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还没来的及进组,就得罪了大boss,席嘉十分惶恐。
      
      他在飞机上想了两个小时也没想好要怎么面对盛溪池,干脆就把逃避政策进行到底。
      
      航班才刚刚落地,席嘉就拽着自己的包,火速溜了。
      
      有了之前的经验教训,他这回也跟着学乖了,直接走了vip通道,完全没给狗仔和粉丝一点机会。
      
      在转盘处领到自己的行李和小兔子后,席嘉刚走出机场,就见门口停着一辆商务车。
      
      “请问是席先生吗?我是剧组派来接你的,请上车。”
      
      席嘉点头道谢,让助理帮忙把行李放到了后备箱里。
      
      早在来之前,他就已经接到了剧组会派人来接的消息。
      只是这辆车比想象中还要大许多,后座有足足两排,看起来至少也能坐得下五六个人。
      
      不过……他正好带着白雪,车大一点的话,白雪也不用憋在航空箱里了。
      
      席嘉提着兔兔航空箱弯腰上了车。
      
      席嘉刚一上车就把手里提着的航空箱打开了。
      
      笼子的门一拉开,一只耸动的小鼻子就从缝隙里探了出来。
      
      它好奇地看了看笼子的外面,确认是自家主人之后,白雪这才放心。它后腿轻轻一蹬,跳了出来。
      
      后座的位置十分宽敞,小兔子在座位上撒欢地跳了两圈便停了下来,它蹲在椅子中央,短短的两只小爪子抱着自己垂在脑袋旁软乎乎的长耳朵,认认真真地开始理毛。
      
      小仙兔在航空箱待了两个小时了,第一件事当然是要好好整理形象。
      
      席嘉好笑的看着它上上下下地打理了一遍,又趁着机会把航空箱里的水和食物重新换了一遍。
      
      等他把一切都收拾完,这才发现车子已经在航站楼门口停了十多分钟。
      
      席嘉有些疑惑地探头往前看了看:“请问,我们什么时候才走?”
      
      司机:“席先生稍等,还要再等一个人。”
      
      “??还有一个人?”
      席嘉微微一愣,莫名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他刚想探头问是谁,耳边就响起了车门拉开的声音。
      
      外面的阳光撒进来,门口的位置站着一个人。
      熟悉的黑帽子,黑口罩……
      
      盛溪池站在车前,阳光洒在他的帽檐上,在脸上留下一片淡淡的阴影。
      
      他手里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蒸腾的热气把他整张脸衬得越发清冷。
      
      席嘉目瞪口呆。
      
      他愣了三秒钟,差点想抬手敲自己的脑袋。
      
      他怎么就忘了!他都跟盛溪池同一趟航班了,剧组要接肯定也是两个人一起接了。
      怪不得这辆车这么大!
      他躲盛溪池就躲了个寂寞!
      
      还没等席嘉反应过来,盛溪池长腿一迈,直接跨上车。
      
      他微微弯腰,眯着眼睛往里面看了一眼。
      
      宽敞的商务车里,前排两个单人座里已经坐着一个元哥,后面那一排的正中央还蹲着一只理毛的垂耳兔。
      
      席嘉跟盛溪池对视了几秒钟,震惊之中的大脑终于反应了过来。
      
      他把小垂耳兔抱起来,一人一兔飞速移到了最边角的地方。
      
      盛溪池唇角微微一勾,毫不客气地在席嘉的身边坐下了。
      
      两个人之间才隔着不到一米的距离,周围的空间极速压缩。
      
      席嘉抱着怀里的小兔子,有些无措地站了起来:“我……我要不还是坐前面吧。”
      
      他话音还没落,紧跟着后面上来的夏瞳就已经一屁股坐在了前排的椅子上。
      
      席嘉:“……夏先生,我能跟你换个位置吗?”
      
      夏瞳一扭头,立马就迎上了席嘉期待地眼神。
      
      他想也没想就应了下来:“哦,好啊。”
      
      就在下一秒,旁边的盛溪池抿紧了唇,轻描淡写地扫了夏瞳一眼。
      
      那眼神……充满了警告的意味。
      
      夏瞳刚准备起身的动作立马停住。
      
      他沉默了两秒钟,瞬间反水:“这边靠近车门,上下不太安全,你抱着兔子,还是坐在后面吧。”
      
      “……”席嘉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垂耳兔,一时之间也找不到理由来反驳。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盛溪池一眼:“那盛老师介意我把兔子放出来吗?”
      
      盛溪池淡淡地收回视线:“不介意。”
      
      “……好的。”席嘉硬着头皮重新坐下。
      
      只有夏瞳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嘴角忍不住又勾起了一个弧度。
      
      别说介不介意了,盛溪池估计巴不得你立马把兔子放进他的怀里呢。
      
      ——
      
      商务车的后座空间大,虽然是坐在同一排,但是中间还是隔着一小段距离的。
      
      席嘉眼观鼻鼻观心,就贴着门边坐着,完全不敢到处看。
      
      但他怀里的小兔子却不太愿意安分。
      
      毕竟刚刚在航空箱里关了两个多小时了,好不容易重获自由,白雪自然不愿意在主人怀里趴着。
      
      “嘘,乖乖的,不要动。”席嘉轻轻捏着小兔子薄薄的耳朵,低声安抚它。
      
      虽然嘴上问着介不介意,但实际上席嘉根本就没打算让盛溪池接近小兔子的。
      
      这可是个宠物杀手啊!
      
