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第三章
      贾妈妈向戚连珩建议道:“世子爷,太太的肚子三年没有动静,像咱们这样的人家,放眼京城,也只有您这般厚待太太。府里就您一个嫡出的爷们儿,戚家的老祖宗在天上都等着您延续香火,太太再怎么不肯,您也不能纵着她。若是等老夫人发话下来,没得叫她老人家多操闲心。”
      她自作主张说:“程二姑娘硬生生等了您三年,耽搁这许久,世子爷可还忍心叫她一直等着?不如早将她纳入府里,为戚家开枝散叶,左右不是程二姑娘,到底也要是旁人的。”
      
      戚连珩目光微动,想起幼年被程月柔救下,且悉心照顾过的情分,到底心软,又思及程月鸾正病着,便道:“等太太回来再说。”
      贾妈妈只当戚连珩默认此事,笑道:“这是自然,还得太太接妾侍的过门茶,才算礼成。”
      
      贾妈妈自戚连珩书房离开后,就叫宏康去庄子上传消息,说戚连珩要纳妾了,催促着程月鸾早早儿养好身体回来。
      乐莺这回动真格把人轰走,回了屋儿火冒三丈:“丧良心的狗东西!竟还有催着快快养病的人,他当这是挖地锄草,出劲儿就成的事儿?真想扇他几个大嘴巴子!”
      
      程月鸾还是那副淡然模样,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而且她想开了之后,其实也不气了。
      她抬眼扫视乐莺全身上下,吩咐:“过来,袖子撸起来我瞧瞧。”
      
      乐莺撩起袖子上前,伸出胳膊道:“太太要瞧什么?”
      程月鸾说:“你太瘦了。”
      乐莺纳闷道:“奴婢不一直这般瘦么。”
      程月鸾摇头:“这样不行,从今天开始,你每天去庄子上跑十个圈儿。”
      
      乐莺苦着脸:“啊,跑十个圈儿?太太,这是为什么?”
      程月鸾扬着唇角反问:“你不是说,想扇他几个嘴巴子吗?就这弱不禁风的样子,扇得动吗?”
      乐莺惊恐十分:“……我我我就是说说。”
      程月鸾笑道:“我可不是说说。去跑吧,以后有你用武之地。”
      从前是她太善待这些个微不足道的臭鱼烂虾,等她病好了回去得好好收拾一番。
      
      乐莺虽有些怕与人动手,可一想到平日里程月鸾为了戚连珩委曲求全四处受的气,心里隐隐有种期待感,带着这种期待的心情,她当真坚持每天跑十个圈。
      后来程月鸾身体好转许多,在大夫的建议下,也开始与乐莺一起强健体魄。
      
      除夕前夕,程月鸾在药石医治兼运动双管齐下之下,已经气色红润,中气十足,渐渐恢复到刚嫁进来的康健样子。
      连大夫再来复诊的时候,都惊讶了,并道:“太太近日已可以准备着归府,只是莫要再像从前一般忧思过重,当不至于严重损伤身体,亦可早早有孕。”
      
      程月鸾才不傻了,再让她回去掏心掏肺,做梦!
      至于有孕……戚连珩的种,定是绝情种,是坏种。
      她不要。
      
      大夫收好药箱,同程月鸾道:“太太身体既好,小人也要回家去过年,若无急情,便暂时不来了。等元宵之后,再去府上替夫人诊平安脉。”
      程月鸾着乐莺送大夫走。
      
      这厢边大夫刚出别院大门,国公府里又来了人。
      临近年关,府里琐事繁多,从前都是程月鸾掌持,前前后后料理得井井有条,一丝不乱,如今家里正忙,一时间离了她,还有些张罗不开,已经出了几样错处。
      临时掌家的是戚连珩的三婶柳氏,她焦心到晕厥,遂让宏康到庄子上来请程月鸾快快回家帮忙分忧。
      
      程月鸾一口就回绝了。
      戚家内宅的确是由她来管理,但每个月下人的月例银子与各房各院的月钱,全部由三房的柳氏分发出去。
      苦力活儿是她干,钱财命脉由柳氏掌握,阖府上下,各个都念着三房的好。
      天底下再没这样便宜的好事儿了。
      现在才想起她的好,现在才觉得她不可或缺。
      呵呵,晚了。
      
      程月鸾当前已经可以回去主理内宅,可她偏不。
      戚家一个月才给她发十两月例银子,便是请个能干的管事,都不止这点钱。
      她今年就要在这庄子上舒舒服服、清清静静过个年。
      戚家的事,关她屁事。
      
      程月鸾叫乐莺打发了人走,宏康再次吃瘪,心里极度不爽利,他正巧遇到大夫离开庄子,拦下大夫一问,程月鸾现下病情如何。
      大夫不知缘由,心道下人定是关心程月鸾,便如实告知。
      宏康一听说程月鸾已经好了泰半,气愤难言,回到戚家,直接去各处宣扬:“太太病好了,就是不肯回家,我好说歹说都没用,还挨了她贴身丫鬟乐莺的巴掌!”
      这下子可惹怒了不少人,府里上下,怨声载道。
      贾妈妈尤其心疼,宏康是她的儿,与世子爷一道长大,程月鸾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下得手去打他!
      
      戚连珩听到消息的时候,亦深感不悦。
      程月鸾竟还不肯回来,已经过去了这么久,难道还在同他置气么?
      她就这么怕他纳程月柔为妾?
      
