在椅子上,整个人却从里到外都透着一种胸有成竹的气质,格外吸引人。
      
      席嘉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停跳了一拍:“那我也是……”
      
      盛溪池抬眼看了看他,并没有反驳,几乎等同于默认了。
      
      席嘉呼吸一窒:“谢……谢谢盛老师,我一定会好好演,不会让你失望的。”
      
      “真想谢我?”盛溪池的尾音里带着一点狡黠的轻佻。
      
      席嘉不知道怎么脑子里就跳出一个念头,上飞机前看到的那些评论不停在他脑袋中回放。
      
      【以前总说盛溪池是娱乐圈清流,现在还不是包养小男生了。】
      
      关注他的微博,喜欢他的兔子,还亲自带他和小兔子进组……
      
      席嘉咽了一下口水,刚刚平复了不少的心跳又极速跳动了起来。
      
      就这么一瞬的迟疑,盛溪池自然也发现了:“看来……也不是真心想谢我?”
      
      “没!”席嘉一愣,脑子里甚至都来不及细想:“是真心的。”
      
      盛溪池:“那就把你的兔子免费借我撸几天?”
      
      “……啊?”席嘉愣了一下,这把视线重新转回到白雪身上。
      
      白雪已经吃完了第三颗草砖,正扒着盛溪池的手腕试图跟他要第四颗。
      
      眼看着盛溪池又有往外掏的意思,席嘉赶紧伸手拦住。
      
      “盛老师,不能再给了。”
      
      “?”盛溪池动作一顿。
      
      席嘉:“它今天已经吃了三块,草砖是零食,还是不能给太多。”
      
      毕竟是正当主人给出的意见,盛溪池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装着草砖的小袋子收了回去。
      
      白雪在他的手心嗅来嗅去。
      
      似乎是发觉这个人类的手里已经没了好吃的,它兴致缺缺地扭过头。
      
      盛溪池刚想摸它,小兔子飞快跳开,现场表演了什么叫翻脸不认人。
      
      盛溪池的指尖尴尬地停在半空中。
      
      而席嘉则是猝不及防之中接住迎面扑进他怀里的一团毛绒绒。
      
      隔着不到半米的距离,两个人四目相对。
      
      盛溪池的眼睛眯了眯。
      
      席嘉火速从包里拿出装着提摩西干草的袋子,塞进了盛溪池的手心里:“喂这个也可以,白雪也挺喜欢的。”
      
      ——
      
      车上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盛溪池依靠着口粮优势,很快就跟白雪打好了关系。
      
      白雪也不愧为一只吃货兔子。
      盛溪池手里有草的时候,它就专心吃草,完全不介意被盛溪池rua毛。
      但盛溪池手里没草的时候,它就一点都不买账,还差点没把盛溪池给踢了。
      
      席嘉抱住一头扎回自己怀里的小兔子,有点尴尬地向盛溪池解释:“白雪有点认生……”
      
      盛溪池摆了摆手,倒也没在意。
      
      他从小到大都不招小动物喜欢,现在能撸到兔子毛,已经算是非常大的突破了。
      
      心急吃不着热豆腐的道理,盛溪池还是懂的。
      
      由于剧组明天就要开机,时间时间紧,车子没有拉他们去酒店,而是直接开进了影视城里。
      
      一进入影视城,席嘉就被窗外的景象吸引了注意力。
      
      亭台楼阁,宫殿林立,还有不少穿着戏服的人在走来走去。
      这些平时只能在影视剧里看到的景象现在就在眼前。
      席嘉精神一振,终于有了自己即将成为演员的实感。
      
      一阵颠簸之后,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可以下车了。”
      
      席嘉抱着兔子,跟在盛溪池身后下了车。
      
      这个剧组很多场景都是实景搭建的,一看就经费充足,席嘉一边走一边忍不住四处张望,完全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但很快,他们就被工作人员带着席走进了一个房间。
      
      整个房间里看起来乱糟糟的,角落的衣架上放着一套一套的古代服装,另一侧则是一整排的化妆镜。
      
      房间的尽头还有个棚子,似乎是正在拍摄定妆照。
      
      “嗯,这个想法不错,先改一下吧。”
      在人群之中,有几个人正凑在一起低头研究着什么。
      
      工作人员走到旁边打了声招呼,那个人才终于回过头来,正是导演张修杰。
      他的眼神在盛溪池的脸上转了一圈:“哎,你总算是来了。”
      
      张修杰把手里的东西往往旁边地人身上一放,转身招呼:“走,我们去别的地方说。”
      
      很快席嘉和盛溪池就被带着去了旁边一个比较安静地房间。
      
      “坐吧。”
      会议室的长桌边上放着一排排的椅子。
      
      席嘉抱着兔子,实在是不太方便。
      他站在桌前犹豫了一下,就在他正准备先把小兔子放在桌上的时候,盛溪池突然伸手帮他拉开了一只椅子。
      
      “……谢谢盛老师。”席嘉受宠若惊地坐下了。
      
      他一抬头,才发现旁边几个人首座上的张修杰正饶有兴趣地盯着他看。
      
      席嘉一个激灵,浑身汗毛都快竖起来了。
      
      张修杰的视线在他们之间转了几圈,最终落在了席嘉怀里的那团白色身上:“看样子……我是不用担心兔子演戏的问题了?”
      
