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2、内心的钥匙孔 ...

  •   瞳子妈:不要走...
      瞳子:不用担心妈妈,
      瞳子妈:哪都不要去...不要扔下妈妈...
      求你了...
      瞳子:嗯,我在这里
      瞳子妈:我的小婴儿,你去哪了...
      瞳子:“爸爸您回来了”
      瞳子爸:还没睡吗?
      瞳子:嗯
      瞳子爸:怎么了?
      瞳子:刚刚在陪妈妈,
      妈妈她...似乎有些失眠
      瞳子爸:是吗,害你弄得
      这么晚真对不起~一
      
      瞳子:爸爸~是我的错吗?
      瞳子爸:没那回事。你这是...
      这样一直以来
      强忍着吧?
      瞳子:您多心了爸爸...
      
      我从未觉得勉强过自己
      瞳子爸:“那天的冲突似乎让妈妈
      受到不少打击”
      但要不是你说出真心话...
      我们也永远听不到瞳子你的心声吧
      “让仅仅16岁的你独自承受这些”
      负担也太沉重了。
      那是我们做父母的才应该承受的东西
      所以爸爸我现在还是赞成爷爷的决定。
      你不用顾虑自己的身份,
      应该在纯白的校园内;
      自由的描写自己的人生。
      瞳子:可这世界是由CiVeTaKe
      施与受构成的吧?
      我光只有接受这样真的好吗?
      “我偿还不了任何东西”
      瞳子爸:不管是爸爸还是爷爷,
      都从瞳子你这得到了很多东西了。
      社会:瞳子啊
      瞳子:贵安,
      休息了一段时间十分抱歉。
      社长:选举失利了好可惜啊~
      瞳子:不会。
      社长今天我是来拿退社申请的;
      社长:你在说什么啊?
      就是说...这跟选举失利有关吗?
      瞳子:没有,是我个人原因...
      社长:虽然我早料到或许会有这一天。
      要是我因为考试引退了!
      你或许会在社内被孤立起来。
      可是我希望你日后能作为戏剧
      社的招牌活躍在舞台上。
      不管是什么形式都好,就请你
      留在社里吧。
      社员们能从善于表演的你身上
      学到很多呢!
      “万一和前辈社员闹意见”
      我倒有个主意。
      做我的妹妹吧...
      什么...
      做为社长我的妹妹,
      就不会遭受太多的攻击吧...
      就算到了下个学年度,
      这效果也不会减弱哦...
      但是我...
      福泽祐巳同学,我明白...你喜欢
      祐巳同学吧?因为我一直注视着你,
      要是成为祐巳同学的妹妹,
      能让你幸福的话。
      那就足够了...
      但你每次接近祐巳同学都受伤而已
      一定是我自身问题吧?
      社长:“没错”你不改变的话,
      就无法和祐巳在一起。
      所以为了逃离山百合会,和蔷薇馆,
      “才去参加了必败的选举”
      看着苦恼的你,我感到很难过。
      把祐巳同学忘了吧!
      由我来保护你。
      对不起...
      
      瞳子:为了和祐巳大人断绝关系
      而认社长做姊姊大人。
      这是万万不可的。
      这时柏木叫着;瞳子~
      瞳子问怎样了吗?
      柏木:我埋伏在这里等你,低调地。
      瞳子:有什么事?
      柏木:有事要问你...
      是关于圣诞节那天的事。
      为什么跟祐巳说了那些话?
      瞳子:那些话?
      柏木:我不知道瞳子你在想些什么?
      瞳子:您听谁说的?
      柏木:看就看出来了。
      瞳子:“完全没有说服力”
      柏木:那我问你...
      去年夏天瞳子你为什么
      没去加拿大?
      听到祐巳要去小笠原家的别墅,
      你才改变了行程的吧?
      瞳子:那...那是...
      柏木:“那时候我认为
      你是因为嫉妒祐巳”
      才决定去别墅防碍她们。
      但却不是这样,
      瞳子你是担心祐巳。
      瞳子问有什么可担心的?
      柏木:“你很清楚那些大
      小姐们很难对付”
      瞳子:但我去别墅又能改变什么?
      柏木:明明如此,你也放不下祐巳
      跑去遥远的国外~
      原来是这样!
      你是害怕自己受到的刁难,
      同样发生祐巳身上。
      究竟是谁在什么时候~
      对你说了什么!?
      是京拯?凌小路?
      还是西园寺?
      