      回到朝云院,戚连珩正巧听到丫鬟们背地里议论。
      
      “这是宅子里女人常用的手段,故意拿乔,太太指着世子爷亲自去请呢。太太也不是头一次用这种手段了,从前病的时候,不也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让世子爷去看么,世子爷在太太眼里,比大夫都管用。”
      “可我听说,上次世子爷去见太太,太太可是叫世子爷……叫世子爷……”
      大不敬的字,他到底没敢说出口。
      
      “这你就不知道了,这叫欲擒故纵,世子爷再去一次,太太保管回来。”
      “府里缺了太太都要乱套了,戚家缺谁都不能缺了太太,依我看,世子爷还是去请一请太太得好。况且三夫人都叫太太气病了,太太不回来,恐怕三夫人的病也难好。”
      “这就是太太高明之处,正好掐着三夫人的病,逼着世子爷去请她。”
      “太太到底是厉害啊。”
      
      说闲话的丫鬟抬眼就见戚连珩回来了,他眼风如刀,吓得她们脸色苍白,直往廊下躲。
      贾妈妈知道戚连珩最不爱听丫鬟饶舌,生怕戚连珩动怒,赶走丫鬟们,连忙跟上戚连珩的脚步,追在他身后小心翼翼道:“世子爷不想去请也无妨,元宵节程二姑娘肯定要过府做客,再等一段日子,太太自然就回来了。”
      程月柔可是程月鸾的死穴,程月鸾再怎么僵持,也熬不过元宵节。
      
      戚连珩回到书房,除去铠甲,面色冷淡道:“随她回不回。”
      贾妈妈没敢多说,接了戚连珩的铠甲挂好,就出去了。
      
      关上书房门的那一刻,贾妈妈兀自摇了摇头……程月鸾到底还不算聪明,戚连珩最不爱被人逼着行事,她这般胁迫他去请,岂不是正好踢到硬骨头上?
      这回程月鸾真是失策了。
      以她对程月鸾的了解,哪怕程月鸾的病真好了,这个月里只怕又要忧心忧虑,好容易养起来的精神,恐怕又要萎靡了。
      真是得不偿失。
      
      正月十四,程月鸾在庄子上让下人收拾好行囊,准备回府。
      乐莺还没待够,一边系紧包袱,一边问道:“太太怎么不在庄子上多住几日?奴婢现在倒觉得庄子上比府里是舒服多了。”
      
      程月鸾在镜子前描眉,将眉尾拉长,细而妩媚。
      她道:“每年元宵都要重算月例银子,错过这个机会,再难单独涨例银子。”
      和什么过不去,都不能和银子过不去,她劳心劳力三年,配得上一个月一百两的月例银子。
      
      乐莺想到此处,笑道:“这倒是。”
      她捡了一件崭新的马面裙出来,一看颜色红紫交替,花纹繁复艳丽,觉得有些不妥,便道:“奴婢再给您找一件素净的,不过素净的没有这么新。”
      
      程月鸾丢下眉笔,眼尾一挑,道:“就这件。”
      往日她为正身份,显出威严,压着府里上下以便行事,有意打扮得老成持重,可她也不过十九岁而已,凭什么不能张扬娟冶?
      她偏要漂漂亮亮,秾丽妩媚。
      
      乐莺惊讶之下,笑着伺候程月鸾穿衣服。
      此时国公府的马车也赶往庄子上来,戚家阖府都知道程月鸾要回来的消息。
      
      贾妈妈就知道自己的猜测一定是对的,按程月鸾的性子,元宵之前一定会回来的。
      这不,正正好就回来了么。
      只可惜程月鸾回来错了时候,若早些回来救场,大家都念着她的好,世子爷也称赞她一声贤惠大气,这个时候才病恹恹的回来,完全就是伸着脸给人打。
      
      巳时末,程月鸾到大门口了。
      消息一从正门传进来,所有人都在议论,有好事多心的人,早在角门上候着,等程月鸾回来。
      
      贾妈妈也在朝云院,沉着嘴角,陪着戚连珩等程月鸾归家。
      她儿子在庄子上受的罪,可不能白受。
      
      不多时,丫鬟跌跌撞撞进朝云院,惊慌失措禀消息:“不好了不好了,太太回来了。”
      贾妈妈瞪那不稳重的丫鬟一眼,面色不虞道:“谁不知道太太要回来了?怎的这般失态?太太已从角门进来了?”
      
      丫鬟抹着额头冷汗道:“太太她……她……”
      贾妈妈疑惑道:“她怎么了?她又病了?请大夫来不就是了。”
      丫鬟疯狂摇头道:“不不不是,太太没从角门进来,太太从大门进来了!”
      贾妈妈睁圆了眼睛,国公府的大门,除非家里大办喜事的时候才会开,亦或者身份极为尊贵的客人与本家家主才能入,程月鸾怎么敢从大门口走进来!
      
      丫鬟又道:“而且太太容光焕发、明艳照人地回来了。”
      贾妈妈:“什么???”
      程月鸾竟然没病?!
      
      书房里,戚连珩听到这句,幽幽抬头,望了出去。
      容光焕发、明艳照人?
      他竭力从记忆里搜刮程月鸾的种种模样,可没有一种能与“容光焕发、明艳照人”扯上关系。
      平常的她,总是端庄凝重得宛如一潭死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