      席嘉可不敢赌。
      
      他刚刚一番操作害的盛溪池在机场被人认出来,还上了热搜,万一白雪再因为害怕把盛溪池给咬了……这新仇旧恨加起来,他肯定会被连人带兔子一块扔出去的吧?
      
      但小垂耳兔自然是不明白自家主人的担心的,它用小爪子扒拉着席嘉的手腕,努力想要从主人的怀里跳出去。
      
      就在这一主一兔暗自较劲的时候,席嘉的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可以摸一下吗?”
      
      “!!!”
      席嘉抱着兔子扭过头,一下就撞进了盛溪池漆黑的瞳孔里。
      
      席嘉卡了一下,有些结巴地开口:“可……可以。”
      他哪敢拒绝盛溪池啊QAQ。
      
      某个人嘴上说着可以,但身体却还是一动不动。
      他就缩在角落里,似乎打定了注意要跟盛溪池隔个十万八千里,能拖一时是一时。
      
      看着小青年浑身紧绷的样子,盛溪池忍不住有点想笑。他伸出一只手,对着席嘉勾了勾手指:“过来点。”
      
      低沉而磁性的声音敲打在耳膜上,席嘉耳根有些发烫。
      他目测着估算了一下他们之间的距离,从车边的小角落里蹭了出来一小截。
      
      “……”
      盛溪池打量了一下他们之间的距离:“我有这么可怕吗?”
      
      有,挺有的。
      “……”席嘉高度紧张之下,差点把话脱口而出。
      如果现在有机会,他都恨不得夺门而逃。
      
      见他这么紧张,盛溪池也懒得再废话,干脆撑着靠背,直接朝着席嘉的方向移动了一大步。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靠得非常近,近到席嘉一抬头甚至都能看清盛溪池清晰的下颌线。
      
      “……”
      
      席嘉心底重重一跳,吓得差点再次缩回小角落里。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气氛的变化,刚刚还一直不安分蹬着腿的小兔子也安静了下来。
      
      它趴在席嘉的怀里,好奇地抬头看着面前陌生的男人。
      
      盛溪池伸出手,白皙修长的手指一点点靠近。
      
      小兔子被吓了一跳,瞬间把自己的小脑袋埋进了席嘉的胳膊肘里,只留下一只毛绒绒的长耳朵。
      
      “……”
      果然。
      席嘉心里微微一紧。
      白雪怕盛溪池。
      他最担心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
      
      时间仿佛在这个瞬间就停止了下来,席嘉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生怕打破了这一片微妙的平衡。
      
      盛溪池的指尖只在半空中停顿了一秒,又慢慢地落在了小兔子柔软的耳朵上。
      
      温热而柔软的触感在指尖绽开。
      
      盛溪池动了动手指,把那只毛绒绒的耳朵从头撸到尾。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摸的不舒服了,那只垂下来的耳朵抖了抖,原本埋在胳膊肘的小脑袋也再度探了出来。
      
      白雪小心翼翼地抬头看着面前的不速之客。
      
      见盛溪池似乎不会伤害它,白雪这才大着胆子,在盛溪池的指尖嗅了嗅。
      
      席嘉连呼吸都忍不住放轻了。
      
      什么都没发生。
      
      没有掉头就跑,没有原地蹦起来,更没有一口咬上去。
      
      还好还好……
      
      席嘉刚松下来一口气,盛溪池就突然缩回了手。
      
      小兔子像是受惊了一般,立马又把脑袋埋了回去。
      
      “……”
      
      果然还是高兴的太早了。
      
      席嘉有些小心地抬头去看盛溪池的表情,就在他正想说些什么来缓解尴尬的时候,盛溪池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颗小草砖,摊在掌心里。
      
      “要吃吗?”
      
      那双眼睛微微弯起,里面透着淡淡的温柔。
      
      “……”
      
      小草砖就停在了离小兔子不远的地方,白雪的鼻子飞快地动了动,果然上钩。
      
      那颗埋住的小脑袋再次探了出来。
      
      顺着草砖的气味,小兔子一点点伸长了身体。
      
      盛溪池微微挑眉,他拿着零食勾引着小兔子,还故意把手越抬越高。
      
      眼看着香喷喷的草砖就要离它远去,小兔子终于伸出了爪爪,搭在了盛溪池的手腕上。
      
      计划得逞!
      
      盛溪池把小兔子从席嘉的怀里引了出来,这才任由它把零食叼到了嘴里。
      
      低头专心吃东西的小可爱警惕性极速下降,盛溪池终于如愿以偿。
      
      掌心里是柔软的毛毛,盛溪池满意地把小兔子从头撸到尾,又轻轻戳了两下圆滚滚的短尾巴。
      
      这柔软的触感……果然跟想象中一模一样。
      
      盛溪池眼角都快眯起来了。
      
      只有旁边的某位兔子主人,看着吃完了一颗草砖又扒着别人的手要第二颗的小兔子,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怎么回事?说好的宠物杀手呢?

  • 作者有话要说:  席嘉:我合理怀疑,盛影帝早有预谋!他就是馋我的兔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