      瞳子:优表哥?
      柏木:我没能注意到,直到瞳子
      你离家出走前~我都还以为你一无所知
      柏木开的车越来越快,瞳子显得有些,
      害怕,惊讶地叫着;优表哥...!
      优表哥我要上厕所!
      柏木:刚刚真是谢谢了,要不是瞳子你
      制止我的话,那我就危险了
      
      瞳子:我也要道谢;
      来不及去厕所...
      优表哥,我并没有受到很大打击。
      因为这事我早就知道了...
      所以您用不着这么生气~
      柏木:瞳子...你可以去自己的幸福。
      瞳子问是指什么?
      你不断逃开眼前的幸福,
      祐巳的事也是如此...
      瞳子不耐烦地说;这话题已经
      结束了...
      难道您是要我在那时接受念珠吗?
      柏木惊讶的问;祐巳打算
      认瞳子你做妹妹?
      瞳子问为何现在才这么吃惊?
      柏木回;“因为我不知道;
      你们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
      所以才套你的话”
      瞳子生气的回;
      少撒这种一眼就能看穿的谎...
      柏木:“你为什么疑心这么重”?
      瞳子:被相信的人背叛;
      还不如一开始;就不相信任何人!
      不对,你口口声声说不信;
      但心中却又渴望相信...
      一边逃避一边却等待有人能追上你~
      瞳子:没有的事...
      柏木:你就这么不断逃避的话。
      “过不久就没人会来追你了”
      瞳子:大家一起来责备我的吗?
      柏木:一定是因为大家喜欢你吧!
      瞳子:因为喜欢而责备吗?
      我搞不懂,世间的事都是未知数
      这就是您不惜埋伏也想听的事?
      为什么要特意...
      柏木:我只是想知道而已;
      瞳子和祐巳之间发生了什么?
      瞳子:为什么想知道?
      你仔细想想就知道了。
      瞳子:仔细想想...
      (下届蔷薇大人的卡片在哪里!?)
      导卖...吗...
      啊那边竟然...
      就在一年前;去年的寻宝时。
      我第一次遇见她;充满朝气,
      又勇往直前,她就是祥子姊姊大人
      选中的人;实在令人害怕,
      不明白理由为何,
      只是漠然地...害怕....
      尽管如此我还是不由自主地...
      瞳子...
      像傻瓜一样...像傻瓜一样,
      像傻瓜一样;像傻瓜一样...
      像傻瓜一样...
      乃梨子:那么各位贵安,学生:贵安
      乃梨子:再见...
      瞳子;
      瞳子:看上去很急啊...
      现在就去蔷薇馆吗?
      乃梨子:不,今天休息;会这么着急
      那是因为接下来电视要播
      佛像的特别节目;
      瞳子:是吗?
      乃梨子:贵安,再见。
      瞳子:乃梨子同学~
      乃梨子:什么事?
      那个...很辛苦啊~你也要藏宝不是吗?
      不,藏宝的是二年级那三位;
      详细写在...你已经拿了吗?
      瞳子:“没有”
      乃梨子:那就给你吧...
      我已经读过了;“而且在蔷薇馆
      随时都能看到”那再见~
      臧物的是二年级的那三位;
      祐巳看到了瞳子说着;“哎呀~贵安”
      瞳子:贵...贵安,
      祐巳:正要回家吗?
      瞳子:嗯;
      祐巳:那一起去车站吧...
      瞳子:找我有事吗?
      祐巳:这个嘛...;就像是没多想,
      就把朋友叫住。
      “之后再去考虑原因”
      很难理解吗?
      瞳子:不会。
      祐巳:瞳子;上次勉强你,抱歉了。
      是我考虑不周,还没想好就把念珠
      交给瞳子你。
      不会考虑瞳子你的心情,光顾着
      自己的感情行事...
      