      相比于席嘉的慌张,盛溪池简直淡定的像坐在自己家里:“暂时不劳操心。”
      
      张修杰笑了笑,他摊开了手里的文件:“那我就不废话了。”
      
      “明天上午剧组就要开机,场次已经排出来了,我一会儿让人给你们拿一份。大部分场次都是按照时间线来排的,方便拍摄也方便演员入戏。”
      
      席嘉低头看了看桌上摊着的剧本。
      
      《青鸾》是一个知名的ip改编。主角苏和雅是将军府的大公子,他的母亲在怀孕的时候被人暗算,生他的时候便难产而亡,而他自己更是从小身体就很不好,常年缠绵病榻。
      
      苏和雅虽然不能习武,但是文采却很出众,是个名满京城的大才子。
      
      一个武将世家里出了个文人,这对掌权者来说实在不算是个好信号。
      
      为臣者风头太盛,迟早要被上面的人忌惮。
      
      在一次小规模的边境动荡之中,将军自请前去镇守前线,可没想到……这一去就是有来无回。
      
      有人在将军的书文里查出通敌叛国的罪证,将军府一夜之间被抄,苏和雅也落了大狱。
      
      偏偏始作俑者还假惺惺地前来探监,只是说,将军府已落败,如果你能为我谋划,我或许能放你弟弟一条生路。
      
      原本风光无限的将军府大公子变成了皇子府中的一个见不得光的谋士,而那个连骨子里都透着清高风骨的人,也终于走上了一条复仇的不归路。
      
      而席嘉在这部剧里饰演的角色是将军府的二公子,苏子安,他母亲是续弦的夫人。
      
      苏子安从小在千万宠爱中长大,养成了一副活泼跳脱的性子。偏偏他跟自家哥哥特别亲,有事没事就喜欢跟哥哥黏在一起。
      
      在一次皇家围猎时,苏子安在树林里捡回来一只小兔子。这只兔子耳朵天生有伤,比其他的兔子都迟钝一些,跑也没有别的兔子跑得快。
      
      苏子安不知怎么就想起了由于生病而独自在家的哥哥,便自作主张把兔子给带了回去,这只兔子就此成了苏子安送给苏和雅的礼物。
      
      将军府被抄之后,苏和雅为了不让自己在权利倾轧之中失去本心,就把弟弟的兔子带在身边。
      
      他是冰冷无情的谋士和复仇者,只有对着兔子的时候,还能依稀见到当年将军府公子的模样。
      
      “前期我们拍将军府的日常比较多,兔子一开始跟盛溪池不用太亲密,但是一个月之后就要拍复仇戏了,那时候白雪就得天天跟盛溪池呆在一起,还有几场需要它配合才能演。”
      
      “席嘉,在拍复仇戏之前,你得让兔子跟盛溪池亲密起来,最好……”
      
      张修杰扭头在他们之间看了一眼:“最好是能跟你这么亲。”
      
      “嗯。”席嘉郑重的点了点头。
      
      “至于你的戏……”张修杰翻了翻剧本:“基本都是跟盛溪池的对手戏。你们剧里是最亲密的兄弟,你对哥哥的感情既崇拜又心疼,所以处处照顾。”
      
      “这种亲近得是自然流露出来的,”张修杰抬头看了一眼席嘉:“时间不是很多,你最好早点培养出感觉来。”
      
      “我就不专门给你讲戏了,你有什么问题直接找盛溪池吧。”张修杰噼里啪啦把话都交代完,拿起本子就准备起身走人。
      
      “啊?找……盛老师?”席嘉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置信地开口反问了一句。
      
      “嗯?”张修杰脚步一停,有些意外的回头看了他一眼:“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
      
      席嘉一脸的懵圈,那表情实在是不像作假。
      
      张修杰看了看旁边的盛溪池,又扭头看了看席嘉,突然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
      
      “哦,其实也没什么……”
      
      “就是当初打算签你进组的时候,某个人答应我说……你的演技问题,由他全权负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