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第四章
      程月鸾从大门回国公府的消息飞窜各处。
      她此举太出格了,四处都在议论——自然都是些不好的议论。
      
      贾妈妈都为程月鸾的举止捏一把汗,这幸亏是国公爷在边关,若是国公爷在家,还不得上家法伺候,她一个内宅妇人,凭什么能从大门入?
      
      贾妈妈小心打量戚连珩的神色,心提到嗓子眼儿问道:“太太到底几月未归,世子爷要不要去迎一迎太太?”
      程月鸾养病之后高调归来,戚连珩身为丈夫若不去接,底下和外面的人,难免滋生些不好的猜想。可他若是去了,岂不是助长她错误行事的气焰?戚家的规矩还要不要了?
      
      戚连珩端坐在书桌前,冷冷一句:“不去。”
      贾妈妈自然不再劝。
      其实戚连珩不去也罢,往昔程月鸾从外面回来,总是兴高采烈第一个奔回朝云院,扑到戚连珩跟前,掐算着时间,要不了一刻钟,程月鸾就该回来了。
      
      大抵朝云院里的人都是这么想的,且她们也极为想看容光焕发、明艳照人的程月鸾是什么样子,一刻钟后,院子里所有人齐齐站在院子里,自成方阵,训练有素如军中兵士。
      戚连珩听见动静,朝外面看了一眼,朝云院大门前,却空无一人。
      
      “……”
      “……”
      
      两刻钟过去了,仆妇丫鬟们都站愣了,程月鸾怎么还没回来!
      贾妈妈也奇了怪,都这个时候了,程月鸾该到院子才对,莫不是在半道上被谁绊住了脚?
      那也不对,即便是被人绊住了,依程月鸾的性子,也该立刻打发了那人,先回朝云院见戚连珩才是。
      
      贾妈妈耐不住性子,走到院子门外左顾右盼,却仍旧不见程月鸾。
      朝云院上上下下都纳闷了,今日奇事倒不是一桩两桩了!
      
      贾妈妈的脑子慢慢转过弯来,这还是在做张拿乔呐!
      先是从正门进,弄出大动静,搅得上下心神不宁,惹戚连珩关注,净等着戚连珩去接她了。
      院子里站了许久的下人们,也有一些也心生不满,不禁与贾妈妈的猜测逐渐一致,心下不由得鄙夷,拿乔就拿乔,折腾她们做什么?
      
      贾妈妈眼见下人怨怼,疾步进书房,委婉问戚连珩:“世子爷,要不要我去瞧一瞧太太,可别是在府里遇到什么事儿。”
      戚连珩气定神闲翻动书页,道:“不必。”
      在威国公府里,还能出什么事?
      
      贾妈妈试探道:“那我叫底下的人都散了?”
      戚连珩淡声道:“早就该散了,都闲站着干什么。”
      
      贾妈妈驱散下人,让下人快些做好准备,迎程月鸾回来。
      哪怕是迟了一刻半刻的,了不得半个时辰内,程月鸾总要回来的,毕竟戚连珩可就在书房里坐着。
      
      朝云院的人左等右等,日上三竿,都快到传午膳的时间,程月鸾还没回来。
      贾妈妈都沉不住气了,都这个时候程月鸾还不回来,难道真要僵持到戚连珩亲自去接她才肯回来吗?若是戚连珩一直不去接,她还能一直在外面?真是自己想法子打自己的脸。
      
      午膳时候,朝云院外终于来人了,众人翘首以盼,却见来的人是乐莺,她背着包袱,身后却空无一人。
      程月鸾呢?!
      
      贾妈妈连忙追上去问:“太太在哪里?”
      乐莺怪异盯着贾妈妈看一眼,反问她:“太太自然在老夫人处,离家这么久不回来,不该先去拜见长辈么?我是回来知会一声,太太一回来就与老夫人说了一个时辰的话,老夫人便留了太太吃饭,太太中午不回来了。世子爷可在家?若是在,叫世子爷午膳不要等太太了。”
      
      院子里的丫鬟都听到了二人对话,个个面面相觑,弄了半天,太太不是在等世子爷去迎,太太一早就去老夫人院子里。
      她们扭头觑着书房里面迟迟没去用饭的戚连珩,世子爷不会在等太太回来吧?
      这都等了大半天了!
      
      贾妈妈脸色微僵,让乐莺回去放包袱,她转身去到书房禀道:“世子爷,太太去老夫人处了,老夫人留了太太用膳。”
      戚连珩稍愣,随即颔首道:“摆饭。”
      其实程月鸾先去老夫人也合理,她一贯贤淑孝顺不出错,这回离家久了,的确该先拜见老夫人。
      
      贾妈妈一面示意丫鬟去厨房传饭,一面跟在戚连珩后面道:“太太用过午膳肯定就要回来了。”
      戚连珩不置可否,自顾去小厅里用饭。
      饭罢,贾妈妈问戚连珩:“世子爷也要歇一歇觉,我叫丫头们把褥子暖着。”
      戚连珩起身去书房,留下话说:“我一会儿出去消食,今日不睡了。”
      
      贾妈妈心里有些犯嘀咕,戚连珩有午睡的习惯,今日却不睡了,不会是在等程月鸾吧?
      ……不、不会的。
      戚连珩哪里是肯对程月鸾花心思的人,向来是程月鸾巴巴贴着戚连珩才对。
      