      瞳子你会吃惊也是当然的。
      以上是道歉;下面就是我的提议了。
      我们能回到圣诞节前的状况吗?
      瞳子惊讶道我不明懂祐巳大人心
      里在想些什么!
      为什么对拒绝自己的低年级生
      如此宽大?
      说到到底;怎么会想认我这种人做
      妹妹呢?
      祐巳:我这种人...能不能别这样
      贬低自己呢?
      瞳子:我这种人用
      [我这种人]形容就足够了。
      那是祐巳大人一时糊涂;
      我是这么理解的。
      这样就能说的通了...
      可您为什么还来理会我呢?
      祐巳:你不懂吗?
      我呢;被瞳子拒绝之后一直
      在思考;我们之间会如何发展呢?
      但是;“应该考虑的我想怎样发展”
      于是我明白了;我只希望瞳子你
      能做你自己。
      瞳子:我只要做我自己的...吗...
      祐巳:没错;
      所以不管瞳子你想做什么?
      我的心不会云动摇;
      “既然瞳子你不想被问起参加
      学生会选举的理由”
      我不迫究;离家出走的原因也是如此。
      父母是怎样的人?
      现在关系处得如何?
      你的童年时代是怎样度过的?
      这些事与我对瞳子的感情是毫不相干;
      瞳子:是吗...原来如此...
      那时候果然是出于对我的同情吗?
      “祐巳大人只是想...
      在圣诞夜进行施舍而已”
      想必还念珠的那一刻;
      您的心情肯定很舒畅吧?
      我只要做我自己;
      不用去考虑父母的事?
      我就觉得奇怪;
      祐巳大人不可能会想认我做妹妹的
      迷底终于揭晓了。
      祐巳:你在说什么啊?
      瞳子:如果是不经意所为;
      现在才打圆场更过分。
      祐巳: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瞳子大叫别过来!
      別再靠近我了!
      祐巳:瞳子...
      瞳子:我不想听您辨解。
      祐巳:我明白了;现在说什么
      你都听不进去吧?
      瞳子;你站在那里数到一百,
      在数完之前不能动哦~
      瞳子:1,2,3,4,5,6,7,8,9,10;11,12,13,14,15,16...
      47,48,49,50...
      95,96,97,98,99,100。
      打扰了;
      祥子:怎么了?
      瞳子:您对祐巳大人说了吗?
      祥子:说什么?
      瞳子:就是...
      祥子:把话说清楚;看上去你像是
      来对我发牢骚的!
      不说清楚我怎么会知道?
      瞳子:关于我的出身。
      祥子:出身?
      瞳子:不用想了吧;您到底是何时
      跟祐巳大人说起的?
      祥子:你在说些什么啊?
      
      瞳子大叫不用装了;指我不是松平家的
      亲生女儿一下这件事。
      祥子惊讶的问瞳子;你不是松平
      伯父伯母的女儿吗?
      瞳子:难道...
      祥子回很遗憾我也是第一次听到。
      瞳子:您撒谎!
      祥子解释着是真的。
      瞳子:怎么会...那到底是谁告诉
      祐巳大人的?是优表哥吗?
      不,不像是他;真是的被悔辱了呢!
      瞳子只好对祥子道歉了...
      祥子:不是说我;是指祐巳。
      我想祐巳她一定不知道瞳子你家
      的情况。她就像偶然得知了,
      也不会改变对瞳子你的看法的。
      “作为姊姊的我是最清楚了的”
      处处为你着想的祐巳真是可怜。
      瞳子:就是说;这全是我的...
      误解...祐巳大人...
      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你站在那里数到100
      1,2,3,4,5,
      6,7,,8,9,10,
      我已经...是孤身一人了...
      把与自身的牵伴;
      11,12,13...
      亲手...把一根根地斩断...
      31,32,33,34,35,36...
      但是;我被孤独吞噬...
      不管是谁都好...请陪在我身边。
      “过不久就没有人会来追你了”
      56,57,58,59,60!
      我怕数数...
      睁开眼发现只剩我一人,
      75,76,77,78,79,80
      81...
      乃梨子:抱歉;虽然不知打扰你好不好
      但我还是...
      怎么会?你不是回家了吗?
      和瞳子分开后还是很在意。
      特别节目...怎么办...?
      乃梨子:“比起这个瞳子的更重要”
      瞳子感动的哭了;乃梨子!
      乃梨子....乃梨子...
      乃梨子:到底怎么了?
      瞳子:玛利亚大人,太感谢您了;
      把乃梨子还给我。
      乃梨子...乃梨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