      贾妈妈在各种复杂的心情之下,等程月鸾回来。
      程月鸾半下午的时候终于回来了,自从她脚步声传入院子,整个院子都仿佛活了,所有丫鬟自廊下走到院子中间,迎接女主人回家。
      
      程月鸾着一身艳丽衣裙,与头上垂着细细流苏的簪子,金红辉映,袅袅婷婷而入,她的凤眼鲜润明媚,朱唇如樱,眼尾轻轻一挑,眸中水波流转,唇角微勾,细微的神情意态里,风姿毕现,恍若神仙妃子。
      
      院子里的人都看傻了,连贾妈妈也看直了眼睛,人都忘记叫了。
      贾妈妈愣愣盯着程月鸾俏丽的面容,口不能言,在程月鸾没嫁过来之前,她听过传言,说程月鸾比程月柔生得好看,后来程月鸾进了府,常常平眉深唇,五官美则美矣,却失了些神采,甚至比不上程月柔的雅丽,而今一见,不知道压去程月柔多少倍!
      
      贾妈妈恍惚回神,才想起替自己的儿子叫屈,她拦在程月鸾跟前高声道:“太太刚回,本不该此时叨扰太太,但老奴实在不明白,我儿宏康代替世子爷去庄子上探望您,请您回来,您不善待也就罢了,何故还要打人?”
      
      奶娘算得上半个妈,莫说在朝云院,便是整个威国公府,贾妈妈都有一席之地,平常她在戚连珩跟前都是以“我”自居,用语也都是随长一辈的主子,“老奴”与“您”三字,分量就很重了,登时将气氛带入严肃之中。
      底下人大气不敢出,只等着看程月鸾如何给贾妈妈一个妥帖的交代。
      
      程月鸾哂笑一声,一个小厮而已,她都快忘记这号人,结果因为他,被平白无故戴上“虐待仆人”的帽子。
      既如此,名声也不能白担不是?
      她朗声吩咐:“去把宏康叫来。”
      已有机灵小丫头跑去前院叫人。
      
      贾妈妈一脸疑惑,程月鸾不给个解释也就算了,怎么还要叫人过来?
      莫不是已经开始懊悔,要给宏康道歉?
      打了人耳光,岂是浅浅一句歉意,足以抵消?
      
      宏康很快被叫道院子里来,他一见程月鸾模样与从前大不同,好似一下子高贵了许多,初初有些心慌,不过又想到程月鸾素日虽然定的规矩严格,但为博一个贤惠名声,对下人还算和善,也就不怕了。
      何况日后程月鸾还要仰仗他,打听戚连珩的日常消息,今日随便糊弄一下便过去了。
      
      程月鸾淡扫宏康一眼,口风利落:“来人,压着他跪下。”
      语一出,四下皆惊。
      
      乐莺在旁边指了两个粗使的仆妇:“都傻着干什么?还不快压人!”
      这到底是朝云院,仆妇连忙上前。
      程月鸾命令乐莺:“打十个耳光。”又嘱咐道:“是左右各十个。”
      贾妈妈大惊失色,大叫一声:“太太!”
      二十个耳光,脸还能见人吗?
      
      贾妈妈下意识想拦,程月鸾淡而重的一句话打消她的念头:“冤主的仆人,打死不为过,十个巴掌算轻了。”
      再看宏康,吓得一句不敢辩驳,真假立现。
      贾妈妈哪里还敢拦,程月鸾再怎么不受戚连珩宠爱,那也是世子夫人,是威国公府里的正正经经的女主子,她有这样的权力。
      
      宏康见程月鸾动真格,心里有些怕了,慌慌张张直叫“娘”,却无用。
      乐莺撸起袖子,照着他脸上重重甩一耳光。
      她这些日子练出来了,胳膊粗了一圈,力气堪比普通男子,一掌下去,宏康脸颊上五个红指印,稍顿片刻,已肿了起来。
      
      清脆的十个巴掌下去,宏康半晕过去,这比打十棍还厉害!
      贾妈妈看了别提多心疼,一把年纪眼泪汪汪。
      宏康蔫儿了吧唧地由人架着,余光瞥见程月鸾的衣裙,已是惊惧万分,哪里有刚进门时的底气?
      
      其余诸仆,亦大气不敢出,在威国公府里,是程月鸾当家,她才是这个宅子里掌中馈的女人。
      贾妈妈抹着眼泪儿,让人把宏康带回去上药。
      
      程月鸾还站在一旁优哉游哉道:“贾妈妈,我如此大度宽容你儿子,你是不是该对我感恩戴德?”
      贾妈妈无语凝噎,打了她儿子,还叫她感恩戴德?!
      
      正巧戚连珩消了食回来,贾妈妈切齿同程月鸾道:“太太,世子爷回来了!”
      却见程月鸾脚步不停,看都没转身看一眼,径直往内室去了。
      
      丫鬟仆妇更惊了,程月鸾怎么不扑过来见戚连珩?
      不可能的,太太与世子爷这么久不见,她一定想他了,她也一定不许程月柔入门为妾,这次只怕要好好闹一顿才是啊!
      
      朝云院门口,戚连珩正呆站着一动不动,直直看着程月鸾的背影,他的脑海里现在全是《诗经》之语。
      原来,他娶了一个光艳惊目的窈窕美人。
      下人所说的“容光焕发、明艳照人”,当真是半点不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